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八十 集部三十三

2016-09-08 19:53:38

○别集类存目七

△《太古堂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高宏图撰。宏图字子犹,号硜斋,胶州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福王时,为东阁大学士,南京破后,不食死。事迹具《明史》本传。其诗文经兵燹之后,多散佚不存。是集诗一卷,文一卷,为其同里法坤厚及族孙敬业所蒐辑,盖仅存其什一矣。

△《泊水斋文钞》·三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慎言撰。慎言字金铭,号藐山,《千顷堂书目》作号藐姑,疑其自号“藐姑山人”,而称者各省其文也。阳城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初慎言官御史时,以论“三案”谪戍肃州,撰《悔草》;后官刑部侍郎时,谳狱失旨,罢官家居,著《泊水诗文集》。皆已散落。此集仅存奏疏三首,馀皆序记及杂著。卷首有康熙庚辰陈廷敬《序》,谓慎言在其乡,有兴起文学之功云。

△《妙远堂集》·四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马之骏撰。之骏字仲良,新野人。万历庚戌进士,官户部主事。是集凡诗十四卷,文二十六卷。万历季年,文体渐变,竟陵锺惺、谭元春,倡尖新幽冷之派,以《诗归》一编,易天下之耳目。之骏於锺惺为同年,亦与王稚登之子留造作新声,务以鲜警秀异相倡和,均别派也。锺、谭之名最盛,后来受诟亦至深;之骏与留,名不甚盛,故所作亦如花香草媚,不久而自萎,谈艺者遂不复抨击,此集盖偶尔得存耳。

△《东极篇》·(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文翔凤撰。翔凤有《太微经》,已著录。是集皆官莱阳令时所作。尝自制五岳冠,并以“五岳”为号,“东极”亦其号也,故以之名篇。是集不分卷数,诗总目曰《海云集》,文总目曰《日门稿》。其中子目,有所谓《蓬莱诗》者,以登州之蓬莱阁也;《日华诗》者,以听讼之日华堂也;《九青诗》者,以游大泽山,遂易大泽为九青也;《入院诗》者,奉檄入棘闱前后题咏也。诗文率多怪僻。《纪梦诗》无非自为夸诩,尤狂而近於诞矣。

△《文太青文集》·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文翔凤撰。此本为其七代孙三捷所手钞。上卷为《讲章》,下卷为《诗赋杂作》,乃偶然选录之本,非完帙也。

△《慧阁诗》·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翼飞撰。翼飞字元明,平河人。万历庚戌进士,官宜兴县知县。所著有《慧阁》、《长梧》二集,己未、庚申、辛酉、壬戌行卷,此特其中一种。大抵墨守七子流派,音节宏壮而切响甚稀,间附以四六序,尚颇工整。

△《漆园卮言》·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庄起元撰。起元字仲孺,武进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是集大抵应酬之作,下至吏牍公移、告示,靡不汇录;且多编次丛脞,目中列目,如启类之中分宰执、翰林诸门,已可不必,乃又列交际、通用一门,殆近类书。《昭明文选》之分类,与杜诗、苏诗之分类,均无是也。

△《铜马编》·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德周撰。德周有《澹圃芋记》,已著录。是集乃其崇祯中为古田知县入觐京师,往返记程之作。上卷冠以《北征记》,次以《北行诸诗》;下卷冠以《南征记》,次以《南旋诸诗》。文格颇历落自喜,诗则庸音也。

△《许灵长集》·(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许光祚撰。光祚字灵长,陕西人。是集刻於万历壬子。诗格平易,罕逢警策。刊本不分卷数,而各体之首,必题曰《初集》,盖犹未竟之本也。

△《无欲斋诗钞》·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鹿善继撰。善继有《四书说约》,已著录。此乃所作诗稿,称《成云洞定本》。诗后间有评语,不知何人所选辑也。案李光地有《成云洞诗韵》,或光地所评欤?善继成仁取义,大节凛然,诗笔亦有遒劲之气,而不耐苦吟,未免失之觕率。

△《明德堂文集》·二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吕维祺撰。维祺有《四礼约言》,已著录。维祺晚殉闯难,以节义显。其生平盖主於笃实践履,而不求以文章名世,然所论建多朴实,亦异乎空谈经济之流。集为崇祯庚辰吴伟业所编,一名《慎独堂集》。凡文十七卷,诗三卷,《会约》二卷,《语录》四卷,后载《制艺》三首;又张鼎延所作《全城定变记》一篇,纪崇祯庚辰维祺家居平土寇王之典事,则康熙二年维祺子兆璜刻集时,所附入也。

△《逸园新诗》·一卷,《咏怀诗》·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耿志炜撰。志炜字明夫,逸园其别处也,武功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提督四译馆少卿。是编乃志炜归田后所作,於诗境未能深造,至於《咏怀诗》一卷,追和步兵,且一一次其原韵,尤为攻所必不能胜矣。

△《文敏遗集》·三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李国撰。国字元冶,号绩溪,高阳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中极殿大学士。事迹附见《明史·李标传》。国遗文,明季佚於兵燹。国朝顺治己亥,其子大学士霨掇拾残阙,缉为一编;康熙丁未,始获其刻本於同里张亦纯,删除重复,得文二十二篇、诗一百一十四首。辛酉纂修《明史》,复於书局得其奏疏十三篇,因重编为三卷,而以《志铭》、《墓表》、《碑》附焉,即此本也。其诗文多馆阁酬应之作,盖霨所得於亦纯者,本其官翰林时课稿,故所存止是云。

△《丰麓集》·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兆璧撰。兆璧字文焕,一字子穀,丰麓其别号也,金谿人。万历乙卯辛酉两中副榜,卒不第,以廪贡生官连州学正。是集皆所著杂文,末附圹志,而以门人周懋文所作《家传》,冠於卷端。

△《博望山人稿》·二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曹履吉撰。履吉字元甫,当涂人。万历丙辰进士,官至河南提学佥事。是集诗六卷,文十一卷,尺牍三卷,刻於崇祯戊辰,乃履吉归田以后所自编。卷首别载书目一叶,称未刻者有《渔山堂稿》、《携谢阁稿》、《青在阁稿》、《辰文阁稿》,则此犹非其全集矣。

△《蘧园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简撰。简字默孙,自号“蘧园居士”,归安人。万历戊午举人,不乐仕进,年仅五十而卒。其婿钱鸿裒录遗稿,编为是集。凡诗五卷,文五卷。

△《白下集》·十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姬水撰。姬水(字淳父)有《贫士传》,已著录。是集诗六卷,赋一卷,文四卷。姬水自吴门徙居金陵所作,故以“白下”为名。王世贞《序》,谓姬水始务以清丽宏博自喜。中年游白下,稍趋澹辞雅调,晚节益自喜为工语,东南诸诗人,不能先淳父而指屈也,其文则不复置论。然观姬水《自序》,似所编实止各体诗,其馀数卷,为其子后来增入也。姬水本五岳山人省曾子,而世贞《序》谓省曾为姬水之“王父”,同时之人不应有误,殆刊本衍一“王”字欤。

△《高素斋集》·二十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黄姬水撰。是集凡赋一卷,诗十二卷,杂文十六卷。王世贞《艺苑卮言》,称其诗如“北里名姬作酒纠”,时出俊语,褒中寓贬,已足见其一斑矣。

△《黄淳父集》·二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黄姬水撰。是编乃万历乙酉,其婿顾大思裒《白下》、《高素斋》二集及所未刊者并梓之,凡赋颂赞诗十六卷,杂文八卷。

△《元盖副草》·二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吴稼竳撰。稼竳字翁晋,孝丰人。官南京光禄寺典簿,累迁云南通判。稼竳素与吴应旸、臧懋循游,故是集之《序》,应旸撰而懋循书之。其称《元盖副草》者,应旸《序》谓“元盖”,天目山别名。其藏书有在,姑谓之副。盖夸大之词,谓尚非其名山之正本耳。稼竳少年,以诗见称於王世贞,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亦称其乐府如“健儿骑骏马,左右驰突,靡不如意”。近体颇合西昆,然摹古终太有痕也。

△《皆非集》·二卷、附《一枝轩吟草》·二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万达甫撰。达甫字仲章,号纯初,鄞县人。都督佥事表之子,少袭世职,官至广东海防参将。表虽将家子,而笃好词翰,达甫承其渊源,亦善吟咏,此集其诗稿也。末附《一枝轩吟草》,乃其子邦孚所作,仅五十馀首。邦孚亦以世荫官至福建总兵官、左军都督府佥事。

△《瞿冏卿集》·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瞿汝稷撰。汝稷字元立,常熟人。礼部侍郎景淳子,用父荫,官主事,仕至太仆寺少卿。事迹附见《明史·景淳传》。是集为眉州张养正所编,凡诗五卷,文九卷。前有叶向高所作《墓志铭》,称汝稷最不喜温陵李贽,以为得罪名教,其识实出明季士大夫上,其诗文则未能凌跨流辈也。

△《梅颠稿选》·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周履靖撰。履靖有《夷门广牍》,已著录。所著有《闲云稿》、《泛泖吟》、《咏物诗》、《螺冠子诗馀》、《茹草编》诸集。陈继儒汇而选之,以成此编,盖二人气类相近也。

△《雅尚斋诗草二集》·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高濂撰。濂字深甫,号瑞南,仁和人。其诗先有《初集》,今未之见。此其二集也。前有万历辛巳《自序》,大旨主於得乎自然,以悦性情,故往往称心而出,无复锻炼之功,其时山人、墨客多此派也。

△《甬东山人稿》·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吕时撰。时一名时臣,字仲父,鄞县人。游衡王、沈王诸邸,亦当时所谓山人者也。时年六十,即治生圹於句章之夕阳里,自撰《墓铭》,述所著有“诗文集”及“乐府”等稿。此集刻於万历辛巳,皆诗无文。陈子龙《明诗选》,称其颇有高、岑遗调。盖万历以后,公安、竟陵交煽伪体,幺弦侧调,无复正声,时诗在淫哇嘈囋之秋,尚为不坠风格。故子龙见近似者而喜也。

△《李山人诗》·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生寅撰。生寅字宾父,鄞县人。是集为其邑人杨承鲲所选。诗皆短章,音节颇谐,而乏深警之思,亦颇窘於边幅,盖思清而才弱者也。前有万历壬午,鄞县知县杨芳《序》,称其名可得而闻,人不可得而见,则其品在当时山人上,宜其诗之不俗矣。

△《复初集》·三十六卷(庶吉士戴震家藏本)

明方承训撰。承训号鄈邖,徽州人。是集乃承训所自编,前有万历癸未《自序》,称家世役什一,不乐仕进,盖贾人子。又称间以玉献,即被摈斥弗用。盖终於不遇之士也。集首冠以《原初漫谈》七条,大抵扬、何、李之馀波,而变本加厉。於唐以来诗文,如李、杜、韩、柳,无不排击,然核其所作,乃了不异人。

△《玩画斋杂著编》·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姚翼撰。翼字翔卿,归安人,由岁贡生官广济县知县。是集皆所著杂文,编年排次。翼为茅坤妇弟,其文格亦略相近。第八卷内附以瞿九思评语。前有其门人沈位《序》,作於隆庆丁卯,而所录文至万历乙亥,盖自三卷以下,皆作《序》后所续刻也。

△《性灵稿》·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师孔撰。师孔字时行,徽州人,家於武昌。万历中岁贡生。是集名以“性灵”,盖欲抒写襟抱,不落窠臼之意,然师孔为吴国伦弟子,究不能出七子之轨辙。

△《石秀斋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莫是龙撰。是龙有《画说》,已著录。是龙书画皆有名,而为诗不屑深思。《明诗综》载有《莫廷韩遗稿》,不著卷数。此本前有“传”一篇,於是龙平生事迹不甚详备,又无“序”、“跋”及目录,其末卷亦有阙佚。然《明史·艺文志》云:莫是龙《石秀斋集》十卷,与此本合。岂彝尊所见又别一本欤?

△《段黄甫诗稿》·(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段黼撰。黼字黄甫,别号“景山樵客”,曹州人。万历中诸生。是集为其友人王士龙所编。朱彝尊《明诗综》称:黼所著有《抱璞集》。未知为此稿之别名。抑或别有一编也。

△《汪遗民诗》·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汪逸撰。逸字遗民,歙县人。是集诗一卷,皆与马时良、仲良兄弟倡和之作。首载《友声叙》一篇,为内黄司乃疆作。称友声两卷,余得而展玩之,独抒如展绮縠,合奏如答笙簧。是其诗本编入《友声集》中。此本乃录出逸诗,别为一卷耳。末附汪以俊诗二首,以俊字用章,亦与马氏兄弟为诗友者也。

△《环翠堂坐隐集选》·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廷讷撰。廷讷字无如,休宁人。是集古今体诗一卷,词一卷,南北曲一卷,随录一卷。萧和中《序》称,廷讷本有《环翠堂集》三十卷,与此本多重见。盖坐隐乃其园名,故别自摘选为此集,而仍以“环翠堂”冠之。集中酬唱,皆陈继儒、方于鲁之流,又与李贽赠答,至称其“著书皆了义,评古善诛心。”旨趣如此,其渐於当时气习者深矣。

△《笑拙墅稿》·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金建中撰。建中字仲立,海阳人,万历中国子监生。笑拙墅者,其别业名也。是编前列诸人序记、传赞,次为建中所作诗,多咏园中景物,后附其子麟祥《跋》并《志感诗》。

△《古雪斋近稿》·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朱多颎撰。多颎字以昭,号斗斋,南昌人,宁藩裔也。在万历间,与李维桢、曹学佺等倡和,其诗修饰风调,流易有馀,而短於精诣。

△《荪堂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吴文奎撰。文奎字茂文,歙县人。是集凡诗六卷,杂文四卷。文奎受业於兴国吴国伦,故所作全效国伦之体,李维桢《序》,亦称其渊源如是云。

△《江皋吟》·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刘师朱撰。师朱字仲文,号嵩潭,大名人,万历中由贡生官至庐州府同知。是集原序称作於庐州,故名曰:《江皋吟》。然集中有都门所作,有出塞所作,有超然台所作,则亦不尽庐州诗,特刻於庐州耳。诗多浅语,原序亦称其由兖州闲曹改庐江剧任,有顾盼自喜之意云。

△《潘象安诗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潘纬撰。纬字仲文,一字象安,歙县人,家於白岳之下。万历中,以赀官武英殿中书舍人,归田以后,有《养疴》、《游淮》、《园居》诸集,此其汇刻之本也。五言古体多摹文选,七言古体,学初唐,近体亦颇有大历诸人风调,然音节畅而性情少,所谓得皮而未得髓者也。中间颍阳许国、岭南区大相二人评语,如批点时文之法,亦非古人体例。

△《白云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昂撰。昂字尔瞻,一字云仲,莆田人,自号“白云先生”。是集前有锺惺所作传,称集本十六卷,又《排律》一卷。昂没后,散佚无存。万历戊午,其同里宋珏重加裒集,仅得五言律诗七百首,七言律诗十二首。其诗颇学少陵、右丞,得其形似。

△《黄元龙诗集》·八卷、附《尺牍》·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奂撰。奂有《元龙小品》,已著录。其诗意主独造,而失之生硬,集中诸体皆备,独无七言律诗,盖流俗唱和,多以七言律诗,故奂薄而弗为。然诗之雅俗在格韵,不在体裁,苟词旨凡近,即四言亦属庸音;苟兴象深微,即七字亦成高调。必禁此一体不作,是又山林畸士,矫枉过直之失也。

△《张太初集》·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张汝元撰。汝元字太初,江宁人。万历中诸生,以诗受知於学使陈文烛。文烛为序而刊之,其七言短歌,间有作意,而陶冶未精,他体则更减色,文烛《序》中多引二谢以下诗人拟之,盖奖成后进之意,不必甚确也。

△《吾野诗集》·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黄克晦撰。克晦字孔昭,号吾野,惠安人。少工绘事,《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列之画家传中。其诗有《金陵游稿》、《匡庐集》、《北游草》、《金台诗》、《宛城集》、《五羊草》、《西山唱和编》、《观风录》等,凡四十卷。其《金陵稿》则张仲立刊之,《西山唱和编》则李于美刊之,《金台诗》则林登卿刊之。殁后二年,同里黄克缵复刻其遗诗六卷於聊城,岁久皆散佚。此本乃康熙壬午其五世孙象潜摭家藏遗帙,裒而重鋟,其编次颇多未善,如《小金山诗》本五言律诗二首,而联为一篇,列之五言古体中,殊为失检。然克晦诗别无传本,亦赖此刻以传。其诗亦出历下、太仓之门户,而渐染稍轻。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青溪社集诸人,允当推克晦为祭酒,盖以此也。

△《梦草堂稿》·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胡镇撰。镇字子重,歙县人。万历中贾人,其诗以宫、商、角、徵、羽,分五集,每卷又以《天时》、《园圃》等门分类,各有圈点评识,皆坊刻俗本之体例,即诗可知矣。

△《程仲权诗集》·十卷、《文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可中撰。可中字仲权,休宁人。是集每体为一卷,每卷不过数页;其六言律、七言排律,及赋、颂诸体,至以一首为一卷,编次殊为繁碎。其诗亦七子末派也。

△《丰正元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丰越人撰。越人字正元,鄞县人,坊之孙也。尝自号“天放野人”故《千顷堂书目》作《天放野人集》,所载卷数与此本相合,盖即一书而异名也。后有其子建《跋》,称其遭逢骨肉之难,故往往有凄咽之音云。

△《甜雪斋集》·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单思恭撰。思恭字惠仍,扬州人。是编凡诗十卷,文十卷,气格纤琐,皆无足取,前有思恭《自序》,大旨以竟陵为宗。

△《梅禹金集》·二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梅鼎祚撰。鼎祚有《才鬼记》,已著录。是集乃其诗,凡分《庚辛草》四卷,《与元草》八卷,《予宁草》八卷。鼎祚辑《八代诗乘》,又辑《古乐苑》,於诗家正变源流,不为不审,而所作止此,则囿於风气,委曲谐俗之过也。

△《牒草》·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赵宧光撰。宧光有《说文长笺》,已著录。此集皆其尺牍。有明中叶以后,山人墨客,标榜成风,稍能书画诗文者,下则厕食客之班,上则饰隐君之号。借士大夫以为利,士大夫亦借以为名。观於是集,可以见当时风气矣。此本标目参差,前两卷题曰《寒山藏》,而以《牒草》为子目;一卷题曰《附录》,皆他人之作,又一卷题曰《牒草》卷之八,则当不止此四卷。盖随时刊刻,以为赠遗之具,故不得而画一也。

△《益斋存稿》·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翁正春撰。正春初名允瑃,字克生,金华人。明季纵游江湖间,其诗颇多哀厉之音。是集诗凡一百十三首,其子煊、煐录之,附编宋翁卷《西岩集》后,疑为卷之后裔也。

△《谢耳伯诗集》·八卷、《文集》·十六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谢兆申撰。兆申字伯元,号耳伯,邵武人。万历中贡生,兆申好深沉谿刻之思,又多杂以奇字,其文蹇棘幽晦,至使人蜇口惨腹而不可句。其乡人曹能始《序》,谓为远溯扬子太元之脉以为文;黄居中《序》,谓其平生喜交异人,购异书,摭异闻异见,盖好奇而过者也。诗稍可成诵,皆四言、五言古体,因不屑唐以后语,故不为律诗。昔欧阳修柄文,斥刘几为险怪,兆申险怪,殆甚於几,当时省闱、京兆,试辄报罢,宜矣。其诗题曰《全集》,文则题曰《初集》,当尚有二集,今未之见也。

△《雪浪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释洪恩撰。洪恩字三怀,上元人。居长干寺,尝说法雪浪山中,故以名集。上卷为诗,下卷为偈语、杂著。朱彝尊《明诗综》载其诗二首,然未离世法之僧,不能语带烟霞也。

△《空华集》·二卷、《饮河集》·二卷、《止啼集》·一卷、《石头庵集》·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释如愚撰。如愚字蕴璞,江夏人。祝发后行脚四方,寻居金陵碧峰寺,从诗僧洪恩学。周汝登、曹学佺、袁宗道兄弟,皆与之游。是集凡四种,初曰《空华集》,诗二卷;次曰《饮河集》,诗二卷;次曰《止啼集》,文一卷;次曰《石头庵集》,诗三卷、文二卷。《明诗综》但称有《饮河》、《石头》二集,盖未睹其全也。据《自序》,最后有《宝善堂集》,今亦未见。《序》言:文无定质,诗不必有唐,文不必六经、秦、汉,自许甚高,然材地粗疏,徒好为大言耳。

△《幻华集》·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释斯学撰。斯学字悦支,号瘦山,海盐慈会寺僧。是集为万历丁酉,斯学殁后,屠隆裒其遗稿,与姚士粦同编。斯学天分绝高,故吐词多自然秀拔,五言古体多用排偶,欲摹三谢而力所不逮,遂落中唐,《燕山述怀》其最也;七言古体如《赠钱参军诗》,落落有气;《敬亭山歌》,即散漫颓唐。乐府如《任侠行》一篇,几成笑具,更非所长。五言律诗,篇什颇多,中间如“空林人打栗,深树鸟惊蝉,客来黄叶雨,鬼啸白杨风,山光诗句得,湖色酒杯开”之类,则多近四灵。如“薄衾寒入梦,深雨远沉钟。一别春山渌,几经秋叶黄。海门生片月,江寺入残阳。一片孤峰影,青浮水面来。风雨山中榻,兵戈海外村。檐花飞片雨,庭草带微霜。碧云深夕院,黄叶隐寒灯。入门寒月出,扫石暝云开。扫榻分寒雨,然灯破暝烟”之类,则颇近九僧。其七言律诗及绝句,皆不能及,盖所长在此体,然首首格意略同,又多沾染公安、竟陵习气,故时有可采之句,而终不能自成一家也。

△《嬾园漫稿》·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寰洽撰。寰洽字仁子,亳州人。年十五,饩於庠,九试不第。天启元年,以恩贡赴吏部试,拟授知县,未补官而卒。此集诗二卷,文三卷,率多应酬之作,诗以纤丽为工,文亦平弱。

△《檀雪斋集》·四十卷(内府藏本)

明胡敬辰撰。敬辰字直卿,馀姚人。天启壬戌进士,官至江西驿传道,终光禄寺录事。是集以所著诗赋、杂文及官县令时谳牍,共为一编。其文故为涩体,几不可句读,诗格亦公安之末派。

△《白雪堂诗》·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李嵩撰。嵩有《按晋疏草》,已著录。是集乃其巡按湖广时所刻,故以“郢中白雪”为名。凡古律体诗一百馀首,有莱阳董嗣朴等四人评点,皆如时文之式。

△《赭留集》·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黄文焕撰。文焕有《诗经考》,已著录。是集诗文共为一卷,乃其与黄道周同下诏狱时所作,故以“赭留”为名。词多感慨,而不能甚工,旧附刻《陶诗析义》后,以所注陶诗,亦多借以寄意,与此集若相发明也。然追步渊明,谈何容易,合为一帙,未免拟不於伦,故析之别著於录焉。

△《岳归堂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谭元春撰。元春字友夏,天门人,天启丁卯举人。《明史·文苑传》,附见《袁宏道传》中。隆、万以后,公安三袁始攻击王、李诗派,以清巧为工,风气一变。天门锺惺更标举光新、幽冷之词,与元春相倡和,评点诗归,流布天下,相率而趋纤仄,有明一代之诗,遂至是而极弊。论者比之诗妖,非过刻也。元春之才较惺为劣,而诡僻如出一手,日久论定,徒为嗤点之资,观其遗集,亦足为好行小慧之戒矣。

△《谭友夏合集》·二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谭元春撰。是编乃明季苏州张泽合元春诗文而刻之,一卷至五卷为《岳归堂新诗》,六卷至十四卷为《鹄湾文草》,十五卷至二十三卷为《岳归堂已刻诗选》。每篇各有批评,皆刻意摹仿元春语。

△《谭子诗归》·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谭元春撰。此集乃其选本,题曰卶庵订定,不知何许人。前有《自序》,并载诸稿自题之文,如《西陵草》、《秋寻草》、《客心草》之类,凡十馀种,盖其诗之别刻者尚多云。

△《寸碧堂稿》·二卷(内府藏本)

明汪膺撰。膺字元御,号玉淙,长洲人。天启丁卯举人,童年即喜为诗,年四十馀而卒。所存遗稿无多,康熙中其子琬始为编次,刻於所作《钝翁类稿》之首,名之曰《汪氏家传集》云。

△《此观堂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罗万藻撰。万藻有《十三经类语》,已著录。万藻与同邑章世纯、陈际泰、东乡艾南英,并以制义名一时,号江西四家。《明史》以是收之《文苑传》中。此集制义之《序》居三分之一,盖其平生精力所萃也。四家之中,南英最好立门户,近与南城张自烈互诟,远与华亭陈子龙相争;又最袒护严嵩,务与公论相反。以是终南英之身,无日不叫嚣跳踉,呶呶然与天下辩,虽世纯、际泰,后亦隙末。惟万藻日与南英游,而泊然一无所与,盖其天性静穆,不以声气为名高,故其文气焰不及南英,而恬雅则胜之云。

△《编篷集》·十卷、《后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汝询撰。汝询字仲言,华亭人。五岁而瞽,父兄抱膝上,授以三百篇及唐诗,无不成诵;旁通经史,尝撰《唐诗解》、《唐诗十集》等书,援据赅博,当时目为异人。惟其兄汝谔,笃嗜王、李之学,故汝询所作,亦演七子流派,开卷即拟古十九首,次以拟古百篇,感怀四十六首,皆沿袭窠臼,貌似而神非,后集附杂文数十篇,其三五七言、四六八言、一字至十字诸杂体,尤伤纤巧也。

△《国门集》·一卷、《国门乙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凌濛初撰。濛初有《圣门传诗嫡冢》,已著录。是集以皆入国门以后所作,故谓之《国门》。再入再刻,故有《乙集》也。二集并於诗末附杂文数篇,盖屡踬场屋之时,故颇多抑郁无聊之作云。

△《贞元子诗草》·(无卷数,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项穆撰。穆有《书法雅言》,已著录。穆生於博古赏鉴之家,藉文雅交游之盛,耳濡目染,都无俗事。故其诗皆楚楚有清致。所谓谢家子弟,虽复不端正者,亦自有一种风气也,惟偶然寄意,不似书法之精耳。

△《绮咏》·一卷、《绮咏续集》·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汝谦撰。汝谦字然明,歙县人。《江南通志》称其移居武林,招集胜流,为湖山诗酒之会,故是集大抵徵歌选妓之作。然其前集陈继儒《序》之,后集又继儒所选定。濡染薰蒸,久而与化。朱彝尊《明诗综》不录一字,盖有由矣。

△《栖老堂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殷仲春撰。仲春字方叔,秀水人。尝慕王绩为人,自号东皋子。隐居教授,又精於医,得钱辄入市买断烂书读之。集首载赋骚,次古今体诗,次引辞赞疏,仅二十馀叶。末有顺治丁酉其孙观国《跋》,称原集诗千馀首,此本仅存什一,今核所作,不出明季山人之派,故其《墓志》,亦陈继儒作也。

△《上生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秦燢撰。燢字日上,一字广斋,无锡人,万历中诸生,上生其号也。是集乃崇祯初,其子堈、坊所刊,前四卷为诗,后四卷为文,前有小传,称其长斋绣佛,趺坐焚修,盖耽於禅悦之士。故所作韵语,多近偈颂,文集自寿序、祭文外,亦募缘疏引为多。

△《自娱斋诗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应徵撰。应徵字君求,江都人。天启中诸生,偃蹇不第以卒。其子裒其遗诗,为此集。前有冒愈昌《序》,称取数未多,为体差备,浸假中年亡恙,而晚不苦於无年,所篹结何以加焉,盖颇有微词矣。

△《天启宫中词》·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悰撰。悰字次杜,常熟人。是集前有悰《自序》。其诗仿王建“宫词”,杂咏天启轶事,凡一百首,自注亦极详悉,颇足以广异闻。朱彝尊尝录入《明诗综》。其《静志居诗话》述徐昂发之言,以为本秦徵兰撰,悰攘而有之。徵兰字楚芳,亦常熟人也。

△《曲涧遗稿》·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孙奎撰。奎字启文,南城人。生平以讲学为事,故诗文多杂理语,盖非所长。至溺信堪舆之说,反覆辨明,不一而足。其《风水评》一篇,援引营洛卜兆事,及驳朱彦修语,尤为未允矣。

△《赍志斋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泰交撰。泰交有《尚书注考》,已著录。是集中有《自述》一篇,言初字穉孚,更字同倩,号鲽海,少时名元侃,字三缄,其后三缄称独著,遂以为号。是集为其子鋐所刻,凡诗一篇,杂文九卷。泰交尝与修《秀水志》,志文多载集中。诗文俱无以异人。至《优童志》一篇,尤过於放诞风流矣。

△《玩梅亭诗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柴惟道撰。惟道字允中,号白岩山人,严州人。是集前有原序,而此本阙其末页,遂不知谁作。《序》自称山人,以才不遇,而所抱有以自乐,游公卿间,泊然无所求,乃称其高,然其诗则未成家也。

△《丛桂堂全集》·四卷、《诗集》·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颜廷榘撰。廷榘字范卿,永春人。官岷府右长史,其诗文挥洒千言,颇多率易,其稿亦多散佚,盖不甚经意於是也。国初,其孙尧揆、曾孙镰始搜辑遗篇,编为此集。

△《芜园诗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葛徵奇撰。徵奇字无奇,号介龛,海宁人。崇祯戊辰进士,官至光禄寺少卿,告归遨游湖山间,故其诗颇有闲適之致。集中多及其家姬是庵。是庵者,徵奇妾李因之字,善画花草禽鸟,亦颇能吟咏,徵奇尝与酬和,其颇伤纤弱,或以此欤?

△《陇首集》·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王与允撰。与允字百斯,山东新城人。崇祯戊辰进士,官至湖广道监察御史,以劾总兵邓玘,降补光禄寺署正,明亡,与妻于氏、子士和,同自经。是集乃其巡视陕西茶马时所作,故名《陇首》。其侄士祯编次之,仅诗四十二首,又《劾邓玘淫掠疏》一篇,自撰《墓志》一篇,而以“传”及“墓表”、“逸事状”附焉。

△《瑶光阁集》·十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黄端伯撰。端伯有《易疏》,已著录。端伯生平好佛,尝镌私印曰“海岸道人”,取《楞严经》引诸沈冥出於苦海之语,及晚年,磨去印文,改镌“忠孝廉节”四字,终以殉国流芳,可谓不负其志。是集古近体诗二卷,杂文十卷,为僧作者居其大半,其措词如偈、如疏、如禅家语录,非欲以词章名世者,甚至“五经”、“四书”颂,亦以禅语阑入,如《春秋颂》云:“通身手、通身胆,句中有眼定乾坤,识者须从声外凿”云云。盖其性癖如是,其人足重,其学则不可训也。别附《外篇》一卷,李绂《序》谓:其当明季古文大坏之时,独安雅无迂怪之习,惟时时杂佛氏语,因别择编为《外编》,以明其先迷后悟之旨,无使世俗之人以佛溷先生,亦不令学佛者,借先生以张佛云云。亦委曲回护之言耳。

△《涂子一杯水》·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涂伯昌撰。伯昌字子期,南昌人,崇祯庚午举人。是集名《一杯水》者,《自序》云:取澹然无味之义也。集中多杂释、老之说,其《书唐武宗毁佛复僧后》一篇,以三才三教并称,其《格物述》及古本《大学》通序数篇,颇以朱子为非,盖江右之学,多从陆氏,自宋、元已然也,诗多染竟陵末派,惟五言律诗间有可观。

△《敬亭集》·十卷、《补遗》·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姜埰撰。埰字如农,莱阳人。崇祯辛未进士,授仪真县知县,擢授礼科给事中,以建言,廷杖,谪戍宣州卫。国亡后,流寓苏州,镌私印曰“宣州老兵”,临殁遗命葬宣城,以明帝未有赦命,不敢归也,事迹具《明史》本传。埰少以气节著,自得罪流窜后,始学为诗。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其风格一本杜陵,今观所作,大抵才本清刚,气尤激壮,故诗文皆直抒胸臆,自能落落不凡,然纵笔所如,不暇锻炼,故粗獷之语,亦时时错杂其间,盖性情用事居多也。集本埰所自定,分《敬亭》、《馎饦》二集,其子安节等刊行,乃并合为一,统名《敬亭集》。后有补遗一卷,又埰殁后,安节掇拾而成,其《扬州诸子燕集次韵》一首,已见第四卷,乃更收入,殆偶然失检欤?

△《更生吟》·(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高名衡撰。名衡字平仲,号鹭矶,沂州人。崇祯辛未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以城守功,晋兵部左侍郎。崇祯壬午,大兵破沂州,名衡死之,事迹具《明史》本传,乾隆四十一年,赐谥忠节。是编乃名衡巡按河南时,值李自成攻开封,在围城中所作。自成凡三攻开封,此其初攻解去之时也,前有《自序》,末有其元孙淑曾“跋”,称其生平著述甚夥,屡经兵燹,拾之灰烬之馀者,类多残阙,惟此诗粗备首尾,因抄藏之云云。考《汉书·艺文志·诗赋类》,虽一二篇亦著录,而世传张巡守睢阳作亦仅二篇,是编虽止七言律诗八首,不成卷帙,而忠义之气,凛然简外。今圣朝大公至正,扶植纲常,凡胜国死节之臣,咸邀褒祀,名衡亦在其中,则此零章断简,实千古名教之所寄,谨特存其目,以昭表章之义焉。

△《章格庵遗书》·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章正宸撰。正宸字羽侯,号格庵,晚号“偁东饿夫”,会稽人。崇祯辛未进士,官至吏科给事中,事迹具《明史》本传。正宸为刘宗周弟子,生平以气节自负,是书所载凡奏疏七十九篇,论著十八首,记传九首,诗赋四十一首,又补遗一首,则偁东饿夫自传也。正宸於明亡之后,不知所终,遗稿亦多散佚。此本盖其族孙诇掇拾残阙,补缀成帙云。

△《鹤和篇》·三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闪仲侗撰。仲侗字士觉,永昌人。其仕履未详,考明天启乙丑进士有闪仲俨,官至少詹事,亦永昌人,当即其兄弟。仲侗自称崇祯辛未下第,则亦举於乡矣,然《云南通志·乡举》中不载其名,所未详也。是集一卷为杂文,一卷为诗,一卷为制义,皆明末儇佻之派,曰《鹤和篇》者,仲侗时侍其父游吴、越间,故取中孚九二爻词,以名所作也。

△《花王阁賸稿》·一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纪坤撰。坤字厚斋,献县人,崇祯中诸生。是集后有其孙容舒“跋”,称坤少有经世志,久而不遇,乃息意逃禅,晚榜所居曰“花王阁”,盖自伤文章无用,如牡丹之华而不实也。崇祯己卯,尝自编其诗为六卷,殁后尽毁於兵燹,此本为其子钰所重编,盖於败簏中,得藉物残纸,录其可辨识者,仅得一百馀首,非原帙矣。其诗大致学苏轼,而戛戛自造,不循蹊径,惟遭逢乱世,坎壈以终,多感时伤俗之言,故刻露之语为多,含蓄之致较少焉。

△《雅似堂文·集》十卷、《诗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文德翼撰。德翼有《宋史存》,已著录。德翼人品清逸,而学问未能精邃,所作《佣吹录》之类,大抵以饾飣为工,故诗文亦未能超诣。

△《文嘻堂诗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芾煌撰。芾煌字子衷,又字玉瑠,自号“濡须江渔”,无为州人。崇祯甲戌进士,官至兵部武选司郎中。是集大都蒿目时艰,语多感慨,七言律诗中如《秋怀》、《春愁》诸篇,纪明末朝政纷纭乱亡之象,亦可见其大概。末有其孙端跋,称芾煌尝自题四语於诗稿卷首云:“诗须有为而作,文至无心乃传”。又云:“从前各梦事,见我箧中诗”。其生平作诗之旨,具见於是矣。

△《心远堂集》·二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王永积撰。永积字穉实,无锡人。崇祯甲戌进士,官至兵部职方司员外郎。是编文十四卷,诗六卷,末附诗馀四阕,前后无“序”、“跋”。永积在兵部时,尝以推举迟延事,获谴。今以集中自记观之,盖太监王之心,欲用其弟之仁为浙江总兵官,永积持不肯从,而之心以是中之者也。

△《野获园集》·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欧阳铉撰。铉字子玉,江西龙泉人。崇祯丁丑进士,官休宁县知县,其诗意境颇浅,《自序》谓:“宁淡毋缀,宁洁毋芜,安在今人不如古人”。盖酝酿未深而欲骤语平淡,故所就止此。题曰《野获园》者,谓性耽野趣,其诗半於野得之也。

△《文斋文集》·十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余祚徵撰。祚徵字符之,永丰人,文斋其号也。崇祯癸未会试副榜,授凤阳府推官。时唐王聿键锢高墙,祚徵待之有礼,及聿键自立,而祚徵已卒,因赠应天府丞,谥曰忠贞。次子玠,后为僧,名洪瀚,蒐集其遗文刻之,凡杂文三卷,诗六卷,书启二卷,皆不见所长,惟《请诛刘良佐疏》,载其跋扈之迹极详,为史所不尽载云。

△《云樵文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程士鲲撰。士鲲字天修,号“云山樵叟”,永丰人。崇祯癸未副榜,官至乐平府推官。是集杂文二百馀篇,所纪物产珍异之类,体或同於稗官,其编次体例,亦颇无绪。

△《罗溪阁韵语》·(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董养河撰。养河字叔会,闽县人。崇祯中,黄道周以钩党下狱,所波累并逮者,有黄文焕等七人,养河其一也。集中《在狱对簿》诸诗,颇有气格,而粗豪则所不免,又多狭斜赠答之作,盖明季士大夫多以风流相尚,养河亦沿其习耳。养河名载《福建通志》,此本卷首题名董卷阿,殆传写之误。至罗溪乃闽中地名,而《通志》乃作罗汉,则《志》误也。中多阙落不可读,亦未分卷,盖残稿仅存,未及校正编次,故错乱如是矣。

△《画响》·(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永昌撰。永昌字周生,自署曰黄海,盖徽州人。林古度为之《序》,则当明末也。其书皆自题所画之作,分为四册,俱五言绝句,而不著题,气韵亦未能潇洒。

△《采菊杂咏》·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马宏道撰。宏道字人伯,号退山,苏州人。是编诗止一十五首,刻於群芳清玩中,毛晋识其后云:五岳山人制治菊月令,故吴下艺菊家颇得三昧,吾友人伯发为诗歌,高平、京兆二谱,收拾锦囊尺幅中。今观其诗,乃明季山人,刻为投贽结社之具者耳。

△《射堂诗钞》·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梦旸撰。梦旸字允兆,归安布衣,射堂其所居室也。是集乃其曾孙自岩所编。末附朱大复等輓诗。大复自注:称梦旸年老气衰,颇有文通之尽,殁后友人检其遗稿,大半散失云云。则知梦旸之诗,尽在此编,虽曰“诗钞”,实即其全集矣。胡应麟《甲乙賸言》极称其《春草诗》十首。闵景贤集明布衣诗,称梦旸为明季布衣之冠,未免阿其所好。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与程嘉燧,政则鲁、卫,风同曹、桧,真二家之定论矣。

△《诚斋文集》·二卷、附《西铭问答》·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施璜撰。璜字虹玉,休宁人。是编乃所著杂文,皆讲学之语,排斥陆、王,不遗馀力,末附《西铭问答》,别为一卷。盖自马端临《文献通考·西铭注》,已别著录,故璜亦不编入文集中,见郑重之意云。

△《榴馆初函集选》·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思本撰。思本有《笔史》,已著录。是集首为《释道十笺》一卷,中佚二篇,已非完本。其中如《形神篇》云:“君子静对於无,动观诸有,不劳形以坏神之舍,不伤神以竭形之君”诸语,宗旨颇杂於二氏。次为《经国十书》一卷,其《荣气》、《集虚》、《尊神》诸篇,亦同清净之旨。又《续经国十书》一卷,其《化盗篇》言:“盗与民互相消长,有一定之民,而无一定之盗。”《钧俗篇》言:“奢侈之费甚於天菑”,皆切明季时事以立言。次为《古疑义》一卷,大抵臆断之语,至谓《西厢》一曲,实具一大公案,世误认为淫词,但观西厢二字,则知王实甫从声色场中、转大法轮云云。尤不可为训。次为《太平三策》,次为文五卷,赋一卷,诗词二卷,皆以藻缋为宗,世俗所谓才子之文也。

△《东江集钞》·九卷、《别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谦撰。谦字去矜,仁和人。崇祯末,杭州有“西陵十子”之称,谦其一也。所著文集数十卷,晚年手自删汰,仅存诗文八卷,杂说一卷,名曰《集钞》。末附填词《南北曲》为别集一卷,大半皆香奁之作。其《杂记》末一条云:“彭金粟在广陵,见余小词,及董文友《蓉渡集》,谓邹程村曰:泥犁中皆若人,故无俗物。(案此盖指宋僧法秀戒黄庭坚,小词诲淫,当入泥犁狱事。)夫韩偓、秦观、黄庭坚及杨慎辈,皆有郑声,既不足害诸公之品,悠悠冥报,有则共之”云云。其放诞可见矣。

△《弹剑草》·(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邦仪撰。邦仪字开甫,高安人。崇祯中诸生。是编分为二集,《前集》刻於崇祯庚午,《续集》则崇祯壬午至甲申作也。邦仪生当乱世,奔窜於兵火之间,故所作语多悲楚,然如《闻乱饮酒诗》所云:“今日也饮酒,明日也饮酒,饮得醉时天地宽”云云,殊伤觕率也。

△《乐府》·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周道仁撰。道仁字以修,乌程人。所作拟汉、魏乐府凡一百三章,原附於所刊孙一元《太白山人稿》后。《自序》谓,道不师孔、颜,学不则经史,性不本忠孝,法不宪天王,岂伊无才,致讥寡识。其论甚正,其诗则仍摹拟形似而已。盖乐府音节,唐人已不能考矣。

△《王冠九文集》·(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业撰。业字蔚上,号冠九,其里贯未详。明末尝为诸生,寻弃去。吴楚材《序》称其所著有《五经释义》、《性理约言》及《文集》八卷。是书仅杂文数十首,不分卷数,其史论诸篇,大抵为明季秕政而发,而文多冗赘。

△《仁节遗稿》·(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陶琬撰。琬字稚圭,号别峰,昆山人,崇祯末诸生,明亡,殉节死。是集为其邑人柴源岷所编,其学以佛为宗,诗文多类禅偈,不出李贽、屠隆旧习,而捐生殉国,节概凛然,其殆黄端伯之流欤。

△《七十二候诗》·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顾德基撰。德基字用晦,常熟人。是集以月令“七十二候”各为七言律诗一首,词旨凡鄙,殆不足观,以古人从无此题,姑存以备一体耳。

△《绣佛斋草》·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冯元鼎妻陈氏撰。陈氏,天台人。年二十馀,夫亡,守节。其诗多幽怨之音。国朝康熙初,其孙刑部侍郎甦为刊行之。

△《祝子遗书》·四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祝渊撰。渊字开美,海宁人,崇祯癸酉举人。初,崇祯壬午,刘宗周以劾周延儒下狱,渊与宗周不相识,上书救之。逮治拷掠几殆,卒抗词不挠。既而延儒败,流寇逼京师,始有诏赦出,而城已陷。会吴麟徵殉节死,渊与相善,乃乘间护其丧以归。时马士英乱政,又拟具疏劾之,未及上而南都破,乃函葬其母,自经而死,事迹附见《明史·刘宗周传》。柴绍炳《省轩集》载其始末甚详,乾隆乙未,赐谥忠节。是集为其友陈确,吴蕃昌所编。卷一为《问学录》,卷二为《传习录》,皆与宗周讲学之语。盖渊初上书时,尚未被罪,故得与宗周同舟南归,因而受业。后周延儒欲罗织吴麟徵,乃票严旨,遣缇骑追摄赴京。此皆其上书以后,未逮以前所记也。三卷为奏疏书札,其《劾马士英疏》,仅残稿半篇,以福王时已就擒,而辍笔未竟也。四卷为诗及所记吴麟徵殉节事实及祭文,而终以《自警条规》十六条。附录一卷,则刘宗周疏及所作别渊序、赠渊诗,而以谈迁等所作“小传”缀其后焉。

△《徵古堂类稿》·十八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陈文涛撰。文涛字涛生,广济人。是集凡论六卷,《经解》二卷,《史议》二卷,《子略》一卷,《书序》、《传记》、《志林》各一卷,诗二卷。前有《自序》及《徵古堂书目》,序列生平著述凡七十五卷,谓诸书编辑成帙,赀贫务谬,不能悉以问世,仅梓其略云云。即四卷至十一卷是也。

△《黉中草》·一卷、《蜀中草》·一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董应扬撰。应扬字于廷,武进人,官翰林院待诏。《黉中草》乃其司铎铜陵时所作,《蜀中草》乃其蜀闱分校时所作。《自序》谓,五载署铜,一朝聘蜀是也。其诗寄托颇浅,往往牵率成篇。

△《采芝堂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益祥撰。益祥字履吉,侯官人,崇祯末贡生。所著有《潜颍》、《鹿草》、《摭星》、《锦囊》等集,此乃合编之本,中间《木钺》一卷,杂记时事,意取警世而颇失之俚;诗则有意奇放,纵笔挥洒,不复裁以古法也。

△《西溪百咏》·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释大善撰。大善号虚闻道人,其始末未详。以其诗考之,盖崇祯初人也。西溪在武林西北钦贤乡,宋高宗欲都其地。后卜迁凤凰山。在南渡时,梵刹甚盛,宋人旧有《西溪百咏》,此复追咏古迹,每题七律一首,凡百首,《拾遗》五首,又附《福胜庵》八咏,《曲水庵》八咏,《梅花十绝》於末。

△《石屋山居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题曰石屋禅师撰,不著其名。《明史·艺文志》、《浙江通志》,亦不载其目。诗中有“吾家住在霅溪西”之语,盖明代湖州僧也。是集前为山居各体诗,后附偈颂九十首,首署参学门人至柔编,新安吴明春校正。其诗不脱释家语录之气,不足以接迹吟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