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九十二 集部四十五

2016-09-08 19:53:40

○总集类存目二

△《浙元三会录》·(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守阯编。守阯有《碧川文选》,已著录。是书乃以浙江解元同仕於朝者邀为文会。其六元文会始於成化六年,范理、商辂、姚夔、杨守陈、卢楷及守阯也。至成化十五年复为七元会,则胡谧、沈继先、杨文卿、黄珣、谢迁及守陈、守阯也。成化二十二年再为后七元会,则李旻、王华、胡谧、沈继先、谢迁及守陈、守阯也。守阯兄弟后先三会皆与焉,故守阯录赠答倡和诗文汇为此编。

△《二戴小简》·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所载一曰《赘言录》,明戴豪撰。一曰《筠溪集》,戴颙撰。豪字师文,台州太平人。成化戊戌进士,官至广东布政司参政。颙字师观,豪之弟。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兵科给事中。《万姓统谱》载豪所著有《赘言录》若干卷;《太平志》载颙有《倦歌集》,又有《筠溪杂稿》。此本以两人书简各一卷,合为一编。盖摘录於全集之中,而仍以原集标目,非其完本也。

△《宸章集录》·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明费宏编。宏有《文集》,已著录。此书乃嘉靖五年六月十三日世宗御平台,召宏及大学士杨一清、石珤、贾咏入见,各赐御制诗。宏得七言古诗一章,一清、珤、咏各得五言古诗一章。宏等疏谢,并依原韵和进,帝复赐以批答,宏因集为一帙,梓而传之。《明史》宏本传称:“帝尝御平台,特赐御制七言诗一章,命辑倡和诗集,署其衔曰‘内阁掌参机务辅导首臣’。其见尊礼,前此未有。张璁、桂萼滋害宏宠,萼言:“诗文小技,不足劳圣心。且使宏得凭宠灵,凌压朝上。帝置不省”云云。然则此书乃承世宗之命所编也。

△《振鹭集》·一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明陈镐编。镐有《阙里志》,已著录。弘治十六年,孔子六十二代孙袭封衍圣公孔闻韶入觐京师。事毕将还,朝臣咸赋诗赠行。馆阁自大学士刘健以下三十五人为一轴,吴宽为之序。卿寺自马文升以下三十六人为一轴,谢铎为之序。闻韶为李东阳婿,故朝士出东阳之门者,又别为一轴,凡二十一人,靳贵为之序。镐时为山东提学副使,乃合而梓之。以圣系出自殷后,故以振鹭为名。然衍圣公非三恪之列,数典颇为不切也。

△《联句私抄》·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纪编。纪有《密勿稿》,已著录。是集前有引一篇,称昔在翰林,与僚友及诸司善鸣者会晤游赏,多形之联句,得二卷。后为部佐,与同年数公相处,因事感怀,复得一卷。其末卷则在内阁与诸老同作者。总七言律二百二十五首,排律二首,五言古诗一首。归田后葺录为一帙,并题姓名履贯於卷首,自华亭顾清以下共三十有三人。

△《古黄遗迹集》·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卢濬编。濬,天台人。成化丁未进士,弘治中官黄州府知府。是编辑黄州古迹题咏,大旨以诗赋为主,而以唐许远祠祭文三篇错杂诸诗之内。又《宣圣遗像碑记》亦附卷末,颇无体例。至王禹偁《黄州竹楼记》在耳目之前,转遗不采,亦莫喻其故也。

△《文翰类选大成》·一百六十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李伯玙、冯原同编。伯玙,上海人,官淮王府长史。原,慈谿人,官淮王府纪善。是书即奉淮王之命作也。前有淮王序,自称西江颐仙。按《明史》,仁宗子淮靖王瞻墺,以永乐二十二年封,宣德四年就藩饶州。瞻墺子康王祁铨,以正统十一年嗣封。此书作於成化、弘治间,则所称颐仙者,即祁铨也。其书总录前代及明人诗,分体编次。每体之中各以时代为次,采掇颇详,然爱博而无所持择,往往乖误。如以梁刘琨为晋刘琨,以班婕妤诗为《汉宫怨》,以阮籍咏怀为咏歌,以宋杨杰为不知爵里,皆疏舛之甚者。至於李白诗中收入李赤诗,又以吴隐之为唐人,与李义山同编,尤为颠舛。

△《古括遗芳》·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南山郑宣撰。不著时代,亦无序跋。考书中所录,止於明天顺中,则明人也。其书裒辑处州之文凡三十三家,分序文、奏疏、策论、辨说四门。采摭甚略,似乎钞撮志乘为之。未博考於诸集,其考证亦多弇陋。如著汉隽者本林钺,见《书录解题》,而以《青田志》不载钺有著述疑之。至以鲍彪《战国策序》误疑为刘向之文,则更异矣。

△《群公小简》·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前有成化乙未徐传序,称苏文忠、方秋崖、赵清旷、卢柳南、孙仲益五先生之所著,而第六卷乃为欧阳修作。其第一卷题五先生手简,自第二卷以下又题曰六先生手简。后有成化二十年周信跋,称出《醉翁帖》一帙赠徐,徐亦以此书报赠。又称捐俸命工,仍旧本重刊,则末一卷为信所增入。其改题六先生,亦信所为也。盖明代朝觐述职之官,例以一书一帕赠京中亲故。其书皆潦草刊版,苟应故事。谓之书帕本,即此之类。其标题颠舛,固不足深诘矣。

△《太白楼集》·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蔡炼编。炼字懋成。馀姚人。弘治庚戌进士,官工部主事。此编乃其管理山东河道时,以济宁州城东南有太白楼,为李白遗迹,因录诸题咏碑刻之文,合为一集,而二贤祠碑亦附入焉。二贤祠者,州人所建以祀白及贺知章者也。

△《东瓯诗集》·七卷、《补遗》·一卷、《续集》·八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赵谏编。谏字士忠,温州人。初,成化中乐清蔡璞尝辑温州一郡之诗,自王十朋以下为七卷,又补遗一卷。谏以其去取为未善,乃因蔡本而增损之。温州知府赵淮序而刊之。又为续集八卷,或补人,或补诗,以拾蔡本之遗,谏自序之。并刻於弘治庚戌。其体例颇杂,不出地志之积习。如张子容本襄阳人,为乐成尉,故其诗多永嘉所作。子容及《孟浩然集》中诸诗,班班可考。续集乃以为永嘉人,然则《谢灵运集》不当同入此选欤?

△《金华正学编》·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赵鹤编,唐邦佐重辑。鹤字叔鸣,江都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山东提学副使。邦佐字维良,兰谿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光州知州。初,嘉靖间鹤官金华知府,以宋吕祖谦、何基、王柏,元金履祥、许谦皆金华名儒,因录五家之文涉於讲学者数篇,及其本传、行状、墓志等各为二卷。万历庚寅,邦佐复取鹤原书为之删订,而益以明章懋。以祖谦、朱子之友,基等皆传朱子之派,故命曰正学。

△《金华文统》·十三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赵鹤编。是书於正学编外,兼录金华耆旧之文。宋宗泽、梅执礼、潘良贵、郑刚中、贾廷佐、范浚、陈亮、吕祖俭、徐侨、何恪、时少章、乔行简等十二人,元柳贯、张枢、吴师道、黄溍、吴莱等六人,明宋濂、王祎、苏伯衡、胡翰、戴良、吴沉、王绅、章懋等八人。而宋濂所录独多。盖视诸人较吕祖谦等为稍亚,故所录亦稍宽。然前列吕祖谦修文鉴法、朱子取文字法,及王柏、吴师道论文之语,则大旨仍以讲学为宗。故刘孝绰、骆宾王、舒元舆之文皆所不取。然唐仲友亦不登一字,则门户之见,殊未能化矣。

△《来苏吴氏原泉诗集》·八卷(内府藏本)

明吴宗周编。宗周字子旦,号石冈,宣城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临江府知府。是编辑其先世以来之诗,始宋迄明。据宗周自序称:“以先人之作为内集,外人所赠为外集,附以拙作。”此本自五卷至七卷皆宗周诗。宗周诗后益以按察司副使大本、贡士棻、府庠士木。又有《宗周拾遗》,而无所谓外集者。盖其后人所损益,已非复宗周之旧矣。

△《唐文鉴》·二十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贺泰编。泰字志同,吴县人。弘治己未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巡按福建。是编杂采唐文,所见殊为隘陋。前有林瀚序称:“两汉有《文鉴》,宋亦有《文鉴》,惟唐一代阙焉。”如曰一朝必当有一文鉴,文何以必当名鉴也?如曰唐文无总集,是并姚铉书未见矣。盖明代书帕之本,其纰缪往往如此。

△《洞庭君山集》·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胥文相编。文相,巴陵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柳州府知府。是编纂辑屈原而后历代题咏湖山及岳阳楼者,共为一编。自载所作二诗,浅陋殊甚。盖特好事者流也。

△《广文选》·六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旧本题明刘节编。节有《春秋列传》,已著录,是书以补《文选》之遗。前有王廷相、吕柟二序,皆称八十二卷。而此本实六十卷。卷末有晋江陈蕙跋,称“节旧本所录凡千七百九十六篇,其中讹字逸简杂出,又文义之甚悖而俚者间在焉。乃以视鹾之暇,与杨郡守王子松,教授林璧,训导曾辰、李世用,共校雠增损之,刻置淮扬书院。删去二百七十四篇,增入三十篇”云云。则此本为蕙等重编,非节之旧矣。萧统妙解文理,撷历代之菁华,以成一集。虽以杜甫文章凌跋百代,犹有熟精《文选》理之句,其推重讵出漫然。此可知当时去取别裁,具有深意。徐陵与统同时,所撰《玉台新咏》,颇采《文选》所遗,刘克庄已有皆统弃馀之诮。则操笔继作,何可易言。节不度德量力,乃有是集。蕙等又谬种流传,如涂涂附。田艺蘅《留青日札》尝摘其张协诸人诗与《文选》复收,及阮嗣宗碑诸篇误改姓名之类,不一而足。今更校之,如其凡例以《焦仲卿妻诗》为俚俗,斥而不录。又《亢仓子》本唐王士元所撰,实非古书,而题曰周亢仓楚,特称其君道、政道等四篇为高古,所见已为甚浅。其编次亦仿《文选》分类,而颠舛百出。如《文选》陆机《文赋》无类可归,故别立论文一门。此书乃以荀卿《礼》、《智》二赋及扬雄《太玄赋》当之。其为学步,宁止寿陵馀子耶!曹植《蝉赋》、傅咸《萤赋》入之鸟兽,而傅亮《金灯草赋》不入草木,谢朓《游后园赋》不入游览,陆云《南征赋》不入纪行;陶潜《桃花源诗》入咏史,《史记·礼书》班固《律历志》入杂文,皆不可理解。又《胡姬年十五》一篇,本梁刘琨作,郭茂倩《乐府诗集》可考。而沿《文翰类选》之误,以为晋刘琨。庄忌本汉人,而误以为梁人;柏梁诗本联句,而注曰六首;徐乐上书本无标题,而名曰《论土崩瓦解书》;《左传》“吕相绝秦”本为口语,而名曰《绝秦书》;《史记》自序中“下大夫壶遂”云云,本文中之一段,而删除前后,名曰《答壶问》,隔数卷后又出太史公自序一篇;《文心雕龙·序志篇》本其第五十篇,而改名曰《文心雕龙序》。至於诸葛亮《黄陵庙记》之类,以赝文窜入,更无论矣。

△《文苑春秋》·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崔铣编。铣有《读易馀言》,已著录。是集所录,起汉高帝《入关告谕》,迄明太祖《谕中原檄》,凡一百篇。各仿《毛诗小序》之体,篇首缀以数言,而别无诠释。大旨谓非关世教人心者不录,故名曰《春秋》。亦《文章正宗》之屋下屋也。

△《二陆集》·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长白山人集》二卷,明陆之箕撰。《南门续集》一卷,其弟之裘撰。之箕字肖孙,一字汝瞻,别号复泉,太仓人,弘治中贡生。之裘字象孙,官景宁县教谕。其合二集而刻之,则太仓知州莆田萧奇勋也。

△《残本成仁遗稿》·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舒芬编。芬有《周易笺》,已著录。是书前有正德丙辰芬自序云:“行箧中有文山《指南集》二册,《集杜句》一册,《长啸集》一册,又有《叠山诗文集》二册。因订其讹脱,并取《宋史》本传与祠记、铭状、祭文、挽词之类各附於后,总题曰《成仁遗稿》,付书林余氏刻之。”今是编五卷,一、二卷为《指南集》,三卷为《集杜诗》,四卷为《长啸集》,五卷为《天祥附录》,而《枋得诗文附录》皆无之。目录又标作《成仁遗稿》前。盖坊贾刻印时妄加分析,以此为前集,而以枋得诗文为后集耳。

(案此编虽仅存文天祥之著作,然芬之原本实兼文、谢二家,特藏弆者佚其半耳。故仍列之总集类中。)

△《蓉溪书屋集》·四卷、《续集》·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正集,明方豪编。续集,高第编。豪有《断碑集》,已著录。第,绵州人,正德甲戌进士。初,绵州左都御史金爵居州城东三里,所居有水,迤逦而南入於涪江。水上多植芙蓉,因以名溪,颇擅林壑之胜。爵以按察使罢归时,尝构屋数楹,徜徉其间,名之曰“蓉溪书屋”。后复起掌宪,思之不置。於是礼部尚书刘春、乔宇等皆有赋咏,以纪其胜。士大夫闻而和者甚多。正德十四年,因属豪裒集成书,凡作者七十八人。至嘉靖二年,继和者益众,复属第编为续集,凡作者七十一人。爵字舜举,成化己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其父良贵,以进士累官左参政。子皋,以进士为翰林。皞亦以进士为主事。三世通显,交游甚盛,故一时题赠至盈八九卷云。

△《金石古文》·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慎撰。慎有《檀弓丛训》,已著录。是编所采,皆金石之文。上起古初,下迄於汉。然真伪错杂,殊多疏漏。如《阳虚石室仓颉文》、《岣嵝禹碑》、《庐山禹刻》、《比干铜盘铭》,皆显然伪撰,人所共知。而列以冠首,岂足传信。石鼓文韩愈已云缺画,郑、薛诸家所载,无不讹缺。慎乃臆为补足,诡称得之李东阳,不知东阳《怀麓堂集》固明云未见完本也。又如沙邱《石椁铭文》见《左传》,秦刻峄山诸石《史记》具载,非至慎之时尚有金石可据。一概泛登,不挂一漏万乎?至孔彪、鲁峻等碑,但记姓名,无关文字,汉碑如此之类,恐亦不胜其载也。

△《古隽》·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慎编。杂采周、秦、汉诸子之文,惟末数篇为孔融、阮瑀、应玚诸人杂文,每篇各立标目,不甚分类,亦不甚叙时代。盖随手钞记之本,后人取而刻之耳。前有王象乾《杨太史别集》序,称“慎遗书自诗文以外约七十馀种。惧有湮没,檄取其家,得《馀冬序录》、《古今谣谚》、《词品》、《谢华启秀》、《韵宝》、《古隽》各种。合为一集,付之梓”云云。则此其所刻之一种,而冠以七种之序也。

△《风雅逸篇》·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杨慎编。是编采录古来有韵之文,上起古初,下迄战国末。又附载有篇目而无其辞者,自葛天氏八阕讫於师延流徵涤角。冯惟讷《风雅广逸》即据此书为蓝本,而纰漏之处,亦即沿此书之讹。末一卷所载逸诗诸名,尤多牵合。既有《诗纪》,此无庸复录矣。

△《翰苑琼琚》·八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杨慎编。其书饾飣补缀,类乡塾兔园册子。中间割裂《尚书》,尤为庸妄。疑非慎之所为。

△《三苏文范》·十八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杨慎编。然所取皆近於科举之文,亦不类慎之所为。殆与《翰苑琼琚》均出依托也。

△《李太白诗选》·五卷、《杜少陵诗选》·六卷(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李白诗选之首有杨慎序,辨白里贯出处甚详。末云:“吾友禺山张子愈光尝谓余曰:李、杜齐名。杜公全集外,节钞选本凡数十家,而李何独无之?乃取公集中脍炙人口者一百六十馀首,刻之明诗亭,属慎题词其端。”愈光为永昌举人张含之字,则是编含所选也。然乌程闵氏所刊朱墨版,其卷端评语引及锺惺、梅鼎祚,皆明末人。含及慎在嘉靖中,何自见之?则已非含之原本矣。杜甫诗凡二百四十馀首,前后无序跋,多载刘辰翁评及慎评,其去取殊无别裁。盖闵氏以意钞录,取配李氏并行耳。明末刊版,真伪错杂皆类此,不足异也。

△《婺贤文轨》·四卷、《拾遗》·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戚雄编。雄字世英,金华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以《金华文统》去取未当,乃取其乡先辈潘良贵、范浚、吕祖谦、陈亮、唐仲友、夏明诚、何恪、时少章、何基、王柏、柳贯、金履祥、许谦、吴师道、胡助、黄溍、吴莱、宋濂、王祎、胡翰、戴良、冯宿、陈樵二十三人之文,薈而录之。大旨谓宗泽、梅询皆以忠义功业显,不必取其寻常酬应之作。又谓唐仲友虽与朱子为难,而善不可没。持论皆颇切当,然所载文章惟吕祖谦《佚老堂记》为本集所无,其他亦不出习见之作也。

△《南华合璧集》·五卷(内府藏本)

明黄鲁曾编。鲁曾字得之,吴县人。正德丙子举人,五岳山人省曾之弟也。是编选王宠之诗,而附以己作,合为一集。宠所著《雅宜集》,深为顾璘等所推。朱彝尊《静志居诗话》则谓宠亦中材,誉过其实。鲁曾诗更不逮宠,殆欲借宠以行,故有是刻。自序谓执是编请正於友生,適讽蒙庄之词,遂命曰《南华合璧集》。其立名尤无所取义矣。

△《六艺流别》·二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黄佐撰。佐有《乐典》,已著录。是书大旨以六艺之源皆出於经,因采摭汉、魏以下诗文,悉以六经统之。凡诗之流五,其别二十有一;书之流八,其别四十有九;礼之流二,其别十有六;乐之流二,其别十有二;易之流十二,而无所谓别。分类编叙,去取甚严。其自序言:“欲补挚虞《文章流别》而作。”然文本於经之论。千古不易,特为明理致用而言。至刘勰作《文心雕龙》,始以各体分配诸经,指为源流所自。其说已涉於臆创。佐更推而衍之,剖析名目,殊无所据,固难免於附会牵合也。

△《南滁会景编》·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赵廷瑞编。林烴又增以十景图。自宋至明,篇什略备。廷瑞,开州人。正德辛巳进士,官至兵部尚书。烴有《覆瓿草》,已著录。其作是书时,皆为南太仆寺卿。明南太仆寺署建於滁州故也。

△《九代乐章》·二十三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刘濂撰。濂有《易象解》,已著录。是书取自汉迄唐九代之诗,分门编次。大略以诗乐之义后人不能辨,故所选以音声为主,分风、雅、颂为三。每代又别里巷、儒林为两类。自谓三百篇后,不可无此选。其言极为妄诞。夫古乐府之存於今者,后人亦第能习其句读,而不可播之管弦。濂乃指为某代某音、某代某调,穿凿配合,已属强为解事,至如东方诫子、仲长述志之类,本非入乐之诗,而亦为之辨别宫商,尤不知其何据。又每代下各为总论一篇,而北齐伶人曹孙达等封王,及无愁伴侣曲诸事,乃以属之陈后主。殊为不考,特故为高论而已。

△《石洞遗芳》·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郭鈇编,鈇,金华人。始末未详。石洞山在东阳邑治之南。宋淳熙中邑人郭钦止筑书院於洞旁,延师以训子弟。一时名儒如吕祖谦、魏了翁、叶適辈,皆主讲其中。其山水名胜,陆游、陈傅良等亦多题咏。鈇为钦止之裔孙,正德中,取当时诸人碑刻题咏及志铭、状序、哀輓诸作汇成此编。钦止字德諠,其学出於张九成。而朱子为作墓铭,称其子弟服师儒之训,乡闾识逊弟之方,霍然其变豪杰之窟,焕乎其辟礼义之场。不以渊源之异为嫌,则亦有深取其人者。集中诗文凡为郭氏作者皆在,不尽关乎钦止。然郭氏以儒显,则钦止其宗也。

△《滕王阁集》·十卷(内府藏本)

明董遵编。遵始末未详。是编成於正德中,辑滕王阁由唐至明之诗文。是阁自王勃、韩愈以后,为世所艳称。故题咏特多,芜杂亦甚。

△《弘正诗抄》·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惟卷首曹忭序谓“二山杨君工於诗,所选弘治正德间诗抄,正如淘沙见金,非具大金刚目力者不能”云云。不知杨二山者何名,所录凡李梦阳、何景明、康海、薛蕙、徐祯卿、郑继之、王廷相、边贡、孙一元、殷云霄十人之诗。前无目录,亦不知其完否。考黄虞稷《千顷堂书目》,有《明十二家诗类抄》十二卷。又有《盛明十二家诗选》,无卷数。皆弘、正间诗。然所刻十二家之名,均与此互有出入,非一书也。

△《吴兴绝唱集》·四卷、《续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邱吉编。吉字大祐,湖州人。是编成於正德末,皆录其乡元、明两代之诗,亦间及流寓。其人非吴兴而诗为吴兴作者亦附著焉。所录多涉俗艳,不尽诸家之长。且以绝唱为名,而吉所自作亦复载入。亦未免嫌於自炫。又阎若璩《潜邱劄记》载,吉是编选其父诗,而直书其父之名,深以为讥。吉盖未见《中州集》中有元好问之旧例耳。

△《皇华集》·二卷、《续集》·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翰林院修撰唐皋、兵科给事中史道,於正德十六年以颁世宗即位诏奉使朝鲜,与其藩臣日有唱和。国王李怿特命书局编为此集。《皇华集》卷首有《嘉靖元年议政府左议政南衮序》,载二使初至国境及归朝与议政府右议政李荇等唱和之作。《皇华续集》卷首有嘉靖元年李荇序,专载唐皋留别国王二律,及议政府领议政金诠以下和韵之作。考皋等奉使,不见於《明史》本纪及《朝鲜列传》。惟《世宗实录》载其事,於八月乙巳。此书《南衮序》谓以十二月乙酉抵王京,则距奉命日几五月也。又南衮《皇华集》序谓初入境至出疆,仅浃三旬,纪行之作,登高之赋,凡若干篇。今考集中初入境之作有唐皋《登迎薰楼诗》标云长至后十日。考《实录》是年十一月十四日长至,则是作在二十四。其出疆之作有唐皋《至頞山寄怀藩京诸君子诗》,标云腊月辛丑。考《实录》是年十二月,己卯朔,则辛丑乃是月二十三日,与序所云唱和将浃三旬,適相符合云。

△《皇华集》·十三卷(内府藏本)

明朝鲜国所刊使臣唱酬之作。所录惟天顺元年、二年、三年、四年、八年,成化十二年,弘治元年、五年,正德十六年,嘉靖十六年之诗。考明代遣使往朝鲜者,不仅此十年,似有阙佚。然世所传本并同,或使臣不尽能诗,其成集者止此耶?

△《辅臣赞和诗集》·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案此集乃嘉靖六年除夕,世宗作五言律诗一首,以示阁臣。於是大学士杨一清、谢迁、张璁、翟銮等并和韵录进。帝汇书成帙,御制序冠其端。且命一清为之后序。世宗序题七年正月四日,一清后序则正月六日所上也。

△《翊学诗》·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案此集乃嘉靖七年五月,经筵官进讲大学衍义,世宗因制五言古诗一章,并序以赐阁臣。大学士杨一清、贾咏、翟銮等奉表谢,并和以进。既而谢迁、张璁相继入阁,亦令和进。命集为一册,以翊学为名。《明史·艺文志》作一卷,与此本同。

△《诗学正宗》·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浦南金编。南金有《修词指南》,已著录。是集选历代之诗,起唐、虞古辞,至唐人近体。自四言至七言绝句,分体有九。每体中又分正始、正音、正变、附录四门。其分系殊多未当,如《孔子去鲁》等歌,虽不免或有依托,然如以为伪,则当删汰,如以为真,则固圣人之作也。降而列之正变,於义未协。至既分古乐府一体,而安世房中歌则列之四言古诗,《长歌行》、《怨歌行》、《苦寒行》、《箜篌引》之类则列之五言古诗,体例亦殊丛脞。又三谢之作虽多偶句,究与唐律不同,而竟入之排律中。尤踵杨慎《律祖》之说而失之者矣。

△《明文范》·六十六卷(通行本)

明张时彻编。时彻有《善行录》,已著录。是集成於隆庆己巳,录明洪武至嘉靖之文凡四百四十二家。初名《文苑》,病其太繁,乃复加芟削,以成此本。自序称“铨综者积禩”,其始也,十而取六七焉。其继也,十而取四五焉。又其继也,十而取二三焉。迄今存者,裁十之一二焉。故自序又曰:“苑者无所不蓄,范者如以范范金也。”然於正、嘉之文,尚病其少所别裁焉?

△《四明风雅》·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宋宏之编,戴鲸增删,张时彻又增删之。宏之仕履未详。鲸字时霖,号南苍,鄞县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福建布政司参议。所录明代宁波之诗,自洪武迄嘉靖凡六十五人。

△《乐府原》·十五卷(内府藏本)

明徐献忠撰。献忠有《吴兴掌故集》,已著录。是书取汉、魏、六朝乐府古题,各为考证,并录原文而释其义。然所见殊浅,而又索解太凿。如《杜氏通典》谓房中乐为楚声。献忠则谓屈、宋骚辞每言著一兮字,乃楚人怨叹之本声,而以安世房中歌为非其伦。亦未免拘泥鲜通矣。

△《金石文》·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徐献忠撰。是编辑录三代以来金石之文。商一卷,周一卷,秦一卷,汉四卷。然未能博徵金石,皆采掇於《博古图》、《考古图》、《集古录》、《金石录》、《锺鼎款识》、《隶释》、《隶续》诸书。音训不免异同,传写亦多舛误。间有附论,亦皆以意推求,别无考证。至第四卷内所载之袜铭,非金非石,而一概编列,尤庞杂之甚矣。

△《六朝声偶》·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徐献忠编。是书因杨慎五言《律祖》而广之,取南北朝人五言诗以明唐律所自出。然以齐、梁、陈、北齐、周、隋谓之六朝,未免自我作古。况永明体载在《齐书·王融传》,声病宫商载在《梁书·沈约传》,而李商隐、温庭筠诸集所谓齐、梁体者亦皆具有明文,此本不待考而知者。慎书已为多事,献忠何必又衍为此书。如曰以为诗法,则诗又不以齐、梁为极则也。

△《五十家唐诗》·(无卷数,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自唐太宗、元宗至储光羲凡五十家。各家之诗但分古近体,亦有载赋数首者。间存原序,似皆从旧本录入。考明徐献忠有《百家唐诗》一百卷。是编前无序目,或即献忠之本而佚其半欤?

△《麻姑集》·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陈克昌编。克昌,仁和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建昌府同知。麻姑山为建昌所属,唐颜真卿《仙坛记》后题咏滋多,克昌因汇成此集。所录多明人之作,故卷帙若是之多焉。

△《武夷游咏》·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田汝成、蔡汝楠同撰。汝成有《炎徼纪闻》,汝楠有《说经劄记》,皆已著录。嘉靖二十年四月,汝楠以刑部员外郎告归,省父於延平。適汝成为福建提学副使,校士崇安。二人因偕游九曲,各成五言古诗十首,编为一帙。

△《骊珠随录》·五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杨仪编。仪有《螭头密语》,已著录。是书杂录诸文,自序谓皆取不盛传於世者。然如《阴符经》、《握奇经》之类,实非秘笈,《比干墓铭》之类,本属依托。《瘗鹤铭》自欧阳修《集古录》以下均未见完篇,而此所载为全文,是亦未可尽信也。

△《古虞文录》·二卷、《文章表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杨仪撰。是书采古人著作之关於常熟者,裒为一帙。凡文一卷,自梁鸿至杨舫凡三十六篇。诗一卷,自支遁至王宠凡四十二首。其文章表录一卷,凡文六篇,诗三篇,皆为常熟之先贤、列女作者。意取型俗,故曰《表录》。末一首为白茆民谣,则元后至元甲辰张士诚凿白茆港时民间之怨词,附存以为戒者也。

△《浯溪诗文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黄焯编。焯自号龙津子,始末未详。是书成於嘉靖戊子,辑元结以下至明代诸人题咏碑铭。前列《浯溪小志》,纪其山水之胜。

△《订补浯溪集》·二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陈斗编。斗字民仰,祁阳人。官永宁县主簿。浯溪在祁阳县南五里,为唐道州刺史元结故迹。结所撰《中兴颂》,颜真卿书者,即磨厓刻溪上。故后来题咏考证,相续日繁。是编成於嘉靖戊子,皆辑前人诗文为是溪而作者。题曰订补,而不云补何人之书。王士祯《浯溪考序》称“浯溪前后旧有两集,为李仁刚、綦光祖撰,见於《舆地碑目》,皆无传”云云。(考王象之《舆地碑目》永州条下云,《浯溪前集》李仁刚编、《后集》侍其光祖编。侍其,复姓,实非姓綦,士祯殊误,此集中有乾道乙酉谢褒《续千文》跋云:“邑大夫侍其公以其曾大父所续千文刻诸厓石。”当即其人盖侍其良器之曾孙也。)然则斗所订补者,当即黄焯书耳。所载诗文《浯溪考》中多未收,知二书皆士祯所未见矣。

△《三贤集》·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杨名编。名字实卿,遂宁人。嘉靖己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三贤祠在夔州莲花峰下,以周子尝判夔州,王十朋尝为夔帅,明初宋濂亦卒於夔,故知府张俭为立斯祠,并属名集其遗文为一集。然周子仅《太极图》、《通书》二篇,世所共见,毋烦甄录。至《梅溪》、《潜溪》二集文极繁富,而所采寥寥,尤难免於挂漏矣。

△《秉忠定议集》·二卷(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嘉靖十年,都御史宋沧巡抚四川,平真州剧盗周天星等。时同官於蜀者作为凯歌、露布等篇,汇成一书,以纪其事。其名《秉忠定议集》者,盖取世宗所赐玺书有“秉忠定议,条奏肤功”语也。

△《玉峰诗纂》·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周复俊编。复俊有《东吴名贤记》,已著录。玉峰者,昆山之别名。所纂诸诗,自西晋迄於明代,盖邑乘之馀也。

△《名家表选》·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垲编。垲,馀姚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广东提学副使。是编即在广东所选以训士子者。凡唐表一卷,宋表七卷。案胡松有《唐宋元名表》一书,所录颇为醇雅。此与松书体例相近,而简当则远不及之矣。

△《清泉精舍小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黎民表编。民表有《瑶石山人稿》,已著录。兹编乃其家居唱和之诗,卷首自序称“友人结社於粤山之麓,讲德论义,必以诗教为首。旦夕酬酢,可讽咏者至千馀篇。年祀浸远,散佚逾甚,暇日拾箧中得古近体若干首,裒而录之”云。

△《平吴凯旋录》·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泽编。泽字东渔,定海人。初,嘉靖乙未,崇明海寇秦璠、黄艮、黄庠者为乱,官军屡衄,己丑,以汤和之裔孙庆为左军都督,充巡捕江淮总兵官,督帅邳、扬二卫官兵,合苏、松、常、镇四郡民兵以剿平之。吴中士大夫各赠以诗文,泽编次以成此集。

△《郴州文志》·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心编。心自号后隅子,龙江卫籍,天长人。嘉靖戊戌进士,官郴州同知。据此书原序,盖既辑《郴志》六卷,又与郴诸生袁大邦等集古今之文为郴而作者,勒成此集,以辅《郴志》。其以命制、纪载、议论、咏歌四类分编,略仿真德秀《文章正宗》之例,所载咏歌内以汉周憬《功勋碑铭》为安康邦作,亦不免沿讹也。

△《二温诗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太谷诗集》二卷,明温新撰。《中谷诗集》二卷,新弟秀撰。新字伯明,洛阳人。嘉靖戊戌进士,官户部主事。秀字仲实,由举人官至襄阳府同知。秀游李梦阳之门,故诗多亢厉之音。新诗刻意学杜,而仅得浮声,盖亦宗北地之学者也。

△《盛明百家诗》·三百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俞宪编。宪字汝成,无锡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湖广按察使。世传李攀龙送俞臬使赴湖广诗,有“江汉日高天子气,楼台秋敞大王风。”以为似陈友谅僣位柱联者,即其人也。是编所录诸集,每人各冠以小序,略如殷璠《河岳英灵集》例。然其学沿七子之馀波,未免好收摹仿古调、填缀肤词之作。又务以标榜声气为宗,不以鉴别篇章为事。故略於明初,而详於同时。至以其子渊、沂之诗列为二家,殆有王福畤之癖矣。

△《越望亭诗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鹤编。鹤有《海樵山人集》,已著录。越望亭在绍兴府城卧龙山巅,前对秦望。初名望海,后更此名。或曰为越地之望,或曰可以望越,未之详也。嘉靖戊戌,纪兴守汤绍恩重创斯亭,一时多为题咏。同知孙令、推官周凤岐因令鹤辑录成编,前绘山川城郭图。诗则溯唐迄明,虽名以诗集,而赋亦缀焉。绍恩号笃斋,安岳人。嘉靖丙戌进士,其治越有惠政,事迹具《明史·循吏传》。

△《名笔私抄》·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曾佩编。佩字元山,临川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乃其按闽时搜罗各郡县艺文,自宋迄明凡关於风土者,胥见采录。然编次无伦,如所载《罗江风物赋》与《乌石山赋》自为一类,乃一编於朱子书廖德明仁寿条约之前,一编於刘钺新《建道学渊源祠记》之后。李侗《初见罗从彦》书与杨时见《程明道书》亦自为一类,乃一编於《龙头岩记》之前,一编於《新建四贤堂记》之后。盖佩为是书,第从各志乘中错杂抄撮,於体例未暇详考耳。

△《黎川文绪》·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材编。材字子难,江西新城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掌国子监祭酒事。黎滩镇自宋绍兴中析置,故称黎川。宋以来人文颇盛,具见虞集所作《新城学记》。今惟李覯《旴江》一集尚孤行无恙,其馀多不显於世。材搜辑遗佚,分为文三卷,诗一卷。然终以李覯为主,他家特辅之而已。

△《二妙集》·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万士和编。士和有《履菴集》,已著录。初,唐顺之选汉、魏至明之诗为《二妙集》,盖取陈献章论诗法与理俱妙之语以名其书。士和受业於顺之,因摘其中七言律诗、七言绝句二体,又益以顺之七言律诗一卷,其为十二卷。唐取杜甫、王维、刘长卿、韦应物、王建、张籍、吕嵓七人。宋取王安石、黄庭坚、邵子、朱子四人。元取刘因一人。明取庄泉、王守仁二人。顺之长於古文,至诗道则全然不解。持论以谈理为宗,尤不可与口舌争。士和序中亦称集成而世无好者,则是非之心人皆有之矣。

△《游峨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殷绮编。绮始末未详,其刊此书时,则署雅州知州事也。嘉靖九年庚寅,四川巡按御史邱道隆偕官吏游峨嵋山,有诗唱和。嘉靖二十一年壬寅,巡按御史谢瑜亦踵昌故事。绮因合二人暨同游诸诗编为一集,大抵一时宦场酬应之词,无可采录。

△《唐诗选》·七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李攀龙编,唐汝询注,蒋一葵直解。攀龙有《诗学事类》,汝询有《编蓬集》,一葵有《尧山堂外纪》,皆已著录。攀龙所选历代之诗,本名《诗删》,此乃摘其所选唐诗。汝询亦自有《唐诗解》。此乃割取其注,皆坊贾所为。疑蒋一葵之直解亦托名矣,然至今盛行乡塾间,亦可异也。

△《尺牍清裁》·六十卷、《补遗》·一卷(内府藏本)

明王世贞编。世贞有《弇山堂别集》,已著录。是书盖因杨慎原本而增修之。慎所录自左、史迄於六朝,共为八卷。世贞益为二十八卷,复采唐代至明之作通为六十卷。又旁搜稗史,得梁、隋以前佚作四十馀条,为补遗一卷。然真赝错杂,简择未为尽善也。慎书本作赤牍,世贞改为尺字。赵崡《石墨镌华》曰:“宋游师雄墓志,书只尺作只赤,赤与尺通。杨用修以尺牍为赤牍,本之禽经雉上有丈,鷃上有赤。”王元美又引《华山石阙云》:“高二丈二赤。”平等寺碑云:“高二丈八赤。”而疑其隐僻,故改作尺牍。据此志则宋已多用之,非僻也云云。崡好金石之文,故字体喜於从古。然书契之作,将使百官治而万民察。原取其人人共喻,必用假借之古字,使学士大夫读之而骇。义虽有据,事实难行。如欧阳书作欧羊,亦有汉碑可证,庐陵之族其肯从之改氏乎?况文之工拙,书之善否,亦不绝在字之古今。平心而论,正不必是慎而非世贞矣。

△《蓬莱观海亭集》·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潘滋编。滋,婺源人,始末未详。观海亭在登州蓬莱阁,为观海市之地。嘉靖庚戌,滋为登州府推官,承台檄辑古来诗赋碑记之文为一编。凡作者一百十七人。中如唐人《海上生明月赋》、《白云照春海赋》、《望海上五色云赋》、《大鹏赋》、《鲲化为鹏赋》、《北溟有鱼赋》、《巨鳌冠灵山赋》、《钓鳌赋》诸篇,俱赋物之作,与蓬莱阁无涉。乃一概阑入,殊为牵合。

△《三异人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贽编。贽有《九正易因》,已著录。是书凡方孝孺诗文十卷;于谦奏疏四卷,文一卷,诗三卷;杨继盛奏疏、诗文各一卷,附录一卷。贽各为之评。贽狂悖自恣,而是集所评乃皆在情理中,与所作他书不类。卷首题吴山俞允谐汝钦正,或允谐所为,托之於贽欤?三人皆自有集,皆自足千古,初不假贽之表章。况以贽之得罪名教,流毒后学,而选录三人之文,不足以为三人荣,反足以为三人辱矣。

△《文章正论》·十五卷、《绪论》·五卷(内府藏本)

明刘祐编。祐,莱州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大同巡抚。是书录历代古文,自《左传》讫於元季。以足垂法戒者为正论,以词胜而理未足者为绪论。自序拟诸真德秀《文章正宗》、崔铣《文苑春秋》。其持论未尝不正。然以李密《陈情表》列诸绪论,义颇未安。又以宋人五经之序升诸左、国之前,亦涉标榜之习。德秀姑无论,恐尚未能逮铣也。

△《文体明辨》·八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徐师曾撰。师曾有《古文周易演义》,已著录。是编凡纲领一卷,诗文六十一卷,目录六卷,附录十四卷,附录目录二卷。盖取明初吴讷之《文章辨体》而损益之。讷书内编仅分体五十四,外编仅分体五。前代文格,约略已备,师曾欲以繁富胜之,乃广正集之目为一百有一,广附录之目为二十有六。首以古歌谣词,皆汉以前作,真伪不辨。而以李贺一诗参其间,岂东京而后,只此一诗追古耶?次四言诗,以分章者为正体,以不分章者为变体。次楚辞,分古赋之祖、文赋之祖、摹拟楚辞三例。次赋,分古赋、俳赋、文赋、律赋四例,又有正体而间出於俳,变体流於文赋之渐二变例。次乐府,全窃郭茂倩书而稍益以《宋史·乐志》,其不选者亦附存其目。次诗,取《文选》门类稍增之,所录止於晚唐,宋以后无一字。次诏诰诸文,皆分古体、俗体二例。次为书表诸表,则古体之外添唐体、宋体。碑则正体、变体之外又增一别体。甚至墓志以铭之字数分体。其馀亦莫不忽分忽合,忽彼忽此。或标类於题前,或标类於题下,千条万绪,无复体例可求。所谓治丝而棼者欤?

△《六李集》·三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内乡李氏二世六人之诗也。凡李宗《木杏山集》八卷,李蓘《太史集》六卷,李荫《比部集》九卷,李云鹄《侍御集》四卷,李云《雁白羽集》二卷,李云《鸿秋羽集》五卷。中惟李蓘最知名。其诗源出何景明,故诸李之诗,太抵安雅有法度,而颇乏深警之思,则才分之不逮也。

△《泰山蒐玉》·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袁撰。字玉田,怀远人。官泰安州知州。是编采泰山碑铭诗文汇为一帙,皆嘉靖乙卯以后之作。

△《三台文献录》·二十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李时渐编。时渐字伯鸿,号磐石,寿光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陕西按察司副使。是编乃其守台州时与郡人王允东、陈公纶、黄承忠等采访台州一郡往哲遗文,分类选录。自唐迄明嘉靖,凡二百九十六人。得文十六卷,赋诗七卷。卷首所列姓氏,有正编、有续编,而集中则合为一。不知前何以分,后又何以合也。

△《词海遗珠》·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劳堪编。堪字道亭,江西德化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副都御史。此书杂采金石文字以及诗词杂文,不分体制,亦不叙时代。又多删节原文,饾飣割裂。其中纰缪,不可殚数。如王羲之《月仪帖》乃索靖之语;刘禹锡“春江一曲柳千条”诗以为本集不载,乃元稹之诗,删八句为四句;又载裴度《题岳庙石阙》诗,乃司空图作,载在本集;又《古黄姑歌》二句,乃梁武帝《东飞伯劳歌》;又《青史子》一篇,不知为贾谊《新书》所载;晋无名氏《三言诗》,不知为傅玄作;汉《鉴铭炼形神冶》一篇,不知为《太平广记》所载,唐人作。他如《左传·卫灵公石椁铭》,声伯《梦涉洹水歌》,《礼记·伊耆氏蜡词》,皆载於经。萧子显《齐书·郡国志赞》,亦见正史。皆曰遗珠,尤疏舛矣。

△《名公翰藻》·五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凌迪知编。迪知有《左国腴词》,已著录。此集录有明一代书牍,意取博收,而冗杂特甚。

△《宋文钞》·(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查志隆编。志隆有《山东盐法志》,已著录。是书仅从《宋文鉴》诸书摘录成编,未能赅备。别裁亦未能精审。

△《徽郡诗》·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陈有守、汪淮、李敏同编。有守字达甫,淮字禹乂,敏字功甫,皆休宁人。是编创始嘉靖丁巳,成於己未,共得作者一百四十六人,计诗七百五十四首。皆断自明初,而有守等三人之诗亦附於末。

△《昆山杂咏》·二十八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俞允文编。允文有《俞仲蔚集》,已著录。宋嘉定中,龚昱尝辑《昆山杂咏》三卷,续集一卷。开禧中,知嘉定县事徐挺之曾刊之县斋。至明王纶,又集近代诗歌百篇,附益其后,已非旧本。允文复溯晋、唐以来得数百篇,增为二十八卷。仍因旧名而别分十六类。然三人所选,混而为一,非惟龚本之初集、续集不可复考。即孰为龚选,孰为王选,孰为允文所增,亦未可复辨。二家之书遂亡。体例殊为未善也。

△《荆溪唱和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俞允文编。是编为嘉靖辛酉顾从义、姚昭、董宜阳、冯迁、朱察卿、姚遇、姚遂、沈明臣八人同游荆溪所作,允文为合而刊之。从义字汝和,上海人。昭字知晦,宜阳字子元,迁字子乔,察卿字邦宪,遂字以良,遇字以奇,皆从义之里人。明臣有《通州志》,已著录。

△《衡门集》·十五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郑履淳编,其子心材续成之。履淳有《郑端简年谱》,心材有《郑京兆集》,均已著录。是编乃履淳以其父刑部尚书晓所喜读古人诗文近於闲適旷达者,汇次成集,分体排纂。凡诗十一卷,文仅四卷,亦摘录史传为多。每篇之首皆不题作者姓名,殊无体例。始刊於隆庆己巳,尚多阙略。至万历乙酉,心材始补辑为此本。其曰《衡门集》者,言其非台阁之书,不为世俗所好也。

△《西湖八社诗帖》·(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嘉靖壬戌,闽人祝时泰游於杭州,与其友结诗社西湖上,凡会吟者八:曰紫阳社、曰湖心社、曰玉岑社、曰飞来社、曰月岩社、曰南屏社、曰紫云社、曰洞霄社。时泰与光州知州仁和高应冕、承天府知府钱塘方九叙、江西副使钱塘童汉臣、诸生徽州王寅、仁和刘子伯、布衣仁和沈仕等分主之,以所作唱和诗集为此编。分春社、秋社二目,明之季年,讲学者聚徒,朋党分而门户立;吟诗者结社,声气盛而文章衰。当其中叶,兆已先见矣。

△《文章指南》·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旧本题明归有光编。有光有《易经渊旨》,已著录。是书前有旧序,称原无书名,有光登第后授其同年南海知县詹仰庇,仰庇以授其友黄鸣岐,鸣岐校而刻之,为题此名。然此实钞本,非其原刻。凡分六十六则,由《左传》以下迄於明,录文百十八篇。每则每篇皆有评说,而以总论看文字法冠於卷端。间杂以骈体。如《北山移文》、《归去来兮辞》之类。盖乡塾教授之本,殊不类有光之所为。考旧本《震川集》末有其族孙泓跋语,称有光选韩柳文有刻本,为俗人搀改,非复原书。又王懋竑《白田杂著》有跋《归震川史记》一篇,称所见武陵胡氏、桐城张氏诸本迥乎不同。且称有光文集为其后人删改,至见梦於坊人翁某。况此点次本子独存其家,岂无所增损改易云云。是有光手定之书,尚且全非其旧。则此晚出选本不足为信,更不待深诘矣。

△《桃花源集》·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冯子京撰。子京字南台,钱塘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湖广按察使。桃花源在湖南常德府桃源县,即陶潜所记者也。宋淳熙间,赵彦琇、张栎曾修《桃花源集》一卷,见晁公武《读书志》。隆庆中,子京取旧集补其阙逸,更为铨次,又增以元人、明人之作。

△《少林古今录》·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刘思温撰。思温,浑源人。嘉靖中官登封县知县。少林寺在嵩山之麓,相传为达摩面壁之所。是编上卷为诗,下卷为记。所录下迄於明,上及唐代而止。顾炎武《日知录》曰,少林寺有唐太宗为秦王时赐寺僧教。其词曰:“王世充叨窃非据,敢违天常。法师等并能深悟机变,早识妙因,擒彼凶孽,廓兹净土。闻以欣尚,不可思议。今东都危急,旦夕殄除,并宜勉终茂功,以垂令范”云云。此录佚而不载,则挂漏者多矣。

△《青溪诗集》·七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徐楚编,李高续辑。楚号青溪,淳安人。官至四川布政司参政。高字抑中,云南人,官至严州府通判,青溪在浙之淳安县,即所谓新安江也。楚生於其地,因采前人题咏,编为一集,成於嘉靖丙寅。后高官於其地,又增广之。成於崇祯乙亥。

△《广中五先生诗选》·二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陈暹编。暹爵里未详。五先生者,孙蕡、王佐、黄哲、李德、赵介也。五人之中,孙、王、黄、李皆仕宦,赵则隐居不出,所谓《临清集》者,亦不传。嘉靖丁巳,无锡谈恺刻五先生诗,仅得孙、王、黄、李四家,以汪广洋尝为广东行省参政,因合而刻之,以足五人之数。朱彝尊《诗话》云:“伯贞集虽不传,然名在五先生之列。刊诗者去伯贞而冠汪忠勤於卷首,可为失笑。”即指谈刻也。此本乃嘉靖乙丑陈暹重订,谓得旧本《赵临清集》,命工刻之,以补五先生之阙。而以汪右丞诗别自为集,於是五先生之诗始复其旧。五人集前各有小传,爵里行事略具。惟《孙蕡传》云:“洪武二十二年,以事谪戍辽东。时梅思祖节镇三韩,迎置家塾。是年竟以党祸见杀。”考《明史·文苑传》,蕡坐累戍辽东。已大治蓝玉党,蕡尝为玉题画,遂论死。而梅思祖本传,十五年与平章潘元明同守云南,是年卒,安得有二十二年镇辽东之事?暹盖据黄佐《广州人物传》所载,未及详考耳。

△《清江二家诗》·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熊逵编。逵,清江人。是编选录孙伟、敖英二人之诗。伟字朝望,号鹭沙,弘治壬辰进士,官至鹤庆府知府。其诗曰《鹭沙集》。英有《慎言集训》,已著录。其诗曰《心远稿》。二人皆与逵同乡里,逵因删录其集,各为二卷,并为之评点。然去取不甚允惬,且往往滥载寿诗。殆以桑梓之故,因诗以存其人。又书成於嘉靖丁巳。是时严嵩已败矣,而伟集开卷即录《送嵩北上诗》六首,亦可以不必也。

△《彤管新编》·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张之象编。之象有《太史史例》,已著录。是编以世所传《彤管集》篇帙未备,更为辑补。自周迄元凡诗歌、铭颂、辞赋、赞诔六百五十四首,璇玑图一篇,序诫、书记、奏疏、表三十三首。采掇颇富,而讹舛亦复不少。

△《唐雅》·二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张之象编。是集取唐君臣唱酬之作二千馀篇,分部五十有三,以类编次,自武德讫於开元。以天宝而后,风格渐卑,故不与焉。其论似高而无当。盖是时七子之派方炽,故遵其诗必盛唐之说也。且赋虽古诗之流,而自汉以来,体裁久别,杂入《喜雨诸赋》,亦为例不纯。

△《唐诗类苑》·二百卷(内府藏本)

明张之象编。初,宋赵孟坚有《分类唐诗》,佚阙不完,世无刊本。之象因复有此作,凡分三十六部,以类隶诗。意取博收,不复简择,故不免失之冗滥。盖类书流也。然《文选》及《文苑英华》本有分类之例,故与所作《古诗类苑》仍并入总集。是集未刊之先,其稿为浙江卓明卿所得,割取初、盛唐诗刊之,遂掩为己有。华亭王彻重为辨正釐定,乃复之象之旧。故世有二本,然今皆知为之象书也。

△《古诗类苑》·一百二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之象编。是编前有黄体仁序,称之象此书与《唐诗类苑》均家贫不能刊,以授其同里俞显卿。显卿亦未刊而卒。万历庚子,吴门曹氏始为刊其唐诗。至壬寅,显卿之弟显谟乃与之象婿王颎、陈甲校刊之。是其刻在唐诗后。其凡例有云:“是编首自上古,下迄陈、隋,一枝片玉,搜括无遗,有唐一代之作,别有《类苑》,兹不重录。”是其编纂亦在唐诗后也。其书以冯惟讷《诗纪》为稿本,较唐诗易於为力。汉以后箴铭颂赞冯本不录,之象增之。然文章各有体裁,著述各有断限。冯本所收《封禅文》之类,冯舒作《诗纪》匡谬已深驳之。正宜尽从刊削,而复捃摭续貂,殊不免伤於嗜博。又割裂分隶,门目冗琐。如全书既以古诗为名,而第七十七卷人部又立古诗一门,是何体例乎?其凡例至称道家歌诗出《列仙传》、《真诰》等书云云,真诰歌诗诚不一而足,《列仙传》七十二人未有一人载诗也。足见其随意剽掇,不尽考古书矣。

△《吴越钱氏传芳集》·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钱筠、钱籂同编。筠字飞卿,籂字章卿,绍兴人。是集录钱氏一家之诗,自吴越武肃王镠至明诸生淮,凡六十二人,一百三十一首。初,吴越文穆王元瓘有《锦楼集》,忠懿王俶有《政本集》,俶子惟演因采镠及元瓘、宏佐、倧、俶五王之诗合为一编,名曰《传芳集》。后族子仙芝复益以群从所作,纂为五卷,目曰后集,宋绶为之序。明嘉靖中,筠等又为搜辑增益,鋟之於木,仍以宋绶序冠於前。然序称惟演所得五王格律长言共四十五首,而此编所载仅九首,又卷数亦与后集不合。盖散佚之馀,重为裒辑,虽尚沿其名,已非原本之旧矣。

△《百花鼓吹》·五卷、《梅花鼓吹》·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化醇撰。化醇字和甫,别号应峰,无锡人。嘉靖中国子监生。《百花鼓吹》皆杂采唐人咏花之诗,凡三十八种。《梅花鼓吹》则惟采宋、元及明人之诗,以唐人咏梅之作已载入《百花鼓吹》故也。其书采摭颇博,而传写不免讹误。如陆凯《寄梅》一诗,讹凯为开,又溷入唐人诗中,列柳宗元后。殊未详校也。

△《经世宏辞》·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一贯编。一贯有《易学》,已著录。一贯曾以吏部侍郎加太子宾客假归,复特起教习庶吉士,因检列朝馆课诸作自诏疏以迄诗赋,分类选录,名曰“增定馆课”。就正於大学士王锡爵,遂以经世宏辞题其端,且为序而刊行之。其中搜采极富,而所收多课试之作,不足以尽一代之文献。王守仁、李梦阳、杨继盛等皆未官翰林,而并录其章疏数十篇,亦为自乱其例也。

△《吴越游稿》·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明臣、沈一贯、余寅唱和之诗也。明臣有《通州志》,寅有同姓名录,皆已著录。是编乃嘉靖丙寅三人结伴於钱塘,北游至扬州,积途中题咏得诗五十首,因合刻之。考一贯登隆庆戊辰进士,寅登万历庚辰进士,时皆未第,故与明臣同游也。后有扬州卞蓑跋,一贯亦有卞长卿《园燕集》诗一首。长卿殆即蓑字欤?

△《灵洞山房集》·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赵志皋编。志皋有《内阁奏疏稿》,已著录。灵洞山在兰溪东南十五里,为金华山分支。有栖真寺,久废。万历初,志皋自岭南谪所归,买得其地,建秘书楼、三山斋、六虚堂诸胜,又标为十二景。一时宾客竞相题咏。既志皋起为南京吏部侍郎,乃裒而刻之。

△《滑耀编》(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贾三近编。三近字德修,峄县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兵部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皆采录寓言,如送穷、乞巧、责龟、册虎之类,悉为收载。其曰滑耀者,取庄子“滑疑之耀,圣人所图”语也。前有宁鸠子序,宁鸠子即三近之寓名。各篇之后,间附评语。其《送穷文》篇末谓“穷鬼本出有穷氏,尝从孔子游陈、蔡间,既而归鲁,舍於颜回、原宪家”云云。以圣贤供笔墨之游戏,亦佻薄甚矣。

△《唐诗纪》·一百七十卷(内府藏本)

明吴琯编。琯,漳浦人。隆庆辛未进士。尝校刊冯惟讷《古诗纪》,因准其例辑此书。甫成初唐、盛唐诗,即先刊行。故止一百七十卷,非完书也。其始事者为黄清甫,同时纂辑者为陆弼、谢陛、俞体初、俞策诸人,具见於序例。而卷首题滁阳方一元汇编,未喻其故。大抵杂出众手,非一家之书矣。

△《岳阳纪胜汇编》·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梅淳撰。淳,当涂人。隆庆辛未进士。初,元释天镜尝辑录岳阳楼石刻诸诗,其本久佚。嘉靖中,有取岳阳题咏与洞庭分为二集者,芜杂无次。淳因合洞庭君山、岳阳诸作,都为一编,共十五部。又杂著一部,即外纪之类。亦冗碎不足采录也。

△《诗女史》·十四卷、《拾遗》·二卷(内府藏本)

明田艺蘅编。艺蘅有《大明同文集》,已著录。是书采录闺阁之诗,上起古初,下迄明代。拾遗二卷,则皆宋以前人也。采摭颇富,而考证太疏。如《皇娥歌》出《拾遗记》,本王嘉伪托,乃不能辨别,复妄增嫘祖字。苏伯玉妻本晋人,故《玉台新咏》列傅元之后。乃承《诗纪》之误,以为汉诗。王宋诗本魏文帝拟作,详载《艺文类聚》。而承《玉台新咏》误本,竟署宋名。《吴兴妖神赠谢览》诗,见《太平御览》。亦承《诗纪》之误,作《吴兴伎童》。甚至拾遗之首冠以南齐苏小小词,其词乃《减字木兰花》,尤为可异。艺蘅未必至此,毋乃书肆所托名耶?

△《梅坞贻琼》·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周履靖编,姚士粦删定。履靖所辑《夷门广牍》,士粦所辑《陆氏易解》,均已著录。履靖在隆、万间号为隐士,而声气颇广,凡有著作,必请胜流为之题咏序跋。积久渐多,因集为此帙,并往来书牍附之。凡十一体、一百六十馀篇。盖明季山人例以标榜相尚也。

△《国雅》·二十卷、《续国雅》·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起纶编。起纶有《句漏集》,已著录。是编选明诸家之诗,上起洪武,下迄隆庆。首列品目一卷。仿锺嵘《诗品》、殷璠《河岳英灵集》、高仲武《中兴间气集》例。但《诗品》不载诗,此则载诗。《英灵》、《间气》二集分列诸家姓名下,此则总冠卷首耳。所录诗篇,采摭颇富。然起纶当嘉、隆之际,太仓、历下声价方高,故惟奉《艺苑卮言》为圭臬。持论似乎精诣,而录诗多杂庸音。又声气交通,转相标榜。其入品者洪武至正德仅七十九人,嘉、隆两朝乃至五十二人,而附见名姓者尚不在其数。大抵与起纶攀援唱和,有瓜葛者居多。卷末附书牍二十篇,皆答徵诗谢入选者,其大略可睹矣。

△《市隐园诗文》·(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姚淛及其子之裔所编。淛,江宁人。李维桢作其《海月楼集》序,称为金陵典客,盖以质库为业者也。有别墅在秦淮之东,曰“市隐园”。颇有林麓之胜,标为十有八景,招邀一时知名之士为之记序题咏。随得随刊,故不分卷帙。但以初纪、二纪别之。案刘元卿《应谐录》,载上元姚三老赀甲闾右,尝买别墅,其中有池亭假山,皆太湖怪石。有狂客王大痴,询知姚谋之久,其主以无可奈何而贱售。因讽以当效刻石平泉,垂戒子孙,异时无可奈何,不宜贱售。其里贯与淛相同,未知即谓此园否。果即此园,则此集亦不足尚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