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七十六 集部二十九

2016-09-08 19:53:38

○别集类存目三

△《东峤集》·十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李承芳撰。承芳字茂卿,嘉鱼人,弘治庚戌进士,官大理寺评事。《明史·儒林传》与其弟承箕同附《陈献章传》末。是集诗多俚俗,如《咏冯道》云:“地狱剉烧舂磨具,定将此贼谢天人。”《白头吟》云:“恨杀相如非正气,未曾焚却白头吟。”皆堕入下劣诗魔,文亦拙涩。曾玙《序》谓:其识类许鲁斋,志类范叔子,睦族类范文正,而诗文则甚自类,盖讥其无所师法也。

△《戒菴文集》·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靳贵撰。贵字充遂,号戒菴,丹徒人,弘治庚戌进士,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僖。是集乃吴郡蔡羽所编,凡文十八卷,诗二卷,大半皆应俗之作。

△《集古梅花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童琥撰。琥字廷瑞,兰谿人,弘治庚戌进士,官至工部郎中。是编皆集句成诗,以咏梅花,得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七言绝句,各百首。又旁及红梅,得七言律诗十首。所采上及六代,下及明初,排比联贯,往往巧合。然非诗家正格,徒弊精神於无用之地耳。

△《白露山人遗稿》·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傅撰。傅字梦弼、兰谿人,弘治庚戌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诗文各一卷,其居在邑之白露山阳,故以山自号,因以名集。傅受业章懋之门,清苦自持,不愧其师。集中有“死卧溪山鬼亦清”句,可以见其志节。然年未四十而卒,文章则未成就也。

△《鹤滩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福撰。福字与谦,松江华亭人,弘治庚戌进士第一,官翰林院修撰。家近鹤滩,因以自号。福少而颖悟,诗文以敏捷见长,故委巷鄙俚之词,率以归之。今观是集,实少俳谐之作,知小说多附会也。末为《鹤滩纪事》一卷,盖后人缀缉遗闻,又多溢美,亦不尽可凭。

△《勉斋遗稿》·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郑满撰。满字守谦,慈谿人。弘治壬子举人,官至山东濮州知州。是集为其仍孙梁敬所编,凡文二卷,诗一卷。大旨不诡於正,而颇乏修词之功。

△《毛文简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毛澄撰。澄号三江,太仓人,弘治癸丑进士第一,官至礼部尚书。嘉靖初,议大礼不合,致仕归,道卒,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皆所作杂文,前有李维桢《序》,称澄没十馀年,其子希原裒所作诗文,为《三江集》,未及剞劂而散佚。后其从曾孙君明蒐拾鸠合,属维桢校刊,更名曰《遗稿》,诗已无一存,文存者仅二卷耳,云云。此本题曰《毛文简集》,与序不合,岂又经重刊欤?

△《何燕泉诗》·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何孟春撰。孟春有《何文简疏议》,已著录。孟春少游李东阳之门,传其诗派,而才力不及其富赡,故往往失之平衍。是编乃嘉靖间署郴州事蒋文化选录刊行,亦非其全集也。

△《吴文端集》·四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吴一鹏撰。一鹏字南夫,号白楼,长洲人,弘治癸丑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谥文端,事迹具《明史》本传。一鹏力争大礼,抗张璁、桂萼之锋,颇著风节,而不以文章名。是集前有徐阶《序》,称其子纯叔所编,而不著其名。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一鹏名位,与守溪王鏊,鼎峙吴中,诗品亦在伯仲间,然鏊不以诗名,即一鹏之诗,可知也。”

△《姚东泉文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姚镆撰。镆字东泉,慈谿人,弘治癸丑进士,官至右都御史、总督两广,中蜚语罢职。后复起为兵部尚书,总制三边,辞不赴;以规避落职,卒於家。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序记”二卷,“奏疏”四卷,“杂文”一卷,“学政事宜”一卷。文皆啴缓,尤多吏牍之辞,盖镆本以武略见也。

△《静芳亭摘稿》·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洪谟撰。洪谟有《治世馀闻》,已著录。是集为洪谟所自定。以致仕之后,居高吾山下,筑亭山中,榜曰静芳,故以名其集。又自称高吾子,故亦曰《高吾摘稿》。其诗音节谐畅,而意境不深,盖弘、正之间,风气初变,渐趋七子之派,而未尽离三杨之体也。《明史·艺文志》有《陈洪谟文集》二卷,不载其诗。今乃独有诗集,而文集未见传本。考此本卷首标题之下,俱有诗集二字,知尚别有文集,故以示别,非史误也。

△《矩洲集》·十卷、附《樗亭集》·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黄衷撰。衷有《海语》,已著录。考《千顷堂书目》,衷有文集、诗集各十卷,是编乃其诗集也。凡《吴中稿》一卷,《南中稿》一卷,《闽中稿》一卷,《粤中稿》一卷,《湖中稿》一卷,《伐檀稿》一卷,《草堂前、后稿》二卷,《续稿》二卷。多描写风景之作,末附《樗亭集》一卷,乃其弟褧所撰,篇帙不多,体格亦弱。

△《仁峰文集》·二十四卷、《外集》·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循撰。循字进之,休宁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顺天府通判。《江南通志》称其游庄昶之门,与王守仁数相论辨,盖亦讲学之流。集中有《答程曈书》云:“朱子著书立言,皆欲使人明其理,反求於心,未尝教人弄故纸糟粕,以资一己功利。后之习其学者,徒知排比章句,而扩充变化之无功;辨析词理,而持守涵养之不力;专训诂者,附会穿凿,叠床架屋,汩心思、乱耳目;工文词者,饰筌蹄,取青紫,龙断罔利,中立为奸。朱子之学,果如是乎?”其持论亦颇中流弊。然於曈之嚣争门户,不一纠正,则犹未破症结也。其文第取疏畅,不事翦裁,诗亦不出“击壤”一派。是集凡文十七卷,日录二卷,诗五卷,末附诗话数则。《外集》一卷,附录敕命、行实、墓铭、祭文之类。题嘉靖辛卯书林刘氏刊行。其子戩跋,谓先刻其强半,盖尚非全稿。刻本亦颇多脱佚,失於校正云。

△《渼陂集》·十六卷、《续集》·三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九思撰。九思字敬夫,鄠县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吏部郎中。坐刘瑾党,降寿州同知,寻勒致仕。九思为“弘治七子”之一,《明史·文苑传》附见《李梦阳传》中。是集前有《自序》,称始为翰林时,诗学靡丽,文体萎弱。其后德涵、献吉导予易其习。献吉改正予诗稿,今尚在;而文由德涵改正者,尤多云云。是其平生相砥砺者,在李梦阳、康海二人,故其诗体文格与二人相似。而诗之富健不及梦阳,文之粗率尤甚於海。盖乐府是其长技,他皆未称其名也。正集十六卷,为嘉靖癸巳九思门人监察御史王献所刊。《续集》三卷,乃九思晚年之作,嘉靖丙午,巡抚翁万达,续刊行之。

△《南川稿》·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陶谐撰。谐字世和,号南川,会稽人。弘治丙辰进士,改庶吉士,授工科给事中,以忤刘瑾,逮讯谪戍肃州,后起江南按察司佥事,官至兵部侍郎,总督两广军务,谥庄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分为十集:曰《西行稿》、《北上稿》、《洪都稿》、《十州稿》、《再北上稿》、《题赠稿》、《行台稿》、《草堂续稿》、《北游稿》、《归闲稿》,各一卷。杂著奏疏二卷,正德三年,刘瑾所矫示奸党《敕谕》一通,及谐下狱《自辨》一疏,亦附载於末。盖其初刻之本,后乃重编为《庄敏集》也。

△《陶庄敏集》·八卷、附《兰渚遗稿》·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陶谐撰。是集凡诗六卷,文二卷。据谐《自序》,但自录其诗;杂著、奏疏,盖其后人所续入。后附《兰渚遗稿》,则其孙尚宝司丞允淳所撰也。谐以风节震一世,诗文直抒胸臆,明白坦易,不甚镕铸翦裁。允淳诗亦浅弱,而《同日册六妃》四绝句,尤乖立言之体,以诗家之法言之,不当如是径直;以臣子之礼言之,亦不容如是亵媟也。

△《静观堂集》·十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顾潜撰。潜字孔昭,昆山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直隶提学御史,以伉直忤尚书刘宇,宇谗之於刘瑾,出为马湖知府,未任罢归。是集凡诗六卷,文八卷,俱平正朴实,不事修饰,盖当时风气类然。《苏州府志》称:所著尚有《读史新知》、《林下记闲》、《湖堧醉韵》、《惇史》、《梦林》等集。方鹏《序》,又称其有《稽古治要》若干卷,盖亦多所著述者,今皆不可见矣。

△《华泉集选》·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边贡撰。贡《华泉集》已著录。此本乃国朝王士祯所删定。其《序》谓济南诗派,大昌於华泉、沧溟二氏,而荜路蓝缕之功,又以边氏为首庸。其比之曹植、谢灵运,虽不免夸饰,然於《李攀龙集》终置不论,而独加意於贡集,其去取之间,亦有微意也。

△《阳明要书》·八卷、《附录》·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叶绍容编。守仁有《保甲法》,已著录。绍容,吴江人。是书成於崇祯乙亥,取守仁全书摘其要语,前有小序八首,及凡例四条,皆著其删纂之大意。《浙江通志》载,宋仪望辑《阳明文粹》十一卷,王畿辑《阳明文选》八卷,而无此书之名,盖偶未见也。

△《王阳明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其五世孙贻乐重编。案守仁全集刻於明嘉靖中,久而版佚。国朝康熙初,贻乐为滕县知县,乃重为掇拾,定为此本。然视原集,已阙其半。其目分:《论学书》、《南赣书》、《平濠书》、《思田书》、《杂著书》,亦颇琐屑。又因有李贽所作《年谱》,而遂以卓吾鉴定题其前,尤为依托。迥不及原本之完善也。

△《阳明文钞》·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是编康熙己巳江都张问达所编,以《传习录》、《大学》、《或问》为首,奏疏、序记、诸讲学书,及论说、杂著、赋、诗、公移次之,而终以《阳明年谱》。

△《阳明全集》·二十卷、《传习录》·一卷、《语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此本为康熙中馀姚俞嶙所编,删除钱德洪本正录、外录、别录之目,并为一集,更其旧第,首载年谱,次以书、序、记、说诸体,而以《传习录》、《语录》附焉。

△《张伎陵集》·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凤翔撰。凤翔字光世,号伎陵子,洵阳人。弘治己未进士,官户部主事。是集前六卷为诗,附赋三篇,后一卷为杂文。凤翔年仅三十而卒,文章本未成就,与李梦阳为同年。梦阳为作小传,至比之王勃,当时颇以为党。今观集中所附梦阳评点,惟《白岩赋》一篇,称扬过甚,其他诗文,率多讥弹之语,则梦阳实未尝心满之也。

△《凌谿集》·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应登撰,应登字升之,宝应人。弘治己未进士,官至云南布政司参政,宏治七子之一也。《明史·文苑传》附见《顾璘传》中。是集凡赋二卷,诗十卷,文五卷,附录碑文、传铭、诗文一卷。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李、何并兴,李目空诸子,自三秦而外,得其门者盖寡,心摹手追,凌谿一人而已。其口占绝句云:文章康、李传新体,驱逐唐儒驾马迁。是其生平惟以北地为宗,故诗文格调相近,然沉著顿挫处,则才力不及梦阳。顾璘为作碑文,称其诗上准《风》、《雅》,下采沈、宋,磅礴蕴藉,郁兴一代之体,未免谀墓之辞矣。

△《贞翁净稿》·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周伦撰。伦字伯明,晚号贞翁,昆山人。宏弘治己未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谥康僖。是集为赵士英所删定,其诗沿台阁旧派,不免肤廓。士英《序》谓:其有得於陶元亮、王摩诘两家,非定论也。

△《白斋竹里集》·七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张琦撰。琦字君玉,鄞县人。弘治己未进士,官至兴化府知府,加布政使参政,致仕。是集前有嘉靖癸未自序,称守莆阳日,既梓平生所作,积数年,又得若干首,有相知君子,赞予续梓之。文稿力绵,不能尽刻,姑芟摭数十篇,附诗之后,是琦尚有前集行世,此则归田后所刻续集也。琦当何、李盛时,别以独造为宗,自开蹊迳。王世贞《艺苑卮言》谓:其如夜蛙鸣露,自极声致,然不脱於泥中;盖其用思虽苦,炼骨未轻,有意生新,未免圭角太露。散体则纵笔所如,如《遗稽行实》一篇,至以案牍语入文,尤非体裁也。

△《梦蕉存稿》·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游潜撰。潜有《博物志补》,已著录。是集凡诗三卷,文一卷。其诗工拙互见,七言如:“蘼芜晓雨湿蝴蝶,杨柳晚风吹栗留”,“云深野岸客稀到,天阁斜阳鸦乱啼”等句,皆颇有作意。古诗则摹拟温、李,而才力未至。散体不多作,仅二三十篇,亦未入格。其集曰“梦蕉”者,案集中有《梦蕉亭睡起》诗,自注云:亭在钟城山隙处,盖其别业云。

△《对山集》·十九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康海撰。海有《武功县志》,已著录。海晚岁纵情声伎,故乐府特为擅长,诗文皆不甚留意,不免利钝互陈。今已以孙景烈删定之本缮入四库,此本即张太微所编之原集,附存其目,不没其裒辑之功云尔。

△《王氏家藏集》·六十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一曰《浚川集》,明王廷相撰。廷相有《慎言》,已著录。其诗文列名七子之中,然轨辙相循,亦不出北地信阳门户,郑善夫诗所谓:“海内谈诗王子衡,春风坐遍鲁诸生。”一时兴到之言,非笃论也。王士祯《论诗绝句》曰:“三代而还尽好名,文人从古善相轻;君看少谷山人死,独有平生王子衡。”盖善夫殁后,廷相始见是诗,赒恤其家甚至也,亦颇有微词矣。

△《内台集》·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廷相撰。是编刻於嘉靖丙申,凡诗二卷,词一卷,杂著一卷,奏疏一卷,杂文二卷,又在《家藏集》之后者也。时廷相为都御史,故以“内台”为名云。

△《鲁文恪存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鲁铎撰。铎字振之,号莲北,景陵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卒赠礼部侍郎,谥文恪,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其子彭嘉所编,前四卷皆诗;第五卷为使交稿,铎官编修时,尝奉使安南故也;第六卷以下为杂文。史称:铎为司业日,与祭酒赵永皆李东阳门生也。东阳生日,相约以二帕为寿,索笥无有,有乾鱼食过半矣,乃携其半馈东阳,云云。案司业秩六品,何至贫不能具二帕?无帕可徒往,何必以食残之物为敬?皆於事理为不近。此殆世人欲著其清介,故甚其词,史因而录之。然亦足见其素行孤高,故致影造是语,不能不谓之贤者也。至於诗文,则皆不甚擅长,盖其平生志趣,不在於斯耳。

△《山堂萃稿》·十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徐问撰。问有《读书劄记》,已著录。是编,诗六卷,文十卷,而奏疏三篇,附诗之末,体例殊别。其诗文平正通达,而伤於浅易,中有孙伟、方豪、黄佐三人评语,盖即以点勘之本付雕,亦非古式。

△《白石野稿》·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林魁撰。魁自号白石山人,龙溪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云南兵备副使。是集,赋、诗、词六卷,序记、杂言等十卷。前有自序,称平生应酬杂稿,毋虑千首。审非作家,然亦一愚之发也。今观集中,如《上吏部揭帖》及与杨一清、李东阳诸书,颇足觇其学行,诗亦俊逸,惟其称心而谈,不免乏锻炼之功耳。

△《水南稿》·十九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陈霆撰。霆有《唐馀纪传》,已著录。是集所载诸诗,意境颇为萧洒,而才气坌涌,信笔而成,故往往不暇检点。古文大致朴直,而少波澜顿挫之胜。惟诗馀一体较工,其豪迈激越,犹有苏、辛遗范。末附诗话一卷,中间论词一条,谓明代骚人多不务此,间有知者,十中之一二,则其自负亦不浅矣。

△《周恭肃集》·十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周用撰。用字行之,吴江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恭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国南所编,凡诗九卷,诗馀一卷,文六卷。其诗古体多啴缓之音,近体音节颇宏整,文则平实坦易,纵其笔之所如。

△《樗林摘稿》·三卷、《附录》·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秦钅堂撰。钅堂字国和,号乐易,又自号类樗子,无锡人,弘治甲子举人,亲没后不复进取。嘉靖中,诏选人不愿试者,授以散衔致仕,遂循例授南京都察院都事。是集为其子淮、漳所刊,凡诗三卷,附录赞、铭、志、文,为一卷,钅堂隐居不仕,绝意时名,其於诗,特以寄兴,故附录诸篇,皆叙其隐德,而不及其文章。朱彝尊《明诗综》,亦未采录一篇云。

△《未斋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鼎臣撰。鼎臣字九和,昆山人,弘治乙丑进士第一,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康,事迹具《明史》本传。初,鼎臣以直讲筵受世宗恩眷,世宗好长生术,内殿设斋醮,鼎臣进《步虚词》七章,且列上坛中应行事宜;又享太庙,上命鼎臣及霍韬捧主。二人有期功当辞,鼎臣乃言:古者诸侯绝期,今公卿即古诸侯,请得毋避,深为清议所讥。惟其悯东南赋役失均,屡陈其弊,及请昆山筑城,卒免倭患,为其乡人所称。《明史·艺文志》载《鼎臣集》二十四卷,今所存者凡二本。一为其孙晋璠等辑,凡文稿六卷,诗六卷,续稿六卷,其题曰:《顾文康集》,较史志少六卷,此本多三集四卷,亦止二十二卷,不足二十四卷之数。或集本残缺,或史文偶误,则莫之详矣。

△《钤山堂集》·三十五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严嵩撰。嵩字惟中,分宜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大学士,事迹具《明史·奸臣传》。嵩虽怙宠擅权,其诗在流辈之中,乃独为迥出。王世贞《乐府变》云:“孔雀虽有毒,不能掩文章。”亦公论也。然迹其所为,究非他文士,有才无行,可以节取者比,故吟咏虽工,仅存其目,以昭彰瘅之义焉。

△《洹词别本》·十七卷、《附录》·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崔铣撰。铣有《读易馀言》,已著录。是集原本为赵王所刊,仅十二卷,编年排次而不分体。此本乃嘉靖甲寅池州知府周镐,命贵池教谕范所重编,始区别体裁,以类汇次,而其文则无所增损焉。

△《甘泉集》·三十二卷(广东巡抚采进本)

明湛若水撰。若水有《二礼经传测》,已著录。据若水门人洪垣所记,其集本四十八册,刊以行世者十五册。此本凡《樵语》一卷,《新论》一卷,《雍语》一卷,《二业合一训》一卷,《大科训规》一卷,《书》一卷。《新泉问辨录》一卷,《新泉问辨续录》一卷,《问疑录》一卷,《问疑续录》一卷,《金陵问答》一卷,《金台问答》一卷,《书问》二卷,《古乐经传或问》一卷,序记章疏三卷,讲章一卷,杂著一卷,约言一卷,语录一卷,《扬子折衷略》一卷,《非老子略》一卷,诗二卷,《归来纪行略》一卷、《岳游纪行略》一卷,祭文、碑铭二卷,外集一卷。盖语录居十之九,诗文其馀赘耳。

△《梅国集》·四十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刘节撰。节有《春秋列传》,已著录。是集凡诗十二卷,附以诗馀、杂文二十九卷,节所辑广文选,采摭浩博,而门目琐碎,体例冗杂,颇有贪多务得之失。其所自作,亦惟取明白条畅,尽所欲言。往往下笔不能自休,故不免稍伤於蔓衍。

△《宝制堂录》·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节撰。是集乃节官副都御史时,其子鲁掇拾杂稿而成。前有林庭、吕柟、方豪“三《序》”,皆题曰《宝制堂私录》,以明非节所自编。此本标题乃皆作《宝制堂录》,盖其曾孙一翼等重刻所改也。然节之著作,备於《梅国集》中,此未全之本也。

△《石川集》·四卷、《附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殷云霄撰。云霄字近夫,寿张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南京工科给事中。尝疏论武宗纳有娠女子马姬事,以峭直称。《明史·文苑传》附载《郑善夫传》中。是集分二种,又各分诗文为二卷:曰《瀛洲集》者,官靖江知县时作;曰《芝田集》者,官青田知县时作。附一卷,曰《金陵稿》者,则官南京时作也。史称云霄尝作蓄艾堂,聚书数千卷,以作者自命,多与孙一元唱和,诗派亦与相近,然大抵才情富赡,而骨格未坚。

△《孟有涯集》·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孟洋撰。洋字望之,一字有涯,信阳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以论张璁、桂萼,下狱。谪桂林府教授,移知汶上县,终南京大理寺卿。是集诗十三卷。文四卷。洋娶於何氏,故其诗格多效何景明,而才则不逮。景明之没,洋志其墓,其文亦不甚工。

△《玉岩集》·九卷、《附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周广撰,广有《江西通志》,已著录。所著诗文,自释褐以前,曰《初稿》;官县令时,曰《鸣琴稿》;御史时,曰《排云稿》;谪怀远时,曰《啖荔稿》;官建昌时,曰《量移稿》,曰《乞骸稿》;谪竹寨时,曰《沅芷稿》;官江西时,曰《揽辔稿》,曰《阅江稿》;视学福建时,曰《外台稿》;官巡抚时,曰《内台稿》;官刑部时,曰《邦禁稿》;篇帙甚富。后其子匄同邑周凤鸣简汰编次,定为此集。凡诗六卷,文三卷,卷中仍注原集诸名,附录一卷,则志状之属也。广在正德中疏攻钱宁,直声动海内,而文名不甚著。故归有光《序》止著其生平大节,而不论其诗文之工拙云。

△《倪小野集》·二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倪宗正撰。宗正字本端,馀姚人,弘治乙丑进士。官兵部武选司员外郎时,尝以言事廷杖,后终於南雄府知府。嘉靖中赐祭葬,赠学士,谥文忠。所著有《丰富集》、《突兀稿》、《观海集》、《太仓稿》,晚年复有《小野集》十六卷。此本二十二卷,盖国朝康熙中,其七世孙健宗汇辑重刻,而题以最后之名者也。谢迁丰富集序,述李东阳之言,谓明之诗文,至宗正而集大成,未免推之已甚。宗正尝有诗云:“偶入棠陵眼,难齐少谷肩。”棠陵,方豪别号;少谷,郑善夫别号也。可谓自知之审矣。

△《治斋集》·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万钅堂撰。钅堂字仕鸣,进贤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吏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李默传》。是编凡奏议十卷,分顺天、南京、南台、勘夷、北兵、吏部、辞谢、称贺八集,文集四卷,诗词三卷。每集冠以《自序》,而其文一字不易,盖其后人印行之时,分冠每集之首,而忘其合而编之,遂致复出也。史载,钅堂为南京都御史时,以星变上言八事,除名,颇著丰采。后为严嵩汲引,起为副都御史,征湖广蜡尔山蛮,剿抚失宜,暂平复叛,委罪於偏裨以解。及居吏部,委曲以顺嵩,反为赵文华斥挤罢官,则是集所载奏议,未必尽为可据,诗文则更其馀事矣。

△《南原集》·七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王韦撰。韦字钦佩,上元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明史·文苑传》,附见《顾璘传》中。韦与璘及朱应登、陈沂相友善,时有朱、顾、陈、王之目。朱、顾皆羽翼北地,共立坛墠。而韦与陈沂独心惩剿袭之非,颇欲自出手眼,《阁试春阴》一篇,当时至谓有神助,然所作多尚秾丽,亦未能突过李、何。是编璘所选定,凡诗三卷,文四卷,前有璘所作《小传》,一篇。

△《西樵遗稿》·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方献夫撰。献夫有《周易传义约说》,已著录。是集名曰《西樵》,以早年读书西樵山也。献夫缘议礼骤贵,故开卷即冠所上《大礼疏》,《明史》本传,谓其:虽执大政,气厌厌不振,入阁之初,攻者四起,故集中多引疾求退之章,无所谓嘉言硕画云。

△《行远集、行远外集》·(皆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录》,已著录。其文集、续集,刻於嘉靖中。此集,则崇祯庚午,其曾孙休宁县知县起龙所编。前有起龙《述言》一篇,称深随地著述,散见四方者,邈不可购,所镌正、续集,一百五十卷有奇,十不得五,迄今模糊散佚,又十之二三,起龙眷怀先泽,多方搜购,见辄笔之,又积至二十馀卷,以次校编;又称附以年谱,重开生面云云。今考此本所载,皆《文裕集》所已收,盖其时,旧刻散佚,因掇拾所存,重刻此版,故称搜购,实则非续获於正、续二集之外也;所称年谱,今亦不存,或装辑偶漏,或岁久版又佚缺欤。

△《雪窗诗》·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吴爰撰。爰字翼夫,上海人。本姓陆、以父赘於吴。故冒其姓。本名瑗,后去玉旁名爰,则不知其何故也。是集为其门人高介所编,浅弱殊甚,如《谢定翁招联句》诗云:“旧雨不来新雨至,绣衣宁岂布衣嫌。”“宁岂”二字,殆不成语,又附载其里人张衎评语,如朱隐翁《易斋诗》曰:“庖犠王天下,龙马负河图,夏禹治水成,元龟呈洛书。”即密点其旁,批於句下曰:味易之深,有此等语。通集大抵此类,殆故相侮弄耶。

△《霞城集》·二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程诰撰。诰字自邑,歙县人。生平好游,所至山川都邑,辄纪以诗。卷帙虽多,亦瑕瑜互见,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诰诗气格专学空同,第才情稍钝,色泽未鲜,五言庶称具体耳。”其论当矣。

△《类稿》·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涂几撰。几字守约,又字孟规,宜黄人。以隐居著述称。然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几尝撰时事策十九篇,上言孝庙,大言不怍,盖非安於遯世者云云。”今观其集,亦不甚讲经世之学也。

△《士斋集》·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女子邹赛贞撰。赛贞,当涂人,赠监察御史谦之女,翰林院编修濮韶之母也。当时称为女士,故自号曰士斋。是集凡诗二卷,杂文一卷,其婿大学士费宏为之序。考明弘治中,有御史邹鲁,谪官萧山令,以私憾害何舜宾。其子竞,结客复仇,殴鲁几死。遣官鞫实,竞与鲁皆抵罪,见於《明史·孝义传》。今以赛贞所作,其父谦行状证之,则赛贞即鲁之妹也。

△《丹岩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黄云撰。云字应龙,丹岩其别号也,昆山人。弘治中,以岁贡授瑞州训导,是集凡诗四卷,文六卷,其门人巡按御史高安朱实昌所编,中多与沈周、文徵明诸人,往来题咏之作。

△《东壁遗稿》·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蒋焘撰。焘字仰仁,长洲人,徐有贞之外孙也。九岁能究经史百家言,十一岁补郡学生,十七岁而卒。祝允明为作遗文《后序》,载其死为《丹台记》,事甚怪。焘外舅程遵为作《墓志》、《墓碣》、《集序》,乃无一语及之。允明故好奇,所作野记、志怪诸书,朱孟震《河上楮谈》称其百无一信,则所述焘事,殆影附李贺小传为之,未必有据矣。是编乃焘没之后,遵所编次,凡论十五篇,策五篇,表四篇,皆其揣摩科举之文,大抵才气溢发,有苏氏父子遗意,而神锋太隽,义蕴未深,则天限其年,学问未足副之也。遵《序》称焘在时,尝题其文曰:《东壁录》,故因其志,题曰《东壁遗稿》云。

△《寻乐堂集》·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烈撰。烈字正邦,乐安人,寻乐其别号也。成化弘治间诸生,是集文五卷,诗六卷。末附其族孙、澄江府经历、素节所撰《行实》一篇,载其论文、论经史之语,盖志大而学则未广者也。

△《康谷子集》·六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明刘养微撰。养微字敬伯,广济人。是集前三卷为乐府及诗,四卷则其《说铃》及《自谱》四则,其诗宗李梦阳,而才力薄弱,颇窘於边幅。其《说铃》内极推梦阳,谓古色过於子美,未免为偏好之言;五卷以下附其弟养言诗文,及其远祖天行、文焕等传。又附刘秉鉁《石浪诗钞》,刘醇骏《盟鸥集》,刘鹍化《味闲轩遗稿》数种,皆寥寥数篇,姑备刘氏一家之书而已。

△《句曲纪游诗》·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朱凯撰。凯字尧民,长洲人,与同里朱存理齐名,称为“二朱先生”。所著有《尧民集》,久已散佚,故朱彝尊《明诗综》不载其诗,但附其名於存理之下。且云有《句曲纪游》一卷,亦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