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七十九 集部三十二

2016-09-08 19:53:38

○别集类存目六

△《沧海披沙集》·十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泌水王朱珵堦撰。珵堦号玉源,沈简王模之七世孙,昭定王恬烆子,隆庆元年袭封,万历二十九年卒,谥康僖,见《明史·诸王世表》。所著有《衡漳初稿》、《栖云洞集》、《云窦寤言》、《葵园纪言》、《公族论》等书,尝刻於逊学书院。继合为一编,於吴中重刊之,总名曰《沧海披沙集》。穆文熙《诗话》谓,王诗丰神俊逸,思致雅澹,格调在大历以前。今观集中,若《夏日东园诗》,“月落棋声久,凉生酒兴多”。《潜龙寺访孟诚菴诗》:“借宿闲多咏,求名静觉非”。《春初过涵春阁诗》:“酒嫌芦笋少,春恨李花多”等句。其格调颇近四灵,殊未足追踪大历,至於文体聱牙,更不出王、李流派矣。

△《芝堂遗草》·七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叶朝荣撰。朝荣有《诗经存固》,已著录。是集为其子大学士向高所刊。凡诗一卷,杂文六卷。其名“芝堂”者,朝荣判江州时,有灵芝产於所作仕学轩前,改轩曰“瑞芝堂”,自为之记,因以名集。朝荣诗格、文格并明白坦易,大抵偶然涉笔,非刻意欲成一家者也。

△《四游稿》·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志皋撰。志皋有《内阁奏疏稿》,已著录。是集,前二卷为初入翰林时作,第三卷为官南京时作,第四卷为使楚时作,第五卷为客粤时作,题曰《四游》,盖取於此。第六卷乃还山以后之作,亦并附焉。

△《朱秉器集》·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朱孟震撰。孟震有《河上楮谈》,已著录。此集文四卷,诗四卷,为张九一所选录。文不出当时习尚,诗则音节谐畅,而意境不深。

△《谷城山馆文集》·四十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于慎行撰。慎行有《读史漫录》,已著录。此集乃所作杂文也。明中叶以后,文格日卑,学浅者蹈故守常,才高者破律坏度。慎行之文,虽不涉吊诡之习。至於精心结构,灝气流行,终未能与唐顺之、王慎中、归有光等并据坛坫,故录其诗集,而文集则附存目焉。

△《庞眉生集》·十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于慎思撰。慎思字无妄,号航隐,东阿人,于慎行之弟也。是集诗七卷,杂文八卷,乐府一卷,皆有纵横排奡之气,而颇涉粗豪。

△《程幼博集》·六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程大约撰。大约字幼博,休宁人。是集为于慎行所选,凡杂文二卷,诗四卷,多畅所欲言,不拘格律,如泛驾之马,不可以羁勒范之。前有焦竑《序》,引孔子辞达之说,谓《巷伯》之讥刺,巧言之怨悱,何人斯之迫切,自后世论之,岂不伤温柔敦厚之体,而圣人乃录之於经,以为与辞达之旨有合。又称其肮脏之姿,不为世格所约结,持论侃侃,脂韦突梯之人多所不悦,而亦为慷慨好义者之所深与,则大约固赋性刚毅,直情而径行者,宜发於文章,亦肖其为人也。

△《云东拾草》·十四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韩世能撰。世能字存良,长洲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南京礼部侍郎,召入兼翰林学士。事迹附见《明史·黄凤翔传》。世能以鉴藏书画名一时,张丑所为辑《南阳书画表》也。史称其教习庶吉士,馆阁文字,是科为盛。考董其昌《洛神赋十三行跋》,称馆师韩宗伯,则当为万历己丑科。据《明史·文苑传》所载焦竑、黄辉诸人,固较他科为稍胜。然世能诗文,则不出王、李门径。是集为所自编。殁后二十年,其子逢祐乃刊行,附以诰敕、谕祭葬文及碑铭、传状。

△《玉恩堂集》·九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林景旸撰。景旸字绍熙,华亭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南京太仆寺卿。是集为其子有麟所编。凡奏议二卷,参词二卷,诗二卷,文三卷,附录碑志、行状一卷。王锡爵、张以诚“二序”及张孟男所撰“碑”,申时行所撰“墓志”,皆不称其文章。惟杜士全“序”,及王圻所作“行状”,稍称之云。

△《醒后集》·五卷、《续集》·一卷、附《京省次》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卢维祯撰。维祯字瑞峰,号水竹居士,漳浦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户部侍郎。是集为维祯致仕以后所自刊,题曰“醒后”,言如梦之醒也。其集以奏疏、公移、评驳与诗文、杂著共为一编。盖维祯留心吏事,故案牍亦一一录存。末附《京省次》一册,中分《地望次》,《府州县次》,《财赋次》,《会状次》,《甲科卿辅次》。盖亦手录成编,以备纪事,但刊入文集则滥矣。

△《朱文懿文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赓撰。赓字少钦,浙江山阴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文华殿大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万历二十九年,大学士赵志皋罢,神宗虑朝臣植党,乃起赓入阁;后沈一贯、沈鲤并罢,赓遂独相七年。史称其醇谨无过,然无所建白。惟是时东林声气,倾动一时,赓独借汉、唐、宋,朋党之害以立论:谓汉之党皆君子,而罹小人之害,其势在小人,故使卓、操之徒,得以假手而国移於强臣;唐之党,君子、小人互相攻击,其势两盛而卒两败,故使朱全忠得以窃入而国移於盗贼;宋之党,皆以德行、文章标表一时,其势在君子,而芟除太过,不能使其身安於朝廷之上,故使吕、蔡诸人得以藉口而国移於邻敌。党愈众则害愈深,变愈大。其言切中时病,厥后明社既屋,乃信赓言。其深识早见,有非顾、叶诸人所及者。其文则未能自成一家,其人盖本不以词章名也。

△《王文端集》·十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家屏撰。家屏有《王文端奏疏》,已著录。据《明史·艺文志》,其集凡二十卷。《千顷堂书目》作《复宿山房集》,凡四十卷。今未见传本。是集奏疏四卷,诗二卷,尺牍八卷,凡三种。据尺牍卷首韩爌《序》,称家屏之子已裒汇全帙,次第授梓,则此其不完之本也。朱彝尊《明诗综》载,其《题长陵四骏图》古体诗四首,兹集亦未载入,知其散佚者多矣。

△《溪山堂草》·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沈思孝撰。思孝有《秦录》,已著录。是编乃其晚年之作,思孝名入“琅琊四十子”之列。论者谓其晚交姚士粦,故间作聱牙之语,然其有韵之文,亦复流丽清脱,特杂著喜为涩体耳。

△《天远楼集》·二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徐显卿撰。显卿字公望,号检菴,长洲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吏部侍郎。是集为其嗣子元淓所编,前有王穉登《序》曰:先生卜居阳羡,士大夫莫名先生文,先生亦不自名文也。余与先生虽同枌槚,迹若风马牛。然第闻人言,先生长者,遂亦长者先生。未几,先生来过余,每谈立言之业,不东向让三,即南向让再。余竟莫名先生,而仅识先生长者云云。是殆有微词矣。

△《华礼部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华叔阳撰。叔阳字起龙,无锡人。隆庆戊辰进士,官礼部主事,年二十九卒。叔阳为华察之子,王世贞之婿。故所作五言,颇有父风,七言则词调朗畅,兼涉太仓流派,其以诗部、文部分卷,亦仿世贞四部稿式也。

△《闲云馆集钞》·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位撰。位有《问奇集》,已著录。是集据于慎行原《序》,有内外二编,今本乃其从子希载所选录,故名《集钞》。每篇具缀评语,皆希载所为。《明史》称,位当神宗并封三王,遽请笃修交泰,早兆高禖,及疏荐杨镐,依违矿税诸事,其疏稿是集皆不载,盖希载讳而删之也。又史称位谥文庄,而此集皆称文端,则未喻其故矣。集刻於康熙九年,而首有黎元宽《序》,盖明末编订之时,元宽尚在云。

△《江岷岳文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江以东撰。以东字贞伯,全椒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江西提学副使。是集为其门人谢廷谅、谢廷赞、舒曰敬、晏文辉同编。凡诗一卷,文三卷,皆不出当时风气。其第一卷目录惟载奏疏二篇,而集中并载诸记,又割二卷中《序》数篇附之,亦编校之疏也。

△《钟台集》·十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田一俊撰。一俊字德万,大田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礼部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一俊禔身严苦,家无馀赀,为侍讲时,以劾张居正救吴中行有直声,其人自正,诗文则未能逮古也。

△《大泌山房集》·一百三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李维桢撰。维桢有《史通评释》,已著录。是集诗六卷,杂文一百二十八卷;而一百二十八卷之中,世家、传志、碑表、行状、金石之文,独居六十卷,记载之富,无逾於是,然牵率之作过多,不特文格卑冗,并事实亦未可徵信。《明史·文苑传》称,维桢为人乐易阔达,宾客杂进。其文章宏肆有才气,海内请求者无虚日,能屈曲以副所望,碑版之文,照耀四裔。门下士招富人大贾受取金钱,代为请乞,亦应之无倦。然文多率意应酬,品格不能高也。朱彝尊《明诗综》亦谓:本宁著作,如官厨宿馔,粗鹿肥麋,虽腒具陈,鲜薧杂进,无当於味。今核是集,知非故为诋毁矣。

△《刘聘君全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元卿撰。元卿有《大象观》,已著录。元卿师事耿定向及同邑刘阳,讲求心学,而其诗文乃多庆吊之篇,罕见阐发理道,类闽中所刊《林网山集》。考《江西通志》,元卿所著本有《山居草》、《还山续草》诸编。此本为其门人洪云蒸等所辑。观其体例舛杂,知其去取之失当,盖已非元卿之旧本矣。

△《不二斋文选》·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元忭撰。元忭有《绍兴府志》,已著录。《明史·儒林传》称,元忭少负气节,年十九,闻杨继盛死,为文遥祭之。又称其自未第时,即与邓以赞从王畿游,传良知之学。然皆励志潜修,躬行实践。以赞品端志洁,元忭亦矩矱俨然,无蹈入禅寂之病,与畿之恣肆迥殊。是集凡文六卷,诗一卷,亦无语录粗鄙之习,但於是事非当行耳。

△《粤草》·十卷、《蜀草》·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有《蠙衣生易解》,已著录。其平生所作之文,皆每官一地即为一集,此《粤草》,其官广东潮州知府时作;《蜀草》,其官四川提学佥事时作也。前有万历庚寅周应鼇《序》,称子章没於庐山,《粤草》先出;越若干年,《蜀草》乃出。盖作於诸草之前,而刻则在子章身后;其标题皆曰《自学编》,则子章诸草之总名云。

△《晋草》·九卷、《楚草》·十二卷、《家草》·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是集以《晋草》、《楚草》、《家草》合为一编。《晋草》,乃其由浙江参政迁山西按察使时所作,在万历二十一年;《楚草》乃其由山西迁湖广布政使时所作,在二十二年;《家草》则由福建布政使入觐,归而乞休时作。在二十六年也。此后即接《黔草》矣。是集钞本,讹脱甚多,并佚其《家草》之第六卷。考其总目所阙,凡尺牍十八首。故原目八卷,今以七卷著录焉。

△《黔草》·二十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郭子章撰。是集自为一编,乃其巡抚贵州时作,总目虽题二十一卷,而第八卷分九子卷,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七卷,皆分二子卷;卷十四分三子卷,实三十四卷,不明其例。至卷十四后,既曰卷又十四,又曰卷又又十四,尤创见也。案《千顷堂书目》,子章所著尚有《闽草》十六卷,《留草》十卷,《浙草》十六卷,《闽藩草》九卷,《养草》一卷,《苫草》六卷,《传草》二十四卷,今皆未见。而《粤草》十卷,黄虞稷乃不著录,盖当时随作随刻,又随意并数种为一帙。多寡分合,初无一定,故所见参差不一耳。

△《李中丞文集》·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氵来撰。氵来字源甫,号养愚,雩都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巡抚应天。是集为国朝康熙十年其里人易学实所刻,大抵皆应俗之作。盖氵来本以清介著,学实之刻其遗文,特重其为人耳。

△《文洁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邓以赞撰。以赞字定宇,新建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吏部侍郎,谥文洁。事迹具《明史·儒林传》。以赞早以孝行闻,晚退居西山三十年,以清介为世所重,而无所著述。此本乃吉水邹元标蒐辑於断简散帙之中,宜兴吴达可为之付梓。其讲学语仅存数则,馀不过奏疏三首与书序、记传诸应酬之文耳。中附诗数十首,尤非所长也。

△《方初菴集》·十六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方扬撰。扬字思善,号初菴,歙县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杭州府知府。是集第一卷为语录,二卷为箴论,三、四卷为诗,五卷至十六卷为杂文。其语录箴论,尚皆切实,惟诗文多应酬之作,末附莅官时诸告条,尤为冗杂。扬本有《山中》、《燕中》、《中州》、《南署》等稿,此集乃其门人贺灿然所合编也。

△《陈如冈文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大科撰。大科字思进,号如冈,南通州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右都御史,兼兵部侍郎,总督两广。大科官给事中时,因岁旱上弭灾六事,迁太常卿时,又疏救李献可等,又劾太监冯保,有直声;及总督两广,有定安南功。是集上一卷,具录当时奏疏,下一卷,则杂文数篇而已。

△《赐馀堂集》·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吴中行撰。中行字子道,号复菴,武进人。隆庆辛未进士,官编修时,与赵用贤等论张居正,廷杖削籍。后屡起屡废,卒不大显,终於侍讲学士,掌南京翰林院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大理寺少卿亮所编。中行以鲠直称,词章不甚著於世。集中《植纲常》、《正朝廷》二疏,气节凛然,又不以词章论矣。

△《邹聚所文集》·六卷、《外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邹德涵撰。德涵字汝海,安福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河南按察司佥事。《明史·儒林传》附见其祖守益传末。是集凡诗一卷,文五卷;其外集一卷,则皆历官诰敕及往来书牍也。诗文多涉禅机,持论亦往往偏驳,史称守益子善,服习父训,践履无怠,称其家学。而德涵从耿定理游,定理不答,发愤湛思,自觉有得,於是专以悟为宗,於祖父所传,始一变云。

△《研山山人漫集》·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方盱撰。盱字文明,后弃举子业,将游五岳,取庄子《逍遥游》语,改名大年,苏州人,居洞庭东山。是集为湖州沈庭诏所编,前有隆庆二年姜元《序》、茅翁积《方山人传》。又列《翁积诗评》数条,逐体分论,多大言无实,至诋束晳《补亡》,秽不可读,其分五言律、五言排律为二格,而云“排律本赋体”。又谓:绝句裁自近体,皆漫无依据。其推重旴诗,以四言、六言比嵇康,五言比陶潜,五言律比张九龄,五言绝句比王维。然皆所谓形骸之外,去之愈远。七言古诗尤为浅薄。《翁积总评》谓:侈万言於毫末,恣百态於缃缥,虽有歉於豪士,实无损於专门。则亦知其才地之弱矣。

△《苍耳斋诗集》·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方问孝撰。问孝字胥成,歙县人,仕履未详。《歙县志》亦无其名姓。集中有与汪道昆诗,当是隆、万间人。其诗风华有馀,深厚不足,盖亦沿七子之派,多浮声而少切响也。

△《交翠馆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万道光撰。道光字日章,临川人。是集诗文皆未入格,其学以金谿为宗,《说经》诸篇,皆疏於考证。如或谓纲目不出朱子手,道光以为无的考,是不知有赵师渊也。伊尹放之于桐,“放”字为“教”字之误,乃沈括《梦溪笔谈》之说,道光亦未能引据。

△《汪禹乂诗集》·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汪淮撰。淮字禹乂,休宁人,隆庆间山人也。是集皆古今体诗,前有陈履、王世贞、刘凤、汪道昆、吴子玉诸人《序》。子玉《序》称,令其伯子懋孝手录成卷,谂於余,盖淮所自编。其诗皆依托七子之门户,故世贞等颇奖借焉。

△《巢云轩诗集》·六卷、《续集》·五卷、《诗馀》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吴宗儒撰。宗儒字次鲁,号黄麓,晚号止耕,休宁人。其诗工於声律,然运意不深,风骨亦未成就。

△《卓光禄集》·三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卓明卿撰。明卿有《卓氏藻林》,已著录。所著有《卓澂甫诗集》、《续集》、《北游稿》、《文集》、《三山游稿》诸编。其子尔康请曹子念裒合删定,编为此集,其诗颇囿於风气,未能自出新裁。

△《卓澂甫诗续集》·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卓明卿撰。是集为明卿所自编,刻於万历甲申。李维桢《序》,称元美兄弟左提右挈,足使澂甫不朽,深有不满之词焉。

△《广宴堂集》·二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樊山王朱翊钅氏撰。翊钅氏字匡鼎,自号隐真子,荆王瞻堈六世孙,万历庚子袭封。其父载岑以文行称,翊钅氏世其家学,与弟翊、翊{朔金}皆好为诗,兄弟尝共处一楼,号“花萼社”。楚藩多强横,樊山一派其最文雅者也。是集,赋及三言四言诗共一卷,五七言古今体诗共二十二卷,长短句一卷,大抵多近香山之派。末有《道德经说奥》二卷,题曰朱孟尝撰。盖亦楚宗,是以附录。与诗集为不伦,今别入子部道家类焉。

△《梅雪轩诗稿》·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敬鑉撰。敬鑉字进父,秦愍王樉八世孙,万历中为奉国中尉。诗格浅弱,敷衍成篇而已。

△《乐陶吟草》·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姚舜牧撰。舜牧有《易经疑问》,已著录。是集乃康熙癸丑其曾孙淳显所刊。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舜牧以厚德闻乡里,事难悉书,诗不专工,然颇自喜。今观是编,皆沿白沙、定山之派,首载《论诗》二首,有云:“试读三百篇,写意不求工,但能矢口发,含蓄自无穷。”其宗旨可见矣。据淳显《后序》,所刊乃诗文全集,此本有诗而无文,岂佚其半耶?

△《林初文诗选》·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林章撰。章本名春元,字初文,福清人。万历癸酉举人,坐事除名。后上书言兵事,瘐死於狱。是集前有曹学佺《序》曰:初文才士,为嫉者所中。所作多散佚,其子裒辑为一帙,梁溪尤时纯付梓。则是集本有刊版,而此乃写本,盖传录於版佚之后也。凡赋二首,诗八十二首,学佺《序》称其《海月赋》,而此本无之,盖钞胥又有所漏矣。

△《郁仪楼集》·五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邹迪光撰。迪光字彦吉,无锡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湖广提学副使。年四十,即罢归,筑室惠山,多与文士觞咏,优游林下者几三十年。时王世贞已殁,迪光欲代领其坛坫,然竟不能也。是集凡赋一卷,诗二十九卷,杂文二十四卷。其诗文皆欲矫雕镌,翻成浅易。故朱彝尊《静志居诗话》深不满焉,特略取其绝句而已。

△《石语斋集》·二十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邹迪光撰。其以“石语”名斋,盖用庚信《读温子昇〈韩陵山寺碑〉》事,亦高自位置矣。案《江南通志·文苑传》载,《迪光集》凡三百馀卷,而不详其名。《明诗综》载迪光所著有《郁仪楼集》、《调象菴稿》、《始青阁集》,不载此集。明人集刻本丛杂,著录互异,此亦其一也。

△《调象菴稿》·四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邹迪光撰。案《涅槃经》曰,譬如醉象,狂騃暴恶,多欲杀害。有调象师,以大铁钩,钩斫其项,即时调顺,恶心都尽。一切众生,亦复如是。贪欲瞋恚愚痴醉,故欲多造恶孽。诸菩萨等,以闻法钩斫之令住,更不得起造诸恶心云云。此编乃迪光之续集,盖晚岁所作,时方归心释氏,故以“调象”名菴,因以名集云。

△《快独集》·十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李尧民撰。尧民字耕尧,济宁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工部右侍郎。是集凡诗六卷,文十二卷,“快独”者,所居楼名也。杂文中奏议一类,敷陈颇为剀切,诗则秀润有馀,而兴象不足,纯为七子之派,故“序”之者为李维桢焉。

△《征南草》·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邦俊撰。邦俊字虞卿,鄜州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贵州兵备参政。是编即贵州所作。时苗民不靖,起邦俊理兵事,故以“征南”为名。凡诗三十馀首,赋一首,又《母老乞致仕上两院呈词》一首,亦并附焉。

△《林伯子诗草》·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林兆珂撰。兆珂有《诗经多识编》,已著录。此集本名《挈朋草》。其题曰“林伯子”者,盖其序为柯寿恺所作,乃当日同社之辞也。凡诗二百三十馀首,其中七言律诗,颇得钱、刘风调,集中亦惟此体最多。古诗则不能入格,盖晋安一派,皆从七言律诗入门也。

△《隅园集》·十八卷、《薠川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与郊撰。与郊有《檀弓集注》,已著录。《隅园集》皆所作杂文及词曲。其文摹仿汉、魏,似古色斑驳,而不出弇州四部之门径。又以其子皋坐盐徒事,陷冤狱,上书武安王及县城隍神,亦载集中。虽秦诅楚文,古有其事,编入文集,颇觉不伦。《薠川集》皆其里居之时,与人尺牍,益为小品矣。《与郊集》总名《奉常佚稿》,凡分四种,首为《隅园集》,次为《黄门集》,次为《薠川集》,次为《詅痴符》。“詅痴符”者,语出《颜氏家训》,谓可笑之诗赋也。今《黄门集》别入奏议,《詅痴符》又有录无书,故惟以此二编著录集部焉。

△《去伪斋文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吕坤撰。坤有《四礼疑》,已著录。是集为其孙慎多等所刊。坤於明季讲学诸儒中,最为笃实,是集亦多有裨世道之文,而出於后人之编录,一切俳谐笔墨,无不具载。夫韩愈《杂说》仅数条耳;其他寓言,惟《毛颖传》、《石鼎联句》编入集中;《革华传》、《嘲鼾睡》诸篇,即不编入。李汉所以为有识,惜编是集者昧此也。至於应俗之文,连牍不已,益为眼中金屑矣。

△《来禽馆集》·二十九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邢侗撰。侗字子愿,临邑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陕西行太仆卿。《明史·文苑传》附载《董其昌传》中。是集凡文二十四卷,诗仅五卷。侗以善书得名,当时有“北邢南董”之目。其《序于慎行诗集》,谓李、何学唐,为化鸠之眼;而於太仓、历下,并有微词。盖能不依七子门户者,故所作大抵和平雅秀,王士祯《论诗绝句》亦有“来禽夫子本神清”之语。特骨幹未坚,不能自成一队,文体则更近於涩矣。

△《支子馀集》·五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支大纶撰。大纶有《世、穆两朝编年史》,已著录。是编乃大纶自万历丙子,至壬寅所撰诗赋杂文,凡《艺馀》十四卷,《政馀》八卷,《屯馀》八卷,《耕馀》八卷,《斅馀》二卷,《述馀》六卷。又《永陵编年史》四卷,《昭陵编年史》二卷,即所为《世、穆两朝编年史》也。集内酬应之作居多,语亦间涉荒诞,观其《自题像赞》,及《题观音像赞》,竟以孔子自居,是何言欤?

△《御龙子集》·七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范守己撰。守己有《曲洧新闻》,已著录。是编以集为名,实则兼收其说部,故目录每卷惟署曰“御龙子第几”。首为《肤语》四卷,次《天官举正》六卷,次《参两通极》六卷,次即《曲洧新闻》四卷,次乃为《吹剑草》五十三卷。《肤语》皆袭宋人绪论,无所发明,《天官举正》则抄撮各史天文志,亦无所考正。《参两通极》摹仿《太元》、《潜虚》、《皇极》经世诸书,於八卦之外,别为元、息、进、隆、中、消、杀、沮八卦名,因而乘之为九八七十二卦,以当七十二候,变彖曰绎,变象辞曰旉,变爻象曰繇。末为《索辞》八篇,以拟《系辞》。又出诸家僣经之下。《曲洧新闻》杂记时事,盖仿朱弁《曲洧旧闻》,而於张居正屡以谋篡书之,未免恩怨之词,不足徵信。《吹剑草》为所作诗文,自称不作唐以后语,然刻意摹拟,斧凿之痕不化。

△《郢垩集》·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范守己撰。是编於宦游所至,各为一集。曰《西饷稿》、曰《云间稿》、曰《北行稿》、曰《吴中稿》。诗文词赋杂编,不分体裁。王世贞为之《序》,语亦在抑扬之间。

△《场居集》·二卷、《田居稿》一卷、《河上稿》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李化龙撰。化龙有《平播全书》,已著录。其平生以经济著,《平播》、《治河》诸疏,表表当代,原不必以诗见,乃必欲以功业兼文章,其画蛇之足乎?

△《少室山房续稿》·十五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胡应麟撰。应麟有《笔丛》,已著录。是编凡《两都集》一卷,《兰阴集》一卷,《华阳集》十卷,《养疴集》二卷,《青霞稿》一卷,仅止五种。盖《类稿》未出以前,随作随刊之本也。

△《郊居遗稿》·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沈懋学撰。懋学字君典,宣城人。万历丁丑进士第一,授翰林院修撰,追谥文节。事迹附见《明史·田一俊传》。是编诗三卷,杂文七卷,万历乙巳其兄子有容刊於福建。懋学官翰林时,值张居正夺情,与吴中行、赵用贤谋各上疏,吴、赵皆受杖去国,而懋学疏章为人所持,不果进。乃贻居正子嗣修书,又与工部尚书李幼滋书以争之。今集中有《拟救建言诸臣令大学士张居正奔丧疏》一篇,盖即其时未上之稿,然非拟疏之难,上疏之难也。既未上矣,存之何为乎?

△《快雪堂集》·六十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冯梦祯撰。梦祯有《历代贡举志》,已著录。梦祯旧藏王羲之《快雪时晴帖》,故以名堂。后帖归冯铨,堂名亦随之而移,实则始自梦祯也。是编文六十二卷,诗止二卷,所作皆喜於疏快,不以镂刻为工,而随意所如,无复古人矩矱矣。

△《海门先生集》·十二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周汝登撰。汝登有《圣学宗传》,已著录。是集凡文十卷,诗二卷。集中如《九解》九篇;越中、南都、剡中、东粤、新安“会语”,五篇;皆聚徒讲学之语。其释“良知”二字,谓良训甚也,当如至善、至德、至礼、至乐、太极、太初等。“至”字、“太”字,皆“甚”字之义,有不可拟议,不可名言之妙。其立义新奇,非惟孟子无此说,即王守仁亦无此说。斯真龙溪末派,惟所欲言者矣。诗亦作白沙定山之体,其《正唐诗》一十五首,尤不可解。如《取李白问余何事栖碧山》一首,翻其意而窜改之曰:“桃花流水依然在,别有天地只人间。”是不几王安石之“一鸟不鸣山更幽”乎?

△《东越证学录》·十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周汝登撰。汝登传王畿之说,故是录以证学为名,而会语亦与诗文并列。

△《可菴书牍》·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栋撰。栋字可菴,昆山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兵科都给事中。是编为其邑人王焕所编,以其历任书牍分卷排纂,亦王俭一官一集之例也。

△《詹养贞集》·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詹事讲撰。事讲字明甫,别号养贞,江西乐安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北直隶提学御史。其集初刻於万历戊戌,凡文三卷,诗四卷,后诗集散佚,仅存文集。国朝乾隆庚申,其元孙道行重刊之,即此本也。事讲从罗洪先游,传姚江良知之学,《陈献章、王守仁之从祀》,实允事讲之请,集中以此疏为冠。盖其生平宗旨所在也。

△《片玉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邦科撰。邦科字俊卿,号警亭,高安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河间府知府。是集凡《阆瀛漫语》一卷,《言责要览》一卷,《留台疏稿》一卷,《听花轩摘稿》一卷,其《阆瀛漫语》,皆设为问答以辨析物理,力辟星命轮回之说,持论甚正。其谓欲端善败之原者谨诸德,握治乱之机者慎诸人,尤为切实。至谓理之变者为怪,气之变者非怪,国家之盛衰本於乖和,不关祥异,则主持太过。欲破谶纬之妄,转岐天人而二之,不几於天变不足畏乎。《言责要览》及《留台疏稿》皆其官南京御史时所作。明至万历以后,居言路者大率矫激攻讦,以致国是纷拏,迄於乱亡而未已。邦科所列十一条,分目为四十三,中有当缓言者三,婉言者二,勿轻言者七,勿为人言者五,可谓曲中明季诸臣之习。其《疏稿》,如《论罪谪言官救李材》、《论西夏抚贼失策》诸篇,亦颇剀切。惟诗笔粗厉,全不入格耳,敖文祯作《邦科墓志》云:“所著尚有《循良模范》、《辨问录》二书。”今集中未见,或选刻时所佚欤?

△《梅谷集》·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庄履丰撰。履丰字中熙,晋江人。万历丁丑进士,改庶吉士。其集前十四卷皆杂文,后四卷为诗,其门人黄汝良、何乔远等所编。履丰以奉兄丧归里,遘疾早卒,未掌制诰,而集中有册文、奏书等篇,殆皆其馆课之拟作耶。

△《宝庵集》·八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顾绍芳撰。绍芳字实甫,太仓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左春坊左赞善。是编前有冯琦三《太史集序》一篇,称绍芳及王敬卿、葛仲明之诗皆所手定,则此集为三家之一种也。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实甫诗工於五律,不露新颖,矜炼以出之,颇有近於孟襄阳、高苏门者,”今观其集,终觉意境未深也。

△《瑞阳阿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江东之撰。东之字长信,歙县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巡抚贵州。事迹具《明史》本传。明别有洗马江朝宗字曰东之,或混为一人,非也。东之尝筑室瑞金山中,故以“瑞阳阿”名集,其立朝颇著风节,初劾冯保、徐爵,又劾王宗载、于应昌及驸马都尉侯拱宸,继以争寿宫事与李植、杨可立均坐贬。其详见魏禧所为《传》中。故集中奏议居半云。

△《杨文懿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起元撰。起元有《识仁编》,已著录。是集为其孙廷春所刊。据目录作二十卷,而自十一卷至十八卷皆注云嗣刻。其有录有书者仅十二卷,盖裒辑未竟之本也。

△《松门稿》·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庭譔撰。庭譔字敬卿,华州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翰林院修撰。年未四十而殁,故诗文皆未成就。冯琦序其诗,称其有沉鸷迈往之气,而文以质掩,盖道其实云。

△《孟云浦集》·八卷、《年谱》·一卷、《附录》一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孟化鲤撰。化鲤字叔龙,号云浦,新安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吏部文选司郎中。持正不阿,后以奏起给事中张栋先事,削籍归。事迹具《明史·儒林传》。化鲤少从尤时熙游,讲良知之学,以无欲为宗,以慎独为本。其集初刻於万历间,此本则康熙癸卯其后人所重刊也。据其原目,卷一为《尊闻录》,皆所闻於时熙之语,卷二至卷五为文,卷六、卷七为杂著,卷八为诗。首冠以年谱,其门人王以悟所编。附刻《谥议》、《像赞》诸作,则其后人所续辑。

△《梅园集》·二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沈一中撰。一中字长孺,鄞县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布政使。是集诗赋八卷,杂文十二卷,大抵欲以才藻见长,而短於翦裁澄汰。

△《九芝集选》·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龙膺撰。膺字君御,武陵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南京太常寺卿。是集皆所作诗赋,乃其兄襄所选定,以卷首冠以《九芝赋》,遂以名之。

△《姑孰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章嘉祯撰。嘉祯字元礼,德清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大理寺寺丞。是集诗文杂编,殊无体例,盖未定之稿,诗笔亦清隽而多近率易,其名曰“姑孰”,以嘉祯尝为当涂知县故也。

△《崇雅堂集》·十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锺羽正撰。羽正字叔濂,益都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工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赋、诗六卷,文九卷,为其门人高有闻、元野鹤所编。羽正清介耿直,为时所重,故集中奏疏,多切中时弊;其他杂文,则率尔操觚者居多。诗多感激时事之作,气体尚遒,然未免沿七子之末派。

△《负苞堂稿》·九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臧懋循撰。懋循字晋叔,长兴人。万历庚辰进士,官国子监博士。诗多绮罗脂粉语,未免近靡靡之响。懋循善顾曲,元明杂剧皆所梓行,故词曲序引,屡见集中,亦其结习之所在也。

△《农丈人文集》·二十卷、《诗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余寅撰。寅有《乙未私志》,已著录。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其自负古文,然於作者尚远,其於诗自谓涉其藩,未窥其奥,亦自知之矣。是集乃其归田以后所辑,考“农丈人星”见《天官书》;又《云仙杂记》载,陶潜听水,称吾师农丈人事。寅之命名,似取陶语也。

△《杨道行集》·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于庭撰。于庭有《春秋质疑》,已著录。是集于庭所自编。其诗沿何、李之派,故拟骚、拟乐府、古诗,不能变化蹊径;惟五言古诗,时露清挺,本色尚存。其官职方时,值宁夏及倭寇之乱,於本兵多所赞画。及事平,而竟中察典,与虞淳熙同罢归,是为万历中门户交争之始。故愤郁不平,屡形篇咏,然事殊屈子,而怨甚行吟,未免失之过激。与风人温厚之旨,为有间矣。

△《青棠诗集》·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董嗣成撰。嗣成字伯念,乌程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礼部郎中。是编乃嗣成殁后,其友茅维所编。前有谢肇淛《序》,称嗣成古选,宪章陶、谢,近体沐浴岑、王,如“姑射仙人,飧风饮瀣”,盖略举其近似;至云“使天假以年,骎骎乎将立坛坫,与海内争雄”,则已显言其学力尚浅矣。

△《邹孚如集》·(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邹观光撰。观光字孚如,云梦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郎中,擢太仆寺少卿,未上而卒。是集皆杂文无诗,前无序目,版心亦不刊卷次,盖未定之本。其文往往体近制艺,盖揣摹科举,先入者深。观其《云梦儒学藏书记》,极论明人不务博学,非久历名场,不能言之如是切中也。《三楚文献录》称,观光与魏允中、顾宪成,以文学经济相砥砺,在吏部发诸吏增减文书拜官事,抵罪者数百人,一洗部弊。因陈论不合,乞归养。事亲十馀年,始补南职方郎,是其生平建竖,固不以词章见长矣。

△《来复堂集》·二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曾维伦撰。维伦字惇吾,江西乐安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嘉兴府同知。是集前有万历丁亥黄洪宪《序》,称维伦出诗古文一编,则是集原本为所自定。然未及授梓,岁久渐佚。乾隆壬戌,其六世孙廷试,乃裒辑佚稿刊版,即此本也。维伦学出姚江,与焦竑、李材、罗汝芳等,共阐良知之旨。故文集十九卷,以《理学见解》三卷为冠;诗集六卷,以“理学诗”六十一首为冠云。

△《玉堂遗稿》·(无卷数,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萧良有撰。良有字以占,号汉冲,汉阳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国子监祭酒。良有在史局十五年,长於当时制诰之文,规模宏敞,有承平台阁之体。是集为其曾孙延昭等所编,分类排比,不分卷数,末有《补遗》,及叶向高所撰《墓志》一篇。

△《亦为堂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史孟麟撰。孟麟字际明,号玉池,宜兴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太仆寺卿,崇祯初,追赠礼部右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孟麟持正不阿,屡忤权倖,气节动天下。其殁也,倪元璐为作传,赵南星序其奏疏,邹元标序其语录,其人品可以想见。其集凡《奏疏》一卷,《明道附言》一卷,《诗草》一卷,《文草》一卷。又一别本题曰《史太仆集》,所载亦同,盖一书而再刻也。孟麟本讲东林学,御史刘光复尝斥东林,又尝纠李三才,及光复争挺击下狱,孟麟乃疏救之。东林颇以为疑。孟麟与三才书曰:“论朋友则功名为轻,论君臣则朋友之私义又轻。”可谓能见其大。倪元璐亦曰:“初赵公为选部时,先生曾未识面,第以贤奸消长,系国否泰,情迫忧危,势无结舌苟容,不惜再弃官以伸公是,不知者以为为友,予谓是乃纯为君耳,何友之有?”然则孟麟在东林中,为超然於门户外矣。至其文章则惟意所如,无复修词之功,直以馀事视之可也。

△《方众甫集》·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方应选撰。应选字众甫,别号明斋,华亭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卢龙兵备副使。应选初牧汝州,刻有《汝上诗文》二集,其子又增并《遗稿》,刻为此本。其诗古体颇清丽,文笔亦尚健举,而渐染习尚,未尽脱当时风气。

△《葛太史集》·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葛曦撰。曦字仲明,号凤池,德平人。万历癸未进士,官翰林院检讨。据崇祯丙子其侄如麟《后序》,称全集八卷,此本止五卷。以原目较之,尚佚《谕朵颜卫檄》、《拟俘献云南叛夷露布》、《重修顺天府学记》三首;而《勤政励学箴》一篇,又不列入目录。参差错乱,莫之详也。其诗尚沿历下馀派,少精湛之思,而音响亦自琅琅可诵,较之竟陵、公安以后钩章棘句者,尚有间焉。

△《占星堂集》·十五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唐文献撰。文献字元徵,南直隶华亭人。万历丙戌进士,官至礼部右侍郎,翰林院学士,谥文恪。事迹具《明史》本传。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载,文献未第时,曾见奎宿於堂上,故以“占星”名其堂,因以名集。

△《大云集》·(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曹璜撰。璜字伯玉,别号元素,益都人。万历丙戌进士,官至通政司右参议。是集钞本凡十册,前无序目,亦不分卷帙,前四册为杂文及经解、奏疏、禅语。然残阙殊甚,多不可读。后六册,则其官西安知府及提学湖广时案牍之文,而西安为最详。如《社约》、《救荒》、《织造》、《开矿》诸规议,大抵皆委曲恳到。其言关中:“居天下厄塞,户口百万,乃此公私之积。处之如扫,守令无一人长思举其事者;而民惟寄死生於天,河南之事,奚保不再见也?”璜守西安,在万历中年,其於启、祯时事,曲突移薪,若有先见。其解经则多影响支离,至《临济大意》、《楞伽质义》诸篇,尤旁涉杂学,盖明季士大夫,流於禅者十之九也。

△《中秘草》·三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李沂撰。沂字景鲁,嘉鱼人。万历丙戌进士,官至吏科给事中,劾东厂太监张鲸,廷杖削籍,后赠光禄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皆其为庶吉士时所作。自记谓每月上旬、中旬、下旬试於翰苑者,曰《馆草》;每月朔望试於东阁者,曰《阁草》。皆详录当时阁师、馆师评语,末附载《劾张鲸疏》一篇,及廷杖之后王锡爵、杨起元、袁黄通问三尺牍。

△《尊拙堂文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丁元荐撰。元荐有《西山日记》,已著录。元荐受业顾宪成,入东林党籍,当时以节行称,而文章质率,不出讲学家窠臼。

△《永思斋文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李日茂撰。日茂字文华,号培吾,青县人。万历丙戌进士,官至山东按察司副使。日茂官御史时,有《谏三王并封疏》,今载集中,词颇激直,而《明史·王锡爵传》,载当时争封议诸臣,但有赵志皋、张位、史孟麟、罗万化、岳元声、顾允成、张纳陛、陈泰来、于孔兼、李启美、曾凤仪、锺化民、项德祯、李腾芳等,独不及日茂之名,未详其故。至《谏并封第二疏》,据行状称,撰稿未上,乃亦收入集中,则过矣。第二、三卷内,多案牍之文,颇为冗碎。

△《溟池集》·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文柱撰。文柱字仲立,昆山人。万历戊子举人,官临清县知县。是集前七卷为诗、赋,后九卷为杂文。每篇之下,或标《云见遗草》、《见薄游集》、《见扇》、《见题壁》、《见友人集抄》。盖其后人,博蒐佚稿而成也。

△《容台文集》·九卷、《诗集》·四卷、《别集》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董其昌撰。其昌有《学科考略》,已著录。其昌以书画擅名,论者比之赵孟頫。然其诗文多率尔而成,不暇研炼,词章之学,盖不及孟頫多矣。

△《竹素堂藏稿》·十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所蕴撰。所蕴字子有,上海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南京太仆寺少卿。是集凡杂文十一卷,诗三卷。前有王宏诲、陈文烛《序》,俱称其官为陈比部,盖在郎署时所辑也。诗文摹拟太甚,未能杼轴予怀。詹景凤《明辨类函》,尝称所蕴文法汪伯玉,几为敌国,诗健而洁,近体亦似于鳞。则其宗法概可见矣。

△《青藜馆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周如砥撰。如砥字季平,号砺斋,即墨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国子监祭酒。是集刊於崇祯壬午,诗不及一卷,馀皆杂文,多馆课及应酬之作。如《太上感应篇序》之类,亦备录不遗,编次殊为芜杂。前有王思任、公鼐二“序”,思任《序》多称其制艺,鼐《序》多称其德量,其微意可思矣。

△《小山草》·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郝敬撰。敬有《周易正解》,已著录。是编首为《鲰生蠡管》三卷,首载《辟佛书》,次则辨论经旨之文;又杂著三卷,尺牍一卷,家乘三卷,盖其《山草堂全书》之一种。敬喜说经,古文非所留意,置之不论不议可矣。

△《姜同节集》·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姜志礼撰。志礼字立之,丹阳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尚宝司卿,致仕后加太常寺少卿。是集惟第五卷后半为诗,馀皆杂文,所载诸疏,论列时事,颇为切直。其守泉州时,清还沙格澳及辨李相国伪书事;官两广时,拒李凤、高寀两珰及擒叛猺韦尚胜事,政绩多可称。官山东参政时,以争福王庄田谪官;官尚宝时,河南进玉玺,魏忠贤欲令表献,执不可。其风节亦殊可取,诗文则类皆应酬之作也。

△《刘直洲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刘文卿撰。文卿字徯如,江西广昌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员外郎。文卿性孤介,尝以忤权奸左迁,其文颇有英气。惟年仅三十三而卒,功候未深,故风格未就。集中如《急选被论辩疏》及《海防》二议,《台州、金华二府兴革条议》,亦可以考见时政也。

△《吴继疏集》·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仁度撰。仁度字君重,金谿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工部侍郎。《明史·儒林传》,附载其父悌传末。其集初刻於万历乙卯,此本为其六世从孙廷相所重编。凡《中书考功奏疏》一卷,《抚晋奏议》六卷,《抚晋全草》三卷,各注原本卷次於下;又《遗稿》二卷,各注新增字。《抚州府志》称其为文不拘训诂,每脱稿,即弃去,故无存者。此二卷盖廷相摭拾残剩,附於奏议、公牍之后者也。仁度初除中书舍人时,尝争“三王并封”之事,其疏今载第一卷中。抚晋时,亦颇有擘画;《遗稿》则随笔写意而已。

△《叶玉成全集》·四卷、《附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叶永盛撰。永盛字子沐,泾县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杂文一卷,奏疏三卷,为其裔孙沃若等所刊。当万历中叶,税珰用事,弊政百出,永盛以御史巡视浙江盐政,適奸人奏请增课,税珰持之甚急。永盛独抗疏纠论,屡折不回,卒以无扰。今诸疏及《措置浙盐始末》一篇,具在集中。《明史》本传,亦采录其略,其他序、启、祭文之类,仅二十馀首,则其子孙姑存手泽而已。末附《名宦录》一卷,皆万历中请祀呈详批答案牍及《去思德政碑》。又《乡会中式录》一卷,则永盛倡建崇文书院,疏请许商人占籍应试,因纪历科中式姓氏,以志不忘。所载至国朝康熙中,盖后人所续入也。是亦足见浙人之不忘永盛矣。

△《李湘洲集》·十卷、《补遗》·一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李腾芳撰。腾芳字子实,湘潭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其学宗王守仁,故集中第二卷有《阳明集抄序》,反覆几二千言,发明良知之旨,至以事功、节义与辞章、养生,均为正道之障。又有《金刚经集注序》、《金刚经注采序》、《莲池自知录序》,皆提唱二氏之说。亦颇尊崇李贽,称为卓吾老子。盖明季士大夫所见大抵如斯,不但腾芳一人也。然腾芳留心经世,喜谈兵事,其《策倭安攘至计疏》及《进戚继光兵略》诸疏,犹非徒以狂禅纵论者矣。集无序跋,不知何人所编,据卷首《家传》,称其生平著作毁於峒寇,此本盖由掇拾而成,故十卷中多有录无书者,别以《补遗》一卷,刻於末云。

△《关中集》·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余懋衡撰。懋衡字持国,婺源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巡按陕西时所作。凡论说、杂文,共七十八篇,所评古今人物,皆蹈袭陈言,至谓《封建井田为可行》,尤属拘迂之见。《自序》称,万历丁未,杜门请告,四阅月而成帙,中有《自嗤》一篇云:“穷年焚膏,不得一二;偶得一二,索纸书之;纸墨未乾,已规规失。”其大略可观矣。

△《绿滋馆稿》·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士奇撰。士奇有《史裁》,已著录。是集文八卷,诗一卷。其文虽不能步趋归、唐,而文从字顺,尚不蹈王、李赝古之习,惟韵语牵率颇甚。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其长於史学,诗特馀艺,其殆然欤。

△《灵{艹谖}阁集》·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汤兆京撰。兆京字伯闳,宜兴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事迹具《明史》本传。兆京廉正鲠直,佐孙丕扬掌察典,尤力持公议,为群小所嫉;然律身严正,虽屡遭排击,卒不能以一言污之。其制行甚高,诗文非所属意,亦皆不入格。

△《西楼集》·十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邓原岳撰。原岳字汝高,闽县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湖广按察司副使,《明史·文苑传》附载《郑善夫传》中。是集诗十卷,文八卷。卷首谢肇淛所作《小传》,谓原岳为诗,初学郑善夫,已又学七子,既而一意摹古,要以唐人为宗,末年益复宏肆。今阅其诗,功候颇为不浅,惟未免有摹拟之痕也。

△《繁露园集》·二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董复亨撰。复亨字元仲,元城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吏部郎中。外转布政司参政,未上而卒。是集凡文十七卷,诗五卷。复亨没后,其同里张铨序而刻之。其文喜剽掇词藻,如《广武郡理胡怀南治最承恩序》曰:“闲请所谓举业读之,其沈词怫悦,如游鱼衔钩,而出重渊之深;其浮藻联翩,若翰鸟婴缴,而坠层云之峻;其涵绵邈而吐滂沛,又若风飞焱竖,若芳馥而青条森也。”割裂文赋,以入散体,古今有是格律耶?诗尤非所擅长矣。

△《袁中郎集》·四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袁宏道撰.。宏道有《觞政》,已著录。其诗文所谓公安派也,盖明自三杨倡台阁之体,递相摹仿,日就庸肤。李梦阳、何景明起而变之,李攀龙、王世贞继而和之。前后七子,遂以仿汉摹唐,转移一代之风气,迨其末流,渐成伪体,涂泽字句,钩棘篇章,万喙一音,陈因生厌。於是公安“三袁”,又乘其弊而排抵之。三袁者一庶子宗道、一吏部郎中中道、一即宏道也。其诗文变板重为轻巧,变粉饰为本色,致天下耳目於一新,又复靡然而从之。然七子犹根於学问,三袁则惟恃聪明;学七子者不过赝古,学三袁者,乃至矜其小慧,破律而坏度,名为救七子之弊,而弊又甚焉。观於是集,亦足见文体迁流之故矣。

△《游燕集》·二卷、《小草斋稿》·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谢肇淛撰。肇淛有《史觿》,已著录。《游燕集》二卷,为万历己丑肇淛公车北上时所作;《小草斋稿》一卷,则己丑还山后至辛卯复上公车时所作。案:黄虞稷《千顷堂书目》,肇淛有《小草斋诗集》三十卷,《文集》二十八卷,又《续集》二卷。此二集乃集中之二种,非完帙也。

△《芙蓉馆集》·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杨一葵撰。一葵字翘卿,漳浦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云南布政司。是集诗一卷,文一卷。诗格颇清,文则多应酬之作。首有蒋孟育《序》,称一葵先有《豫章集》及《画脂编》行世。今二书未见传本,其《自序》二篇,则在此集中云。

△《旭山集》·十六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金忠士撰。忠士字元卿,宿松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是集诗止一卷,馀皆杂文,忠士历任边疆,所至皆有所建立,其施设颇见於集中。第六卷内《榆林、河套诸考》,条列颠末,述盛衰之势,备抚治之方,多可与史事相参核,盖皆得之阅历之实,故其言确凿可据。固不必其文词之工也。

△《石伯成诗稿》·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石九奏撰。九奏字伯成,冀州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兵备副使,进右参政。其诗多学《才调集》,而风格未成。朱彝尊《明诗综》选入《春郊》一绝,阅其全稿,实无有过之者也。

△《水明楼集》·十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荐夫撰。荐夫名藻,以字行,更字幼儒,闽县人,万历甲午举人。朱彝尊《明诗综》作名邦藻。以集中行状考之,《明诗综》误衍一“邦”字也。是集诗九卷,诗馀一卷,赋及杂文四卷,考徐熥《晋安风雅》,自荐夫之曾祖煃、祖达、父辅之与其兄价夫,皆以诗名。其家学渊源,固有所自。曹学佺为之《序》,称其质癯而腹腴,语险而法中。虽目不涉诗书,迹不交山水,能使下帷之夫,骇其博雅,好游之士,推其韵致。则过其实矣。

△《折腰漫草》·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华善继撰。善继字孟达,无锡人,官至永昌府通判。善继与弟善述,并有才名。朱彝尊谓其诗不及善述,然王世贞《序》列四十子诗,顾取善继而善述不与焉。殆以善述诗体格不纯,操纵任意,不若善继之惬適欤。是集刻於万历甲午,盖善继所自编也。

△《奉使稿》·(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朱之蕃撰。之蕃字元介,茌平人。南京锦衣卫籍,万历乙未进士第一,官至吏部右侍郎。之蕃以万历乙巳冬,被命使朝鲜,丙午春仲出都,夏杪入关,与馆伴周旋,有倡必和,录为二大册。第一册为《奉使朝鲜稿》,前诗后杂著,之蕃作也;第二册为《东方和音》,朝鲜国议政府左赞成柳根等诗也。末有《乙未制策》一道,及东阁倡和诗数首,为读卷官沈演等作,盖后人所附入。案:《千顷堂书目》,载之蕃《使朝鲜稿》四卷,《纪胜诗》一卷,《南还杂著》一卷,《廷试策》一卷,《落花诗》一卷,与此大同小异,盖所见者又一别本云。

△《清晖馆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谢廷谅撰。廷谅有《千金堤志》,已著录。是集上卷为诗,下卷为文,前有万历戊子陈文烛《序》,称其学问日富,变化无穷,与胡应麟并称。今观其所作,亦颇工丽自喜,而边幅太狭,犹在《少室山房集》下也。

△《薄游草》·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廷谅撰。此集皆其宦游时所作,故以《薄游》为名。凡诗六卷,文九卷。《明史·艺文志》载廷谅《薄游草》二十四卷,此止十五卷,殆非完本矣。

△《自愉堂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来俨然撰。俨然字望之,三原人。万历乙未进士,官兵部主事。是集凡文四卷,诗六卷,乃其子复临所刊。酬应尺牍居其大半,他作亦多亢厉之音。朱彝尊《明诗综》不登一字,殆病其粗欤。

△《骆台晋文集》·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骆日升撰。日升字台晋,泉州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四川布政司参政,殉奢崇明之难,赠光禄寺卿。日升以节义显,而文章不免渐染时趋,末附《解经》数则及《学约规条》,则其为广西提学佥事时,以示诸生者也。

△《尚友堂集》·二卷、《忠谏遗稿》·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林秉汉撰。秉汉字伯昭,一字聚五,长泰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浙江道监察御史,巡按广东,卒赠太仆寺卿,谥文端。事迹具《明史》本传。据张懋建所作《秉汉传》,称所著有《馆稿》、《疏草》、《尚友堂稿》、《若鴂草》、《长山集》。此总名《尚友堂集》,盖高密单德谟为之选定,裒为一编;惟其《忠谏遗稿》别为一卷,皆案粤时奏疏也。

△《元居集》·九卷、附《哀荣录》·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李春熙撰。春熙字皞如,号泰阶,建宁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南京户部郎中。是集诗五卷,文四卷,后附《哀荣录》一卷。诗分《姑熟草》、《彭城草》、《旅言》、《粤游草》、《燕游草》、《白门草》、《邺中草》七集。文则“奏疏”及征交阯时文移、公牍、条议,悉编入之。第七卷中,《论代藩争立》一疏,尤其大节也。集为崇祯辛巳其子嗣元所编,此本又其裔孙芳所重雕。据嗣元《序》,当有十二卷,今止十卷,然首尾完具,又似非阙佚。疑芳又有所合并,非尽原帙矣。

△《蛰菴日录》·四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顾起元撰。起元有《说略》,已著录。是集乃其天启壬戌、癸亥两年所作诗文。曰“蛰菴”者,《自序》谓:足疡至冬辄发,每寒月即自茧一室,塞向墐户,尝自笑以为似昆虫之入蛰,因以名其菴云。

△《樗全集》·七卷、《附录》·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王畿撰。畿字翼邑,号慕蓼,晋江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浙江布政使,与讲学之王畿同名,非一人也。是集诗文共七卷。末附《家谱》、《劝戒》二十则,为一卷。畿立身居官,矫矫自励,故所为诗文,皆质朴类其为人。卷首《序》为施邦所作。畿视学浙江时拔邦曜第一,邦曜贫不能婚,畿为备聘,拜雁於官署。邦即於是秋登第,后殉节为完人。其识鉴为世所推服云。

△《大旭山房集》·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邓渼撰。渼字远游,自号箫曲山人,建昌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佥都御史,巡抚顺天。忤魏忠贤,谪戍贵州。崇祯初,放还,卒。是集皆散体之文。案明版《唐文粹》之首,有渼《序》曰:文家法秦、汉,非不善也,然摹拟工则蹊径太露;构撰富则窠臼转多,至近日肤浅之法,畏难好易,眉山盛而昌黎、河东二氏诎云云。颇中明季古文两派之病。其自作则未能凌跨一时也,《千顷堂书目》有《渼留夷馆集》四卷、《南中集》四卷,《红帛集》四卷,不载此集,殆偶未见欤。

△《百花洲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邓云霄撰。云霄字元度,东莞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广西布政使参政。是集乃其官长洲时所作,故以“百花洲”为名。其诗近体居十之八九。

△《解弢集》·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邓云霄撰。云霄作《冷邸小言》,论诗以妙悟为宗,以自然为用。故兹集所载,多仿王、孟之音,而酝酿深厚则未及古人。昔严羽作《沧浪诗话》,标举盛唐,而所作乃惟存浮响;云霄所论所作,盖均似之矣。

△《一斋诗集》·十三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第撰。第有《伏羲图赞》,已著录。是集凡《粤草》一卷,诗文各半,万历戊戌至庚子,游广东时作也。《寄心集》六卷,焦竑为之选定,皆四言五言古诗,多涉论宗,故别为一集;《五岳游草》六卷,大抵纪游之咏。而杂诗亦散见其中,不尽为山水作也。据原《序》尚有一集名《塞曲》,乃官蓟州游击时作,此集不载,盖佚之矣。第《韵书》妙有神解,遂为言古音者之开山;诗则信笔而成,非所擅长,然第亦不必以此擅长也。

△《缑山集》·二十七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王衡撰。衡有《纪游稿》,已著录。万历戊子,衡举顺天乡试第一,时其父锡爵在政府,为高桂、饶伸所劾,遂不复会试。锡爵罢相后,始登万历辛丑进士第二,入翰林。旋即归养,得以其闲,肆力於古学,与王世贞虽同里闬,而不蹈其蹊径。然颇染陈继儒之俗格。《明史·隐逸传》称,锡爵招继儒与衡读书支硎山,其所由来者渐矣。

△《许锺斗集》·五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许獬撰,獬有《八经类集》,已著录。是集大抵应俗之作,馆课又居其强半。盖明自正、嘉以后,甲科愈重,儒者率殚心制义,而不复用意於古文词。洎登第宦成,菁华已竭,乃出馀力以为之,故根柢不深,去古日远,况獬之制义,论者已有异议,则漫为古调,其所造可知矣。

△《刘练江集》·七卷、《附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刘永澄撰。永澄字静之,宝应人,万历辛丑进士,官国子监学正;乞归省亲,起兵部职方司主事,未上卒,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文六卷,诗一卷,附录一卷,乃永澄殁后,其友刘宗周等共为裒辑。其文章平正通达,而大致谨严,篇首《程朱药言序》,尤为深切,盖永澄虽与东林诸人游,而操履笃实,故词采不足,而持论不诡於正,无门户标榜之习云。

△《叶子诗言志》·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叶秉敬撰。秉敬有《字孪》,已著录。是编首载《述职吟心》五卷,乃大计入觐时作;次载《赋类》一卷,《吟类》一卷,乃督学河南时作;次《遒徇编》五卷,则杂录对联偶语。《自序》称,取《虞书》“诗言志”,《论语》“志於学”二语,以为作诗要领,故以此名其集。秉敬淹贯群书,著述甚富,而所作韵语,乃过於质朴,殆所谓诗有别才耶?

△《元凯集》·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勋撰。勋字元凯,闽县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户部郎中《福建通志》载,《元凯集》四十卷。此本仅文三卷,诗二卷,然首尾完足,初非有阙。集为其同年吕纯如所刻,或经纯如选定耶?勋为郑善夫外曾孙,其瓣香有自,故虽无杰构,而尚有典型。

△《白榆集》·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屠隆撰。隆有《篇海类编》,已著录。是集诗八卷,文十二卷。隆为人放诞风流,文章亦才士之绮语。陈子龙《明诗选》,谓其诗如冲繁驿舍,陈列壶觞、顷刻办就,而少堪下箸,文尤语多藻绘,而漫无持择,盖沿王、李之涂饰,而又兼涉三袁之纤佻也。

△《由拳集》·二十三卷(内府藏本)

明屠隆撰。是集凡赋一卷,古今体诗十卷,杂文十二卷。时隆方知青浦县,故以“由拳”为名。

△《玉茗堂集》·二十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汤显祖撰。显祖有《五侯鲭》、《字海》,已著录。显祖於王世贞为后进,世贞与李攀龙持上追秦、汉之说,奔走天下,归有光独诋为庸妄。显祖亦毅然不附,至涂乙其四部稿,使世贞见之。然有光才不逮世贞,而学问深密过之;显祖则才与学皆不逮,而议论识见,则较世贞为笃实。故排王、李者,亦称焉。是集凡诗十三卷,文十卷,尺牍六卷。前有南丰朱廷诲《序》,称其:解阴符五贼禽制之法,序《春秋》辑略,发仁孝动天下之旨,记小辨明复小乾大之一致,非无根据之学者,然终非有光匹也。

△《適適斋鉴须集》·七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玉辉撰。玉辉字达卿,号荆碧,惠安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南京监察御史。所著有《客客轩散言》、《皇荂草》、《公馀课儿草》、《岳阳草》诸种,此集乃其一也。凡语录一卷,文五卷,诗一卷。其子龙岩题识,谓全集未刻,已经沦轶,故所存者止此。玉辉从邹元标讲学,其文章根柢,尚为醇正,诗则随意抒写,不求甚工,又多佚脱,如《白门纪怀》七言律诗,称依上下平韵次第,当有三十首,今仅存二十首,则其残阙可知已。

△《薛文介公文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薛三省撰。三省字鲁叔,定海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卒谥文介。是编有文无诗,奏疏几居其半,奏疏中,辞谢者又居其半。惟《请福王之国》一疏,最为激切,其官检讨时所上也。

△《丛桂轩集》·二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吴大经撰。大经字元常,常熟人。是集大经所自编。前有万历癸卯《自序》,称谢去帖括之学,盖山林之士也。其诗酷摹剑南,圆熟有馀,深微不足。魏浣初《序》,乃谓袁宏道推明代诗人以徐渭为第一,而大经配之。殆非笃论矣。

△《蟋蟀轩草》·(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刘士骥撰。士骥字允良,禹城人。万历甲辰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士骥於李攀龙为乡人,而不循其门径,是集前有李若讷《序》,称允良自言,少年濡首李、王诸家。顾李、王生今日,宜另绣其肠,其不肯从风而靡,不为无见。然集中诗文,乃作啴缓之音,是则楚既失之,齐亦未为得也。

△《四然斋集》·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黄体元撰。体元字长卿,穀城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山东按察司副使。是集,体元所自编,取中和集身心世事,谓之四缘:“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之语。故以“四然”名斋,因以名集。盖明季士大夫耽二氏者,十之九也。

△《樊致虚诗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樊良枢撰。良枢字尚植,一号致虚,进贤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浙江提学副使。是编凡《匡山社集》一卷,《二山草》三卷,皆以所居地名之:匡山取居近匡庐之义,二山则官淮南时取淮南大小山之义也。《二山草》中又附以其叔俊、弟尚燝、良楹、子重鹏等次和之作,大抵多规橅七子声调。

△《峡云阁存草》·七卷、《后存草》·七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魏濬撰。濬有《易义古象通》,已著录。其诗草本四十卷,是集仅删取十四卷,故谓之“存草”。《存草》为未第时之诗,“后存草”为既第后之诗。其“后存草”内又分为初燕诗、农诗、桂诗、东诗、东后诗、家诗、衡诗各一卷,盖皆随宦迹所及,各举地名之一字以为标目。其诗不出赝古之习。盖万历以后之诗,不公安、竟陵,则仍太仓、历下耳。

△《隆德堂诗文稿》·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魏纯粹撰。纯粹字仲乾,柏乡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集诗文各一卷,多其官永城知县时作;末附为御史时,《请假省亲疏》一篇。

△《荑言》·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余懋孳撰。懋孳字舜仲,婺源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给事中。此集乃懋孳所自编,凡文五卷,诗一卷。其曰“荑言”者,盖取荑稗之意,自谓学而无当於道者稗学也,言而无当於道者荑言也。又谓“命题属草”,聊供酬应。今观其文,如《门墙桃李册序》、《刻联捷稿引》、《细草流芳册小引》、《题龙山课艺》等篇,皆不免俗体,盖疏於芟汰之过也。

△《皆春园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完撰。完字名甫,号海沙,南通州人,万历丙午举人。是集为完所自编。其诗多恬適敷畅,而不见性情,较黄省曾《五岳山人集》,格调相似,而才力尚不能逮也。

△《达观楼集》·二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邹维琏撰。维琏字德辉,号匪石,新昌人,万历丁未进士。官吏部郎中时,以疏劾魏忠贤,谪戍贵州;崇祯初,召为南京太仆寺卿,洊擢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剿海寇有功,终为温体仁所忌罢。崇祯八年,起为兵部右侍郎,未上而卒,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诗集凡六卷,曰《愿学编》,盖早年初学之作;曰《宦游草》,作於司理延平时;曰《友白草》,作於贵州谪戍时,盖拟太白之流夜郎也;曰《友欧草》,作於起官太仆时,盖南太仆署在滁州,多欧阳修遗迹也;曰《导噫草》,中多感慨时事之什,盖作於抚闽时也;文集凡十八卷,首冠以《四书、五经疑义》,中如《信丰坊伪石经》、《信俞庭椿改周礼》、《信蔡沈三代改时不改月》诸说,皆未为卓识。盖其气节才略,足以自传,学问则未深造也。据编首《自序》,尚有《大梦稿》、《又梦稿》、《自警编》诸目,此本皆无之,或维琏自删,或后来所佚,均不可考矣。

△《扫馀之馀》·三卷、附《归涂闲纪》·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锡元撰。锡元字玉受,长洲人。万历丁未进士,官至贵州提学佥事。是集第一卷《庚夏七发》,记其庚申夏病疫事;二卷为序记、简牍、杂文;三卷为杂文,乃其官祠部时考验众僧杂作。附《归涂闲纪》一卷,则记其官黔中苗乱事,大抵多作佛家偈语,间涉俳体。

△《湛园集》·十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程正己撰。正己字道先,号澄源,长治人。万历丁未进士,官至佥都御史,巡抚保定,以忤奄党削职,后终於兵部侍郎。是集为其子之璿所编,凡诗五卷,文五卷,大抵惟取自適,无意求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