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四十三 子部五十三

2016-09-08 19:53:31

○小说家类存目一

△《燕丹子》·三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载皆燕太子丹事。《汉志·法家》有《燕十事》十篇,注曰不知作者。杂家有《荆轲论》五篇,注曰司马相如等论荆轲事,无燕丹子之名。至《隋书·经籍志》,始著录於小说家。唐李善注《文选》,始援引其文。是其书在唐以前。又《史记·刺客列传》曰:世言荆轲,其称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马生角也,太过。其文见此书中,而裴骃《集解》不引此书。司马贞《索隐》曰:《风俗通》及《论衡》皆有此说,仍云:厩门木乌生肉足也,亦不引此书。注家引书,以在前者为据,知此书在应劭、王充后矣。《史记正义》引田光论夏扶、宋意秦舞阳事,又引秦王乞听琴事,均作燕太子,《索隐》引进金丸脍马肝等事,亦作燕太子,殆传写异文欤?《宋志》尚著於录,至明遂佚。故马骕作《驿史》,称鲁连子、燕丹子之类,或真或伪,今皆亡。其所辑秦事,引《燕太子》凡十条。大抵本之《文选注》、《太平御览》诸书,字句亦颇多舛异。今检《永乐大典》载有全本,盖明初尚存。然其文实割裂诸书燕丹、荆轲事杂缀而成,其可信者已见《史记》,其他多鄙诞不可信,殊无足采。谨仰遵圣训,附存其目。《隋志》作一卷。《唐志》、《宋志》及《文献通考》并作三卷。《永乐大典》所载并为一卷,而实作三篇。故今仍以三卷著录焉。

△《汉杂事秘辛》·一卷(内府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杨慎序称得於安宁土知州万氏。沈德符《敝帚轩剩语》曰,即慎所伪作也。叙汉桓帝懿德皇后被选及册立之事。其与史舛谬之处,明胡震亨、姚士粦二跋辨之甚详。其文淫艳,亦类传奇,汉人无是体裁也。

△《飞燕外传》·一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汉伶元撰。末有元自序,称字子于,潞水人。由司空小吏历三署,刺守州郡,为淮南相。其妾樊通德,为樊嫕弟子不周之子,能道飞燕姊弟故事,於是撰《赵后别传》。其文纤靡,不类西汉人语。序末又称元为河东都尉时,辱班彪之从父躅,故彪续《史记》不见收录。其文不相属,亦不类元所自言。后又载桓谭语一则,言更始二年刘恭得其书於茂陵卞理,建武二年贾子翊以示谭。所称埋藏之金縢漆匮者,似不应如此之珍贵。又载荀勖校书奏一篇,《中经簿》所录,今不可考。然所校他书,无载勖奏者,何独此书有之?又首尾仅六十字,亦无此体,大抵皆出於依托。且闺帏媟亵之状,嫕虽亲狎,无目击理。即万一窃得之,亦无娓娓为通德缕陈理,其伪妄殆不疑也。晁公武颇信之。陈振孙虽有或云伪书之说,而又云通德拥髻等事,文士多用。而祸水灭火之语,司马公载之《通鉴》。夫文士引用,不为典据。采淖方成语以入史,自是《通鉴》之失。乃援以证实是书,纰缪殊甚。且祸水灭火,其语亦有可疑。考王懋竑《白田杂著》有《汉火德考》,曰汉初用赤帝子之祥,旗帜尚赤。而自有天下后,仍袭秦旧,故张苍以为水德。孝文帝时,公孙臣言,当改用土德,色尚黄,其事未行至孝武帝改正朔,色尚黄,印章以五字,则用公孙臣之说也。王莽篡位,自以黄帝之后,当为土德,而用刘歆之说,尽改从前相承之序,以汉为火德。后汉重图谶,以赤伏符之文改用火德。班固作志,遂以著之高帝纪。而后汉人作《飞燕外传》(案:懋竑此语,尚以此传为真出伶元,盖未详考。)有祸水灭火之语,不知前汉自王莽、刘歆以前,未有以汉为火德者,盖其误也云云。据此,则班固在莽、歆之后,沿误尚为有因,淖方成在莽、歆之前,安得预有灭火之说?其为后人依托,即此二语亦可以见。安得以《通鉴》误引,遂指为真古书哉?

(案:此书记飞燕姊妹始末,实传记之类。然纯为小说家言,不可入之於史部,与《汉武内传》诸书同一例也。)

△《大业拾遗记》·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一名《南部烟花录》。旧本题唐颜师古撰。末有跋语,称会昌中沙门志彻得之瓦棺寺阁,乃《隋书》遗稿云云。王得臣《麈史》称其极恶,可疑。姚宽《西溪丛语》亦曰《南部烟花录》文极俚俗。又载陈后主诗云,夕阳如有意,偏向小窗明,此乃唐人方域诗,六朝语不如此。《唐·艺文志》所载《烟花录》,记幸广陵事,此本已亡。故流俗伪作此书云云。然则此亦伪本矣。今观下卷记幸月观时与萧后夜话,有侬家事一切已托杨素了之语。是时素死久矣,师古岂疏谬至此乎?其中所载炀帝诸作,及虞世南赠袁宝儿作,明代辑六朝诗者往往采掇,皆不考之过也。

△《海山记》·一卷、《迷楼记》·一卷、《开河记》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三书并载明吴琯《古今逸史》中,不著撰人名氏。《海山记》述隋炀帝西苑事。所录炀帝诸歌,其调乃唐李德裕所作《望江南调》。段安节《乐府杂录》述其缘起甚详,大业中安有是体?考刘斧《青琐高议后集》载有此记,分上下二篇,其文较详。盖宋人所依托。此本删并为一卷,益伪中之伪矣。《迷楼记》亦见《青琐高议》,载炀帝幸江都,唐帝入京见迷楼云云。竟以迷楼为在长安,乖谬殊甚。《开河记》述麻叔谋开汴河事,词尤鄙俚,皆近於委巷之传奇。同出依托。不足道也。

△《续世说》·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旧本题唐陇西李垕撰。前有俞安期序,称其书出自梁谿安茂卿,以宋本翻雕,未及印行而没。后三年,安期复得焦竑藏本,更为校正成完书。又称其书《唐志》不经见,《通考》所列《续世说》,载宋至五代事者,又孔平仲所撰,实非此书。何良俊撰《语林》,文徵明为作序,王世贞又删《语林》补《世说》,皆不言曾见此书,疑其赝作。而终以宋本纸墨古闇,中阙宋讳为据。今考其书,惟取李延寿南北二史所载碎事,依《世说》门目编之,而增以博洽、介洁、兵策、骁勇、游戏、释教、言验、志怪、感动、痴弄、凶悖十一门,别无异闻,可资考据。盖即安期辈依托为之,诡言宋本。其序中所设之疑,正以防后人之攻诘。明代伪书,往往如是,所谓欲盖而弥彰也。

△《丁晋公谈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皆述丁谓所谈当代故事。晁公武《读书志》以其出於洪州潘延之家,疑即延之所作。延之,谓甥也。今观所记谓事皆溢美,而叙澶渊之事归之天象,一字不及寇准。又载准挟嫌私改冯拯转官文字事。皆颠倒是非,有乖公论。即未必延之所作,其出於谓之馀党,更无疑义也。然称谓筹画军糈,决真宗东封之行,以为美谈。则欲誉其才适彰其附合时局,小人之情状,终有不能自掩者矣。

△《残本唐语林》·二卷(内府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以《永乐大典》所载考之,即王谠之书,佚其八卷耳。前有明嘉靖间桐城齐之鸾序,亦称所得非善本。今已采掇《永乐大典》,重为补缀成帙,别著於录。此残缺之本,已为土苴。以其为谠之原书,久行於世,故仍附存其目焉。

△《昨梦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宋康与之撰。与之字伯可,又字叔闻,号退轩,滑州人,故自署曰箕山。此书末有小传,乃称为嘉禾人。盖南渡后流寓也。建炎初,上中兴十策,为汪伯彦、黄潜善所抑,不得用。及秦桧当国,乃附合求进,擢为台郎。后遂专以歌词供奉,厕身优伶之班,大为士论所不齿。所撰《颐菴乐府》五卷,为谈艺者所轻,世不甚传,今亦未见其本。其仅存者惟是编,皆追述北宋轶闻。以生於滑台,目睹汴都之盛,故以昨梦为名。所记黄河卷扫事,竹牛角事,老君庙画壁事,亦可资考证。其西北边城贮猛火油事,《辽史》先有是说。然疑皆传闻附会,终辽、宋之世,均未闻用此油火攻致胜。且所产之地在高丽东,高丽去中国至近,亦不闻产此异物也。至开封尹李伦被摄事,连篇累牍,殆如传奇。又唐人小说之末流,益无取矣。

△《谈薮》·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旧本题宋庞元英撰。元英有《文昌杂录》,已著录。案元英为宰相籍子,乃元丰中人。此书乃多述南宋宁、理两朝事,相距百载,其伪殆不足攻。书中凡载杂事二十五条,皆他说部所有。殆书贾抄合旧文,诡立新目,售伪於藏书之家者。厉鹗等《南宋杂事诗注》,亦误采之,盖偶未考。然尤侗《明史·艺文志》作於康熙己未,业已著录,则其伪作自前明矣。

△《月河所闻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莫君陈撰。君陈,湖州人。其始末未详。书中称授知婺州朝辞,有劄子权刑部郎中,则尝以朝官典郡矣。书中载郭璞钱塘谶,则似在南渡之初,而书中多载元祐事,又有今左丞晦叔之语。考吕公著为尚书左丞在哲宗即位之年,则又及见北宋。周密《癸辛杂识》记当时藏书家有月河莫氏,或即其人欤?所载皆当时杂事,篇页寥寥,且缮写讹脱,几不可读。盖书贾从《说郛》抄出,非其完本矣。

△《养疴漫笔》·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宋赵溍撰。溍字元晋,号冰壸,葵之子也。咸淳中尝知建宁府。是书杂记宋时琐事,末附医方数条,多捃摭他书而成。如《坦斋笔衡》、《鹤林玉露》、《瑞桂堂暇录》、《谭渊》之类,亦间注出处。寥寥数页,殆非完书。亦书贾从说部录出,托为旧本者也。

△《清夜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俞文豹撰。文豹有《吹剑录外集》,已著录。是编所记皆宋时杂事。叙次颇丛杂,亦多他书所已见。陶宗仪《说郛》第三十八卷载有此书,以此本相校,仅多出二三条。疑后人从《说郛》录出,而稍附益之,未必尽原本也。

△《翠屏笔谈》·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王应龙撰。不著时代。其书多记诗话,兼及神怪杂事,亦小说家流,然采摭冗碎,绝无体例。末一条独有标题,记开禧间边衅甚悉。然以史文证之,如金人封吴曦为蜀王在开禧二年六月,此书则在七月之类,亦小有异同。他如宋史开禧二年十一月金围和州之后,又破信阳军,又围襄阳,乃犯随州,此书於犯随州之前脱去二事。又《宋史》是年十二月金人围德安府,又破成州之后吴曦乃焚河池县,退屯青野原。而是书於吴曦焚河池县之前又脱去二事。则亦传闻舛漏之言,不足尽据矣。

△《朝野遗记》·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宋无名氏撰。载南渡后杂事。称宁宗为今上,而又有宁宗字,又称理宗为今东宫,颇为不伦,亦似杂采小说为之。曹溶《学海类编》所收,往往此类也。

△《三朝野史》·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宋无名氏撰。记理、度、端三朝之事。然书中称大兵渡江,贾似道出檄书。又称周有太后在上,禅位於太祖。宋亦有太后在上,归附於大元。则元人作矣。书仅十九条,率他说部所有,似杂摭成编之伪本。然贾似道甲戌寒食一诗,厉鹗《宋诗纪事》即据此采人,所不可解。岂亦如郑景望诗之误采《蒙斋笔谈》乎?

△《幽居录》·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诸家书目亦多未著录。检勘其书,乃全载今本周密《齐东野语》第六卷至第十卷之文,无一字异同,惟次第稍有颠倒。盖书肆所伪托也。

△《至正直记》·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一曰《静斋类汇》,元孔齐撰。齐字行素,号静齐,曲阜人。其父退之为建康书掾,因家溧阳。元末又避兵居四明。其仕履则未详也。是书亦陶宗仪《辍耕录》之类,所记颇多猥琐。中一条记元文宗皇后事,已伤国体。至其称年老多蓄婢妾,最为人之不幸,辱身丧家,陷害子弟,靡不有之。吾家先人,晚年亦坐此患。则并播家丑矣。所谓直记,亦证父攘羊之直欤?别一本题曰《静斋直记》,其文并同。惟分四卷为五卷,而削去各条目录,盖曹溶《学海类编》所改窜也。今附著於此,不更存其目焉。

△《冀越集记》·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熊太古撰。太古,丰城人。熊朋来之孙也。登进士,官至江西行省郎中。至正末,天下盗起,太古力陈守御计。当事者不能从,遂弃官去。入明后不仕而终。此书自序题乙未岁,为至正十五年,犹在元代所作也。太古生平足迹半天下,北涉河,西泛洞庭,东游浙右,南至交、广,故举南北所至以冀越名其集。杂记见闻,亦颇赅博,明李时珍辈撰《本草纲目》,颇援据之。然记载每不甚确,如《元史·天文志》言郭守敬为太史,四海测景之所凡二十有七,太古乃云:奏遣使者十四辈,分隶十四处,殊未详考。又河源之说据翰林学士潘昂霄、道士朱思本所记谓张骞所言乃葱岭支川,以今核之,亦多妄传失实也。

△《农田馀话》·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长谷真逸撰,不著名氏。所记多元末及张士诚窃据时事。中一条记至正壬辰红巾入寇,又一条记至正甲申流星坠地事,皆所亲历,则其人生於元末。而下卷内一条称正德庚午九月一日苏台张翼《南伯志》云云,相距一百五十八年,年月殊为牴牾,或后人有所增入欤?

△《东园客谈》·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孙道易撰。道易字景周,自号映雪老人,华亭人。其书皆录名人嘉言懿行及近代闻见诸事,以据当时友朋所书辑之,故曰客谈。於每条下各标其名,凡钱维善、全思诚、陶宗仪、赵宣晋、夏文彦、夏颐、朱武、郭亨、邵焕、孙中晋、孙元铸、黄琦、费圜用、杨孙、李升、曾朴并道易,共十七人,多元之遗民也。后有景泰丙子金霁跋,称旧凡五十帙,散佚不全,幸存止此。则已非完本矣。

△《东园友闻》·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载曹溶《学海类编》中,所录皆宋、元间事。核检其文,即剽剟孙道易《东园客谈》,改题此名也。

△《可斋杂记》·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彭时撰。时字纯道,安福人。正统戊辰进士第一。官至文渊阁大学士。谥文宪。事迹具《明史》本传。此书述其生平阅历,始正统乙丑,在国子监肄业,多称李时勉善教事。次叙廷试第一及入翰林事,多陈梦兆禨祥及诸琐事。次记景泰初入内阁事,所载英宗北狩,额森内侵,夺门复辟,曹吉祥谋逆,皆甚寥寥,王文入相事独详。叙周、钱二太后并尊及钱太后祔庙事,往返曲折尤悉。盖平生经济在策项忠一事,平生大节则在此一事。证以本传,一一相合,知非诡词以自炫。惟称景泰初内外所御以于谦、陈循同功,似非公论。又记张英、刘长子之冤,以时方省亲,自家至京,不及申救为解。然其后时在内阁,亦未闻申攘功之诛,正骫法之罪,仅以笔记存公论,殊无谓也。时本贤相,殆以此自识其过乎?

△《方洲杂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张宁撰。宁字靖之,方洲其号也,海盐人。景泰甲戌进士,官至给事中。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所述,皆见闻琐屑之事,於登第梦兆,记之尤详。颇近猥杂,又只二十馀则,篇幅寥寥,疑非足本也。

△《蹇斋琐缀录》·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尹直撰。直有《明良交泰录》,已著录。是书所载,多明代掌故,於内阁尤详。於同时仕宦黜陟,恩怨报复之由,亦颇缕悉。而好恶之词,或所不免,其丑诋吴与弼不遗馀力。案《明史·儒林传》,载与弼至京师,李贤推之上坐,以宾师礼事之,编修尹直至令坐於侧。直大愠,出即谤与弼。及与弼归,知府张璝谒见不得,大恚。募人代其弟投牒讼与弼,立遣吏摄之,大加侮慢,始遣还。编修张元祯不知其始末,遗书诮让,有上告素王,正名讨罪,岂容先生久窃虚名语。直复笔其事於《琐缀录》。又言与弼跋石亨族谱,自称门下士,士大夫用此訾与弼。又载顾允成之言,以为好事者为之。然与弼求名太急,实有矜心作意,刻画圣人之处。观其日录,约略可见。直之所记,当亦有所激而然欤?其论《续通鉴纲目》一条,谓宋太宗烛影斧声之事,由陈桱误增李焘之文,李焘又误改文莹之语,则考证颇详云。

△《双槐岁抄》·十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黄瑜撰。朱国桢《涌幢小品》曰,黄瑜字廷美,香山人。景泰丙子举人。长乐县知县。有惠政,以劲直弃官。手植槐二,构亭吟啸其间。自称双槐老人,作《双槐岁抄》,即此本也。所记洪武迄成化中事,凡二百二十条。黄虞稷《千顷堂书目》称其孙佐以春坊谕德掌南京翰林院事。於院堂书簏中得吴元年故简,因足成之。案佐有目录跋语,则所补者为洪武初科第及永乐庶吉士姓名二条是也。其书首尾贯串,在明人野史中颇有体要。然亦多他书所载,无甚异闻。至於神怪报应之说,无关典故者,往往滥载,亦未免失於裁翦矣。

△《石田杂记》·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沈周撰。周字启南,长洲人。以绘事名一时。郡守欲以贤良荐,周筮得遯之九五,遂决意不出。年八十三而卒。事迹具《明史·隐逸传》。此编乃所记闻见杂事。末有伍忠光跋,称先生化后二十馀年,而是记存於糊工故纸之中,手墨宛然,疑即先生绝笔。友人何良辅持以示予,因命工梓之云云。盖本丛残手稿,非有意於著书,故所记颇涉琐屑云。

△《双溪杂记》·(无卷数,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案焦竑《经籍志》载《双溪杂记》二卷,王琼撰,《续说郛》所载亦题曰王琼。检卷中所述并自署其名曰琼,与二书所载合,盖即琼书矣。琼在当时,以幹略称。所著《晋溪奏议》,已著录。是编其杂记见闻之作也。所载朝廷故事,於宏治以前颇有稽核,足与正史相参。即是非取予,亦不甚剌谬。至正、嘉之间,则自任其私,多所污蔑,不可尽据为实录。考《明史·本传》,琼督边之功及荐王守仁以平宸濠,其功固不可没。然平日与江彬、钱宁等相比,而与杨廷和、彭泽等不协,故记中於廷和与泽诋诬尤甚。至於大礼一事,曲徇世宗之意,悉归其过於廷和,尤非定论矣。

△《立斋闲录》·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宋端仪撰。端仪有《考亭渊源录》,已著录。是编杂录明代故事,自太祖吴元年迄於英宗天顺,皆采明人碑志说部为之。与正史间有牴牾,体例亦冗杂无绪。

△《寓圃杂记》·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锜撰。锜字元禹,别号梦苏道人,长洲人。是书载明洪武迄正统间朝野事迹,於吴中故实尤详。然多摭拾琐屑,无关考据。

△《复斋日记》·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许浩撰。浩有《宋史·阐幽》,已著录。此书皆纪叙明初以来朝野事迹,与叶盛《水东日记》颇相出入,前有自序,题乙卯蒲节,盖宏治八年也。其中如杨荣料敌,于谦治兵,汪直乱政诸条,叙述颇详。然如谓王振初时闲邪纳诲,以成英庙盛德,不为无补,则纰缪殊甚。至於儿能成名妾不嫁,良人瞑目黄泉下一诗,乃明初高启张节妇词,载於本集,而以为章纶之母所作,亦失实也。

△《野记》·四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祝允明撰。允明有《苏材小纂》,已著录。是书所记多委巷之谈。如记张太后遗诏复建文年号一事,张朝瑞《忠节记》已辨之。至谓《永乐大典》修辑未成而罢,则他事失实可知。朱孟震《河上楮谈》亦称允明所撰志怪及此书,可信者百中无一云。

△《前闻记》·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祝允明撰。是书杂载前明事实,散无统纪。大抵於所为《野记》中别撮为一书,而小更其次第。如《野记》载洪武三年二月命制四方平定巾,二十四年又谕礼部待郎张智申明巾义,其下注云,旧传太祖召杨维桢问以所戴巾,对曰四方平定巾。而是书则取《野记》之小注为正文,后附以洪武三年二十四年事,则辞义全复也。又如《野记》载太祖闻危素履声,笑曰:我只道是文天祥。是书则曰我只道伯夷、叔齐来,或云文天祥。盖仍是一条而小变其语耳。明人欲夸著述之富,每以所著一书,分为数种,往往似此,不足诘也。

△《明记略》·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皇甫录撰。录字世庸,号近峰,长洲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顺庆府知府。《明史·皇甫涍传》,称父录官重庆府知府。案录《下陴纪谈》载顺庆事甚详,则《明史》字误。是编据嘉靖壬寅其子冲序,称原本多冗谈细故,命冲雠定。於是原始要终,掇洪拾大别为四卷云云。则录之稿本而冲所删定。所记皆正德以前旧闻。然如铁铉二女在教坊作诗,建文帝骑骡在黔国公第,王振尝为教官,永乐末以年满无功见阉。仁宗或云死於雷,或云为宫人所毒,或云为内官击杀之类。大抵委巷之传闻,其删除犹有未尽矣。

△《近峰闻略》·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皇甫录撰。此书亦其子冲所删定。於稗官杂说采摭颇繁,而考证全疏,舛谬亦复不少。如《拾遗记》介子推之白鵶,《龙城录》李贺之赤虬,皆信为实事。又如杨沟事出《古今注》,乃引《霏雪录》为始。妻之父曰外舅,文本《尔雅》,而云始汉董承。前进士见《国史补》,而云出《唐会要》。甘草、苦草之说出《师旷占》,而云出《大戴礼》。他如以龙生九子为出《尔雅》,以李商隐乐游原诗为王建以二乔为妓,皆不考之甚。至於陈善《扪虱新语》记马大师等在孔子上之类,皆谬妄之语。袁宗彻《客座新闻》记元顺帝为瀛国公子之类,亦诬罔之词。一概取之,尤冗滥矣。

△《下陴纪谈》·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皇甫录撰。是书乃其守四川顺庆府时所作。或载时事,或考前闻,大抵皆有关於是地者也。时值蓝鄢之乱,贼三犯顺庆,录授兵固守。以其登城则守陴,下陴则著书,故以下陴为名。末附三峡山水记一卷,为其子冲作。冲字子浚,嘉靖戊子举人。《明史》附见皇甫涍传。称所著有《几策》、《兵统》、《枕戈杂言》三书,今皆未见,惟此记附其父书以存耳。

△《延休堂漫录》·三十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罗凤撰。凤字子文,号印冈,应天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石阡府知府。此书徵引蒐辑,颇为繁富。然或录汉、晋以来遗事,而错以有明;或详有明一朝人物典制,而复泛摭前代;古今混淆,巨细错杂,此其失也。又其所载明一代事,如谓刘基识天子气之类,皆杂取小说,不足徵信。惟辨袁忠彻《符台外集》谓元顺帝为瀛国公子之谬。谓瀛国公六岁降元,至元世祖崩时,年二十四,元顺帝生於延祐庚申,其时瀛国五十矣。设使真有感梦涉疑,从释夺后之事,在世祖未崩之前,其去顺帝生时二三十年矣。此论最善,可以释千古之疑也。

△《翦胜野闻》·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记皆明太祖初年之事,亦多互见他书。陶珽《续说郛》、黄虞稷《千顷堂书目》皆载此书,题吴郡徐桢卿著,然《明史·桢卿本传》及《艺文志》俱不载。书中所纪,亦往往不经。如谓徐达追元顺帝将及之,而遽班师。常遇春愬於帝,达人自疑,拔剑斩阍而出。真齐东野人之语,桢卿似未必至是也。

△《玉堂漫笔》·三卷(内府藏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著录。是书乃在翰林院时记其每日所得,而於考核典故为尤详。其载杨士奇子稷得罪,为出於陈循所构陷,亦修史者所未详也。

△《金台纪闻》·二卷(内府藏本)

明陆深撰。皆深官翰林时杂记正德乙酉至戊子四年中朝廷故事,及友朋论说。

△《春风堂随笔》·一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陆深撰。杂记闻见凡二十三条。末附所载《歙砚志》一篇。

△《知命录》·一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陆深撰。盖亦杂志之类,而所记秦蜀山川名胜为多。乃深於嘉靖十三年赴四川左布政使任时途次所编也。其曰知命者,以初授陕藩,道经扬州蜀冈,异其名问之,则曰由此可通蜀。已而得入蜀之命,追数先徵,信由前定,因以为名。

△《谿山馀话》·一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陆深撰。所记一时名臣如刘健、章懋、刘大夏遗事颇详,又多谈闽事,盖其宦闽日所著也。

△《愿丰堂漫书》·一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陆深撰。深年谱载所著有《愿丰堂稿》,乃正德己巳成於家。今此卷末载正德壬申过兰谿,谒章懋一事,与年谱岁月不符。盖《愿丰堂稿》乃其诗文,此则所著说部也。其书亦杂记故事,仅及七条,疑非完本。

△《见闻考随录》·(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韩邦奇撰。邦奇有《易学启蒙意见》,已著录。是书已载入所著《苑洛集》中。此乃明人钞出别本,中多朱笔标识,上阑又间加评语。如胡守中结交郭勋一条,则云传闻之过。甲申大同之变一条,则云视各书所记为详确。藩臬升迁一条,则云铨法变自杨邃菴。盖别有说。所论亦颇有见,特不知出谁手也。

△《碧里杂存》·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董穀撰。穀有《续澉浦志》,已著录。是书杂记琐闻,多齐东之语。如谓明太祖作钞,用贤人心肝。马皇后鉴鸡鸣山石磴望太学,成祖甑蒸僧碧峰。皆不近事理。其以邹衍为汉儒,亦殊疏舛。甚至以礼部壁上所见读书须努力,写字莫糊涂之句,为杂之《少陵集》中亦不可辨,尤不可解也。

△《苹野纂闻》·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伍馀福撰。馀福有《成化陕西志》,已著录。是书所纪仅二十条,皆吴中故实,间及朝政。末有其子忠光跋,谓馀福家食时所纂,殁后始於笥中检出,因鋟诸梓云。

△《贤识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陆釴撰。釴有《山东通志》,已著录。此书皆纪洪武中杂事,所采惟《馀冬序录》、《野记》、《客座新闻》、《草木子》诸书。援据既寡,事迹亦仅寥寥数则,不足以当贤识之目。

△《病逸漫记》·(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釴撰。是书杂记当时事实。如《明史·高启传》称启归居青邱,知府魏观为移其家,旦夕延见甚欢。观以改修府治获谴,帝见启所作上梁文,因发怒腰斩。而是书则载启因撰苏州府上梁文为巡按御史张度所奏,与知府魏观俱被极典。本传不载张度之奏,则是书为加详。又《明志》载天子冠礼一加冕服,皇太子乃三加。初加折上巾,次加进贤冠,次加冕服。是书为天子三加,初折上巾,次远游冠、三九旒冕。则是釴犹及见天子三加,与志所载皇子仪同。舆志举成典,而是书据往制也。又若载三里河在天地坛前,去通州五十里,形高通州一丈九尺。置二闸,可行舟,但有一二走沙处。大通桥去通州四十里,形高通州五丈。置十闸,方可行舟。今三里河涸塞,与二闸不通,是书犹可以备志乘之采。然其他多冗琐之谈,不尽足资考证也。

△《孤树裒谈》·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默撰。默有《建阳人物传》,已著录。是书录有明事迹,起自洪武,迄於正德,所引用群书凡三十种。例则编年,体则小说,大抵皆委巷之谈。考《千顷堂书目》,以是书为赵可与作。注云,可与字念中,安成人,正德癸酉举人,福建盐运司提举。旧作李默误也。未审所据,姑两存之。

△《吏隐录》·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沈津撰。津有《邓尉山志》,已著录。明有两沈津。知此为苏州沈津作者,是编所载朝野逸事,并及其先世善医事迹。苏州沈津,家世业医。正德中选入太医院充唐藩医正,与之合也。

△《北窗琐语》·(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余永麟撰。永麟,鄞县人。嘉靖戊子举人。官苏州府通判。书中叙日本出处、土俗、朝贡三事颇详,其馀纪载则颇多失实。如周岐凤以邪术坐罪,而永麟以为豪侠跌宕,力为左袒。又谓明太祖杀徐中山王达夫人,太祖虽猜忌残忍,何至如是?殆近於无稽之谈。至所载淫词琐事,更不足观矣。

△《螭头密语》·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杨仪撰。仪字梦羽,常熟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山东按察司副使。其书杂记明代时事,仅二十馀条,而语多不经。如建文帝从隧道出亡,仁宗中毒,宣宗微行,皆里巷无稽之谈。所志孝宗武宗佚事,尤涉鄙俚。《常熟志》载仪所著有《南宫集》、《高坡异纂》,独无此书。疑或出於伪托也。

△《病榻遗言》·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有《春秋正旨》,已著录。是编备述与张居正先后构隙之端,一曰顾命纪事,二曰矛盾原由,三曰毒害深谋。以史考之,亦不尽实录。

△《名世类苑》·四十六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凌迪知撰。迪知有《左国腴词》,已著录。是编采洪武迄嘉靖凡十朝名臣,汇集成编。其前四卷先纪姓氏爵里,系以论赞,后四十二卷列其言行,分为九类,每类之中又各为小目。先是杨廉辑《名臣言行录》,其后徐咸有《名臣后录》,郑晓《吾学编》有《名臣纪》,沈应魁有《名臣新编》。迪知裒合诸本,排纂成书。正德以前凡二百七十一人,嘉靖间三十二人,则迪知摭诸书以补之,而建文末忠臣八十二人附焉。叙述名臣,类乎传记,而断裂分录,非人自为传。又兼及神异、诙谐、定数之类,体杂小说,故附之小说家焉。

△《迩训》·二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方学渐撰。学渐有《桐彝》,已著录。是书专载其乡人物行谊,及其先世事之可为法者。以近在桑梓,故名《迩训》。凡分四十一类,门目繁碎,隶事亦不详所出。

△《西吴里语》·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宋雷撰。雷自号市隐居士,湖州人。是编成於嘉靖中,皆记吴兴轶事。前有自序,谓予夙好博览史传乘载稗官小说之书,不列岁代,不序伦理,信手杂录。间有犯孔氏不语之戒,踵史臣讹谬遗亡之失,冀就正於观者云云。故其书随笔摭录,皆不著所出,亦多涉荒诞,不尽可信。后有其子鉴跋。盖雷既没后,鉴所裒集而付诸梓者也。

△《明朝典故辑遗》·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杂记洪武至正德十朝事。前有自序,作於嘉靖三十二年,自称《东吴逸史》。又附载鲁宗人当序一首。案当本辑有《国朝典故》,疑此即从当书采掇而成。大抵丛脞庞杂,全无义例。其纪明太祖微行,为巡军所拘诸事,已属不经。至以明宣宗为建文之子,更为荒诞也。

△《吴社编》·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穉登撰。穉登有《吴郡丹青志》,已著录。是书专纪吴中里社之事。其神名五方贤圣,乃淫祀之尤者,而谓本於《搜神记》,殊属附会不经。所列走会、捨会诸条,亦徵风俗之弊。末附顾文龙书,谓穉登是编有悯时之怀,先事之虑。然铺张太过,不免讽一而劝百矣。

△《笔记》·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连镶撰。镶字抑武,常熟人。嘉靖中官安陆县知县。兹编就其生平闻见,随笔纪载。其目曰《两京旧闻》,曰《先辈故实》,曰《乡邑旧事》,曰宦游约记,曰随手笔馀。卷末附以倭蛮纪略九则,颇多传闻失实之词,不足据为徵信也。

△《世说新语补》·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何良俊撰补,王世贞删定。良俊有《四友斋丛说》,世贞有《弇山堂别集》,皆已著录。前有康熙丙辰富阳章绂序,称云间何元朗仿《世说新语》为《语林》,甚为当时所称,但其词错出,王弇州麟州又取而删定之,改名《世说新语补》。几百年来,梨枣不啻数十易。惟吴兴凌初成原刻,悉遵古本,分为六卷,附以王世贞所订,名曰鼓吹云云。良俊《语林》三十卷,於汉、晋之事全采《世说新语》,而摭他书以附益之,本非补《世说新语》,亦无《世说补》之名。凌濛初刊刘义庆书,始取《语林》所载,削去与义庆书重见者,别立此名,托之世贞。盖明世作伪之习,绂从而信之,殊为不考。然绂序字句鄙倍,词意不相贯属,疑亦出书贾依托。观其所刊目录,列补编於前,列原书於后,而三十六门之名,一页中重见叠出,不差一字,岂识黑白者所为哉!

△《樊川丛话》·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姜兆熊撰。兆熊字恂如,归安人。是编皆纪录杂事,分朝庙、山川、考证、诗话、闺秀、仙释、怪异、数验八门,每门仅十馀条。樊川即樊泽里,在湖州府城东,乃兆熊世居之地也。

△《西台漫记》·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蒋以化撰。以化字仲学,常熟人。隆庆丁卯举人。官至监察御史。是书杂记见闻,多及僻逸幽怪之事。其纪李贽之荒悖不经,卒以台臣会讦下狱,前后端末颇详,而不详其所终。又误以姚安府知府为姚州知州,所纪王大臣事与史所言冯保之说迥异,殆不可解。全书议论,每过於叫嚣求快。似乎多恩怨之词,不尽实录也。

△《见闻杂记》·四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李乐撰。乐字彦和,号临川,归安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福建按察司佥事。是书前二卷全录董氏《古今粹言》及郑晓《今言》,后二卷乃自记所见闻,凡一百八十六条。

△《林居漫录前集》·六卷、《畸集》·五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伍袁萃撰。袁萃字圣起,吴县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广东海北道按察司副使。事迹附见《明史·徐贞明传》。史称所撰《林居漫录》、《弹园杂志》,多贬斥当世公卿大夫,而於李三才、于玉立尤甚。今观是书,所载多朝野故实,往往引明初之事以证明季弊政,而词气过激,嫌於已甚。又因力排良知之说,与王守仁为难,遂并其事功而没之,不免矫枉过正。至胪载闾巷琐事,多参以因果之说,尤失於庞杂矣。

△《闇然堂类纂》·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潘士藻撰。士藻有《洗心斋读易述》,已著录。是书以所闻见杂事分类纂叙,大抵皆警世之意。一训惇,二嘉话,三谈箴,四警喻,五溢损,六徵异。成於万历壬辰,时当明季,正风俗彫弊之时,故士藻所录,於骄奢横溢,备徵果报,垂戒尤切。盖所以针砭流俗也。

△《西山日记》·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丁元荐撰。元荐字长孺,长兴人。万历丙戌进士,官至尚宝司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杂录自洪武迄万历朝野事迹,分英断、相业、延揽、才略、深心、名将、循良、法吏、节烈、忠义、清修、直节、德量、器识、神识、正学十六类,为上卷;古道、友谊、义侠、格言、正论、清议、文学、师模、庭训、母范、孝友、笃行、方术、高隐、恬退、持正、贤媛、耆寿、家训、日录二十类,为下卷。西山者,其所隐居处也。末附避乱五箴,盖已刻於《拙存堂集》中者,以其切裨身世,故复入於是编云。

△《玉堂丛语》·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焦竑撰。竑有《易筌》,已著录。是编仿《世说》之体,采摭明初以来翰林诸臣遗言往行,分条胪载。凡五十有四类,而终以雠隙。案朱国桢《涌幢小品》曰:焦弱侯率直任真,元子初出阁,定讲官六人。癸未则郭明龙,丙戌唐抑所、袁玉蟠、萧元圃、全元洲,己丑则弱侯。太仓相公谓宜择其近而易晓者勒一书进览。无何,太仓去国,诸公不复措意。惟弱侯纂《养正图说》一册。郭闻之不平,曰当众为之,奈何独出一手?后其子携归,刻於南中,送之寓所。正在案珰,陈矩适至,取去数部呈御览。诸老大恚,谓由他途进图大拜。又载其序吕坤《闺范》,郑国泰乞取添入后妃一门,众大譁,谓郑氏著书,弱侯交结作序云云。竑作是书,以雠隙终篇,盖感此二事,借以寓意。然陈矩为司礼太监,郑国泰为贵妃之侄,何以二书适入二人之手,俱得进於宫禁?当时物议,实有其因,未可尽委之排挤也。

△《贻清堂日抄》·(无卷数,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钱养廉撰。养廉字国维,仁和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吏部考功司郎中。是书记万历中缙绅门户甚详。考养廉以争范谦赠荫,忤大学士张位削籍。故是书之首,即列戊戌落职一条,盖所谓发愤著书者。於诸事往往丑诋,不免有恩怨之辞矣。

△《汝南遗事》·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李本固撰。案神宗时有两李本固:其一临清人,万历壬辰进士;此李本固字叔茂,汝宁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大理寺卿,以言事罢归。郡守黄邻初属修《汝南志》,其削草未经收录者,复辑为是书。盖当时《志乘》裁断,或不能尽出己意,故以此续之,以示不忍割弃之意。然多涉神怪仙鬼,不免为小说家言。又《汝南遗事》乃元王鹗记金哀宗亡国之书。本固误袭其名,亦未考也。

△《客座赘语》·十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顾起元撰。起元有《说略》,已著录。是书所记皆南京故实及诸杂事,其不涉南京者不载。盖亦《金陵琐事》之流,特不分门目,仍为说部体例耳。虽颇足补《志乘》之阙,而亦多神怪琐屑之语。至前闻纪异一百条,全录旧文,取充卷帙,尤为无取矣。

△《翦桐载笔》·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象晋撰。象晋有《群芳谱》,已著录。是书因奉使册封途中所作,故取义於翦桐。所载皆嘉言善行,然多涉因果。其四公厚德解等篇,体近於戏。卷首列贺登极一表,贺惠王升位一启,尤不伦也。

△《金华杂识》·四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杨德周撰,德周有《澹圃芋记》,已著录。是编乃其为金华教谕时所作。杂采轶文逸事,以补地志所未备。如潘良贵与陈瓘实非同母,无瓘父借妾生子事。良贵父有子六人,亦非晚年乏嗣。辨周密《癸辛杂识》之误,亦间有考证。然多采小说神怪之语,自秽其书,则贪多嗜奇之过也。

△《峤南琐记》·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卷首有万历壬子湛卢山中人题词云,汇箧中所录西事,见《大荒经》所载神人有珥蛇者。珥,耳饰也,一曰瑱,又蚕弄丝於口亦曰珥,因以珥名。录竟,尚有碎事及续闻者百馀种,因复理而存之,命曰《峤南琐记》。考万历中闽人魏濬尝作《西事珥》八卷,述粤西风土,已别著录。以题词证之,此书盖亦濬作矣。然《西事珥》乃地志之属,此书多记杂事,则小说家流也。

△《琅嬛史唾》·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徐象梅撰。象梅有《两浙名贤录》,已著录。是书摭史传及稗官事语,分类纪叙。其体一仿《世说》,而别创品目。起帝符、后瑞,讫灵畜、壬人,凡一百二十二类。分配既多未确,又每条下不注引用书名,亦无徵据。书成於万历己未。其曰史唾者,自以为拾史氏之唾馀。盖亦何良俊《语林》之类,而持择不及良俊多矣。

△《避暑漫笔》·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谈修撰。修有《惠山古今考》,已著录。是编皆掇取先进言行可为师法,乃近代风俗浇薄可为鉴戒者,胪叙成篇。其书成於万历中。当时世道人心,皆极弊坏,修发愤著书,故其词往往过激云。

△《明世说新语》·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绍文撰。绍文有《艺林累百》,已著录。是书全仿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其三十六门亦仍其旧。所载明一代佚事琐语,迄於嘉、隆,盖万历中作也。前有释名一则,详列书中诸人名字谥号爵里。陆从平序谓绍文近以文学受知於熊剑化,剑化复为厘其谬误。然今书方正门以文徵明论先人世谊语属之对上相杨公,品藻门以王畿贪嗔痴救戒定慧语属之对陆树声,皆与他说部不合,是传闻异词,未能尽确。又以杨士奇为东杨,杨荣为西杨,其释名亦颇多舛互云。

△《管窥小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书中世宗崇尚青词一条云,少年至都犹及见之。又称张居正以横肆败。则其人在嘉靖、万历之间。又九卿保留新郑一条云,先太保正在行河,不与其事。则当时大臣之子。故其自序云,余少鲜具识,然於游宦过庭之间,亦颇有一二识忆也。其书记当时门户倾轧、专权乱政之事,多史所未详。其记会推有立推、坐推、行推之异,亦诸书所未及。然於高拱、张居正诋諆颇甚,而独推尊徐阶,殆亦恩怨之词,不尽直笔矣。

△《见闻录》·八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著录。此书排次明代朝士事实,间及典章制度。如蒋瑶之悟武宗,李充嗣之御宸濠,其事皆史所未详。然叙次丛杂,先后无绪,仍不出其生平著述,潦草成编之习也。

△《太平清话》·四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是书杂记古今琐事,徵引舛错,不可枚举。当时称继儒能识古今书画,然如所载耐辱居士墨竹笔铭,证以《唐书·司空图传》,乖舛显然,殊不能知其伪也。

△《西峰淡话》·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茅元仪撰。元仪有《嘉靖大政类编》,已著录。是书多论明末时政。其论有明制度,多本於元,尤平情之公议,非明人挟持私见、曲相排抑者可比。然其中愤激已甚之词,亦不能免,仍当时诟争之积习也。

△《兰畹居清言》·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郑仲夔撰。仲夔字龙如,江西人。其书采录僻事隽语,自汉、魏以迄嘉、隆,分门别类,一如刘义庆《世说》之例。其已见刘孝标注及王世贞所补者(案:《世说新语》补本何良俊《语林》之文,坊本托名於王世贞,此从原序之文,谨附识於此),则不复载。又以一人编中错见,名字爵谥不一其称者,别为释名,以附於前,亦仿汪藻校定《世说》之例。

△《癸未夏抄》·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释静福撰。静福,钱塘人。所谓癸未,盖崇祯十六年也。其书抄撮诸家说部,亦间载其所见闻,颇无伦次。惟多载缁徒恶迹,不为其教少讳,视儒家坚持门户者为犹贤焉。

△《明遗事》·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皆记明太祖初起之事。始於壬辰六月,为元顺帝之至正十二年,止於洪武元年四月壬戌,至正之二十八年也。编年纪月,亦颇详悉。而多录小说琐事,如以酒饮蛇之类,皆荒诞不足信,非史体也。

△《云间杂记》·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人撰,不著名氏。下卷载顾氏东园北园一条,称后遭鼎革,二园皆成榛莽,则国朝人撰矣。所记皆明万历以前松江轶事。中载徐阶为首辅时,忤旨下狱,会地震,幸得赦免一条,其事为正史所未载,殆委巷之谈也。

△《读史随笔》·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忱撰。忱字遐心,秀水人。是书前四卷杂论黄帝至宋、元事,后二卷皆论明事,叙述独详。盖年远则纪载多略,世近则见闻易悉,其势然也。然其中多采掇琐屑,类乎说部。如叙黄帝梦风后、力牧,武丁梦傅说事,断之曰:以梦求贤,为后世不能数有之事。叙齐代女子娄逞事,断之曰:观此则木兰从军不足异也。又或但书其事。如叙成化十三年乐安王奏宁王奠培惨酷贪淫不轨等事,命太监罗吉祥往勘多实,拟罪姑从宽典,革去禄米一年。更不论断一字,亦不知何所取。盖其立名似乎史评,实则杂记之类也。

△《玉堂薈记》·一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杨士聪撰。士聪字朝彻,号凫岫,济宁人。前明崇祯辛未进士,官翰林院检讨。入国朝,官至谕德。是书成於崇祯癸未之十二月,距明之亡仅百馀日。自序谓古来正史所阙,或得之杂录漫记,以补其所不足,亦识其小者之意也。自余叨史局,不废记存,且积有年岁。壬午再入春明,感兴时事,乃取旧所编辑,更加撰次,不拘年月,惟有概於中则书之,汇为一帙。凡十馀年来世局朝政,物态人情,约略粗载於此。而戏笑不经之事,亦往往而在。今观其书,於当日周延儒、薛国观温体仁、王应熊诸人门户倾轧之由,政刑颠倒之故,颇能道其委曲,多正史之所未及。然士聪为延儒门生,笔墨之间,颇为回护,而於黄道周、倪元璐皆有不满之意。至谓道周不坐宦官之房,不以通家名刺与宦官,皆为太过。其记张溥试诗,亦诋諆已甚,皆不免於恩怨之词。又孔有德之变,乃新城王氏所激,毛霦平叛记言之最详,而以为由於诛袁崇焕,失辽人之心。殊非实录。至於鄙谑秽语皆备载之,尤为猥杂,又非《归田录》诸书偶记俳谐之例矣。是书自序称一帙,而书首题卷一字,则当有二卷。中间癸未九月经筵以下,旧本别为一页,与前不属。疑为下卷之首,传写佚其标题也。

△《庭闻州世说》·(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题曰桃都漫士宫紫阳述,不著其名,亦不著作书年月。核其书中所言,及卷首自序,盖前明崇祯癸未进士,而是书则成於国朝康熙甲辰。检《江南通志》,崇祯癸未进士有泰州宫伟镠,官翰林,当即其人矣。所记皆泰州杂事,故曰《州世说》。又皆闻於庭训,故曰庭闻。目录分六段,似有六卷,而刊本则不标卷帙,未详其体例云何也。

△《客途偶记》·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与侨撰。与侨字惠人,济宁人。前明崇祯丙子举人。是编述明末所见闻者二十五篇,多忠义节烈之事。所谓义犬、义猫、义象诸记,疑寓言以愧背主者。败节纪一篇,亦为守义不坚者讽也。杂说十篇,多借事以寓愤激。游记一篇,则游河南所作,多叙流贼残破之状。其中济宁守御纪、济宁倡义纪二篇,序当时方略颇详。折奸纪则与无赖小人交易,偶失簿籍,复偶然得之。事至琐琐,殊不足记也。

△《玉剑尊闻》·十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国朝梁维枢撰。维枢字慎可,真定人。在前明由举人官工部主事。是书作於国朝顺治甲午。取有明一代轶闻琐事,依刘义庆《世说新语》门目,分三十四类而自为之注,文格亦全仿之。然随意钞撮,颇乏持择。如李贽尝云宇宙内有五大部文章,汉有司马子长《史记》,唐有《杜子美集》,宋有《苏子瞻集》,元有施耐菴《水浒传》,明有《李献吉集》之类,皆狂谬之词,学晋人放诞而失之者。其注尤多肤浅。如曹操、李白之类,人人习见,何必多累简牍乎?至所以名书之义,吴伟业诸人之序及维枢自作小引均未之言,今亦莫得而详焉。

△《明语林》·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肃公撰。肃公有《读礼问》,已著录。是书凡三十七类,皆用《世说新语》旧目。其德行、言语、方正、雅量、识鉴、容止、俳调七类,又各有补遗数条,体格亦摹《世说》,然分类多涉混淆。若夙慧类载杨东里母改适罗理,东里从往,时方六岁,尝私磨砖土如主式,祀其三世,罗为之感泣。此至行也,与德行类所载刘谨六岁时事正相类。然刘入德行,而杨入夙慧,事同例异,莫知所从。所载亦多挂漏。

△《明逸编》·十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邹统鲁撰。是编搜访有明一朝逸事,以《世说新语》原目分录,本名《明世说补》,会其友江有溶先著《逸编》一书,因次第补入,仍名《逸编》。自序云,示弗自专也。统鲁之子定周,有溶之子度,注之。前列释名一篇,著诸人官爵谥号称名之不一者,盖仿宋汪藻校《世说新语》例也。其书疏略太甚,诬妄尤多。如仇隙内载仁宗葛妃进毒一事,信螭头密语所纪之言,遽笔之书。使洪熙令主,遭此冤谤,又不止黄公酒垆作裴郎学矣。统鲁字大系,衡阳人。有溶字谷尚,长沙人。

△《闻见集》·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蔡宪升撰。宪升字江云,南昌人。是书皆纪明末杂事,其偶及明中叶者,仅谢榛、桑怿、徐渭等数条耳。所记多与史合。如刘綎之父显,本龚氏子,其祖岷养以为子,遂冒其姓,则史所未及也。然中亦有传闻失实之说。如云天启辛酉诸名士觞雪滕王阁,赋诗得滕字,一渔父往来阁下,若有所思。诸名士戏曰:尔能诗耶?曰:公等吟咏,某适忆滕王蛱蝶图耳。即朗吟其句鸭鹅夜乱功收蔡,蛱蝶春深戏试滕云云。是乃宋末吕徽之事,载於陶宗仪《辍耕录》中,但改易数字,即别撰一人,何其诬也。其云李贽官姚安时,以削发为上官所劾,下诏狱,与明末李自成陷扬州,亦均无其事。

△《筇竹杖》·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施男撰。男字伟长,吉水人。顺治初,随征广西,以军功授广西按察使副使。是编前三卷为男官桂林时所作,记峒黎风土,并所自作诗句。卷四、卷五则游於江、浙、吴、楚间所作,多记山川名胜。卷六为自著诗集。卷七则录刘湘客、杨廷麟、刘大璞、刘日襄、倪元璐五家之作。其所著诗文,词多险僻,盖犹沿明末公安、竟陵之馀习也。

△《今世说》·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晫撰。晫有《遂生集》,已著录。是书全仿刘义庆《世说新语》之体,以皆近事,故以今名。其分类亦皆从旧目,惟除自新、黜免、俭啬、谗险、纰漏、仇隙六类。惑溺一类,则择近雅者存焉。其中刻画摹拟,颇嫌太似,所称许亦多溢量。盖标榜声气之书,犹明代诗社馀习也。至於载入己事,尤乖体例。徐喈凤序引汉黄宪为说,然《天禄阁外史》本王逢年之伪书,乌足据乎?文学门中载吴百朋以殹鄦二字问吴任臣,任臣对以殹也同本秦权古文,鄦许同本《说文》长笺,百朋叹服。案殹字出秦权是矣,然《说文》自有殹字,注曰:击中声。惟赵宦光《说文长笺》以《说文》也字训义不雅,改从秦权,以殹字代也字,不得举一遗一也。《说文》有{无邑}字,即鄦字也。注甫侯所封,在颍川,今通作许。其正作鄦字者,则见《史记·郑世家》鄦公恶郑於楚。注:许灵公也。是其字见於正史。任臣以为出《说文长笺》,殊不得其本。晫遽以为博洽而记之,亦为不考。信乎空谈易而徵实难也。

△《秋谷杂编》·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维宁撰。维宁有《垂世芳型》,已著录。是编皆载同时琐事。而维宁居乡,颇忤於同里,居官又颇忤於同官,以浮躁罢归。故词旨愤激,多伤忠厚。其记董含鬻婢及作三冈识略诸条,恐未必如是之甚也。至旁摭《山海经》、《拾遗记》诸书旧文,隐其出处以足卷帙,亦非著述之体。

△《陇蜀馀闻》·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士祯有《古欢录》,已著录。是编皆记陇蜀碎事。如吴山、岍山之类,亦间有考证。以其奉使时所记,多非亲见之事,且多非所经之地,故曰馀闻。兼及赵州介休者,则以往陇蜀时驿路所必经也。

△《皇华纪闻》·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康熙甲子,士祯以少詹事奉使,祭告南海。因缀其道途所经之地,搜采故事为此书。多采小说地志之文,直录其事。无所考证,不及其《池北偶谈》诸书也。

△《砚北丛录》·(无卷数,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黄叔琳撰。叔琳有《研北易抄》,已著录。是编卷首有魏兆龙序,称为叔琳巡抚浙江时罢官以后所偶录。皆杂采唐、宋、元明及近时说部,亦益以耳目所闻见。大抵多文人嘲戏之词,如《谐史》、《笑林》之类。或著出处,或不著出处,为例不一,亦未分卷帙。盖忧患之中借以遣日而已,意不在於著书也。

△《汉世说》·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章抚功编。抚功字仁艳,钱塘人。是书仿刘义庆《世说新语》体例,以纪汉人言行。大抵以《史记》、《汉书》为主,而杂以他书附益之。分十四门,曰德行,曰言语,曰政事,曰文学,曰方正,曰雅量,曰识鉴,曰赏誉,曰品藻,曰清介,曰才智,曰英气,曰义烈,曰宠礼。与义庆原本小异,其采摭亦备。然事皆习见,无他异闻,又分类往往不确。如龚遂刺昌邑王过,自宜入方正;邓禹师行有纪,自应入政事,乃俱入之德行。至射的山仙人取箭,自是志怪之说,入之此书,尤无体例也。其凡例云,书以语名,始《论语》也。国语纪言,不参以事。陆贾《新语》,马上翁每奏称善。临川《世说》一书,诸多士所共撰述。始自竹林,迄於江左。风流简远,少许胜多,最为可贵。兹编独尊两汉,意专叙事,故不以《新语》名篇云云。案刘向先有《世说》,故义庆所撰,别名《世说新书》,后人乃改为《新语》。黄伯思《东观馀论》考之最详,非以记言而谓之《新语》,抚功之说殊误,至义庆所述,上接东汉,何得云始自竹林,益为失检矣。

△《过庭纪馀》·三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国朝陶越撰。越字艾村,秀水人。是书乃杂缀闻见琐事。以多闻之其父口述,故以过庭为名。间有《志乘》所遗佚,足裨考核者,而大抵过涉冗碎。又所载生平游幕事迹,亦未免近於自夸。

──右“小说家类”杂事之属,一百一部,四百七十五卷,内七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