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四十四 子部五十四

2016-09-08 19:53:31

○小说家类存目二

△《山海经释义》·十八卷、《图》·二卷(通行本)

明王崇庆撰。崇庆有《周易议卦》,已著录。是书全载郭璞注。崇庆间有论说,词皆肤浅。其图亦书肆俗工所臆作,不为典据。

△《幽怪录》·一卷、《续幽怪录》·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幽怪录》,唐牛僧孺撰。僧儒事迹具《新唐书》本传。《唐书·艺文志》作《玄怪录》。朱国桢《涌幢小品》,曰:牛僧孺撰《玄怪录》,杨用修改为《幽怪录》。因世庙时重玄字,用修不敢不避。其实一书,非刻之误也。然《宋史·艺文志》载李德裕《幽怪录》十四卷,则此名为复矣。《唐志》作十卷,今止一卷,殆钞合而成,非其旧本。晁公武《读书志》云,僧孺为宰相,有闻於世,而著此等书。周秦行纪之谤,盖有以致之也。末附唐李复言《续录》一卷。考《唐志》及《馆阁书目》皆作五卷,《通考》则作十卷,云分仙术、感应二门。今仅残篇数页,并不成卷矣。然志怪之书,无关风教,其完否亦不必深考也。

△《续玄怪录》·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唐李复言撰。是书世有二本:其附载牛僧孺《幽怪录》末者,盖从《说郛》录出。一即此本,凡二十三事,与《唐志》卷数亦不符。盖从《太平广记》录出者,虽稍多於《说郛》本,然亦非完帙也。

△《龙城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唐柳宗元撰。宋葛峤始编之柳集中,然《唐·艺文志》不著录。何薳《春渚纪闻》以为王铚所伪作。《朱子语录》亦曰:柳文后龙城录杂记,王铚之为也。子厚叙事文字,多少笔力,此记衰弱之甚,皆寓古人诗文中不可知者於其中,似暗影出。今观录中所载帝命取书事,似为韩愈调张籍诗天官遣六丁,雷电下取将二句作解。赵师雄罗浮梦事,似为苏轼梅花诗月下缟衣来扣门作解。朱子所论,深得其情。庄季裕作《鸡肋编》,乃引此录驳《金华图经》。季裕与铚为同时人,或其书初出,伪迹未露,故不暇致详欤?然自南宋以来,词赋家已沿为故实,不可复废。是亦王充所谓俗语不实,流为丹青者矣。

△《独异志》·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唐李冘撰。《唐·艺文志》作李元。未详孰是。其书杂录古事,亦及唐代琐闻,大抵语怪者居多。如女娲兄妹为夫妇事,皆《齐东》之语。又如《列子》海人狎鸥、愚公移山事,皆摭寓言为实事,尤为胶固。至王涯为仇士良所害,本非文宗之命,乃称涯为天兵枭戮,则悖谬甚矣。

△《陆氏集异记》·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唐比部郎中陆勋撰。《书录解题》及《宋史·艺文志》并作二卷。陈振孙曰:语怪之书也。凡三十二事,言犬怪者居三之一。此书较陈氏所载多二卷,而事较振孙所记之数多三四倍,亦不多言犬怪,岂后人附会,非其本书欤?

△《剑侠传》·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为唐人撰,不著名氏。载明吴琯《古今逸史》中。皆纪唐代剑侠之事,与《太平广记》一百九十三卷至一百九十六卷所载豪侠四卷文尽相同。次序及句下夹注如潘将军条下所附忘其名疑为潘鹘硉也九字,亦复吻合,但讹鹘硉为鹤碎耳。盖明人剿袭《广记》之文,伪题此名也。

△《录异记》·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蜀杜光庭撰。光庭有《了证歌》,已著录。此书《宋志》作十卷,与今本异。白云霁《道藏目录》收於洞元部记传类恭字号中。然光庭虽道士,而此书所述实无与於道家。卷首沈士龙题辞谓光庭以方术事蜀孟昶,故成此书以取悦。考陶岳《五代史补》,光庭以唐僖宗幸蜀时入道,其后历事王建、王衍,未入后蜀。即以此书而论,其记蜀丁卯年会昌庙城壕侧龟著金书玉字大吉字,则王建天复七年也。又称蜀皇帝乾德元年己卯七月十五日庚辰降诞广圣节,王彦徽得白龟以进,则王衍元年也。凡此皆为前蜀王氏诞陈符瑞,以云悦昶。失考甚矣。其言皆荒诞不足信。《冶城客论》曰:广成先生杜光庭撰《仙传录异》等书,率多自作,故人有无稽之言谓之杜撰。然则光庭之妄,前人已言之矣。

△《括异志》·十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张师正撰。师正字不疑。熙宁中为辰州帅。《文献通考》载师正擢甲科后,宦游四十年不得志,於是推变怪之理,参见闻之异,得二百五十篇,魏泰为之序。此本不载魏序,盖传写佚之。然王铚《默记》以是书即魏泰作。盖泰为曾布之妇兄,而铚则曾纡之婿,犹及识泰,其言当必不诬也。

△《青琐高议前集》·十卷、《后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晁公武《读书志》及《宋史·艺文志》皆著录,亦皆不云谁作。赵与旹《宾退录》称为刘斧《青琐高议》,当必亲见其标题。前有孙副枢序。不称名而举其官,他书亦无此例,其为里巷俗书可知也。所纪皆宋时怪异事迹,及诸杂传记,多乖雅驯,每条下各为七字标目。如张乖崖明断分财,回处士磨镜题诗之类,尤近於传奇。间有称议曰者,寥寥数言,亦多陈腐。《读书志》称其词意鄙浅,良非轻诋。公武所录作十八卷,《宋史·艺文志》亦同,此本乃多两卷,或坊贾传刻,又有所窜入欤?蔡绦《铁围山丛谈》称所载孙勔射鼋被追,见韩琦为紫府真人事,其说不谬。然称为青琐小说,或又其别名也。孙勔事,《魏公别录》、《魏公家传》皆载之。周煇《清波杂志》又考其同异,谓当以《家传》为正。其所引王老志别一说,即蔡绦语也。韩琦名德,何必死作阎罗王乃足取重。斧作小说,侈谈神怪可矣。士大夫以为实事而记於家传、别录,好事者又校正其异同,相率说梦,不亦傎乎?

△《云斋广录》·八卷、《后集》·一卷(内府藏本)

宋李献民撰。献民字彦文,延津人。是书前有政和辛卯献民自序。所载皆一时艳异杂事,文既冗沓,语尤猥亵。晁公武《读书志》、陈振孙《书录解题》俱云十卷,分九门。今止存六门,曰士林清话,曰诗话录,曰灵怪,曰丽情,曰奇异,曰神仙,共八卷。末有后集一卷,曰盈盈传,乃作者自述所遇。然首称皇祐中,中称嘉祐五年,皆仁宗年号,与献民时代不相及。则传中所谓余者乃别一人,而佚其名,非献民自称也。其书大致与刘斧《青琐高议》相类。然斧书虽俗,犹时有劝戒,此则纯乎诲淫而已。以向来诸家著录,今姑存其目焉。

△《五色线》·二卷(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载毛晋《津逮秘书》中。考《中兴馆阁书目》有此书名。然是书杂引诸小说新诞之语,或不纪所出,割裂舛谬,不可枚举。至谓楚襄王梦神女事出《史记》,其庸妄可知。未知果宋时旧本否也。

△《峡山神异记》·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黄辅撰。辅里籍未详。是书作於嘉定戊寅。辅时辟为泷水县令。自序谓予备员西征,始闻峡山非常可骇之事,始犹未敢以为然。及观前贤所记,由东坡以来,连篇累牍,悉出於名公巨卿之口,以其人之可信,则事必可信矣。访《峡山集》旧版散失,於是裒集传之。然其叙述飞来殿,谓至德元年峡有三神人化为方士,夜扣颍州贞俊禅师曰,本峡居清远上流,吾欲建道场,师能去否?俊诺之。是夕风雨骤作,黎明薄霁,启户而观,则佛殿与神像已运至山中矣。俊师乃於峰前石上安坐。本淮南西路舒州延祚寺之所移。其事涉於语怪,是小说之支流,非地志之正体也。

△《闲窗括异志》·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宋鲁应龙撰。自署东湖,盖嘉兴人。书中称淳祐甲申馆於沈氏,则理宗时也。其书皆言神怪之事,而多借以明因果。前半帙皆所闻见,后半帙则杂采古事以足之。大半与唐、五代小说相出入。

△《续夷坚志》·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金元好问撰。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人。官至左司郎中。事迹具《金史》本传。是编盖续宋洪迈《夷坚志》而作,所纪皆金泰和、贞祐间神怪之事。前有自序,见於《遗山集》,而此本无之,盖传写佚脱也。

△《异闻总录》·四卷(内府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著时代。其中林行可一条,称大德丁酉,则元人矣。然所载临安倡女仪珏一条,称其编隶鄱阳,予尝於席间与纸笔,即赋词。大略美吾兄弟有鄱江英气锺三秀之语,乃洪迈《夷坚志》原文。所谓予者,即迈。所谓北兄弟三秀,即迈、适、遵也。此本剿袭其言,并其自称亦未改,则亦剽剟而成者矣。

△《效颦集》·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赵弼撰。弼有《雪航肤见》,已著录。是编皆纪报应之事,意寓劝惩而词则近於小说。第三卷中阙疥鬼对、梦游番阳传二篇,殆传写佚之。

△《谈纂》·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都穆撰。穆有《壬午功臣爵赏录》,已著录。是书记录元、明以来逸事。然多涉神怪,不足徵信。书中龚泰、轩輗、张仙三条注称采曰者,乃其门人陆采附记。盖此书采所编次,故原本题曰都公谈纂云。

△《陆氏虞初志》·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陆氏虞初志》,不著其名。惟第一卷中续齐谐记有跋,称得於外舅都公家,疑为都穆婿也。其书所收诸家小说,惟吴均为梁人。馀皆唐人杂传,不出《太平广记》之中,殊乏异闻。《白猿传》旧题江总,虽曰托名,然既为谤欧阳询而作,则出於隋末唐初更无疑义,乃以殿唐末,未免失伦。则亦随手钞合,取足卷帙,无所铨次之本矣。

△《志怪录》·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祝允明撰。允明有《苏材小纂》,已著录。是编所载皆怪诞不经之事。观所著《野记》诸书,记人事尚多不实,则说鬼者可知矣。朱孟震《河上楮谈》谓允明所作志怪凡数百卷,疑无此事。卷字殆条字之误欤?

△《西樵野记》·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侯甸撰。甸,苏州人。《明史·艺文志》载是书作十卷,此本卷数不符,疑有散佚。然原序称一百七十馀条,计数无阙,或《明史》误也。序又称所载悉幽怪之事,此本所载乃有不涉幽怪者二十三条,为例未免不绝。其女子咏钱一诗,见沈括《笔谈》,摭为近事,尤疏舛矣。

△《广夷坚志》·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杨慎撰。慎有《檀弓丛训》,已著录。是编前有嘉靖二十年慎门人夏林序。文词猥陋,舛误叠出。如云宋洪迈有《夷坚志》二十卷,考迈书甲集至癸集二百卷,支甲至支癸一百卷,三甲至三癸一百卷,四甲四乙二十卷,乃四百二十卷,非二十卷也。又称因宣和皇帝喜长生不死之术,一时士大夫相习成风,争为此类言语以媚於上,洪故贤者,亦不能免。考迈乃高宗绍兴十五年进士,孝宗时官端明殿学士,非徽宗宣和时人也。又称慎著述已满天下,晚年学《庄子》之卮言,拾《齐谐》之剩语,仿洪氏之例而推广之。考慎以正德六年辛未登第,年二十四,至嘉靖二十年辛丑仅五十四岁,非晚年。其为依托,已无疑义。及核其书,乃全录乐史《广卓异记》,一字不异,可谓不善作伪矣。

△《见闻纪训》·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良谟撰。良谟宇中夫,安吉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贵州布政司参政。是书杂记见闻,多陈因果。虽大旨出於劝戒,而语怪者太多。

△《耳抄秘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上元壬午南赡部洲二十八年林之东无名氏撰述。考书中所纪,其人当在嘉靖时。壬午即嘉靖元年,而称二十八年,其词诡诞,未之详也。所纪皆明代杂事,然无一非委巷之谈。如谓明成祖发刘基之墓,得一朱匣,中有贺永乐元年登极表;元顺帝为明所败,匿於古寺而死,即以寺梁为棺;宁王权为许逊后身;邱濬为虾蟆精;凡孔氏袭衍圣公者,其相必口露双齿如孔子;明太祖以公主嫁朝鲜国世子;刘基对明太祖称白胡子变红胡子;明孝宗为牟尼佛降生,故年号上下二字皆取牟字字头;其鄙俚荒唐,殆不足与辨。至於以危素为姓魏,以于谦为姓余,殆市井略识字人妄听之而妄记之,不知何以得传至今也。

△《高坡异纂》·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仪撰。仪有《螭头密语》,已著录。是编乃志怪之书。前有自序,谓高坡者京邸之寓名。案明张禹《坊巷前胡同集》,东城有高坡胡同,盖即所居也。钱希言犭会园称杨仪礼部素不信玄怪之谈,因闻王维贤亲见仙人骑鹤事,始遂倾心,著有《高坡异纂》行於世。然书中所记,往往诞妄。如黄泽为元末通儒,赵汸之所师事,本以经术名家,而仪谓刘基入石壁得天书,从泽讲授,真可谓齐东之语。至谓织女渡河,文曲星私窥其媟狎,织女误牵文曲星衣,上帝丑之,手批牵牛颊,伤眉流血,竟公然敢於侮天矣。小说之诞妄,未有如斯之甚者也。

△《冶城客论》·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陆采撰。采字子元,长洲人,粲之弟也。是编乃其肄业南雍时记所闻见,大抵妖异不根之言。其胡铨后身一条云,闻之祝允明。又云初闻祝子之言,以为祝好奇,必记此,不暇详叩。因近阅语怪两编无之,追书於册。是允明有所不记,而采记之,其诞更甚於允明矣。乃讥沈周作《客座新闻》多信门客妄言,何也?卷末鸳鸯记一篇,述施氏妇闺阁幽会之事,淫媟万状,如身历目睹。此同时士大夫家也,谁见之而谁言之乎?尤有乖名教矣。

△《祐山杂说》·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冯汝弼撰。汝弼字惟良,平湖人。嘉靖壬辰进士,官工科给事中。以言事谪潜山县丞,迁知太仓州。调扬州府同知,不赴。隆庆中追赠布政司参政。是书自记生平琐事,率涉梦卜禨祥。其所记他人事,亦多不出此。末载种植数方,尤与全书不类。

△《古今奇闻类记》·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施显卿撰。显卿字纯甫,无锡人。嘉靖壬子举人,官新昌县知县。是书成於万历丙子。分天文、地理、五行、神祐、前知、凌波、奇遇、骁勇、降龙、伏虎、禁虫、除妖、馘毒、物精、仙佛、神鬼十六门,兼及明代近事,颇取史传,而掇拾稗官小说者为多。

△《二酉委谈》·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著录。此编乃随笔杂记,多说神怪之事,亦间作放达语。盖其时山人习气渐染及於士大夫也。卷页颇寥寥,其西山云雾茶一条云,追忆夜来风味,书一通以赠先生。(案:先生指蔡琳泉也。)五月十二日归自郡城一条云,坐心远堂中命笔伸纸,作数行记之。万历十二年一条云,第三子士駫年十三,书此付之。三月晦日一条云,归而记之,以示两儿。殆平时所作杂帖,其后人录之为帙欤。

△《燃犀集》·四卷(通行本)

不著撰人名氏,自称茂苑树瓠子。有嘉靖辛酉自序。摘取小说家所录神怪之事,汇录成编。大都与他书复出,无可采也。

△《异林》·十六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朱睦撰。睦有《易学识遗》,已著录。此乃摘百家杂史中所载异事,分为四十二目,颇为杂糅。如防风、僬侥之类,世所习闻,不足称异,而他书稍僻者仍不无挂漏。惟详注所出书名,在明末说家中体例差善耳。

△《快雪堂漫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冯梦祯撰。梦祯有《历代贡举志》,已著录。是编为陆烜奇晋斋所刻,皆记见闻异事。语怪者十之三,语因果者十之六,记翰林旧例、大同米价、回回人义仆、节妇、虞长孺、汉印、吴茂昭品龙井茶、李于麟弃岕茶,以及栽兰、藏茶、炒茶、茉莉酒、造印色、铸镜、造糊、造色纸诸法,为杂家言者十之一。故从其多者,入之小说家焉。

△《孝经集灵》·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虞淳熙撰。淳熙字长孺,钱塘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吏部稽勋司郎中。《经义考》载淳熙有《孝经迩言》九卷,《今文孝经说》一卷,今皆未见。此书专辑《孝经》灵异之事,如赤虹化玉之类,故曰集灵。夫释氏好讲福田,尚非上乘,况於阐扬经义而纯用神怪因果之说乎?其言既不诂经,未可附於经解,退居小说,庶肖其真。至其采录颠舛,如张角作乱,向诩上便宜,不欲国家兴兵,但遣将於河上北向读《孝经》,则贼当自消灭一条,乃鄙之事,古来传以为笑者。亦收为灵迹,殆信为贼果消灭乎?

△《前定录》·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蔡善继编。善继字伯达,乌程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福建左布政使。其书皆载古来前定之事。上卷凡七十八事,下卷凡九十三事。前有善继自序,后有泉州府训导张启睿跋。细核所录,乃全剽《太平广记》第一百四十六卷至第一百六十卷定数一门之交,名姓次序,一字无异。惟上卷之末增延陵包隰一人,下卷之首增窦易直至刘逸二十人,为原书所无,然亦自《广记》他门移掇窜入者。《广记》为习见之书,乃取其中十五卷别立书名,攘为己有,作伪之拙,於是极矣。

△《仙佛奇踪》·四卷(内府藏本)

明洪应明撰。应明字自诚,号还初道人。其里贯未详。是编成於万历壬寅。前二卷记仙事,后二卷记佛事。首载老子至张三丰六十三人,名曰消摇墟,末附长生诠一卷。次载西竺佛祖自释迦牟尼至般若多罗十九人,中华佛祖自菩提达摩至船子和尚四十二人,曰寂光境,末附无生诀一卷。仙佛皆有绘像,殆如儿戏。考释、道自古分门,其著录之书亦各分部,此编兼采二氏,不可偏属。以多荒怪之谈,姑附之小说家焉。

△《犭会园》·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希言撰。希言有《戏瑕》,已著录。是书成於万历癸丑,皆记当时神怪之事。一仙幻,二释异,三影响,四报缘,五冥迹,六灵祗,七淫祀,八奇鬼,九妖孽,十瑰闻。其以犭会园名书者,犭会者狡犭会之意,狡犭会者戏弄之意也。其中记陈祖皋陷冤狱,出金资营救,反为人所绐事。影响类中作其姻家钱日省,因其从子朗生诱祖皋妻钅强三百缗,及金凤敛诸物,为沈儒宗所胁致败,祖皋妻死而为厉。灵祗类中作指挥采成文构成其狱,因其同里沈瑞徵诱祖皋母钅强六百缗,后瑞徵独匿其赂,成文无所得,因陷祖皋大辟,祖皋父与郊为厉。两卷之中,姓名事迹自相矛盾。记所见如是,记所闻者可知矣。

△《耳新》·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郑仲夔撰。仲夔有《兰畹居清言》,已著录。是书杂记琐事,多及仙鬼因果,亦《辍耕录》之流亚。中记魏忠贤事,盖明末人也。

△《王氏杂记》·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兆云撰。兆云有《词林人物考》,已著录。是编凡湖海搜奇二卷,挥麈新谈二卷,白醉璅言二卷,说圃识馀二卷,漱石闲谈二卷,乌衣佳话四卷。皆杂记新异之事,本各自为书,后人裒为一帙,总题曰《王氏杂记》,非其本名也。其中《乌衣佳话》,《明史·艺文志》作八卷。此本仅前后二集,每集分上、下卷,或为合并,或为阙佚,均不可知。然志怪之书,无关学问,其完否亦无容深考。惟其中记张孚敬晚遇一条,谓廷臣议追封大礼,拘於俗说濮园之非云云。则意存左袒,不为公论,有不可不纠正者耳。

△《燕山丛录》·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徐昌祚撰。昌祚字伯昌,常熟人。是编盖其官刑部时所作。多载京畿之事,故以燕山为名。凡分二十二头,大抵多涉语怪,末附以长安里语,尤为鄙俚。又多失其本字本音,不足以资考证。书成於万历壬寅。有昌祚自序,谓因辑《太常寺志》得《徵州县志》书,因采其所记成此书。则亦剽掇之学也。

△《芙蓉镜孟浪言》·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江东伟撰。东伟字青来,自号壶公。开化人。万历丙午举人。其书分玄部、幻部、灵部、幽部为四集,皆摘录诸书神仙鬼怪之事,各系评语,而佻纤殊甚。如幻部中载张南轩晚得奇疾,殁时就殓,通身透明,腑脏筋骨,历历可数,莹彻如水晶云云。本说部无稽之谈,东伟乃为之评曰,此明明德之本体,可谓无所不戏侮矣。其曰孟浪言者,盖取《庄子·齐物篇》语,殆亦自知其不经欤。

△《敝帚轩剩语》·三卷、《补遗》·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沈德符撰。德符有《飞凫语略》,已著录。是书杂记神怪俳谐,事多猥鄙。至记林润劾严世蕃论死,世蕃为厉鬼以报润,则又颠倒是非之甚矣。

△《耳谈》·十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同轨撰。同轨字行父,黄冈人。由贡生官江宁县知县。其书皆纂集异闻,亦洪迈《夷坚志》之流。每条必详所说之人,以示徵信,则用苏鹗《杜阳杂编》之例。前有陶冶序,称其事不必尽核,理不必尽合,文不必尽讳,亦小说家之定评也。然其中推重方士陶仲文,称漫加削夺,时论大乖,则其他曲笔谅多矣。

△《闻见录》·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姚宣撰。宣字懋昭,应天人。是书所记杂事,多涉神怪,旧事则注出某书,新事则注闻之某人,而序述冗拙,亦或失於诠次。如禄薄俭常足,官卑廉自尊一联,一以为正德间浙江巡检题,一以为洪武中御史刘子敏左迁侯官典史时题。一页之中相隔三行,而复出尔条,可知其杂抄无绪也。

△《逸史搜奇》·(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汪云程编。云程,徽州人。其书杂采汉、唐迄宋小说一百四十种,汇为一编,中分十集。大抵皆猥鄙荒怪之语。

△《四明龙薈》·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闻性道撰。性道有《贺监纪略》,已著录。是书专载四明诸井潭神龙见伏灵迹,纪录寥寥。惟所载蜥蜴考一篇,於蝾螈、蝘蜓、蠦虫廛等名辨证详审。然纪四明龙事而泛滥及之,於体裁亦未协也。

△《才鬼记》·十六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梅鼎祚撰。鼎祚字禹金,宣城人,尝作《三才灵记》。一为才神记,一为才幻记,一即此书。所载上至周,下至明代。末二卷,则箕仙之语,皆从诸小说采出。然如《左传》所载浑良夫梦譟之词,偶成韵语,目以才鬼,似乎未然。又如《搜神记》之段孝直,《水经注》之鲜于冀,但有辨枉之词,亦不得以才论。至《搜神记》之刘伯文寄一家书,即谓之才,尤为非理。小说家语怪之书,汗牛充栋,鼎祚捃拾残剩,以成是编,本无所取义,而体例庞杂又如是,真可谓作为无益矣。

△《蚓菴琐语》·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李王逋撰。王逋字肱枕,嘉兴人。是编记明末及国初见闻,皆其乡里中事,大抵语怪者多。末述屠象美、陈梧据嘉兴作乱始末,及白头贼之事颇详。

△《矩斋杂记》·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施闰章撰。闰章仕履已附见《青原志略》条下。是书多记见闻杂事,兼涉神怪,旧载《闰章外集》中,盖《河东集》后附《龙城录》之例。然终为不类,今析出别著录焉。

△《冥报录》·二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陆圻撰。圻有《新妇谱》,已著录。此编皆记冥途因果之事,意主劝善。其真妄不可究诘也。

△《雷谱》·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侃撰。侃字亦陶,吴县人。其书杂录雷之典故与雷之果报。虽意主戒恶,而所摭皆小说家言。

△《史异纂》·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傅燮詷撰。燮詷字去异,灵寿人。工部尚书维鳞子,官至汀州府知府。是书杂纂灾祥怪异之事,自上古至元,悉据正史采入,凡外传杂记,皆不录。分天异、地异、祥异、人异、事异、术异、译异、鬼异、物异、杂异十门。

△《有明异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傅燮詷撰。是书记明一代怪异之事,亦分十类,与《史异纂》门目相同。皆从小说中撮抄而成,漫无体例。如尹蓬头骑铁鹤上升,正德中上蔡知县霍恩为流贼所杀,头出白气,及天启丙寅王恭厂灾之类,往往一事而两见。又有实非怪异而载者,如事异门内胡寿昌毁延平淫祠而绝无妖,任高妻女三人骂贼没水,次日浮出面如生,术异门内汪机以药治狂痫,物异门内萧县岳飞祠内竹生花,杂异门内漳州火药局灾,大石飞去三百步之类,皆事理之常,安得别神其说?至如译异门内谓黑娄在嘉峪关西,近土鲁番,其地山川草木禽兽皆黑,男女亦然,今土鲁番以外咸入版图,安有是种类乎?其妄可知矣。

△《觚賸》·八卷、《续编》·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钮琇撰。琇字玉樵,吴江人。康熙壬子拔贡生。历官至陕西知府。是编成於康熙庚辰,皆记明末国初杂事。随所至之地,录其见闻。凡吴觚三卷,燕觚、豫觚、秦觚各一卷,粤觚二卷。续编成於康熙甲午,分类排纂为言觚、事觚、人觚、物觚四卷,体例与初编略殊。各有琇自序。琇本好为俪偶之词,故叙述是编,幽艳凄动,有唐人小说之遗。然往往点缀敷衍,以成佳话,不能尽核其实也。

△《旷园杂志》·二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吴陈琬撰。陈琬有《春秋三传同异考》,已著录。是书皆记见闻杂事,而涉神怪者十之七八。惟所记杨维垣伪题柩字,弃城夜遁,为劫盗所杀,非死於国事,及葬明庄烈帝始末,二事足备考证耳。

△《述异记》·三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旧本题东轩主人撰。不著名氏。所记皆顺治末年康熙初年之事,多陈神怪,亦间及奇器,观其述江村杂记一条,其人尚在高士奇后也。

△《鄢署杂抄》·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为熹撰。为熹字若木,桐乡人。康熙末官鄢陵知县。欲修县志而未果,因摭其地之遗闻琐事缀为此书。自序称事涉鄢陵者十之六七,涉省郡别州县者十之三四,合以身之所历,目之所睹,得十四卷。大抵多采稗官说部一切神怪之言,盖本储地志之材。而繙阅既多,捃摭遂滥,又嗜奇爱博,不忍弃去,乃裒而成帙,别以杂钞为名。是特说部之流,非图经之体也。今存目於小说家中,庶从其类。至卷首冠以康熙五十二年覃恩敕命,莫喻其理,殆见《唐宋文集》有以告身冠集首者,故亦效之欤?不知彼乃后人所加,非所自编。又皆施於专集非施於笔记之类也。

△《果报见闻录》·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杨式传撰。式传字雪崖,鄞县人。是编皆述善恶之报,而大旨归心於二氏。其逆妇小善免死一条,虽意主戒杀,然妇欲杀姑,罪通於天矣,岂偶救数鸟之命,即可以赎乎?殆不可训也。

△《信徵录》·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徐庆撰。庆字宾溪,自署曰乌山人,不知何地之乌山也,是编杂记果报,语多荒诞。夫福善祸淫,天有显道,即明神肸蚃,亦当在杳冥之间。至於人鬼对言,幽明相接,指陈狱牍,判决是非,如虞山孙振先窃银因果记之类,何其怪而不经也。命曰信徵,岂其然乎?

△《见闻录》·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徐岳撰。岳字季方,嘉善人。是编皆记怪异之事,亦《夷坚》、《睽车》之流。

△《簪云楼杂记》·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陈尚古撰。尚古字云瞻,德清人。是编杂记琐闻,多涉语怪。其足资考证者,惟述魏忠贤养女任氏冒称明熹宗皇后张氏一事耳。

──右“小说家类”异闻之属,六十部,三百五十二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笑海丛珠》·一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唐陆龟蒙撰。然书中有苏轼、黄庭坚、僧了元及党进事,龟蒙生於唐末,何得预知?其为妄人依托可知矣。

△《牡丹荣辱志》·一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邱璿撰。考宋邱璿字道源,黟县人。天圣五年进士,官至殿中丞。邵博《闻见后录》记当时有邱濬者,以易卦推验历代,谓元丰正当丰卦。《靖康要录》记钦宗以郭京为将,盖取邱濬诗郭京,杨式、刘无忌,皆在东南卧白云之识,其字皆从睿从水。此本亦题曰字道源,盖即其人。而名乃作璿,殆传写误欤?尤侗《明·艺文志》乃以是书为明邱濬作,又误中之误矣。厉鹗《宋诗纪事》称濬有《洛阳贵尚录》,今未见。此书亦品题牡丹,以姚黄为王,魏红为妃,而以诸花各分等级役属之,又一一详其宜忌,其体略如李商隐《杂纂》。非论花品,亦非种植,入之农家为不伦,今附之小说家焉。

△《东坡问答录》·一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苏轼撰。所记皆与僧了元往复之语,诙谐谑浪,极为猥亵。又载佛印环叠字诗,及东坡长亭诗。词意鄙陋,亦出委巷小人之所为。伪书中之至劣者也。

△《渔樵闲话》·二卷(内府藏本)

旧题宋苏轼撰。明陈继儒刻入《普秘笈》中,名为《渔樵闲话录》。案晁公武《读书志》中有此书,作《渔樵闲话》,无录字。公武又云,设为问答及史传杂事,不知何人所为,亦不言出自轼手。书中多引唐小说,议论皆极浅鄙。疑宋时流俗相传有是书,而明人重刻者复假轼以行耳。

△《开颜集》·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周文玘撰。文玘尝官试秘书省校书郎,其里籍未详。此书《通考》作三卷,此本仅上下二卷,而所载三十五事与自序合,疑《通考》误二为三也。《文献通考》作文规,《书录解题》谓文规未知何人,然此刻本玘字甚分明,亦疑《通考》传写之误。其书皆古来诙谐事,各注出典。然其中如《世说》济尼一条,无可笑者,《列子》攫金一条,增吏大笑之四字;《后汉书》袁隗妇一条,增隗大笑之四字。皆非本文,亦一病也。

△《谈谐》·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陈日华撰。日华不知何许人。《文献通考》载所著《金渊利术》八卷,亦不著时代。别有《诗话》一卷,中引朱子之语。考姜夔《白石诗集》有陈日华《侍儿读书诗》,又张端义《贵耳集》称淳熙间有二妇人,足继李易安之后,曰清安鲍氏、秀斋方氏。秀斋即陈日华之室,则孝宗时人也。所记皆俳优嘲弄之语,视晔所作诗话,尤为猥杂。然古有《笑林》诸书,今虽不尽传,而《太平广记》所引数条,体亦如此,盖小说家有此一格也。

△《谐史》·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宋沈俶撰。俶始末未详。书中载有赵师{睪廾}为临安尹时事,则嘉定以后人矣。所录皆汴京旧闻,以多诙嘲之语,故名曰《谐史》。其载吴兴项羽庙事,谓鬼神之於人,但侮其命之当死及衰者。又谓魑魅罔两假羽名以兴祸福,所论颇正。然与书名殊不相应,疑亦后人杂抄成编也。

△《古今谚》·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周守忠撰。守忠有《养生杂纂》,已著录。是编前有自序,称略以所披之编,采摘古今俗语,又得近时常语,虽鄙俚之词,亦有激谕之理,漫录成集,名《古今谚》,古谚多本史传,今谚则鄙俚者多矣。

△《滑稽小传》·二卷(永乐大典本)

一名《滑稽逸传》,不著撰人名氏。自序称乌有先生,亦借司马相如之语,非其本号也。序称《史记》特为滑稽立传,以俳谐之中自有箴讽,是以取之。余游士大夫间,街谈巷语,辄取而书之。然所载皆《毛颖传》、《容成侯传》之类,大抵寓言,无事实也。

△《笑苑千金》·一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张致和撰。致和未详何许人。中一条称周益公罢相云云,则亦南宋时人也。

△《醉翁滑稽风月笑谈》·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其书首条为二胜环,刺高宗不迎徽、钦。又有韩信取三秦之谑,以刺秦桧。盖亦南宋人所为。

△《文章善戏》·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元郑持正撰。仿韩愈《毛颖传》例,於笔墨纸砚悉加封号,而拟为制表之词。又益以宋无文房十八学士制,吴必大岁寒三友,无肠公子除授集,郑楷拟封花王册,而张敏头责子羽文,沈约修竹弹甘蕉文诸篇,亦附载焉。末有元统元年古雍樊士宽后序一首,谓集文房茶具图赞,罗氏十夫八仙为一卷,签曰房闼群珍,刻之介然堂。与书名不相应,未详何故也。

△《拊掌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元人撰,不著名氏。后有至正丙戌华亭孙道明跋,亦不言作者为谁。《说郛》载此书题为宋元怀。前有自序,称延祐改元立春日,冁然子书,盖元怀自号也。此本见曹溶《学海类编》中,失去前序,遂以为无名氏耳。书中所记皆一时可笑之事。自序谓补东莱吕居仁《轩渠录》之遗,故目之曰《拊掌录》云。

△《古杭杂记诗集》·四卷(浙江江启淑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皆载宋人小诗之有关事实者,各为详其本末,如《本事诗》之例。目录末有题识云,已上系宋朝遗事,一新绣梓。求到续集,陆续出售,与好事君子共之。其书目又别题一依庐陵正本六字,盖元时江西书贾所刊也。所记凡四十九条,多理宗、度宗时嘲笑之词,不足以资考核。案陶宗仪《说郛》内亦载有是书,题作元李东有撰,然与此本参较,仅首二条相同,馀皆互异,未喻其故。观书首标题,殆《古杭杂记》为总名,而诗集为子目,乃其全书之一集,非完帙也。

△《玉堂诗话》·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采皆唐、宋人小说,随意杂录,不拘时代先后,又多取鄙俚之作,以资笑噱。此《谐史》之流,非诗品之体,故入之小说家焉。

△《埤雅广要》·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牛衷撰。衷里贯未详。官蜀府护卫千户。蜀王以陆佃《埤雅》未为尽善,令衷补正为此书。然佃虽以引用王安石《字说》为陈振孙等所讥,而其博奥之处要不可废。衷所补庞杂饾飣,殆不成文,甚至字谜小说,杂然并载,为荐绅之所难言。乃轻诋佃书,殊不知量。今退而列於小说家,俾以类从。衷序所称蜀王,不著其名。考《明史》诸王年表,蜀和王悦{劭火}以宣德十年进封,薨於天顺五年。衷序为天顺元年作,则王当为悦{劭火}审矣。

△《十处士传》·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支立撰。立字中夫,嘉兴人。天顺中官翰林院孔目。是编乃其为常州学官时作。取布衾、木枕、纸帐、蒲席、瓦炉、竹床、杉几、茶瓯、灯檠、酒壶十物,仿《毛颖传》例,各为之姓名里贯。盖冷官游戏,消遣日月之计。末有自跋,称初为九传,夜梦酒壶诟争,乃补为十,则滑稽太甚矣。

△《蓬窗类记》·五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黄暐撰。暐字日昇,号东楼,吴县人。弘治庚戌进士,官至刑部郎中。此书杂记旧事,上自朝廷典故,下及诙谐鬼怪之属,无所不录。分《功臣纪》、《科第纪》、赋役纪、国初纪、妖人纪、灾异纪、异人纪、厚德纪、政绩纪、忠烈纪、高士纪、异行纪、固介纪、颖慧纪、德怨纪、节妇纪、著作纪、诗话纪、技艺纪、冠衲纪、梦纪、果报纪、滑稽纪、怪异纪、黠盗纪、袪惑纪、商贩纪、释冤纪诸目。所载吴事尤多。然颇芜杂,不尽可据。前有王鏊序,称故友黄君,少攻举业,未甚赅洽。及筮仕,乃始泛观博取。此书所纪,虽不能无猥琐,而崇正之意亦寓其间。可谓得是非之公矣。

△《博物志补》·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游潜撰。潜字用之,丰城人。弘治辛酉举人。官云南宾州知川,是编补张华之书,体例略如李石所续。而猥杂冗滥,无一异闻,又出石书之下。

△《古今文房登庸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谦撰。谦,江宁人。昔曹植表,加以爵位,为俳谐游戏之祖。嗣后作者日繁,曼衍及於诸物。宋林洪有《文房图赞》一卷,元罗先登又为《图赞续》一卷,各系以职官名号。此书因而衍之,所拟诸文,更加徵拜诏赞诸名。陈陈相因,皆敝精神於无用之地者也。

△《香奁四友传》·二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陆奎章撰。奎章字子翰,武进人。前四友曰金亮、木理、房施、白华,乃镜、梳、脂、粉也;后四友曰周准、齐銛、金贯、索纫,乃尺、翦、针、线也。盖仿韩愈《毛颖传》而作。后附偶人说一篇,皆词意儇薄,了无可取。盖明初淳实之风,至是已渐漓矣。

△《居学馀情》·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中州撰。中州字洛夫,青田人。弘治中由贡生官庐江县教谕。初号太鹤山人,久而落拓不得志,占得尤悔之象,复自号亢惕子。佯狂恣肆,荡然於礼法之外,尝琢石为冠,刻太极两仪五行八卦之象。是编首载其图,并系以诗。有圈子不须龙马背,老夫头上顶羲皇之句,其妄诞可想。其馀诸篇,亦皆踵毛颖、革华之窠臼,无非以游戏为文。虽曰文集,实则小说,故今存其目於小说家焉。

△《古今谚》·二卷、《古今风谣》·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杨慎编。是书采录古今谣谚各为一编。然《贾子》及《太公兵法》引黄帝语,自属巾机铭之遗文,或《列子》所谓黄帝书者,不得谓之为谚。且是书成於嘉靖癸卯,即载正德、嘉靖时谚,然则慎自造数语亦可入之矣。此盖久居戍所,借编录以遣岁月,不足以言著书。其孙宗吾误刻之耳。

△《梨洲野乘》·(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舒缨撰。缨字振伯,馀姚人。嘉靖乙未进士,官王府长史。是书乃其游戏之作。为太极氏本纪者一,为性书、学书者二,为岁、月、日、时表者四,为悦翁、愚隐君、何有先生、逋盗、鱼言、达观居士、中虚子、浣公等列传者八,皆仿史例为之。盖欲仿庄、列之寓言,实则词旨浅陋,尚远出革华诸传下也。

△《六语》·三十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郭子章编。子章有《蠙衣生易解》,已著录。是编凡谣语七卷,谚语七卷,讔语二卷,谶语六卷,讥语二卷,谐语七卷。皆杂采诸书为之,颇足以资谈柄。而所录明代近事,往往猥杂。盖嗜博之过,失於翦裁也。

△《广滑稽》·三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禹谟编。禹谟有《经籍异同》,已著录。是编采掇诸书琐事隽语,不分门目,仍以原书为次第,仿曾慥《类说》之例。其原书久佚,仅从他书所引,裒辑数条,仍标原目,则仿陶宗仪《说郛》例也。

△《谐史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维藩编。维藩,淮安人。是书成於万历乙未。取徐常吉《谐史》、贾三近《滑稽耀编》删削补缀,共为一集。凡明以前游戏之文,悉见采录,而所录明人诸作,尤为猥杂。据其体例,当入总集,然非文章正轨,今退之小说类中,俾无溷大雅。据其自序,称题於豫章官署,则非游食山人流也。读圣贤之书,受民社之寄,而敝精神於此种,明末官方士习,均可以睹矣。

△《古今寓言》·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陈世宝撰。世宝字介锡,钜鹿人。万历中官监察御史,巡按江西。其书抄撮诸家文集中托讽取譬之作,分十二类。体近俳谐,颇伤猥杂。

△《广谐史》·十卷(内府藏本)

明陈邦俊编,邦俊字良卿,秀水人。先是,徐常吉尝采录唐、宋以来以物为传者七十馀篇,汇而录之,名曰《谐史》。邦俊因复为增补得二百四十馀首。夫寓言十九,原比诸史传之滑稽,一时游戏成文,未尝不可少资讽谕。至於效尤滋甚。面目转同,无益文章,徒烦楮墨。搜罗虽富,亦难免於叠床架屋之讥矣。

△《清异续录》·三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李琪枝撰。琪枝字云连,号奇峰,嘉兴人,李肇亨之子,李日华之孙。书中卵色天一条,称先太仆有诗云云;囊云一条,称先冏卿筮仕江州司理,被谗拂衣云云;画隐一条,称黄鲁直诗李侯画隐百僚底,冏卿用下五字镌一图记,自作画则识之云云;皆指日华也。是书续陶穀《清异录》而作。穀书皆载唐末五代近事,此则皆采古书。穀书分三十七门,此则并为天文、地理、君道、官志、君子、女行、幺麽、释族、仙宗、人事、词苑、艺能、肢体、居室、衣服、妆饰、陈设十七门,女行之末又附载妇女双名一门,体例颇不相同。而采摭故事,或佚脱其出典,或舛误其字句。如开卷天笑一条,出东方朔《神异经》,人人习见,而题曰《庄子》。四雨一条,自是《诗话》,而入之天文。旧雨一条,本出《杜甫集》,而注曰白孔《六帖》。影娥池本出《洞冥记》,而注曰《三辅黄图》。蕊女一条,引《关尹子》是也,而又引汉童谣河间蕊女工数钱句,不知《续汉志》实作姹女。虾蟆更一条,据郎瑛《七修类稿》指为宋事,而不知唐张泌诗已有虾蟆更急海城寒句,先载蜀韦縠《才调集》中。是虽蒐罗实事,转不如陶穀之多构虚词矣。

△《小窗自纪》·四卷、《艳纪》·十四卷、《清纪》·五卷、《别纪》·四卷(内府藏本)

明吴从先撰。从先爵里未详。《自纪》皆俳谐杂说及游戏诗赋,词多儇薄。《艳纪》采录汉至明杂文,分体编录,踳驳殊甚。《清纪》摹仿《世说》,分清语、清事、清韵、清学四门。《别纪》兼涉志怪,总明季纤诡之习也。

△《豆区八友传》·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王蓍撰。蓍字宓草,秀水人。以制造菽乳,其名有八,因呼八友,各为寓名而传之。盖游戏之小品。后有胡奉衡跋,题己卯年。盖其书成於崇祯十二年也。

△《笔史》·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杨忍本撰。忍本字因之,南城人。其书内编一卷,分原始、定名、属籍、结撰、效用、膺秩、宠遇、引退、考成九门,外编一卷,分徵事上、下及述赞三门。大旨由韩愈《毛颖传》而推衍之,杂引故典,抄撮为书,不以著作论也。

△《青泥莲花记》·十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梅鼎祚撰。是编记倡女之可取者分七门:一曰记禅,二曰记玄,三曰记忠,四曰记义,五曰记孝,六曰记节,七曰记从。又附外编五门:一曰记藻,二曰记用,三曰记豪,四曰记遇,五曰记戒。自谓寓维风於谐末,奏大雅於曲终。然狭斜之游,人情易溺,惩戒尚不可挽回。鼎祚乃捃摭琐闻,谓冶荡之中亦有节行,使倚门者得以藉口,狎邪者弥为倾心,虽意主善善从长,实则劝百而讽一矣。

△《板桥杂记》·三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余怀撰,怀字无怀,号澹心,闽县人。自明太祖设官伎於南京,遂为冶游之场,相沿谓之旧院。此外又有珠市,亦名倡所居。明季士气儇薄,以风流相尚,虽兵戈日警,而歌舞弥增。怀此书追述见闻,上卷为雅游,中卷为丽品,下卷为轶事。文章凄缛,足以导欲增悲,亦唐人《北里志》之类。然律以名教,则风雅之罪人矣。

──右“小说家类”琐语之属,三十五部,二百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