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七十六 集部二十九

2016-09-08 19:53:38

○别集类存目三

△《东峤集》·十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李承芳撰。承芳字茂卿,嘉鱼人,弘治庚戌进士,官大理寺评事。《明史·儒林传》与其弟承箕同附《陈献章传》末。是集诗多俚俗,如《咏冯道》云:“地狱剉烧舂磨具,定将此贼谢天人。”《白头吟》云:“恨杀相如非正气,未曾焚却白头吟。”皆堕入下劣诗魔,文亦拙涩。曾玙《序》谓:其识类许鲁斋,志类范叔子,睦族类范文正,而诗文则甚自类,盖讥其无所师法也。

△《戒菴文集》·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靳贵撰。贵字充遂,号戒菴,丹徒人,弘治庚戌进士,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僖。是集乃吴郡蔡羽所编,凡文十八卷,诗二卷,大半皆应俗之作。

△《集古梅花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童琥撰。琥字廷瑞,兰谿人,弘治庚戌进士,官至工部郎中。是编皆集句成诗,以咏梅花,得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七言绝句,各百首。又旁及红梅,得七言律诗十首。所采上及六代,下及明初,排比联贯,往往巧合。然非诗家正格,徒弊精神於无用之地耳。

△《白露山人遗稿》·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傅撰。傅字梦弼、兰谿人,弘治庚戌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诗文各一卷,其居在邑之白露山阳,故以山自号,因以名集。傅受业章懋之门,清苦自持,不愧其师。集中有“死卧溪山鬼亦清”句,可以见其志节。然年未四十而卒,文章则未成就也。

△《鹤滩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福撰。福字与谦,松江华亭人,弘治庚戌进士第一,官翰林院修撰。家近鹤滩,因以自号。福少而颖悟,诗文以敏捷见长,故委巷鄙俚之词,率以归之。今观是集,实少俳谐之作,知小说多附会也。末为《鹤滩纪事》一卷,盖后人缀缉遗闻,又多溢美,亦不尽可凭。

△《勉斋遗稿》·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郑满撰。满字守谦,慈谿人。弘治壬子举人,官至山东濮州知州。是集为其仍孙梁敬所编,凡文二卷,诗一卷。大旨不诡於正,而颇乏修词之功。

△《毛文简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毛澄撰。澄号三江,太仓人,弘治癸丑进士第一,官至礼部尚书。嘉靖初,议大礼不合,致仕归,道卒,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皆所作杂文,前有李维桢《序》,称澄没十馀年,其子希原裒所作诗文,为《三江集》,未及剞劂而散佚。后其从曾孙君明蒐拾鸠合,属维桢校刊,更名曰《遗稿》,诗已无一存,文存者仅二卷耳,云云。此本题曰《毛文简集》,与序不合,岂又经重刊欤?

△《何燕泉诗》·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何孟春撰。孟春有《何文简疏议》,已著录。孟春少游李东阳之门,传其诗派,而才力不及其富赡,故往往失之平衍。是编乃嘉靖间署郴州事蒋文化选录刊行,亦非其全集也。

△《吴文端集》·四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吴一鹏撰。一鹏字南夫,号白楼,长洲人,弘治癸丑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谥文端,事迹具《明史》本传。一鹏力争大礼,抗张璁、桂萼之锋,颇著风节,而不以文章名。是集前有徐阶《序》,称其子纯叔所编,而不著其名。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一鹏名位,与守溪王鏊,鼎峙吴中,诗品亦在伯仲间,然鏊不以诗名,即一鹏之诗,可知也。”

△《姚东泉文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姚镆撰。镆字东泉,慈谿人,弘治癸丑进士,官至右都御史、总督两广,中蜚语罢职。后复起为兵部尚书,总制三边,辞不赴;以规避落职,卒於家。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序记”二卷,“奏疏”四卷,“杂文”一卷,“学政事宜”一卷。文皆啴缓,尤多吏牍之辞,盖镆本以武略见也。

△《静芳亭摘稿》·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洪谟撰。洪谟有《治世馀闻》,已著录。是集为洪谟所自定。以致仕之后,居高吾山下,筑亭山中,榜曰静芳,故以名其集。又自称高吾子,故亦曰《高吾摘稿》。其诗音节谐畅,而意境不深,盖弘、正之间,风气初变,渐趋七子之派,而未尽离三杨之体也。《明史·艺文志》有《陈洪谟文集》二卷,不载其诗。今乃独有诗集,而文集未见传本。考此本卷首标题之下,俱有诗集二字,知尚别有文集,故以示别,非史误也。

△《矩洲集》·十卷、附《樗亭集》·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黄衷撰。衷有《海语》,已著录。考《千顷堂书目》,衷有文集、诗集各十卷,是编乃其诗集也。凡《吴中稿》一卷,《南中稿》一卷,《闽中稿》一卷,《粤中稿》一卷,《湖中稿》一卷,《伐檀稿》一卷,《草堂前、后稿》二卷,《续稿》二卷。多描写风景之作,末附《樗亭集》一卷,乃其弟褧所撰,篇帙不多,体格亦弱。

△《仁峰文集》·二十四卷、《外集》·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循撰。循字进之,休宁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顺天府通判。《江南通志》称其游庄昶之门,与王守仁数相论辨,盖亦讲学之流。集中有《答程曈书》云:“朱子著书立言,皆欲使人明其理,反求於心,未尝教人弄故纸糟粕,以资一己功利。后之习其学者,徒知排比章句,而扩充变化之无功;辨析词理,而持守涵养之不力;专训诂者,附会穿凿,叠床架屋,汩心思、乱耳目;工文词者,饰筌蹄,取青紫,龙断罔利,中立为奸。朱子之学,果如是乎?”其持论亦颇中流弊。然於曈之嚣争门户,不一纠正,则犹未破症结也。其文第取疏畅,不事翦裁,诗亦不出“击壤”一派。是集凡文十七卷,日录二卷,诗五卷,末附诗话数则。《外集》一卷,附录敕命、行实、墓铭、祭文之类。题嘉靖辛卯书林刘氏刊行。其子戩跋,谓先刻其强半,盖尚非全稿。刻本亦颇多脱佚,失於校正云。

△《渼陂集》·十六卷、《续集》·三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九思撰。九思字敬夫,鄠县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吏部郎中。坐刘瑾党,降寿州同知,寻勒致仕。九思为“弘治七子”之一,《明史·文苑传》附见《李梦阳传》中。是集前有《自序》,称始为翰林时,诗学靡丽,文体萎弱。其后德涵、献吉导予易其习。献吉改正予诗稿,今尚在;而文由德涵改正者,尤多云云。是其平生相砥砺者,在李梦阳、康海二人,故其诗体文格与二人相似。而诗之富健不及梦阳,文之粗率尤甚於海。盖乐府是其长技,他皆未称其名也。正集十六卷,为嘉靖癸巳九思门人监察御史王献所刊。《续集》三卷,乃九思晚年之作,嘉靖丙午,巡抚翁万达,续刊行之。

△《南川稿》·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陶谐撰。谐字世和,号南川,会稽人。弘治丙辰进士,改庶吉士,授工科给事中,以忤刘瑾,逮讯谪戍肃州,后起江南按察司佥事,官至兵部侍郎,总督两广军务,谥庄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分为十集:曰《西行稿》、《北上稿》、《洪都稿》、《十州稿》、《再北上稿》、《题赠稿》、《行台稿》、《草堂续稿》、《北游稿》、《归闲稿》,各一卷。杂著奏疏二卷,正德三年,刘瑾所矫示奸党《敕谕》一通,及谐下狱《自辨》一疏,亦附载於末。盖其初刻之本,后乃重编为《庄敏集》也。

△《陶庄敏集》·八卷、附《兰渚遗稿》·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陶谐撰。是集凡诗六卷,文二卷。据谐《自序》,但自录其诗;杂著、奏疏,盖其后人所续入。后附《兰渚遗稿》,则其孙尚宝司丞允淳所撰也。谐以风节震一世,诗文直抒胸臆,明白坦易,不甚镕铸翦裁。允淳诗亦浅弱,而《同日册六妃》四绝句,尤乖立言之体,以诗家之法言之,不当如是径直;以臣子之礼言之,亦不容如是亵媟也。

△《静观堂集》·十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顾潜撰。潜字孔昭,昆山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直隶提学御史,以伉直忤尚书刘宇,宇谗之於刘瑾,出为马湖知府,未任罢归。是集凡诗六卷,文八卷,俱平正朴实,不事修饰,盖当时风气类然。《苏州府志》称:所著尚有《读史新知》、《林下记闲》、《湖堧醉韵》、《惇史》、《梦林》等集。方鹏《序》,又称其有《稽古治要》若干卷,盖亦多所著述者,今皆不可见矣。

△《华泉集选》·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边贡撰。贡《华泉集》已著录。此本乃国朝王士祯所删定。其《序》谓济南诗派,大昌於华泉、沧溟二氏,而荜路蓝缕之功,又以边氏为首庸。其比之曹植、谢灵运,虽不免夸饰,然於《李攀龙集》终置不论,而独加意於贡集,其去取之间,亦有微意也。

△《阳明要书》·八卷、《附录》·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叶绍容编。守仁有《保甲法》,已著录。绍容,吴江人。是书成於崇祯乙亥,取守仁全书摘其要语,前有小序八首,及凡例四条,皆著其删纂之大意。《浙江通志》载,宋仪望辑《阳明文粹》十一卷,王畿辑《阳明文选》八卷,而无此书之名,盖偶未见也。

△《王阳明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其五世孙贻乐重编。案守仁全集刻於明嘉靖中,久而版佚。国朝康熙初,贻乐为滕县知县,乃重为掇拾,定为此本。然视原集,已阙其半。其目分:《论学书》、《南赣书》、《平濠书》、《思田书》、《杂著书》,亦颇琐屑。又因有李贽所作《年谱》,而遂以卓吾鉴定题其前,尤为依托。迥不及原本之完善也。

△《阳明文钞》·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是编康熙己巳江都张问达所编,以《传习录》、《大学》、《或问》为首,奏疏、序记、诸讲学书,及论说、杂著、赋、诗、公移次之,而终以《阳明年谱》。

△《阳明全集》·二十卷、《传习录》·一卷、《语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守仁撰。此本为康熙中馀姚俞嶙所编,删除钱德洪本正录、外录、别录之目,并为一集,更其旧第,首载年谱,次以书、序、记、说诸体,而以《传习录》、《语录》附焉。

△《张伎陵集》·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凤翔撰。凤翔字光世,号伎陵子,洵阳人。弘治己未进士,官户部主事。是集前六卷为诗,附赋三篇,后一卷为杂文。凤翔年仅三十而卒,文章本未成就,与李梦阳为同年。梦阳为作小传,至比之王勃,当时颇以为党。今观集中所附梦阳评点,惟《白岩赋》一篇,称扬过甚,其他诗文,率多讥弹之语,则梦阳实未尝心满之也。

△《凌谿集》·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应登撰,应登字升之,宝应人。弘治己未进士,官至云南布政司参政,宏治七子之一也。《明史·文苑传》附见《顾璘传》中。是集凡赋二卷,诗十卷,文五卷,附录碑文、传铭、诗文一卷。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李、何并兴,李目空诸子,自三秦而外,得其门者盖寡,心摹手追,凌谿一人而已。其口占绝句云:文章康、李传新体,驱逐唐儒驾马迁。是其生平惟以北地为宗,故诗文格调相近,然沉著顿挫处,则才力不及梦阳。顾璘为作碑文,称其诗上准《风》、《雅》,下采沈、宋,磅礴蕴藉,郁兴一代之体,未免谀墓之辞矣。

△《贞翁净稿》·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周伦撰。伦字伯明,晚号贞翁,昆山人。宏弘治己未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谥康僖。是集为赵士英所删定,其诗沿台阁旧派,不免肤廓。士英《序》谓:其有得於陶元亮、王摩诘两家,非定论也。

△《白斋竹里集》·七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张琦撰。琦字君玉,鄞县人。弘治己未进士,官至兴化府知府,加布政使参政,致仕。是集前有嘉靖癸未自序,称守莆阳日,既梓平生所作,积数年,又得若干首,有相知君子,赞予续梓之。文稿力绵,不能尽刻,姑芟摭数十篇,附诗之后,是琦尚有前集行世,此则归田后所刻续集也。琦当何、李盛时,别以独造为宗,自开蹊迳。王世贞《艺苑卮言》谓:其如夜蛙鸣露,自极声致,然不脱於泥中;盖其用思虽苦,炼骨未轻,有意生新,未免圭角太露。散体则纵笔所如,如《遗稽行实》一篇,至以案牍语入文,尤非体裁也。

△《梦蕉存稿》·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游潜撰。潜有《博物志补》,已著录。是集凡诗三卷,文一卷。其诗工拙互见,七言如:“蘼芜晓雨湿蝴蝶,杨柳晚风吹栗留”,“云深野岸客稀到,天阁斜阳鸦乱啼”等句,皆颇有作意。古诗则摹拟温、李,而才力未至。散体不多作,仅二三十篇,亦未入格。其集曰“梦蕉”者,案集中有《梦蕉亭睡起》诗,自注云:亭在钟城山隙处,盖其别业云。

△《对山集》·十九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康海撰。海有《武功县志》,已著录。海晚岁纵情声伎,故乐府特为擅长,诗文皆不甚留意,不免利钝互陈。今已以孙景烈删定之本缮入四库,此本即张太微所编之原集,附存其目,不没其裒辑之功云尔。

△《王氏家藏集》·六十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一曰《浚川集》,明王廷相撰。廷相有《慎言》,已著录。其诗文列名七子之中,然轨辙相循,亦不出北地信阳门户,郑善夫诗所谓:“海内谈诗王子衡,春风坐遍鲁诸生。”一时兴到之言,非笃论也。王士祯《论诗绝句》曰:“三代而还尽好名,文人从古善相轻;君看少谷山人死,独有平生王子衡。”盖善夫殁后,廷相始见是诗,赒恤其家甚至也,亦颇有微词矣。

△《内台集》·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廷相撰。是编刻於嘉靖丙申,凡诗二卷,词一卷,杂著一卷,奏疏一卷,杂文二卷,又在《家藏集》之后者也。时廷相为都御史,故以“内台”为名云。

△《鲁文恪存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鲁铎撰。铎字振之,号莲北,景陵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卒赠礼部侍郎,谥文恪,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其子彭嘉所编,前四卷皆诗;第五卷为使交稿,铎官编修时,尝奉使安南故也;第六卷以下为杂文。史称:铎为司业日,与祭酒赵永皆李东阳门生也。东阳生日,相约以二帕为寿,索笥无有,有乾鱼食过半矣,乃携其半馈东阳,云云。案司业秩六品,何至贫不能具二帕?无帕可徒往,何必以食残之物为敬?皆於事理为不近。此殆世人欲著其清介,故甚其词,史因而录之。然亦足见其素行孤高,故致影造是语,不能不谓之贤者也。至於诗文,则皆不甚擅长,盖其平生志趣,不在於斯耳。

△《山堂萃稿》·十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徐问撰。问有《读书劄记》,已著录。是编,诗六卷,文十卷,而奏疏三篇,附诗之末,体例殊别。其诗文平正通达,而伤於浅易,中有孙伟、方豪、黄佐三人评语,盖即以点勘之本付雕,亦非古式。

△《白石野稿》·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林魁撰。魁自号白石山人,龙溪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云南兵备副使。是集,赋、诗、词六卷,序记、杂言等十卷。前有自序,称平生应酬杂稿,毋虑千首。审非作家,然亦一愚之发也。今观集中,如《上吏部揭帖》及与杨一清、李东阳诸书,颇足觇其学行,诗亦俊逸,惟其称心而谈,不免乏锻炼之功耳。

△《水南稿》·十九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陈霆撰。霆有《唐馀纪传》,已著录。是集所载诸诗,意境颇为萧洒,而才气坌涌,信笔而成,故往往不暇检点。古文大致朴直,而少波澜顿挫之胜。惟诗馀一体较工,其豪迈激越,犹有苏、辛遗范。末附诗话一卷,中间论词一条,谓明代骚人多不务此,间有知者,十中之一二,则其自负亦不浅矣。

△《周恭肃集》·十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周用撰。用字行之,吴江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恭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国南所编,凡诗九卷,诗馀一卷,文六卷。其诗古体多啴缓之音,近体音节颇宏整,文则平实坦易,纵其笔之所如。

△《樗林摘稿》·三卷、《附录》·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秦钅堂撰。钅堂字国和,号乐易,又自号类樗子,无锡人,弘治甲子举人,亲没后不复进取。嘉靖中,诏选人不愿试者,授以散衔致仕,遂循例授南京都察院都事。是集为其子淮、漳所刊,凡诗三卷,附录赞、铭、志、文,为一卷,钅堂隐居不仕,绝意时名,其於诗,特以寄兴,故附录诸篇,皆叙其隐德,而不及其文章。朱彝尊《明诗综》,亦未采录一篇云。

△《未斋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鼎臣撰。鼎臣字九和,昆山人,弘治乙丑进士第一,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康,事迹具《明史》本传。初,鼎臣以直讲筵受世宗恩眷,世宗好长生术,内殿设斋醮,鼎臣进《步虚词》七章,且列上坛中应行事宜;又享太庙,上命鼎臣及霍韬捧主。二人有期功当辞,鼎臣乃言:古者诸侯绝期,今公卿即古诸侯,请得毋避,深为清议所讥。惟其悯东南赋役失均,屡陈其弊,及请昆山筑城,卒免倭患,为其乡人所称。《明史·艺文志》载《鼎臣集》二十四卷,今所存者凡二本。一为其孙晋璠等辑,凡文稿六卷,诗六卷,续稿六卷,其题曰:《顾文康集》,较史志少六卷,此本多三集四卷,亦止二十二卷,不足二十四卷之数。或集本残缺,或史文偶误,则莫之详矣。

△《钤山堂集》·三十五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严嵩撰。嵩字惟中,分宜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大学士,事迹具《明史·奸臣传》。嵩虽怙宠擅权,其诗在流辈之中,乃独为迥出。王世贞《乐府变》云:“孔雀虽有毒,不能掩文章。”亦公论也。然迹其所为,究非他文士,有才无行,可以节取者比,故吟咏虽工,仅存其目,以昭彰瘅之义焉。

△《洹词别本》·十七卷、《附录》·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崔铣撰。铣有《读易馀言》,已著录。是集原本为赵王所刊,仅十二卷,编年排次而不分体。此本乃嘉靖甲寅池州知府周镐,命贵池教谕范所重编,始区别体裁,以类汇次,而其文则无所增损焉。

△《甘泉集》·三十二卷(广东巡抚采进本)

明湛若水撰。若水有《二礼经传测》,已著录。据若水门人洪垣所记,其集本四十八册,刊以行世者十五册。此本凡《樵语》一卷,《新论》一卷,《雍语》一卷,《二业合一训》一卷,《大科训规》一卷,《书》一卷。《新泉问辨录》一卷,《新泉问辨续录》一卷,《问疑录》一卷,《问疑续录》一卷,《金陵问答》一卷,《金台问答》一卷,《书问》二卷,《古乐经传或问》一卷,序记章疏三卷,讲章一卷,杂著一卷,约言一卷,语录一卷,《扬子折衷略》一卷,《非老子略》一卷,诗二卷,《归来纪行略》一卷、《岳游纪行略》一卷,祭文、碑铭二卷,外集一卷。盖语录居十之九,诗文其馀赘耳。

△《梅国集》·四十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刘节撰。节有《春秋列传》,已著录。是集凡诗十二卷,附以诗馀、杂文二十九卷,节所辑广文选,采摭浩博,而门目琐碎,体例冗杂,颇有贪多务得之失。其所自作,亦惟取明白条畅,尽所欲言。往往下笔不能自休,故不免稍伤於蔓衍。

△《宝制堂录》·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节撰。是集乃节官副都御史时,其子鲁掇拾杂稿而成。前有林庭、吕柟、方豪“三《序》”,皆题曰《宝制堂私录》,以明非节所自编。此本标题乃皆作《宝制堂录》,盖其曾孙一翼等重刻所改也。然节之著作,备於《梅国集》中,此未全之本也。

△《石川集》·四卷、《附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殷云霄撰。云霄字近夫,寿张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南京工科给事中。尝疏论武宗纳有娠女子马姬事,以峭直称。《明史·文苑传》附载《郑善夫传》中。是集分二种,又各分诗文为二卷:曰《瀛洲集》者,官靖江知县时作;曰《芝田集》者,官青田知县时作。附一卷,曰《金陵稿》者,则官南京时作也。史称云霄尝作蓄艾堂,聚书数千卷,以作者自命,多与孙一元唱和,诗派亦与相近,然大抵才情富赡,而骨格未坚。

△《孟有涯集》·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孟洋撰。洋字望之,一字有涯,信阳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以论张璁、桂萼,下狱。谪桂林府教授,移知汶上县,终南京大理寺卿。是集诗十三卷。文四卷。洋娶於何氏,故其诗格多效何景明,而才则不逮。景明之没,洋志其墓,其文亦不甚工。

△《玉岩集》·九卷、《附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周广撰,广有《江西通志》,已著录。所著诗文,自释褐以前,曰《初稿》;官县令时,曰《鸣琴稿》;御史时,曰《排云稿》;谪怀远时,曰《啖荔稿》;官建昌时,曰《量移稿》,曰《乞骸稿》;谪竹寨时,曰《沅芷稿》;官江西时,曰《揽辔稿》,曰《阅江稿》;视学福建时,曰《外台稿》;官巡抚时,曰《内台稿》;官刑部时,曰《邦禁稿》;篇帙甚富。后其子匄同邑周凤鸣简汰编次,定为此集。凡诗六卷,文三卷,卷中仍注原集诸名,附录一卷,则志状之属也。广在正德中疏攻钱宁,直声动海内,而文名不甚著。故归有光《序》止著其生平大节,而不论其诗文之工拙云。

△《倪小野集》·二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倪宗正撰。宗正字本端,馀姚人,弘治乙丑进士。官兵部武选司员外郎时,尝以言事廷杖,后终於南雄府知府。嘉靖中赐祭葬,赠学士,谥文忠。所著有《丰富集》、《突兀稿》、《观海集》、《太仓稿》,晚年复有《小野集》十六卷。此本二十二卷,盖国朝康熙中,其七世孙健宗汇辑重刻,而题以最后之名者也。谢迁丰富集序,述李东阳之言,谓明之诗文,至宗正而集大成,未免推之已甚。宗正尝有诗云:“偶入棠陵眼,难齐少谷肩。”棠陵,方豪别号;少谷,郑善夫别号也。可谓自知之审矣。

△《治斋集》·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万钅堂撰。钅堂字仕鸣,进贤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吏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李默传》。是编凡奏议十卷,分顺天、南京、南台、勘夷、北兵、吏部、辞谢、称贺八集,文集四卷,诗词三卷。每集冠以《自序》,而其文一字不易,盖其后人印行之时,分冠每集之首,而忘其合而编之,遂致复出也。史载,钅堂为南京都御史时,以星变上言八事,除名,颇著丰采。后为严嵩汲引,起为副都御史,征湖广蜡尔山蛮,剿抚失宜,暂平复叛,委罪於偏裨以解。及居吏部,委曲以顺嵩,反为赵文华斥挤罢官,则是集所载奏议,未必尽为可据,诗文则更其馀事矣。

△《南原集》·七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王韦撰。韦字钦佩,上元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明史·文苑传》,附见《顾璘传》中。韦与璘及朱应登、陈沂相友善,时有朱、顾、陈、王之目。朱、顾皆羽翼北地,共立坛墠。而韦与陈沂独心惩剿袭之非,颇欲自出手眼,《阁试春阴》一篇,当时至谓有神助,然所作多尚秾丽,亦未能突过李、何。是编璘所选定,凡诗三卷,文四卷,前有璘所作《小传》,一篇。

△《西樵遗稿》·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方献夫撰。献夫有《周易传义约说》,已著录。是集名曰《西樵》,以早年读书西樵山也。献夫缘议礼骤贵,故开卷即冠所上《大礼疏》,《明史》本传,谓其:虽执大政,气厌厌不振,入阁之初,攻者四起,故集中多引疾求退之章,无所谓嘉言硕画云。

△《行远集、行远外集》·(皆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录》,已著录。其文集、续集,刻於嘉靖中。此集,则崇祯庚午,其曾孙休宁县知县起龙所编。前有起龙《述言》一篇,称深随地著述,散见四方者,邈不可购,所镌正、续集,一百五十卷有奇,十不得五,迄今模糊散佚,又十之二三,起龙眷怀先泽,多方搜购,见辄笔之,又积至二十馀卷,以次校编;又称附以年谱,重开生面云云。今考此本所载,皆《文裕集》所已收,盖其时,旧刻散佚,因掇拾所存,重刻此版,故称搜购,实则非续获於正、续二集之外也;所称年谱,今亦不存,或装辑偶漏,或岁久版又佚缺欤。

△《雪窗诗》·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吴爰撰。爰字翼夫,上海人。本姓陆、以父赘於吴。故冒其姓。本名瑗,后去玉旁名爰,则不知其何故也。是集为其门人高介所编,浅弱殊甚,如《谢定翁招联句》诗云:“旧雨不来新雨至,绣衣宁岂布衣嫌。”“宁岂”二字,殆不成语,又附载其里人张衎评语,如朱隐翁《易斋诗》曰:“庖犠王天下,龙马负河图,夏禹治水成,元龟呈洛书。”即密点其旁,批於句下曰:味易之深,有此等语。通集大抵此类,殆故相侮弄耶。

△《霞城集》·二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程诰撰。诰字自邑,歙县人。生平好游,所至山川都邑,辄纪以诗。卷帙虽多,亦瑕瑜互见,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诰诗气格专学空同,第才情稍钝,色泽未鲜,五言庶称具体耳。”其论当矣。

△《类稿》·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涂几撰。几字守约,又字孟规,宜黄人。以隐居著述称。然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几尝撰时事策十九篇,上言孝庙,大言不怍,盖非安於遯世者云云。”今观其集,亦不甚讲经世之学也。

△《士斋集》·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女子邹赛贞撰。赛贞,当涂人,赠监察御史谦之女,翰林院编修濮韶之母也。当时称为女士,故自号曰士斋。是集凡诗二卷,杂文一卷,其婿大学士费宏为之序。考明弘治中,有御史邹鲁,谪官萧山令,以私憾害何舜宾。其子竞,结客复仇,殴鲁几死。遣官鞫实,竞与鲁皆抵罪,见於《明史·孝义传》。今以赛贞所作,其父谦行状证之,则赛贞即鲁之妹也。

△《丹岩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黄云撰。云字应龙,丹岩其别号也,昆山人。弘治中,以岁贡授瑞州训导,是集凡诗四卷,文六卷,其门人巡按御史高安朱实昌所编,中多与沈周、文徵明诸人,往来题咏之作。

△《东壁遗稿》·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蒋焘撰。焘字仰仁,长洲人,徐有贞之外孙也。九岁能究经史百家言,十一岁补郡学生,十七岁而卒。祝允明为作遗文《后序》,载其死为《丹台记》,事甚怪。焘外舅程遵为作《墓志》、《墓碣》、《集序》,乃无一语及之。允明故好奇,所作野记、志怪诸书,朱孟震《河上楮谈》称其百无一信,则所述焘事,殆影附李贺小传为之,未必有据矣。是编乃焘没之后,遵所编次,凡论十五篇,策五篇,表四篇,皆其揣摩科举之文,大抵才气溢发,有苏氏父子遗意,而神锋太隽,义蕴未深,则天限其年,学问未足副之也。遵《序》称焘在时,尝题其文曰:《东壁录》,故因其志,题曰《东壁遗稿》云。

△《寻乐堂集》·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烈撰。烈字正邦,乐安人,寻乐其别号也。成化弘治间诸生,是集文五卷,诗六卷。末附其族孙、澄江府经历、素节所撰《行实》一篇,载其论文、论经史之语,盖志大而学则未广者也。

△《康谷子集》·六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明刘养微撰。养微字敬伯,广济人。是集前三卷为乐府及诗,四卷则其《说铃》及《自谱》四则,其诗宗李梦阳,而才力薄弱,颇窘於边幅。其《说铃》内极推梦阳,谓古色过於子美,未免为偏好之言;五卷以下附其弟养言诗文,及其远祖天行、文焕等传。又附刘秉鉁《石浪诗钞》,刘醇骏《盟鸥集》,刘鹍化《味闲轩遗稿》数种,皆寥寥数篇,姑备刘氏一家之书而已。

△《句曲纪游诗》·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朱凯撰。凯字尧民,长洲人,与同里朱存理齐名,称为“二朱先生”。所著有《尧民集》,久已散佚,故朱彝尊《明诗综》不载其诗,但附其名於存理之下。且云有《句曲纪游》一卷,亦不传。此本乃马裕家所藏,末有马人伯《跋》,谓崇祯己巳仲秋,摹录成、弘诸先哲诗,因凯度先生谈及,借得此本,抄於双橘斋中,云云。则明末,尚有传本,彝尊偶未见耳。编中古体八首,近体十七首,乃正德丁卯三月十三日凯与东阳沈用之、沈宜永兄弟,同游三茅山而作,前有凯《自序》,末有凯友吴奕《跋》。

△《谦光堂诗集》·八卷(两广总督采进本)

明文城王朱弥钳撰。弥钳号秋江翁,唐庄王芝阯次子。初封文城王,后以子宇温嗣封唐王,弥钳亦追封唐王,谥曰恭。《明史》附见《唐王桱传》,称其有学行,孝友笃至。是集诸体诗凡八卷,而赋物居其大半,“咏梅”一韵,至百首。颇见才气,而骨格尚未成就,集为正德戊寅弥钳所自编,卷首有嘉靖辛丑思诚子《序》,“思诚子”即宇温自号也,亲藩尊贵,笔札例不署名。然子序父集,则又不当拘此格,此亦於礼未协者矣。

△《省愆稿》·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魁撰。魁字焕吾,泰和人。正德丁卯举人,官至工部员外郎。嘉靖初,疏谏雷坛工作太急,忤旨廷杖,与杨爵、周怡同,长系镇抚司狱。久之,释归而卒。隆庆初,赠太常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所著有《晴川集》、《仁恩录》,今皆不传。此编乃其诗集,其六世族孙承琦所编,与黄淮《省愆集》同名,盖亦狱中作也。魁少从王守仁游,讲良知之学,登朝以气节著,吟咏非所注意,大抵皆一时遣兴之作而已。

△《禺山文集》·一卷、《诗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含撰。含字愈光,永昌卫人,正德丁卯举人。其学出于李梦阳,又与杨慎最契,故诗文皆慎所评定。慎《序》有曰:“张子自少不喜为时文举子语,见宋人厌弃之犹腻也。其为文必弓、左,字必苍、雅。其推挹甚至,然其病正坐于此,故襞积字句,而乏熔铸运化之功。明人别有雕镂堆砌一派,含其先声欤。盖慎在云南,无可共语。得一好奇之士,遂为空谷足音,不觉誉之过当。且慎名既重,闻者咸推波助澜,而赝古之文,又足以駴俗目,含遂盛为文士所称,实则涂饰之学,与其师同一病源,各现变证也。

△《泾野集》·三十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吕柟撰。柟有《周易说翼》已著录。其集初刻於西安,既而佚阙,其门人徐绅、吴遵、陶钦,重为删补编次,刻於真定。此本即真定刻也。柟之学,出薛敬之,敬之之学,出於薛瑄,授受有源,故大旨不失醇正。然颇刻意於字句,好以诘屈奥涩为高古,往往离奇不常,掩抑不尽,貌似周、秦间子书,其亦渐渍於空同之说者欤。

△《矫亭存稿》·十八卷、《续稿》·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方鹏撰。鹏有《续观感录》,已著录。是集诗文多应酬之作,所载笔记,亦无所发明。

△《韩五泉诗集》·四卷、《附录》·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韩邦靖撰。邦靖有《朝邑县志》,已著录。是集乃其兄邦奇所编,以“志”、“传”二卷,附录於后。邦靖兄弟,负重名,时有“关中二韩”之目。而诗则不出当日之风气。王九思云:“五泉子七言绝句诗,绝类少陵,古歌词浸淫唐初,逼汉、魏矣。”标榜之词,未免溢美。朱彝尊《静志居诗话》曰:“五泉心摹手追,乃在大复,比於西原、南泠不足,方之孟有渥、李嵩渚似胜一筹。”斯为平允之论矣。

△《鸟鼠山人集》·二十九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胡缵宗撰。缵宗有《安庆府志》,已著录。是编凡《正德集》四卷,《嘉靖集》七卷,《鸟鼠山人小集》十六卷,《后集》二卷。其诗激昂悲壮,颇近秦声,无娬媚之态,是其所长,多粗厉之音,是其所短。

△《拟涯翁拟古乐府》·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胡缵宗撰。缵宗游李东阳之门,乃取《东阳古乐府》二卷,以次属和,立题指事,率由“东阳”之旧,亦间有所釐正。凡一百八首,太康张光孝为之评,而其弟统宗为之注。

△《拟汉乐府》·八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胡缵宗撰。一名《舆上集》,以其多成之舆上也。汉乐府多声词合写,不能复辨,沈约《宋书》言之甚明。缵宗乃揣摩题意为之,殊类於刻舟求剑,况唐人歌诗之法,宋人不传,惟《小秦王》一调,勉强歌之,尚须杂以虚声,乃能入律。宋人歌词之法,元人亦不传。《白石道人歌曲》自度诸腔,所注节拍,今皆不省为何等事矣。缵宗乃於千年以外,求汉乐府之音节,不愈难而愈远乎?

△《邃谷集》·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戴冠撰。案:明有两戴冠,其一长洲人,有《礼记集说辨疑》,已著录;此戴冠,字仲鹖,信阳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山东提学副使,事迹具《明史》本传,或混为一人,非也。冠受业於乡人何景明,诗亦似之。然景明诗虽风姿俊逸,而酝酿犹深。冠才学皆逊於师,而徒守其格调,殆所谓时女步春,终伤婉弱者矣。

△《少岷拾存稿》·四卷、附《司徒大事记》·一卷(两广总督采进本)

明曾玙撰。玙字东玉,泸州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建昌府知府。宸濠之叛,玙率属引兵从王守仁破贼,收复南康。集中有《平江凯歌》,即记是事也。玙号少岷山人,其集本曰《少岷存稿》。此本乃隆庆辛未南京工部主事章懋所选定,故曰“拾存”。后载《司徒大事纪》一卷,自“裁冗食”至“重漕政”凡十条,皆陈当世时务,题曰:户部江西司郎中臣曾玙修,盖奏进之书,附刻集末者也。

△《毛襄懋集》·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毛伯温撰。伯温有《奏议》,已著录。此本凡诗十卷,文八卷。文格颇疏畅,诗则所造不深,词多浅易,盖伯温北拒蒙古,南服安南,以功名自见於世,文章非所专营。童承钦《序》称:“正德间,李、何首倡,《雅》、《颂》复振,嗣响有唐,伯温亦其一”。乃自尊其师之词,非公论也。

△《东塘诗集》·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毛伯温撰。是集为伯温所自编,后并入全集,此乃其初出别行之本。

△《欧阳恭简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欧阳铎撰。铎字崇道,泰和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吏部右侍郎,谥恭简。事迹具《明史》本传。史称铎清介自持,内行修饬,尝知延平,毁淫祠百十所,以其材葺学宫坛庙。今考集中《延平改建山川坛记》,具载其事,与史相符。集中又有《上严嵩书》,然只叙述荣遇,而无一字及其相业,犹异於称功颂德之流。其文娟秀自喜,而边幅颇狭,诗多近体,又逊於文。

△《东畬集》·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钱琦撰。琦有《钱子测语》,已著录。是集为其子蘥、蓘等所编。其文如《申请设县事宜》以及《论御寇》、《劝捕蝗》诸作,皆能留心世务,诗则气味和粹,而警策者稀。陆师道称其七言绝句云:“江北滁南数日程,萧萧落木送秋声;夕阳满地鸟飞绝,人在乱山堆里行。”颇亦潇洒有致。然集中似此者,正不多覯也。

△《峰溪集》·五卷、《外集》·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孙玺撰。玺字朝信,平湖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山西按察司佥事。是集乃其子、刑部尚书植所编。玺先世居松江之华亭,南有九峰,东有盛溪,自号曰峰溪道人,并以名集。卷一至卷四为诗,多往来滇、晋道中游览之作;卷五为文,不过试策、书启之类;外集则其任扬州时,所颁条令也。

△《棠陵集》·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方豪撰。豪有《断碑集》,已著录。是集前六卷为文,后二卷为诗。豪与郑善夫友善,集中有《祭郑继之文》,叙交情极为笃挚,而诗则不及善夫远甚。

△《锺筠溪家藏集》·三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锺芳撰。芳有《春秋集要》,已著录。《琼州府志》载,芳诗文集二十卷。此集,文二十四卷,诗六卷,与《志》不符。盖《志》误“三”为“二”也。第二十卷、第二十一卷为《读书札记》。第二十二卷为《皇极经世图续》,所推起宋神宗,迄明嘉靖。第二十三卷为《杂著》。第二十四卷为《夷情要览》,盖皆各自为书者,附编於文集中云。

△《丁吏部文选》·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丁奉撰。奉字献之,常熟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南京吏部郎中。著有《南湖留稿》,《南湖逸稿》,此集则宣城梅守箕合二稿选辑者也。凡诗四卷,文四卷,而诗末附以史赞,文末又附诗三首,体例颇为丛脞。诗文皆未成家,史论二卷,亦大半陈因之语。

△《渔石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唐龙撰。龙有《易经大旨》,已著录。龙敭历中外,所著有《黔南集》、《江右集》、《关中集》、《晋阳集》、《淮阳上集》,陕西提学佥事王维贤为合而刻之,以成此集。其文颇具浩瀚之气,诗尤长於五言,然集中自朱彝尊《诗话》所摘数联以外,亦复罕逢佳句矣。

△《涂水集》·八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寇天叙撰。天叙字子惇,榆次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兵部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文三卷,巡抚陕西时奏疏五卷。天叙为应天府丞时,值武宗南征宸濠,力抗权倖,以风节著,后巡抚甘肃,又屡以战功显,词采则非所擅长,故郭玺《序》亦称:其平日未尝肆志於文章云。

△《东廓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邹守益撰。守益字谦之,安福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隆庆初,追谥文庄,事迹具《明史·儒林传》。守益传王守仁之学,诗文皆阐发心性之语,其门人陈辰,始编录所作为《东廓初稿》。东廓,山名,守益讲学处也。诸门人又梓其切要者,一百二十四篇,名曰《摘稿》,而晚年著述则未之备。是编为嘉靖中所刊,题建宁府知府刘佃汇选,同知董燧编次,通判黄文明抡集。又题门人周怡、宋仪望、邵廉续编,孙德涵等十八人重辑,错互颠舛,莫知竟出谁手也。史称:世宗欲去兴献帝本生之称,守益疏谏,下狱拷掠。嘉靖二十九年,九庙灾,守益疏陈上下交修之道,又忤旨落职。其疏具载本传,今集中乃不载。考《千顷堂书目》,此集之外尚有《东廓遗稿》十三卷,今未见其本,或别收於《遗稿》中欤。

△《阳峰家藏集》·三十五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张璧撰。璧字崇象,石首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谥文简。是集为璧居内阁时所自编。首以经筵讲章及议典礼之文,次为应制诸诗及诰敕、赋颂、表疏,次为古今体诗及杂文。璧当夏言、严嵩相持之时,入阁不及一年而卒。《明史》不为立传,其人盖无所短长者,今观其诗文,殆亦如其为人焉。

△《黼庵遗稿》·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柴奇撰。奇字德美,昆山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应天府尹。奇在正德时,谏南巡,劾权倖,及上《边储屯政》诸疏,颇著直声。以当时自焚其草,故集中不载。是编前有正德辛巳题识,称旧有《石池诗稿》、《石池文稿》、《嘉树轩纪闻》各一册,己卯转南光禄,失之。重置一册,录后来之作,时有所忆,或就人录得,亦错置其间云云。盖犹奇所手编也。凡诗六卷,杂文四卷,皆平易有馀,精深不足。邹守益《序》,称其诗文典雅雄健,不落骫骳,不矜刻峭。友朋推挹之词耳。

△《巽峰集》·十二卷、《附录》·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尹襄撰。襄字舜弼,号巽峰,永新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司经局洗马。是集凡诗五卷,文七卷。后有其子祖懋题识,谓原集十卷,刻於闽中,继复收辑得十二卷。其文持论颇纯正,而波澜结构则未造古人。

△《平田诗集》·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管楫撰。楫字汝济,号平田,又号竹木山人,咸宁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因与严嵩相忤,辞疾家居二十年。文徵明尝画《平田草堂》、《杜曲山房》二图,并诗贻之,重其人也。此集前有张治道《序》,称骊邑令刻诸县斋,楫不知也。又有楫自序,称再阅旧稿,又删其十之三。然其本今皆不传,故朱彝尊作《明诗综》,不列其名。此本乃乾隆初,其裔孙锡绶所辑。其诗颇沿七子之派,盖楫与薛蕙、何景明、高叔嗣诸人相倡和,渐染而然也。

△《费文通集选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费寀撰。寀有《广信府志》,已著录。所著《文名锺石集》,本二十四卷。此本乃刘同升、许穀所选,与其兄宏、诗文合刻之本也。

△《东岩诗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夏尚朴撰。尚朴有《东岩文集》,已著录。此编乃其诗集,多涉理语,近白沙、定山流派。集中《读击壤集》绝句云:“闲中风月吟边见,始信尧夫是我师。”其宗法可知也。

△《古菴文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宪撰。宪有《谏垣奏草》,已著录。是集乃其子?所编。凡文八卷,诗二卷。宪居言路,以戆直称,故所作颇有刚劲之气,以耳疾谢归。后与王守仁、湛若水诸人讲学,绳墨自守,务为笃实。故亦不恣意高谈,然以文章而论,则於是事非当家也。

△《蓉川集》·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齐之鸾撰。之鸾字瑞卿,桐城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河南按察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曾孙山所编,凡五种。一曰:《南征纪行》,为其从征宸濠时所作杂诗,后附赋一首;一曰:《悠然亭杂诗》,为其官南京时作,后附记序三首;一曰:《开堰集》,为其在安庆时所作;一曰:《历官疏草》,皆其奏议,起正德九年,讫嘉靖八年,每种为一卷;一曰:《入夏录》,析为三卷,乃其佥事宁夏时作,前二卷皆诗,后一卷则杂文。别以汪元锡等赠言,附於末,而总冠以《小传》、《行状》、《年谱》。后有山跋语,称闲游市阓,得遗稿数篇,已而遍历茶坊药肆,恣意搜辑,编次成帙,因康熙己未诏修《明史》,檄取《入夏录》送官,遂裒而付诸剞劂。盖之鸾位虽不显,然在正、嘉之间,卓卓称名臣,故史馆徵其著作,以备采择。今观其奏疏,词多剀切,犹可想见风采,诗则非所擅长也。

△《节爱汪府君诗集》·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汪文盛撰。文盛字希周,崇阳人。正德辛未进士,除饶州推官,入为兵部武选司主事,谏南巡,廷杖;嘉靖初出知福州,历官按察使,以佥都御史巡抚云南,进大理卿。事迹附见《明史·毛伯温传》。伯温之官安南也,文盛功居多,顾不得优叙,论者惜之。其知福州也,有惠政,郡人为立节爱祠,故傅海舟编次其诗,即以名集。诗多虚响,不出北地、信阳门径。朱彝尊《明诗综》所选“万年枝上露清华”一首,题曰《西苑》。今考此集,实为《拟古》八首之一,不知彝尊何以改其原题,其偶误也欤?

△《后斋遗稿》·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陈宪撰。宪字伯度,后斋其号也,馀干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贵州布政使司参议。是集《公馀纪拙》一卷,《粤江行稿》一卷,乃宪之子、鄞县丞照所编,首有鄞县人戴鱀《序》,谓其得乡先哲胡居仁之传,故诗多理语,鲜风人之致云。盖当时本以理学推之也。

△《桃谷遗稿》·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陆俸撰。俸字天爵,吴县人,正德辛未进士。官刑部时,尝以谏南巡,廷杖,后终於宝庆府知府,其诗多应酬牵率之作,而时露风格。岳岱《今雨瑶华》,谓其晚就操觚,灵心夙构,颖悟居多,盖天姿高而学力未至者也。

△《渐斋诗草》·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汉撰。汉字鸿逵,平湖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山西布政司参政。是集刻於嘉靖乙卯,诗学江西,於尔时为别调,然风格虽异,兴象未深,究不能独绝一时也。

△《襄敏集》·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王以旂撰。以旂有《漕河奏议》,已著录。是集为其子籥所编,凡诗二卷,文二卷。以旂治河、按边,皆以功见,而词章不著於当时。此集所存,大抵皆应酬作也。

△《琴溪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寰撰。寰字原大,常熟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寰与桂萼为同年,官翰林时,乃力斥萼议大礼之非,坐是移南京,旋告归,其人足重,诗文则皆不入格。

△《八厓集》·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廷用撰。廷用字子贤,华容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江西按察使。是集《赋》一卷,《诗》六卷,《文》二卷。后附《绪论》四卷,则其训饬士民之说。顾璘《国宝新编》以廷用为殿,其赞云:“按察人豪,阔视放言,文藻性成,早垂钜篇。”然廷用自以耿直传,不必以文藻著也。

△《常评事集》·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常伦撰。伦字明卿,号楼居子,沁水人。正德辛未进士,除大理寺评事,谪寿州州判,迁知宁羌州,负才凌傲,屡为忌者所中,后因跨马疾驰,马渴赴饮,堕水死,年仅三十有四。是集“赋”五首,“乐府”二十一首,各体诗百馀首,“传”、“赞”等杂著,数篇附之。王世贞谓:其诗如沙苑儿驹,骄嘶自赏,未谐步骤。陈子龙则谓:其气骨高朗,颇能自运。今观是编,合二人之论,乃为定评。国朝王士祯《分甘馀话》云:“明诗人,有早慧而年不得四十者,如陈后冈、董中峰与明卿之属,汗血方新,而筋骨未就,秀而不实,殊可惜也。”

△《鸥汀长古集》·二卷、《前集》·二卷、《别集》·二卷、《续集》·一卷、《渔啸集》·二卷、《顿诗》·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顿锐撰。锐字叔养,涿州人。正德辛未进士,官代府右长史。锐少负诗名,当时称涿郡有才一石,锐得其八斗。晚年卜居怀玉山,吟咏自適,其五言古诗,气韵清拔,颇为入格;七言古诗,跌荡自喜,而少翦裁;近体专尚音节,数篇以外,意境多同,盖变化之功,犹未至也。

△《杏东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郭维藩撰。维藩字价夫,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是集诗文各五卷,皆乏深湛之思,其门人河南巡抚蔡汝楠《序》称:所著《经筵》、《南雍》二稿,俱不可见,此集已非完书,由维藩存日,无意传其词章,盖亦道其实也。

△《海涯集》·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顾磐撰。磐字子安,南直隶通州人,正德癸酉举人。是集“诗”四卷,“诗馀”附焉;“文”六卷。集中如《考正乡贤祀典》,以及《水利》、《马政》诸作,於乡邑利病,亦颇为详核。然大致以流利为主,故不为诘屈,亦不造精深。

△《南湖诗集》·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张綖撰。綖有《杜诗通》,已著录。是集诗多艳体,颇涉佻薄,殆“玉台”、“香奁”之末流。每卷皆附词数阕,考綖尝作《填词图谱》,盖刻意於倚声者,宜其诗皆如词矣。

△《古山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桂华撰。华字子朴,安仁人,正德癸酉举人,大学士萼之兄也。尝从胡居仁门人张正游,故所学颇为醇正,诗文则尚未成家。

△《渭厓文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霍韬撰。韬有《明良集》,已著录。是编为其子与瑕、与琦所编,皆所作杂文,惟七卷,有诗数十首。韬性强执谬戾,不顾是非,议尊兴献为皇考,则斥司马光不知忠孝,不当从祀孔庙;议合祀天地,则并诋及《周礼》,可谓无忌惮者。其他文亦皆争辨迫急,异乎有德之言,前有伦以谅、金立敬二《序》,誉之甚力,盖一其乡曲,一其年家子也。

△《西原遗书》·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薛蕙撰。蕙有《约言》,已著录。是编乃户部侍郎、南充王廷所辑,嘉靖癸亥刻於扬州。皆其与人讲学往复书札也。其阐《中庸》中和之说,孟子性善之旨,研析颇至。惟推崇释、道太甚,如云:“空寂者,即吾未发之本心;定慧者,即古圣人之诚明。”又云:“禅学不惟贤於后世之仙学,虽吾后儒之学亦非其伦。”又於论《黄庭》、《大洞》诸经,俱自谓得其要妙,皆不免参杂二氏,未能粹然一出於正。蕙本诗人,《考功》一集,驰骤於何景明、徐祯卿、高叔嗣间,并骛争光,原足以自传不朽。乃求名不已,晚年忽遁而讲学。所讲之学,又踳驳如是,反贻嗤点於后来。蛇本无足,子为之足,其蕙之谓乎?

△《谿田文集》·十一卷、《补遗》·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马理撰。理有《周易赞义》,已著录。是集凡“文”六卷,“诗”五卷,“补遗”一卷,则有文无诗。理少从王恕游,务为笃实之学,故所诂诸经,亦多所阐发,惟其文喜摹《尚书》,似夏侯湛昆弟诰之体,遣词宅句,涂饰琱刻,其为赝古,视李梦阳又甚焉。《明史·儒林传》载杨一清督学关中,见理及吕柟、康海文,大奇之,曰康生之文章,马生、吕生之经术,皆天下士也。则一清虽赏识之,已不以文章许理与柟矣。史又称:理名震都下,高丽使者慕之,录其文以去。盖亦以其人重之耳。

△《颐山私稿》·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吴仕撰。仕字克学,号颐山,宜兴人。正德甲戌进士,官至四川布政司参政。是编凡诗三卷,文七卷,皆意境平浅,不耐寻绎。

△《南泠集》·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蒋山卿撰。山卿字子云,《千顷堂书目》作字仙卿,传写误也。仪真人,正德甲戌进士,官至广西布政司参政。是集为山卿所自订,其门人乔佑校刻。前有《自序》云:弱冠见东吴顾吏部、宝应朱户曹,教以读汉、魏、晋、宋、唐人之诗,年二十九,举进士,好与同年亳州薛子蕙研攻古作。是时信阳何子景明与薛邻,尝闻其绪论焉。其学诗大旨,已尽於此。顾璘《序》称其下笔千言,才情焕发,朋辈每为敛手。而王世贞又以不堪咀嚼少之,持论互异。今观其集,正韩愈所谓无好无恶之诗耳。

△《函山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刘天民撰。天民字希尹,号函山,历城人。正德甲戊进士,除户部主事。谏武宗南征,廷杖,改礼部;谏大礼,复廷杖,迁吏部郎中,出知寿州。历官按察司副使。朱彝尊《诗话》称:天民晚以计吏罢,愤懑不平,恒逃於词曲;而顾璘《序》则称其内境春融,神游太古,无芥蒂於得失。今观其集中,如《拟宫词》五十首,《古别离》、《宿楚相祠》等作,尚可谓怨而不怒者,特其摹仿太多,不能卓然自成一家耳。所著本,有《虫吟草间集》、《刺寿稿》、《游蜀稿》、《田间集》诸目。其孙亮采汇而刻之,共为此集云。

△《嵩渚集》·一百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李濂撰。濂有《祥符先贤传》,已著录。《明史·文苑传》载:濂少年,尝作《理情赋》,其友左国玑持以示李梦阳,梦阳大嗟赏,访之吹台。濂自此声驰河洛间。既罢归,益肆力於学,遂以古文名於时。又称,濂初受知梦阳,后不屑附和。此集诗三十八卷,文六十二卷,乃濂所自订,皆於七子之外,挺然自为一格。大抵笔锋踔厉,泉涌飚驰,而裁翦尚疏,不免才多之患。濂跋石珤《熊峰集》,谓诗文传世,岂贵於多,其说良是。而自定己作,乃不能尽翦榛楛,信乎割爱之难也。

△《观政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濂撰。濂是集乃其正德乙亥,在京观政时所作,故以为名。凡赋二篇,各体诗二百五十四首,杂著八篇。考濂为正德甲戌进士,乙亥为登第之次年,犹少作也。

△《洞阳诗集》·二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顾可久撰。可久字舆新,无锡人。正德甲戌进士,官至广东按察司副使。是编标曰《洞阳诗集》,而子目俱题曰《在涧集》。考《千顷堂书目》,可久有《在署草》八卷,《在疚草》二卷,《温陵集》六卷,《虔州草》一卷,《珠崖草》一卷,《在涧集》十九卷,无《洞阳集》之名。盖总汇诸集,名曰《洞阳》,而仍各自为书也。此集凡二十卷,首尾完具。而黄虞稷作十九卷,岂所见之本偶未全欤?其诗古体颇散漫,律体多乏坚老,七言绝句,尤学质朴而不成。

△《人瑞翁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林春泽撰。春泽字德敷,侯官人。正德甲戌进士,官至平番府知府。年百有四岁,有司为建人瑞坊,故以《人瑞翁》名其集。原本十二卷,今未见传本,此本其曾孙慎所重编也。春泽少与郑善夫游,互相切磋,故其诗颇有体裁,但乏深思厚力耳。

△《谷平文集》·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中撰。中字子庸,吉水人。正德甲戌进士,官至总督南京粮储,都察院副都御史,谥庄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门人罗洪先所编,其曰谷平者,以其所居之里名之也。凡疏二十有八,日录三百九十六,书问三十有三,诗文一百六十有五,大抵讲学者为多。

△《石居漫兴稿》·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陈器撰。器字德器,临海人。正德甲戌进士,官至刑部郎中。尝得三奇石,置之别业,晨夕临玩,遂自号“三石山人”。而其孙承翁编次遗稿,亦遂名曰《石居》。词多浅易,尚未成家。

△《明水文集》·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九川撰。九川字惟濬,号竹亭,临川人。正德甲戌进士,官太常寺博士,时以直谏,廷杖。嘉靖初为礼部主客司郎中,复以事谪戍,放还,居明水山,遂易号明水。初九川释褐时,告归谒王守仁,讲无善无恶之旨,遂称弟子。抚州为姚江之学者,自九川始。是集乃其门人董君和所编,凡文八卷,大抵皆讲学之语,诗六卷,小有韵致,而不免薄弱。

△《鹿原存稿》·九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戴钦撰。钦字时亮,马平人。正德甲戌进士,官至刑部郎中,以谏大礼,廷杖,创重而卒。其集刻於闽者八卷,曰《玉溪存稿》,刻於滇者二卷,曰《戴秋官集》。此则其侄希颢所合辑,凡文二卷,诗七卷。钦与何景明、李濂、薛蕙等,同时友善,所作颇刻意摹古,然不越北地之馀派。

△《黄洛邨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宏纲撰。宏纲字正之,雩都人。正德丙子举人,官至刑部主事。是集乃其孙宜璞所刻,上卷书翰,多与邹守益、罗洪先、聂豹辈,讲学之语。盖宏纲师事王守仁,传良知之说也。下卷杂著及诗数十首,则率皆应俗之作。

△《双江文集》·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聂豹撰。豹有《困辨录》,已著录。是集乃其侄礼部郎中静所编。第一卷至第十一卷皆文,第十二卷为诗,第十三卷又为寿文、杂著,而注曰即《困辨录》。疑静所编本十二卷,其后人又摭寿文及《困辨录》附见其后也。

△《东洲集》·二十卷、《续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崔桐撰。桐字来凤,海门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舒芬传》。以与芬俱以疏谏南巡、廷杖故也。是集凡诗九卷,词一卷,文十卷。《续集》诗六卷,文四卷。《江南通志》所载,卷帙与此相同。《千顷堂书目》作《东洲集》三十卷,《续集》十卷,《明史·艺文志》作《东洲集》四十卷。疑黄虞稷误“二十”为“三十”,《明志》据虞稷之目合而计之,共为四十卷也。

△《东麓稿》·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佃撰。佃字友之,弋阳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翰林院编修,后出为建宁府通判。其集无大疵累,亦无所见长。

△《青湖文集》·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汪应轸撰。应轸字子宿,浙江山阴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江西提学佥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延良所编,前七卷为文,后七卷为诗,应轸有吏才,兼以气节著,史称其在户科岁馀,所上凡三十馀疏,皆切时弊。今观集中诸奏牍,多侃直之言,颇见风采。诗文则率皆朴实,犹守成、弘之旧格。

△《紫峰集》·十三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琛撰。琛有《易经浅说》,已著录。是集诗五卷,文七卷,《正学编》一卷,末以《年谱》附焉。初刻於嘉靖中,此其裔孙所重刻也。《明史·儒林传》附见《蔡清传》末。称琛杜门独学,清见其文异之,曰:吾得友此人足矣。琛因介友人以见清云云。今观其诗,皆濂洛风雅一派,其文亦类语录讲义,盖其渊源如是云。

△《青萝文集》·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渐逵撰。渐逵字用仪,号青萝子,番禺人。正德丁丑进士,官刑部主事,家居十馀年,以荐起官,言事不报,复乞归。是集文八卷,首载《陈愚见以裨圣化》、《乞创立以存根本》两疏,即其复起时所上。诗分《北游》、《大隐》、《罗浮》、《灵洲》、《中洞》、《樾森》、《双鱼》、《深明》、《洛澄》、《越山》、《白云》、《萝山》十二稿,稿为一卷。其《铁桥》一绝,朱彝尊《诗话》,谓其追踪唐许碏“阆苑花前”之作,然沙中金屑,正复不能多覯也。

△《西元集》·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马汝骥撰。汝骥字仲房,绥德人。正德丁丑进士,改庶吉士。以谏南巡,廷杖,出为泽州知州。世宗立,召还,授编修,官至礼部右侍郎,谥文简。事迹附见《明史·舒芬传》。是集古体二卷,今体六卷。蒋一葵云:仲房诗,有沈理而无元趣。黄青甫谓其诗整炼似法颜、谢,队仗森然。求之声律,未造其深,亦不失为高流。盖汝骥刻意镕炼,务求典实,其长短皆在於是也。

△《戴中丞遗集》·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戴鱀撰。鱀字时重,或作时量,字之讹也,号东石,鄞县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四川巡抚。是集《千顷堂书目》作《东石遗稿》,凡诗四卷,杂文五卷,其子士充所编。张时彻《序》谓其负恢廓之才,不屑屑争雄铅椠,或有匄请,辄伸纸濡毫应之,故集中诸作,多伤率易,独《鄞水利三叙》及《海防策》,以情形目击,言之较为确凿云。

△《笔峰存稿》·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王凤灵撰。凤灵字应时,莆田人,笔峰其自号也。正德丁丑进士,官至广西布政司参政。凤灵官刑曹时,曾疏论宦官张锐、都督钱安,大辟之不当赎及给事中陈洸显罪之无可曲宥。其言甚直,朝议莫能夺。守淮时,救灾疏六十上。卒以好激论天下事,见忌罢归,死於倭难。生平所著有《淮阳急稿》及《漫稿》、《汇稿》、《净稿》,各二十卷,旋皆散佚。兹集乃其孙介所蒐辑。至崇祯时版漶,元孙梦旸又重刊之,凡文四卷,赋、诗一卷。

△《桂洲集》·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夏言撰。言有《南宫奏稿》,已著录。此集凡赋、诗、词八卷,文十卷,首有《年谱》,言未相时以词曲擅名,然集内词亦未甚工,诗文宏整而平易,犹明中叶之旧格。

△《朱福州集》·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朱豹撰。豹字子文,上海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福州府知府。是集为其子察卿及其友冯迁所编,凡诗三卷,奏疏三卷。诗学中唐,以流丽清切为主。

△《过庭私录》·七卷、《外集》·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鼎撰。鼎字维新,号泉亭,又自号支离子,钱塘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广西布政司参议。是集其仲子遵晦所录,故以《过庭》为名,皆散体之文,末附赋骚古诗数首。《外集》则皆诗也,文有整饬平雅者,亦有微近俗调者,金石文字,颇失翦裁,有韵之文则更逊矣。

△《半洲稿》·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张经撰。卷首题曰蔡经,盖其未复姓时所刊也。经字廷彝,侯官人。正德丁丑进士,累官南京兵部尚书,总督军务,改左都御史,为严嵩构陷,坐以失律弃市;后追谥襄愍。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第一卷为《北寓稿》,乃经官御史时所著;次为《南行稿》,为嘉兴府知府时所著;次为《西征稿》,为大理寺卿奉命安辑关西时所著;次为《东巡稿》,巡抚山东时所著。诗多五七言近体,颇摹唐调,盖正当太仓、历下,初变风气之时也。

△《郑思斋文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洛书撰。洛书字启范,思斋其号也,莆田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提督南直隶学政。事迹附见《明史·解一贯传》。是集前后无“序”、“跋”,不知谁所编次,亦无目录,仅“序”九篇,“记”三篇,“赋”二篇,寥寥不成卷帙,又皆应酬之作,殆非完本。

△《林次崖集》·十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林希元撰。希元有《易经存疑》,已著录。是集为其子有梧所编。凡奏疏四卷,书二卷,揭帖附焉,序三卷,记、碑共一卷,论、说、议共一卷,杂著一卷,志、表一卷,传、行状一卷,祭文、哀词二卷,诗二卷,词附焉。希元之学,宗其乡人蔡清,故於明代诸儒,惟推薛瑄、胡居仁。与王守仁同时,而排其《传习录》最力。虽与守仁门人季本同年相善,而与本之书,亦不少假借其师,其祭守仁文,但推其功业而已,无一字及其学问也。至其气质刚急,锐於用世,则类其乡人陈真晟。故其为南京大理寺评事,则忤江彬,忤御史谭会,忤大理寺卿陈琳,坐谪泗州州判。及为大理寺丞,又请剿辽东叛兵,坐谪钦州知州。官广东时,值安南莫登庸篡国,力请讨之,疏凡六上,竟坐是中计典归。归后,又以争郡邑利病,几中危法。其负气喜任事,盖可想见。其由泗州再入大理也。盖方献夫、霍韬荐之,故与二人颇相契。集中《与周石厓书》,亦自称气味与兀厓相似。又自称大礼、安南之议,所见与兀厓同。兀厓者,韬别号也。然在泗州时,张璁、桂萼欲援之同议大礼,终谢不行。则诸人固不足为希元累矣。集中有《与汪可亭书》曰:“今海内推大家者二人,曰李崆峒、何大复。二子雕词铸意,刮陈去新,力挽颓风,以还之古,似为一时文人也。然考其所得,《典谟》已乎,《盘诰》已乎,余皆未能知也。”云云。则非惟学问辟姚江,即文章亦辟北地、信阳。故其诗文,皆惟意所如,务尽所欲言乃止。往往俚语与雅词相参,俪句与散体间用,盖其素志原不欲以是见长云。

△《玩鹿亭稿》·八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万表撰。表有《海寇议》,已著录。万氏世以勋绩显,表独才兼文武,每与唐顺之等讲学,御倭亦有功绩,号为儒将;然其诗文,气格稍弱,故终不能与一时文士,角逐词坛。是集凡诗二卷,文六卷,末附录赠答诗启及行状、墓志。乃其子达甫所编,其孙邦孚所刻。达甫有《皆非集》,邦孚有《一枝轩稿》,皆能传其家学云。

△《少石集》·十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陆釴撰。釴有《山东通志》,已著录。是集诗五卷,文七卷,杂著一卷。前有张时彻《序》,称其华不近浮,质不近俚,而惜其志之未艾。盖具体而未成家者,故《序》有微词云。

△《少华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詹泮撰。泮字少华,玉山人。正德辛巳进士,官至礼科给事中,乞养归。泮尝从章懋游,以讲学自任,其诗文亦别为一格,是集乃其子长至、长生所编,杂文诗词共三卷,外录一卷,则皆他人之赠言也。

△《介塘文略》·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相撰。相号介塘,鄞县人。正德辛巳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嘉靖初,以争大礼,廷杖卒。事迹附见《明史·王思传》。是册仅杂文十八篇,且多酬赠之作,所著岁月,皆在嘉靖二三年,盖丛残抄本,非其遗集。文格颇伤於雕琢,亦七子流派也。

△《栋峰遗稿》·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曾梧撰。梧字于易,江西广昌人。正德辛巳进士,官至常州府知府。是集凡文一卷,诗一卷,文冠以《应诏疏》,反覆申明合祀天地之说,盖是事古今聚讼,儒者各尊其所闻,不足异也。初鋟於嘉靖中,后毁於火,天启辛酉,其曾孙邦泰又重刻焉。

△《龙湖文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治撰。治字文邦,茶陵人。正德辛巳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谥文隐,改谥文毅;万历初,复改谥文肃。是集凡文十卷,诗五卷,乃丰城雷礼与治婿彭宣所编刊,版久漫漶,雍正丙午,宣之从曾孙思眷得旧刻校正,属其子维新重刊於浙江。治,《明史》无传,《献徵录》称,其临事不阿,以是失世宗旨,及其卒也,命与中谥,隆庆改元,始更谥焉。然观何乔远所撰小传,不能举其相业,集中奏疏,於时事亦罕指陈。乔远所称为辅臣时,默默不自得,冀乘间争谏,殆亦曲解之词欤?归有光、薛应旂皆治所取士,当时以识鉴称。而诗文则未能自为一家。朱彝尊《静志居诗话》尝摘其《夜过洞庭》诗云:“晓发吴阊门,夕渡广陵沚,日暮江帆迟,洞庭三百里。微风澹无波,明月照天水,隐隐见君山,钟声翠微里。”以吴地而混於楚,且云:“文肃家茶陵,与洞庭湖密迩,何得以君山属吴耶?”今观集中是诗,晓发吴阊门,作“武昌门”;夕渡广陵沚,作“黄陵沚”;洞庭三百里,作“八百里”。则固未尝涉於吴地,岂彝尊所见之本,乃思眷《序》所谓翻本杂淆,或思眷重校,因彝尊是语,而改之欤?

△《张水南集》·十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衮撰。衮字补之,江阴人。正德辛巳进士,历官至南京光禄寺卿。是集凡诗二卷,文九卷。衮在谏垣,颇多建白,嘉靖中,倭扰东南,衮家居在危城中,驰书政府,条上御倭五事,盖亦留心於经世者,词章则又当别论焉。

△《张文忠集》·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孚敬撰。孚敬有《谕对录》,已著录。是集凡《奏疏》八卷,《诗稿》四卷,《续稿》一卷、《文稿》六卷。孚敬以议礼得君,故其著述,强半皆考礼之词,不惟议兴献王礼,而且议郊祀礼,议孔庙礼;不惟撰《明伦大典》,而且撰《礼记章句》,自谓有明一主持礼教之人。其间所论,未必百无一当,然穿凿附会,以迁就时局者,比比然也。

△《弘艺录》·三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邵经邦撰。经邦字仲德,仁和人。正德辛巳进士,官至刑部员外郎,以论劾张孚敬下狱谪戍。事迹具《明史》本传。经邦以讲学自任,尝采古今论学语,发明其旨,为《弘道录》;又删掇诸史,为《弘简录》。所著诗文,则别为此录。经邦自作《志铭》所云:“三弘集”成,瞽开聋鸣者是也。考其自作《小传》,称榷税荆州时,裒所著为《弘艺录》,故卷首《自序》题嘉靖四年乙酉,而集中所载,并及於暮年绝笔。则又后人续编,非其手定之本矣。经邦《上武宗疏》及《中兴保治》、《日食建言》诸疏,皆慷慨激烈,足以见其志节。其他诗文则类皆抒写胸臆,不屑屑以研炼为工。卷首《艺苑元机》七十三条,专明作诗之法,以严羽诗有别才,非关学之说为不然,且谓清庙缉熙,莫非至理所寓,未可不谓之诗;人惟狃於习俗,谓与经生不同,故往往粘皮带骨。观其持论,其宗旨概可知也。

△《群玉楼集》·八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默撰。默有《建阳人物传》,已著录。是集凡文五卷,诗三卷,乃其子太学生培所编。康太和《序》称:其镕意铸词,不涉蹊径,然少伤於朴直。原集刊於万历元年,此本为其裔孙重刊。默为赵文华借策题谤讪,构陷下狱以死。有孝廉江宗者力争之,故卷末以江举人《上侍郎赵文华书》附焉,其事盖史所未及也。

△《秬山稿》·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田顼撰。顼字太素,龙溪人。正德辛巳进士,官至贵州提学副使。是集前半卷为杂文,后半卷为诗,大抵皆应酬之作。文格颇浅弱,惟诗颇爽朗,盖沿前七子之流波,有意规橅唐人,而模拟未免有迹也。

△《甓馀集》·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朱纨撰。纨有《茂边纪事》,已著录。是集九卷以前,皆其在官时章疏、公移。十卷曰:《海道纪言》,其巡抚闽浙时所著诗文。十一卷即《茂边纪事》,其整饬威茂兵备时所著平寇始末,并诗数十首。末卷曰《永感录》,则其先人行述、志铭及诸人赠言也。

△《李徵伯存稿》·十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兆先撰。兆先字徵伯,茶陵人,大学士东阳之子。以荫为国子生,年二十七而卒。《怀麓堂诗话》载兆先论诗之语,可云夙慧。东阳所作《兆先志》文,亦悼惜特甚。而沈周《客座新闻》,乃载其父子相谑一事,则狂纵无复人理,虽晋人放达,不至於斯。平心而论,殆才隽而不修行检,誉之者有所粉饰,毁之者亦有所附会耳。是集,凡诗赋、杂文十一卷。又《东行稿》一卷,乃其自京师赴山东之作;附录一卷,则东阳所为《兆先志》,及同时诸人慰问诗,具在焉。

△《董从吾稿》·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董澐撰。澐字复宗,一字子寿,号萝石,海盐人。《明史·儒林传》附载《钱德洪传》末。嘉靖甲申,澐年六十八,始游会稽,从王守仁讲学,或沮之,澐曰:“吾从吾所好耳。”遂又自号“从吾”。其集以诗与语录、杂文,共为一编,而附守仁和赠诸作。大抵皆暮年谈理之词也。卷末有其子穀《跋》,称尚有诗文若干卷未刻。盖讲学以后,转以早年之作,为不足存云。

△《嗜泉诗存》·二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璋撰。璋字政虹,海盐人。是集前有正德四年璋自序,称取旧刻痛加刊削,存十之一,并及近作为二卷,杂著、诗馀为一卷,易其名曰:《诗存》。此本为其十世孙凤藻所刊,上卷为古体,下卷为近体,附录诗说五则,而独无诗馀、杂著。据其九世族孙缵祖《后序》,盖旧刊已佚,此重刻者残本耳,卷末《摘句三十四联》,同时诸人和章及《小传》、《墓志铭》,皆凤藻所续也。缵祖《跋》又称,尚有《重刊残本诗钞》第八、第九两卷。今未见传本,其存佚不可知矣。

△《谭樵海集》·六卷、附《幽谷集》·一卷、《霜岩集》·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谭宝焕撰。宝焕,江西乐安人,樵海其号也。集凡文三卷,诗三卷。宝焕少好讲学,为文多涉理趣;诗尤沿《击壤集》流派,如《自示》云:“从今脊骨刚如铁,一担纲常勿放肩。”《寄邓九邱》云:“还与先生磨太极,乾坤肯负苦心人。”较《定山集》抑又甚矣。末附《幽谷集》一卷,其孙钦瑗作;《霜岩集》一卷,其曾孙清严作也。

△《性理吟》·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谭宝焕撰。是集成於正德壬申,前有《自序》,皆以“四书”及性理中字句为题,前列朱子之说,而以一诗括其意。前集一卷为七言绝句,后集一卷为七言律诗,其意不在於诗,亦遂难以诗论也。

△《鸿泥堂小稿》·八卷、《续稿》·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薛章宪撰。章宪字尧卿,自号浮休居士,江阴人。《小稿》刻於正德丁丑,其子布所编。《续稿》刻於嘉靖庚申,邑人沈翰卿所编。诗文皆乏神韵,盖摹古而仅得其貌也。

△《东原集》·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杜琼撰。琼有《纪善录》,已著录。其诗以平正畅达为宗,而伤於朴僿,后有正德己卯俞弁《跋》,称刻本体制未备,此集乃其乡人“佥都御史”张企翱所辑补云。

△《佘山人诗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佘世亨撰。卷首题岭南,不著郡邑。《广东通志》亦失载其姓名,惟欧大任《序》称:其在正德、嘉靖间,好游名山。去家数载而归,卜居粤秀山下,粤秀为广州山名,则当为广州人矣。大任又称山人有子嘉诏,既成进士,试令合肥,手录《山人诗》四卷,即县斋刻之。案:《太学题名碑》,嘉靖乙丑科有三甲进士佘嘉诏,广东顺德县人,盖即世亨之子也。其诗近体居多,古体仅寥寥数篇耳。

△《雅宜集》·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宠撰。宠字履吉,自号雅宜山人,长洲人。八举不第,终於诸生。《明史·文苑传》附见《文徵明传》中。是集诗八卷,文二卷。诗分体编列,而各以“正德稿”、“嘉靖稿”字系标题之下,盖约略编年之意,以自记所造浅深。大抵才力富赡,而抑郁之气激为亢厉,亦往往失之过觕;文则非所留意,姑附存诗后云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