导航 | 主页 | 搜索读国学
读国学 > 仪礼 > 仪礼注释 >

乡饮酒礼第四

  【题解】

  《乡饮酒礼》记述乡人以时聚会宴饮的礼仪。乡饮酒约分四类:第一,三年大比,诸侯之乡大夫向其君举荐贤能之士,在乡学中与之会饮,待以宾礼。第二,乡大夫以宾礼宴饮国中贤者。第三,州长于春、秋会民习射,射前饮酒。第四,党正于季冬蜡祭饮酒。《礼记·射义》说,“乡饮酒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乡饮酒义》说:“乡饮酒之礼,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听政役,所以明尊长也;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所以明养老也。民知尊长养老,而后乃能入孝弟。民,入孝弟,出尊长养老,而后成教,成教而后国可安也。君子之所谓孝者,非家至而日见之也,合诸乡射,教之乡饮酒之礼,而孝弟之行立矣。”乡饮酒礼的意义要在于序长幼,别贵贱,以一种普及性的道德实践活动,成就孝弟、尊贤、敬长养老的道德风尚,达到德治教化的目的。

  乡饮酒之礼:主人就先生而谋宾介(1)。主人戒宾,宾拜辱。主人答拜,乃请宾(2)。宾礼辞,许。主人再拜,宾答拜。主人退,宾拜辱。介亦如之。

  乃席宾、主人、介。众宾之席,皆不属焉(3)。尊两壶于房户间,斯禁(4)。有玄酒,在西。设篚于禁南,东肆(5),加二勺于两壶。设洗于阼阶东南,南北以堂深,东西当东荣。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

  羹定(6)。主人速宾,宾拜辱,主人答拜,还(7),宾拜辱。介亦如之。宾及众宾皆从之(8)。主人一相,迎于门外(9),再拜宾,宾答拜。

  拜介,介答拜。揖众宾。主人揖,先入。宾厌介,入门左(10)。介厌众宾,入。众宾皆入门左。北上。主人与宾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宾升。主人阼阶上当楣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当楣北面答拜。

  主人坐取爵于篚,降洗。宾降。主人坐奠爵于阶前,辞,宾对。主人坐取爵,兴。适洗,南面坐奠爵于篚下,盥洗。宾进,东北面辞洗(11)。主人坐奠爵于篚,兴对。宾复位,当西序,东面。主人坐取爵,沃洗者西北面(12)。卒洗,主人壹揖、壹让、升。宾拜洗。主人坐奠爵,遂拜,降盥。宾降,主人辞。宾对,复位,当西序。卒盥,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主人坐取爵,实之。宾之席前西北面献宾。宾西阶上拜,主人少退。宾进受爵以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爵,宾少退。荐脯醢。宾升席自西方。乃设折俎(13)。主人阼阶东疑立。宾坐,左执爵,祭脯醢。奠爵于荐西,兴;右手取肺,却左手执本(14)。坐,弗缭,右绝末以祭(15)。尚左手,哜之,兴,加于俎;坐捝手(16),遂祭酒,兴。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奠爵,拜。告旨(17),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

  宾降洗,主人降。宾坐奠爵,兴,辞,主人对。宾坐取爵,适洗南,北面。主人阼阶东南面辞洗。宾坐奠爵于篚,兴对。主人复阼阶东,西面。宾东北面盥,坐取爵,卒洗,揖让如初(18),升。主人拜洗。宾答拜,兴,降盥,如主人礼(19)。宾实爵,主人之席前东南面酢主人。主人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进受爵,复位。宾西阶上拜送爵。荐脯醢。

  主人升席自北方。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告旨(20)。自席前适阼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宾西阶上答拜。主人坐奠爵于序端,阼阶上北面再拜崇酒(21)。宾西阶上答拜。

  主人坐取觯于篚,降洗。宾降,主人辞降。宾不辞洗(22),立当西序,东面。卒洗,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主人实觯酬宾,阼阶上北面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答拜。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答拜。主人降洗,宾降辞,如献礼,升,不拜洗。宾西阶上立。主人实觯,宾之席前北面。宾西阶上拜。主人少退,卒拜,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取觯,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宾北面坐奠觯于荐东,复位。

  主人揖降。宾降立于阶西(23),当序,东面。主人以介揖让升,拜如宾礼。主人坐取爵于东序端,降洗。介降,主人辞降,介辞洗,如宾礼。升,不拜洗。介西阶上立。主人实爵,介之席前西南面献介。介西阶上北面拜,主人少退。介进,北面受爵,复位。主人介右北面拜送爵,介少退。主人立于西阶东。荐脯醢。介升席自北方,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哜肺,不啐酒,不告旨。自南方降席,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介右答拜。

  介降洗。主人复阼阶,降辞如初(24)。卒洗,主人盥。介揖让升,授主人爵于两楹之间。介西阶上立。主人实爵,酢于西阶上,介右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介答拜。主人坐祭,遂饮,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介答拜。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介右再拜崇酒。介答拜。

  主人复阼阶,揖降。介降立于宾南。主人西南面三拜众宾,众宾皆答壹拜。主人揖升,坐取爵于西楹下,降洗,升实爵,于西阶上献众宾。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25),主人拜送。坐祭,立饮,不拜既爵(26)。

  授主人爵,降复位。众宾献,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每一人献,则荐诸其席(27)。众宾辩有脯醢(28)。主人以爵降,奠于篚。

  揖让升(29),宾厌介升,介厌众宾升,众宾序升,即席(30)。一人洗,升,举觯于宾(31)。实觯,西阶上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席末答拜。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答拜。降洗,升实觯,立于西阶上。宾拜。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受以兴。举觯者西阶上拜送,宾坐奠觯于其所(32)。举觯者降。

  设席于堂廉(33),东上。工四人,二瑟,瑟先(34)。相者二人,皆左何瑟,后首,挎越,内弦,右手相(35)。乐正先升(36),立于西阶东。工入,升自西阶,北面坐。相者东面坐,遂授瑟,乃降。工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37)。卒歌,主人献工。工左瑟,一人拜,不兴受爵(38)。主人阼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使人相祭(39)。工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众工则不拜受爵,祭饮。辩有脯醢,不祭。大师,则为之洗(40)。宾介降,主人辞降。工不辞洗。

  笙入,堂下磬南,北面立(41)。乐《南陔》、《白华》、《华黍》(42)。主人献之于西阶上。一人拜,尽阶,不升堂(43),受爵,主人拜送爵。阶前坐祭立饮,不拜既爵,升授主人爵。众笙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辩有脯醢,不祭。

  乃间歌《鱼丽》,笙《由庚》;歌《南有嘉鱼》;笙《崇丘》;歌《南山有台》,笙《由仪》(44)。

  乃合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蘋》(45)。工告于乐正曰:“正歌备。”乐正告于宾,乃降。

  主人降席自南方,侧降(46),作相为司正(47)。司正礼辞,许诺。

  主人拜,司正答拜。主人升,复席。司正洗觯,升自西阶,阼阶上北面受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安于宾(48)。”司正告于宾,宾礼辞,许。

  司正告于主人。主人阼阶上再拜,宾西阶上答拜。司正立于楹间以相拜(49)。皆揖,复席。

  司正实觯,降自西阶,阶间北面坐奠觯。退共,少立(50)。坐取觯,不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盥洗。北面坐奠觯于其所,退立于觯南。宾北面坐取俎西之解(51),阼阶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立于宾东。宾坐莫觯,遂拜。执觯兴,主人答拜。不祭,立饮,不拜。卒觯,不洗。实觯,东南面授主人。主人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受觯。宾拜关于主人之西。宾揖,复席。

  主人西阶上酬介。介降席自南方,立于主人之西,如宾酬主人之礼。

  主人揖,复席(52)。

  司正升相旅(53),曰:“某子受酬(54)。”受酬者降席。司正退立于序端,东面(55)。受酬者自介右,众受酬者受自左(56)。拜、兴、饮,皆如宾酬主人之礼。辩,卒受者以觯降(57),坐奠于篚。司正降复位(58)。使二人举觯于宾介(59),洗,升实觯。于西阶上皆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介席末答拜。皆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介席末答拜。逆降(60),洗,升实觯,皆立于西阶上。宾介皆拜。皆进,荐西奠之,宾辞,坐取觯以兴。介则荐南奠之,介坐受以兴。退,皆拜送,降。宾介奠于其所。

  司正升自西阶,受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坐于宾(61)。”宾辞以俎(62)。主人请彻俎,宾许。司正降阶前,命弟子俟彻俎(63)。司正升,立于序端。宾降席,北面。主人降席,阼阶上北面。介降席,西阶上北面。遵者降席(64),席东南面。宾取俎,还授司正(65),司正以降,宾从之。主人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自西阶,主人降自阼阶。介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介从之。若有诸公大夫,则使人受俎(66),如宾礼。众宾皆降。

  说屦(67),揖让如初,升,坐。乃羞(68)。无算爵,无算乐(69)。

  宾出,奏《陔》(70)。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宾若有遵者,诸公大夫侧既一人举觯,乃入(71)。席于宾东,公三重,大夫再重(72)。公如大夫入,主人降,宾介降,众宾皆降,复初位(73)。主人迎,揖让升。公升如宾礼,辞一席(74),使一人去之。大夫则如介礼,有诸公,则辞加席,委于席端,主人不彻(75)。无诸公,则大夫辞加席,主人对,不去加席。

  明日,宾服乡服以拜赐,主人如宾服以拜辱(76)。主人释服,乃息司正(77)。无介,不杀,荐脯醢,羞唯所有(78)。征唯所欲,以告于先生、君子可也(79)。宾介不与。乡乐唯欲(80)。

  [记]乡朝服而谋宾介,皆使能,不宿戒(81)。

  蒲筵,缁布纯(82)。尊绤幂,宾至彻之。其牲,狗也,亨于堂东北(83)。献用爵,其他用觯。荐脯,五挺,横祭于其上(84),出自左房。

  俎由东壁,自西阶升(85)。宾俎:脊、胁、肩、肺。主人俎:脊、胁、臂、肺。介俎:脊、胁、肫、胳、肺(86)。肺皆离。皆右体,进腠(87)。以爵拜者不徒作(88)。坐卒爵者拜既爵,立卒爵者不拜既爵。凡奠者于左;将举,于右。众宾之长,一人辞洗(89),如宾礼。立者东面北上,若有北面者,则东上。乐正与立者,皆荐以齿(90)。凡举爵,三作而不徒爵(91)。乐作,大夫不入。献工与笙,取爵于上篚;既献,奠于下篚。其笙,则献诸西阶上。磬,阶间缩霤,北面鼓之(92)。主人、介,凡升席自北方,降自南方。司正,既举觯而荐诸其位。凡旅,不洗。不洗者不祭。既旅,士不入。彻俎:宾、介、遵者之俎,受者以降,遂出授从者;主人之俎,以东(93)。乐正命奏《陔》,宾出,至于阶,《陔》作。若有诸公,则大夫于主人之北,西面。主人之赞者西面北上,不与,无算爵,然后与(94)。

  【注释】

  (1)此节述主人谋宾、戒宾之仪。主人:乡大夫。先生:致仕而任教于乡学、州学者。宾:将贡于君的贤者。介:辅佐宾行礼的人,亦乡中贤者。就先生而谋宾介:至先生处与之商定宾、介的人选。

  (2)请宾:告请宾,即上文戒宾。但又略有不同。上戒宾,指主人前往戒宾的行为,此请宾则是指主人致辞相请。

  (3)此节述乡饮酒的陈设。众宾之席,皆不属焉:属:相连接。不属:谓众宾皆独坐,其席不相连接。

  (4)两壶:酒与玄酒各一。斯禁:一种其下无足的承放酒尊之器。

  (5)东肆:肆:陈。朝东陈放。

  (6)此节述主人速(召请)宾,迎宾之仪。羹定:肉已熟。羹:肉。定:成、熟。(7)还:犹退。

  (8)宾及众宾皆从之:宾和众宾随后而至。从:随。

  (9)主人一相,迎于门外:相:傧相,主人之吏。谓主人于群吏中,立一人以相礼,与之迎宾于乡学门外。

  (10)厌(y@):长揖。

  (11)此节述主人献宾之仪。进:向东前行。

  (12)沃洗者:古人盥洗,用人执器浇水,下有器(洗)接脏水。沃洗者,即执器浇水侍候盥洗的人,亦主人之群吏。

  (13)折俎:牲体肢解,节折盛于俎。

  (14)却左手执本:左手掌朝上执肺的根部,却左手:仰其左手。本:肺根,肺的厚大一端。

  (15)弗缭,右绝未以祭:缭:缭祭,古代九祭之一,即以右手从肺根部抚摸至末端,断绝肺尖以祭之。绝:绝祭,亦九祭之一。缭祭有两个动作,一是“缭”,一是“绝末”。绝祭则直接断取肺尖以祭,故说是“弗缭,右绝末以祭”。

  (16)捝(shu@):擦拭。

  (17)告旨:称美酒。旨:美。

  (18)此节述宾酢主人之仪。揖让如初:指像献宾时那样一揖一让。

  (19)降盥,如主人礼:指像主人献宾时那样的从降、辞对之仪。

  (20)不告旨:酒乃主人自己之物,故不告旨。

  (21)崇酒:即充酒,添酒。

  (22)此节述主人酬宾之仪。宾不辞洗:此杯为主人自饮,故宾不辞洗。

  (23)此节述主人献介之仪。宾降立于阶西:主人将献介,宾须候于堂下。  (24)此节述介酢主人之仪。降辞如初:指与宾酢主人时相同。

  (25)此节述主人献众宾之仪。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众宾之长,指众宾中年长者。

  (26)不拜既爵:干杯后不拜。众宾地位低,礼从简。既爵:即卒爵,干杯。  (27)每一人献,则荐诸其席:每一人,指众宾之年长者三人。

  (28)众宾辩有脯醢:辩:遍。此众宾指年长者三人之外的众宾,其位在堂下。每献一人,亦荐脯醢于其位。

  (29)此节述一人举觯之仪。揖让升:是说主人与宾揖让而主人先升。

  (30)众宾序升:众宾:指众宾之长三人,堂上有其席。序升:依次序而升。(31)一人:主人之吏。举觯于宾:举:郑注:“发酒端曰举。”此处赞者举觯于宾之仪,乃下文旅酬(宾主及众人依次相酬)的开端,故称“发酒端”。

  (32)奠觯于其所:所指荐西稍南的地位。

  (33)此节述乐工升堂歌三终及献工之仪。设席:为乐工设席。堂廉:堂的侧边。(34)工四人,二瑟,瑟先:工:乐人。四人,二瑟:四人中,二人鼓瑟,二人唱。瑟先:依序,瑟者在前,歌者在后。

  (35)相者:扶工的人,为宾中年少者。工皆盲者,故需有人相扶。左何瑟:以左手持瑟。后首:瑟首(可鼓部位)在后。挎越:越:瑟下孔。挎越即以手指伸入瑟下孔中持之。内弦:弦向内,即弦朝身体一面。右手相:以右手扶工。

  (36)乐正:乐官之长。正即长。《周礼》有大司乐、乐师之职。此乐正为诸侯之官。

  (37)《鹿鸣》、《四牡》、《皇皇者华》,皆《诗·小雅》中诗篇。

  (38)一人:工之长,亦即四工之内为首者。

  (39)使人相祭:人:上相者。相祭:相其祭酒祭脯醢。

  (40)大师:亦工,依郑注,大师乃君赐与大夫之乐人。

  (41)此节述笙奏三终及献笙之仪。笙:吹笙者。磬南:在击磬者之南。

  (42)《南陔》、《白华》、《华黍》:此三篇均属《小雅》,但存目录而无诗。(43)一人:吹笙人中之长者。

  (44)此节记间歌三终。间歌,一歌一吹,交替进行。《鱼丽》、《南有嘉鱼》、《南山有台》,皆《小雅》诗篇。《由庚》、《崇丘》、《由仪》三篇,《小雅》有目而阙诗。

  (45)此节述合乐及告乐备之仪。合乐:堂上歌瑟、堂下笙磬共奏此诗。《关雎》、《葛覃》、《卷耳》为《诗·周南》诗篇,《鹊巢》、《采蘩》、《采蘋》为《召南》诗篇。

  (46)此节述立司正、安宾之仪。侧降:主人一人降,宾介不从。侧:特。

  (47)作相为司正:作:使。此相即上文与主人迎宾于门外的“一相”。上称相主相礼,今称司正,意在监酒。

  (48)请安于宾:安:止。因宾欲去故止而留之。

  (49)相拜:此相亦赞相、辅助之义。

  (50)此节记司正表位。共:拱手。

  (51)此节述宾酬主人之仪。此宾酬主人,为旅酬的开始。俎西之觯:即上文一人举觯,奠于荐西稍南之觯。

  (52)此节述主人酬介之仪。

  (53)此节述介酬众宾,众宾旅酬之仪。旅:序。旅即旅酬。下文介酬众宾、众宾又依次序相酬,即所谓旅酬。

  (54)某子:某指受酬者之氏。

  (55)司正退立于序端:司正命受酬者后,退立于西序端。酬毕,又升相酬,命受酬者。如此一一命受酬者。旅酬毕,司正方下堂复位。

  (56)受酬者自介右,众受酬者受自左:众宾中首一人受介酬,自介右受酬;第二人以下受前一人酬,皆自酬者之左受酬。介右:介东。受自左:在酬者之西受之。凡授受之法,授者在右,受者在左。受酬者自介右受之,乃尊介在左之意。

  (57)辩,卒受者以觯降:辩:遍。谓旅酬遍及众宾,最后一位受酬者执觯下堂。(58)司正降复位:复堂下觯南之位。

  (59)此节述二人举觯于宾介之仪。二人:亦主人之吏。礼,凡二人举觯,为无算爵之始。下文撤俎、脱屦、升坐后,宾介即取此二觯以酬主人与众宾,宾主燕饮,爵行无数,醉而后止,执觯者皆与,即所谓无算爵。

  (60)逆降:二人下堂时的先后次序与升堂时相反。

  (61)此节记撤俎之仪。请坐于宾:自此以前皆站立行礼,未得安坐饮食,人已倦怠。以下乃安坐燕饮。

  (62)宾辞以俎:即宾以俎辞主人请坐之命,谓俎尚在,不敢坐。俎为肴之贵者。无算爵,礼较前为轻,故必先撤俎而后安坐欢饮。

  (63)阶前:西阶前。弟子,宾党之年少者。

  (64)遵者:仕至大夫的本乡人,今来助主人乐宾,主人以为荣而遵法者,因以为名。

  (65)还授司正:还通旋。即向席取俎,然后转身以授司正。

  (66)使人受俎:方苞说,此“人”当为公士,与主人、介以弟子受俎异。  (67)此节述安坐燕饮之仪。说屦:即脱屦。此前立而行札,下当燕坐,故脱屦于堂下。

  (68)羞:进。所进肴为狗肉醢。

  (69)无算爵:算:数。从上至下,从始至末,爵行无数,唯醉乃止。无算乐:上奏乐,或歌三终,或间歌三终,或合乐,皆有定数,此处则无数,或间或合,尽欢而止。

  (70)此节述宾退之仪。《陔(g1i)》:即《陔夏》,古乐名,为《九夏》之一。《周礼·春官·钟师》:“以钟鼓奏九夏:王夏、肆夏、昭夏、纳夏、章夏、齐夏、族夏、祴夏、骜夏。”郑注引杜子春说:“祴读为陔鼓之陔。”又:“客醉而出奏陔夏。”

  (71)此节述遵者入之仪。诸公大夫则既一人举觯,乃入:即诸公大夫(统称遵者)在一人举觯毕才入内,为的是不影响主宾献酢之礼。

  (72)三重、再重:即三层席、两层席。

  (73)公如大夫入:如:若。此言公与大夫一样,其入时降迎的仪式相同,都如下文所说。

  (74)辞一席:公席三层,大夫席两层。辞一席,与大夫相同,是自谦的表示。

  (75)大夫则如介礼:公如宾礼,则大夫如介礼。其入门、升堂、献酢皆与介礼同。辞加席,委于席端,主人不撤:谓公在,大夫自谦,辞上一层席,卷而放置于席端,主人不使人撤去。

  (76)此节述宾拜赐,主人犒劳司正之仪。乡服:乡饮酒所服之朝服。拜赐:拜谢乡大夫饮己之礼遇。

  (77)息:慰劳,取息其劳而犒劳之之义。

  (78)不杀:不杀牲,市买之,无俎。羞唯所有:当下有什么就进什么。

  (79)征唯所欲:征:召。所要请的客人亦较随便。告:请。君子:国中有盛德者。可:意即请与不请亦随其所欲。

  (80)乡乐唯欲:《国风》中诸诗篇,因其所欲而歌之,没有预先规定的节次。

  (81)乡:指乡大夫。皆使能,不宿戒:乡饮酒礼,宾介皆贤能之士,故不必宿戒。

  (82)此节记器具牲羞之类物事。筵:即席。纯(hǔn):缘、镶边。

  (83)亨:烹。

  (84)挺:量词,取其挺直貌。五挺,即五条脯。横祭于其上:脯本五条,横置人前,另有半条横置其上,以供祭祀。

  (85)俎由东壁,自西阶升:狗肉烹于堂东北,载于俎,陈于东方,用时则由东壁适西阶,升设席前。

  (86)肫(ch&n)、胳(g6):牲体后胫骨的两个部分。

  (87)进腠(còu):腠:肌肉的纹理。进腠即肉皮向上。

  (88)此节记礼乐仪节隆杀及面位次序。以爵拜者不徒作:作:起。言拜既爵者不空起立,起立必酢主人。

  (89)众宾之长,一人辞洗:众宾之长三人,其中尊者一人辞洗,余二人不辞洗。(90)乐正与立者,皆荐以齿:乐正与堂下众宾皆依序受酬、荐脯醢。

  (91)凡举爵,三作而不徒爵:谓献宾、大夫、工,皆有脯醢。

  (92)阶间缩霤(liù):在东西两阶之间,与屋檐相纵向设之。缩:纵。霤:屋檐。屋檐以东西为纵,故磐之设为东西向。鼓:击。

  (93)主人之俎以东:主人之俎,不出授人而藏于东方。

  (94)不与:与:及。不及即不献酒、不酬酒。

  【译文】

  乡饮酒的礼仪:主人至先生处商定宾、介的人选。主人前往告请宾;宾拜谢主人屈尊驾临。主人对宾答拜,于是致辞请宾赴席。宾推辞一番,许诺。主人两拜,宾答拜。主人告退,宾拜谢主人的屈尊来临。主人请介的仪式亦与此相同。

  于是为宾、主人、介布席。众宾之席,相互独立,不相连接。在东房与室两户间布设两只酒壶,壶下以斯禁相承。玄酒在西边。在酒禁南朝东设置一篚。两只壶上各放置一只酒勺。在东阶的东南方设洗,洗南北的长度与堂深相等,东西与屋的东翼相对。水设置在洗东边,篚在洗西边,向南陈放。

  肉已煮熟。主人前往召请宾,宾拜谢主人的屈尊驾临,主人对宾答拜。退出时,宾又一次拜谢主人的屈驾来临。召请介的仪式亦与此相同,宾和众宾随后面至。主人与一位相礼人到乡学的大门外迎宾,对宾两拜,宾答拜。拜迎介,介答拜。又对众宾一揖。主人揖请诸宾客后,先进大门入内。宾长揖请介,从门西侧入内。介对众宾长揖,进门。众宾都从门西侧入内。以北为上首。主人与宾相对三揖,到达阶前。相互谦让三番,主人上堂,宾亦上堂。主人在阼阶上方对着屋前梁的地方面朝北两拜。宾则在西阶上方对着屋前梁的地方面朝北答拜。

  主人坐下,从篚中取酒爵,下堂洗爵。宾亦下堂。主人在阶前坐下,把酒爵放置地上,辞谢宾下堂,宾亦致辞作答。主人坐下拿起酒爵,站起。到洗跟前,面朝南坐下,把酒爵放置于篚下,盥手洗爵。宾向东前行,面朝东北辞谢主人为己洗爵。主人坐下,把爵放置于篚中,站起来对宾作答。宾复归原位,在对着西序的地方面朝东站立。主人坐下拿起酒爵,沃洗人面朝西北为主人浇水盥洗。洗爵完毕,主人与宾相对一揖,谦让一番,然后上堂。宾拜谢主人为己洗爵。主人坐下,把爵放在地上,对宾一拜,下堂洗手。宾下堂,主人辞谢。宾对主人作答,复归原位,站在对着西序的地方。主人洗完手,与宾相互作揖、谦让然后上堂。宾在西阶的上方凝神端正站立。主人坐下取爵,斟满酒,到宾的席前面朝西北献宾。宾在西阶上方拜谢主人,主人稍稍退后,宾前行接过酒爵退回原位。主人在阼阶上方拜送爵,宾稍稍退后。有司把脯醢进置席前。

  宾从西边即席。有司设折俎于席前。主人在阼阶(东阶)东边端正站立。宾坐下,左手持爵,(右手)祭脯醢。把爵放置于脯醢西边,站起;以右手取肺,左手掌朝上执肺根部。然后坐下,不做“缭”的动作,右手直接断取肺尖以祭肺。左手向上举,尝肺,站起,将肺放置俎上;坐下,把手擦拭干净,继而祭酒,起立。在席的尾端坐下,尝酒。下席,坐下把爵置于地上,一拜。口称美酒,手持爵站起。主人在阼阶的上方对宾答拜。宾在西阶上方面向北坐下,干杯,起立。复又坐下将爵放置地上,随即一拜。然后手持爵起立。主人在阼阶上方对宾答拜。

  宾下堂洗爵,主人随之下堂。宾坐下将爵置于地上,站起辞谢主人,主人对宾作答。宾坐下取爵在手,至洗的南边,面朝北方。主人在阼阶的东边面朝南致辞,谢宾洗爵,宾坐下把爵置于篚中,站起致答辞。主人回到阼阶东边,面朝西站立。宾面朝东北洗手,然后从篚中取爵在手,洗爵完毕,像主人献宾时一样,与主人相互一揖一让,上堂。主人拜宾对它的洗爵表示感谢。宾答拜主人,站起,下堂洗手,其仪节与主人献宾时相同。宾斟满酒,至主人席前面朝东南酢主人。主人在阼阶上方拜宾,宾稍稍后退。主人进前接过酒爵,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宾在西阶上方拜送爵。有司把脯醢进置主人席前。主人从北边即席。有司将折俎进放主人席前。祭酒、祭脯醢之仪与宾相同,不称赞酒美。主人从席前至阼阶上方,面朝北坐下,干杯,站起。复又坐下放爵在地,随即一拜,然后手持爵起立。宾在西阶上方答拜主人。主人在东序端坐下,将爵放置地上,在阼阶上方面朝北两拜,把酒壶添满。宾在西阶上方答拜主人。主人在篚中取觯在手,下堂洗觯。宾随主人下堂,主人辞谢宾。宾不辞谢主人洗爵,在堂下对着西序的地方面朝东站立。主人洗觯完毕,与宾相互揖让上堂。宾在西阶上方端正站立。主人斟酒酬宾,在阼阶上方面朝北坐下,放觯在地,随即一拜,然后手持觯起立。宾在西阶上方答拜主人。主人坐下祭酒,然后饮酒,干杯后站起。坐下,置觯在地,随即一拜,手持觯起立。宾在西阶上方答拜主人。主人下堂洗觯,宾随之下堂并辞谢,其仪式与献礼相同,上堂,不拜谢主人洗觯。宾在西阶上方站定。主人斟满酒,到宾席前面朝北站立。宾在西阶上方拜主人。

  主人稍稍后退,待宾拜毕,前行,然后坐下,把觯放置于脯醢西边的地上。宾致辞谢主人,坐下,取觯在手,回到自己的位子。主人在阼阶上方拜送觯。宾面朝北坐下,把觯放于脯醢东边地上,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主人揖宾,下堂。宾下堂站立在西阶西侧正对西序的地方,面朝东。

  主人在东序端坐下,取爵在手,下堂洗爵。介下堂,主人辞谢介下堂,介辞谢主人洗爵,都与献宾之仪相同。介不拜谢主人洗爵。介在西阶上方站立。主人斟满酒,到介的席前面朝西南献介。介在西阶上方面朝北拜主人,主人稍稍后退。介前行,面朝北接爵,回到自己的位子,主人在介右边面朝北拜送爵,介稍后退。主人站立于(堂上)西阶东边。有司把脯醢进置介的席前。介从北边即席,有司设折俎。介祭脯醢、祭肺、祭酒,与宾仪节相同,但不尝肺,不尝酒,不称赞酒美。从南边下席,面朝北坐下,干杯后起立。坐下,置爵于地上,随即一拜,手执爵站起。主人在介右边对介答拜。

  介下堂洗爵。主人回到阼阶的位置,下堂辞谢,其仪节与宾醉主人时相同。介洗爵完毕,主人洗手。介与主人一揖一让上堂,在堂上两楹之间把爵授与主人。介立在西阶的上方。主人斟酒,酢于西阶上方。主人在介右边坐下,把爵置于地上,随即一拜,手持爵起立。介答拜主人。主人坐祭酒,随即饮酒,干杯后起立。坐下,把爵放置地上,随之一拜,执爵起立。介答拜主人。主人坐下,把爵放置于西楹南边,在介右边两拜,往壶中添酒。介答拜主人。

  主人回到阼阶的位置,揖,下堂。介下堂站立在宾的南边。主人面朝西拜众宾三次,众宾皆答主人一拜。主人揖,上堂,在西楹下坐下,取爵在手,下堂洗爵,然后上堂斟酒,在西阶的上方献众宾。众宾中年长者三人上堂拜受爵,主人拜送爵。这三人坐着祭祀,站立饮酒,干杯后不拜,将空爵还授与主人,下堂回到原位。主人献众宾(三人以下),众宾则不拜而受爵,坐着祭祀,站立饮酒。主人对众宾年长者三人中每一人献酒,有司都要把脯醢进置其席前。其他众宾亦都要荐脯醢。主人持爵下堂,把爵放置篚中。

  主人与宾揖让上堂,宾长揖请介上堂,介亦长揖请众宾(即众宾之长者三人)上堂,众宾依序上堂,即席。主人之吏一人洗觯,升堂举觯授宾。举觯者斟酒,在西阶上方坐下,放觯在地,随即一拜,持觯起立。宾在席末端答拜,举觯者坐下祭酒,然后饮酒,干杯后站起。夏又坐下,放觯在地,随即一拜,执觯站起。宾答拜。举觯者下堂洗觯,上堂斟酒,站立在西阶上方。宾对他拜谢。举觯者前行至宾麻前。把解放置于脯醢的西边。宾辞谢,坐下接受觯,持静起立。举觯者在西阶上方拜送觯。

  宾坐下,把觯放置于脯醢西边。举觯人下堂。

  在堂的侧边设席,以东为上首。乐工四人,其中二人鼓瑟,鼓瑟者在前。相者二人,皆左手荷瑟,瑟首在后,把手指伸进瑟下孔中持瑟,瑟弦朝里,以右手扶持乐工。乐正先上堂,站立在西阶上东边。乐工入内,从西阶上堂,面朝北坐下。相者面朝东坐下把瑟授与鼓瑟的乐工,然后下堂。乐工演唱《鹿鸣》、《四牡》、《皇皇者华》。演唱毕,主人向乐工献酒。乐工把瑟放在左边,乐工中为首者一人拜主人,不起立,受爵。主人在阼阶上方拜送爵。有司把脯醢进置其席前。使相者赞助他祭酒、祭脯醢。乐工饮酒干杯后不拜,把空爵还授主人,其余众乐工则不拜,受爵,祭酒后饮之。每人献时都有脯醢,但不祭脯醢。其中若有大师,则为他洗爵。宾介要随从主人下堂,主人辞谢宾介下堂。乐工不辞激主人洗爵。

  吹笙人入内,站立在堂下击磐者南边,面朝北。吹笙人演奏《南陔》、《白华》、《华黍》。主人在西阶上献吹笙人。吹笙人中长者一人拜谢主人,上到最上一级台阶,不上堂,接过酒爵,主人拜送爵。在阶前坐下祭酒、祭脯醢,站起饮酒,不拜,干杯后上台阶把空爵还授主人。其余众吹笙人接爵不拜,坐下祭酒,起立饮之。献其余众吹笙人时都要进脯醢,但不祭脯醢。

  接着,演唱与吹奏交替进行:演唱《鱼丽》,吹奏《由庚》;演唱《南有嘉鱼》,吹奏《崇丘》;演唱《南山有台》,吹奏《由仪》。

  然后,堂上歌、瑟,堂下笙、磬一齐演奏《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和《召南·鹊巢》、《采繁》、《采蘋》诸诗篇。乐工报告乐正说:“正歌已演奏完毕。”乐正以此告宾,然后下堂。

  主人从南侧下席,独自一人下堂,使相行司正之事。司正推辞一番,答应了。主人拜谢,司正答拜。主人上堂,回至席上。司正洗觯,从西阶上堂,在阼阶上方面朝北接受主人的命令。主人说:“请宾安止。”

  司正告知宾,宾推辞一番,许诺。司正告知主人。主人在阼阶上方两拜谢宾,宾在西阶上方答拜主人。司正在堂上两楹间站立相拜。主人与宾相揖即席。

  司正斟酒,执觯从西阶下堂,在两阶之间面朝北坐下,放觯在地。

  退后拱手站立片刻。坐下取觯在手,不祭酒而饮之,干杯后站起。坐下放觯在地,随即一拜。执觯起立,盥手洗觯。面朝北坐下,把觯放置在其位地上,然后退后在觯南边站立。

  宾面朝北坐下,拿起放置于俎西边的觯,在阼阶上方面朝北酬主人。

  主人下席,站立在宾的东边。宾坐下将觯放置在地上,随即一拜。持觯站起,主人答拜。宾不祭酒,立而饮之,不拜。干杯,不洗觯。然后斟酒,面朝东南将觯授与主人。主人在阼阶上方拜谢宾,宾稍稍退后。主人接受觯,宾在主人西边拜送觯。宾揖,即席。

  主人在西阶上方酬介。介从南侧下席,站立在主人西边,其仪节与宾酬主人相同。主人揖,即席。

  司正上堂主持旅酬的仪式,说:“某某先生受酬。”受酬者下席。

  司正退后站立在序端,面朝东。受酬者在介东边接受介的酬酒,以下众受酬者则在酬者西边受酬。其下拜、起立、饮酒,都与宾酬主人的仪节相同。旅酬已遍及众宾,最后一名受酬者执觯下堂,坐下将觯放置篚中。司正下堂,回到他原来的位置。

  使主人之吏二人举觯授宾和介,洗觯后,上堂斟酒。举觯者都在西阶上方坐下,放觯于地,随即一拜,持觯起立。宾和介在席尾端答拜。

  举觯者都坐下祭酒,然后饮酒,干杯后起立。坐下放觯于地,随即一拜,执觯站起。宾和介在席末端答拜。举觯者下堂,次序正与其上堂时相反。洗觯毕,上堂斟酒,都站立在西阶上方。宾和介皆拜谢。举觯者一起前行,一人至宾席前将觯放置于脯醢西边,宾辞谢,坐下取觯在手起立。

  另一人则至介席前把觯放置于脯醢南边,介坐下接受觯,站起。举觯者退后,皆拜送觯,然后下堂。宾把觯放置于其席前脯醢西边,介则把觯放置于其脯醢的南边。

  司正从西阶上堂,至主人前受命。主人说:“请宾安坐。”宾以俎未撤为由推辞。主人请求撤俎,宾许诺。司正下堂至西阶前,命弟子准备伺候撤俎。司正上堂,站立在西序端。宾下席,面朝北方。主人下席,面朝北立在阼阶上方。介下席,在西阶上方站立,面朝北。遵者下席,面朝南立于席东边。宾取俎,转身授与司正,司正持俎下堂,宾亦随之下堂。主人取俎,转身授与弟子,弟子持俎从西阶下堂,主人则从阼阶下堂。介取俎,转身授与弟子,弟子持俎下堂,介亦随之下堂。如果有诸公大夫在场,则使公士接俎,其仪节与宾彻俎时相同。众宾都下堂。

  众人在堂下脱掉鞋子,像开始一样,宾主揖让升堂,坐下。有司摆上菜肴。宾主欢饮,爵行无数,歌乐不限,尽欢而止。

  宾退出,奏《陔夏》。主人送至大门外,两拜。

  来客中如有遵者,行礼至“一人举觯”后,诸公大夫可以入内。在宾席的东边为遵者设席,公席三层,大夫两层。公与大夫一样,入内时,主人下堂,宾介下堂,众宾都要下堂,回到原来的位子。主人迎于门内,相互揖让上堂。公上堂,其仪节都与宾相同,公辞去一层席,使一人撤下。对大夫的礼节,则与介相同。如有诸公在场,大夫则要辞去上一层席,卷而放置于席端,主人不使人撤下。如无诸公在场,则大夫辞上一层席时,主人作答,不撤去其上一层席。

  第二天,宾身穿朝服至主人处拜谢主人对自己的礼遇,主人身着与宾相同的礼服拜谢宾屈驾来临。主人卸去朝服而服玄端,于是犒劳司正。不用介,不杀牲,有脯醢,菜肴视其所有而进,客人因其所欲而请。乡中致仕的卿大夫、盛德的君子,邀请与否亦随其所愿。宾和介不参加。

  《国风》中诸篇,亦可因其所欲而演唱。

  [记]

  乡大夫身着朝服(前往先生处)议定宾、介的人选,因宾介都是乡中贤能之士,因而不必预告习礼。

  设筵用以黑布镶边的蒲席。酒尊上盖粗葛布盖巾,宾到时撤去。牲用狗,在堂外东北边烹煮。献酒用爵,其他用觯。所进脯五条,另有半条横置其上以供祭祀。脯预先陈放在东房中。俎,用时从东壁移至西阶,从西阶上堂设置于席前。宾俎所载的肉食有:脊、胁、肩、肺;主人俎所载的肉食有:脊、胁、臂、肺;介俎所载的肉食有:脊、胁、肫、胳、肺。肺都要割离开。牲都用右体,肉皮向上。

  为干杯而下拜者不空起立,起立即要酢主人。坐着干杯的人干杯后要拜;站着干杯的人干杯后则不拜。大凡酒杯不用,放置于左边;将要举以献酬,则放置于右边。众宾长者三人之中,只有一位尊者辞洗,其仪节与宾相同。堂下站立的众宾,面朝东,以北为上首,如有面朝北站立的,则以东为上首。乐正与堂下众宾皆依序受酬,进脯醢。凡举爵献宾、献大夫、献乐工,都要进脯醢。已开始奏乐,大夫便不可再入内。

  给乐工和吹笙人献酒,要从上篚取爵;献毕,要把空爵放在下篚中。主人献吹笙人,在西阶上拜送。磬,东西向设在两阶之间,击磬人面朝北击磬。主人、介,都从北侧即席,从南侧降席。司正既举觯旅酬,要把脯醢进置其位。凡旅酬,不洗觯。不洗觯则不祭酒。已开始旅酬之仪,则士便不可再入内。撤俎:宾、介、遵者之俎,接俎的人持俎下堂后,即出门授与他们的随从人员;主人之俎,则由弟子至东壁收起来。乐正命奏《陔夏》,宾告退,宾退到台阶时,《陔夏》乐声起。若有诸公在场,则大夫的位置在主人北边,面朝西。主人的赞者面朝西,以北为上,不献酒,不酬酒,至无算爵之后,就可以参与饮酒了。

仪礼分类

仪礼仪礼全文仪礼注释仪礼注疏

+更多

仪礼注释相关

更多仪礼注释 >>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www.duguoxue.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