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三 子部四十三

2016-09-08 19:53:30

○杂家类存目十

△《丰暇观颐》·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有序三首,一称懒散道人,一称见庐主人,一称醉醒逸叟,而卷首复题醉醒逸叟偶阅字。详其词气,当是一人。一题己丑,一题辛卯,一题癸巳,皆不著年号。中引汤宾尹《睡庵集》。考《睡庵集》序题万历庚戌,则此书在是集之后。己丑为顺治六年,辛卯为顺治八年,癸巳为顺治十一年,是国朝人矣。其曰丰暇,盖取谢灵运诗卧疾丰暇豫之意。皆杂引文集说部,不分门目。多放旷之言,出入於佛、老之间。至於元帝垂训之类亦登简牍,孰闻之而孰录之乎?

△《懿行编》·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瀅撰。瀅字镜石,扬州兴化人。其书取诸史中嘉言懿行可为法程者,分类标题。纪事之后,间为论断,远自上古,近至明代,凡二十九门。每条皆载所采书名,而於前人论断亦节取其一二焉。

△《无事编》·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项真撰。真字不损,秀水人。前明诸生。入国朝官景陵县知县。是书摭拾成文,漫无风旨,杂引故实,皆仍其原文,今古不辨,甚至以乔知之为晋人,疏陋可知矣。

△《叶书》·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生撰。生有《字诂》,已著录。是编皆录载籍中新隽字句。然所采多不伦,盖亦从类书摘抄,以备文字之用,非以是为著述也。

△《伦史》·五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成克巩撰。克巩字清坛,大名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国朝补选庶吉士,官至保和殿大学士。是编以五伦分五门,各有子目,君臣为数四十五,父子为数二十二,夫妇为数十一,兄弟为数十六,朋友为数三十三。考克巩休致在康熙三年,此书成於康熙十六年,盖晚岁田居,借编摩以送老。采摭芜杂,固非所计也。

△《多识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编。裔介有《孝经注义》,已著录。是书凡八种,一曰快书秘录,二曰广快秘录,三曰明百家说,皆杂录前人之说;四曰耕馀杂语,为宁阳张攀龙撰;五曰谭韵新书,摘王元祯《湖海搜奇》等书而成者;六曰遗诗碎金,则皆诗话也;七曰三国问答,为陈继儒撰;八曰梨云尺牍,为袁宏道撰。皆取各家原本节录之,不足以言著书也。

△《雅说集》·十九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编。是书采杂记小品凡十九种:一曰《札记内外篇》,二曰《闲居择言》,三曰《小心斋札记》,四曰《南牖日笺》,五曰《忠节语录》,六曰《岁寒居答问》,七曰《大中》,八曰《述古自警》,九曰《居学录》,十曰《庸言》,十一曰《好善编》、《身世言》,十二曰《荆园小语》,十三曰《野语》,十四曰《知至编》,十五曰《芝在堂语》,十六曰《管言》,十七曰《剩言》,十八曰《中语》,十九曰《退居琐言》。皆明季及国初人作,亦裔介随意摘录,刻为一集。

△《佳言玉屑》·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编。其体例与《多识集》、《雅说集》相同。所采凡陈继儒《读书十六观》十六条,《安得长者言》四十二条,《岩栖幽事》二十九条,徐太室《归有园麈谈》十一条,屠隆《娑罗馆清言》四十六条,皆取之《眉公秘笈》中也。

△《牛戒续钞》·三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撰。裔介因世祖章皇帝刊印《牛戒汇钞》,乃裒集诸书所载有关於牛戒者,列为三篇。自序谓发明汇钞之本旨,而推广皇上好生之德云。

△《希贤录》·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编。分为学、敦伦、致治、教家、涉世五门,每门又各分子目,以嘉言善行分注,乃康熙辛酉裔介致仕后所作。其嘉言多采诸家语录,善行则兼采杂说,不甚简汰云。

△《资麈新闻》·七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国朝魏裔介撰。其书亦钞撮杂说而成。卷一曰鬼神类,皆记幽冥因果,还魂托生之事。遇仙佛名号,必跳行出格书之,已决非裔介所为;至附冒襄镌经灵验四则,其中先大夫字乃襄自称其父,亦空一字书之,裔介亦未必如此之愦愦。卷二曰阴阳类,皆方术家言,云出《神枢经》、《洞玄经》、《人玄秘枢经》,次以杨光先《阳宅辟谬》,次以《星野诸图》。卷三曰词赋类,皆抄录优伶戏文小曲。卷四曰韵学类,全抄顾炎武《唐宋韵谱》旧文。卷五无门目,其子目一曰南中遗事,记福王时轶闻,所记黄道周用兵必系其两手以防肆掠,殆非事实,一曰都门三子传,乃王崇简作。卷六曰盗贼类,记李自成始末,颇称杨嗣昌之功,而以蔡懋德与李建泰同称,皆斥为庸鄙,亦非公论。卷七曰方域类,前为琉球图,后全录张学礼《使琉球记》。全书皆体例猥杂,谬陋百出,与裔介他书如出二手。又裔介以讲学为事,而此书推尊二氏,如恐不及,亦与其生平言行如出两人。疑或妄人所托名欤?

△《嗜退庵语存》·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严有穀撰。有穀字既方,归安人。是书为其子我斯所刊。称其晚年结庵城东隅,颜曰嗜退。网罗古名儒硕辅嘉言懿行,及阴阳图纬兵农礼乐百家众流之书,采综研究,成一家言,用以娱老。名曰语存,析为内外编。外篇卷帙稍多,故先梓内篇以问世。其书凡分三十类,分隶古事,间附论断。盖亦格言之类。我斯所谓阴阳图纬兵农礼乐者,则未睹焉,岂皆在外编乎?

△《胜饮编》·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郎廷极撰。廷极有《文庙从祀先贤先儒考》,已著录。是书杂采经史中以酒为喻之语,汇辑成编。自序谓不饮而胜於饮,故名之曰胜饮。然所录仅数十条,简略太甚。如引祭酒挈壶氏之类,亦多牵率。

△《经世名言》·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苏宏祖撰。宏祖字光启,汤阴人。顺治丙戌进士,官知县。是编多采宋人格言及明人语录,分志学、明伦、修己、窒欲、慎言、待人、涉世、治家、训后、治道、当官、用人十二类。其曰《经世名言》者,自序谓关乎身心之学,所谓名言;裨乎出处之微,所谓经世云。

△《寄园寄所寄》·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赵吉士撰。吉士有《续表忠记》,已著录。是编采掇诸家说部,分十二门。曰囊底寄,皆智数事也;曰镜中寄,皆忠孝节义事也;曰倚杖寄,述山川名胜也;曰撚须寄,诗话也;曰灭烛寄,谈神怪也;曰焚麈寄,格言也;曰獭祭寄,杂录故实也;曰豕渡寄,考订谬误也;曰裂眦寄,记明末寇乱及殉寇诸人也;曰驱睡寄,遗事之可为谈助者也;曰泛叶寄,皆徽州佚闻也;曰插菊寄,皆谐谑事也,所载古事十之二三,明季事十之七八,采掇颇富而雅俗并陈,真伪互见,第成为小说家言而已。

△《择执录》·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家启撰。家启字诚庵,蔚县人。顺治辛卯举人,官广东新会县知县。是书杂采嘉言善事,分三十四门。盖乡闾劝善之书,赵善璙《自警编》之类也。以择执为名,过其实矣。

△《寿世秘典》·十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丁其誉撰。其誉字蜚公,如皋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行人司行人。是书专为养生而作,凡分十二门,曰月览,曰调摄,曰类物,曰集方,曰嗣育,曰种德,曰训纪,曰法鉴,曰佚考,曰典略,曰清赏,曰琐缀。所引各条,俱各注书名於其下,大抵撮《月令广义》、《玉烛宝典》诸书为之。其法鉴、典略二门有录无书,注云嗣刻,则未成之本也。

△《同归集》·十六卷(内府藏本)

国朝吴调元撰。调元字雨苍,石城人。据卷首胡世安序,盖尝以举人官教谕者也。是书成於顺治丁酉,杂采前古至明末国初故实,分孝顺、忠爱、孝行、世德、义门、女范、放生、佛果八门。每条附以论断,大旨主因果之说。故其自序称,愿以是集告天下之读孔、孟书而存菩提心者云。

△《闻钟集》·(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劳大舆撰。大舆有《瓯江逸志》,已著录。是编分为五集,每集前俱有自序,后附其子嵃跋。其三集序中称顺治戊戌榜发,落拓如故,盖尝举於乡而不第者也。所载皆前人格言懿行,末附儒门功过格、当官功过格二篇,乃取袁黄、颜光衷旧本删补之。其意在劝善规过,而皆主於积德积福因缘果报之说,则亦为下等人说法者也。

△《遂生集》·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晫撰。晫字丹麓,仁和人。是书前有顺治庚子晫自序曰:予所纂辑中,善恶果报,捷於影响,无非欲使天下之人不失好生之意,天下之物得遂乐生之情,故以遂生为名。书中盛陈因果,多参以神怪之说。如文昌化书之类,皆据为实事,盖为悚动下愚设也。晫所作《今世说》曰:曹顾庵目《遂生集》为鹫苑杠梁,《文津》为艺林餦脯。《文津》今未见,此集则了不异人耳。

△《畜德录》·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席启图撰。启图字文舆,震泽人。官内阁中书舍人。是集取周、秦以来迄於元、明嘉言善行,分为二十一类,亦间附批评。取《大畜象传》君子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之义,故以名书。

△《四本堂座右编》·二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潮远编。潮远字卓月,扬州人。其序自称朱子之后,当有所考也。是书成於康熙甲辰,分四门,一曰起家,二曰治家,三曰齐家,四曰保家。每门又各分六子目,每目为一卷。皆杂采前言往行,因旧文而稍删润之。

△《敦行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鹏翮撰。鹏翮有《忠武志》,已著录。是书辑古来嘉言善行,以敦本适用分上下卷,中间又分二十一门。书成於康熙丁巳。后十年丁卯,慈谿县知县方允献为之注,盖鹏翮官浙江巡抚时也。所纪皆厚德之事,而以徵验一篇终之,则近乎因果之说,涉於有为而为矣。故列之杂家类焉。

△《学仕要箴》·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圻编。圻字邑翼,昆山人。卷首徐元文序,谓莘田侍御始集仕学格言,圻续为纂辑,凡分十类,曰存心,曰省身,曰型家,曰处物,曰养蒙,曰举业,曰居官,曰临民,曰仕宦,曰慎刑。首标蒋伊鉴定,伊即序所称莘田侍御。是此书实伊所作,而圻稍增益之,其标曰鉴定者,盖让其名於圻耳。

△《秦氏闺训新编》·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秦云爽撰。云爽有《紫阳大旨》,已著录。是书成於康熙丙寅,因吕氏《闺范》而增损之,而分为后妃、女主、女道、兄弟、妇道、妯娌、嫡庶、母道、后母、杂录、处变十一目,则体例略殊。

△《庸行篇》·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牟允中撰。允中字叔庸,天津卫人。是书因扬州史典《愿体集》而参补之。皆先正格言,分门编辑,自达观以至警醒,凡三十三类。每类采辑数十则,大都取其明白显易,可以训俗化愚。其立教类有允中自著读书之法,兼论及於时文,并引八股讲论数条,盖以训其家塾子弟者也。

△《人道谱》·(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闵忠撰。忠,归安人。是书仿刘宗周《人谱》之意,以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为人之要,分为八集,各为标目,杂采史事而各引先儒之说以发明之。

△《读书乐趣》·八卷(内府藏本)

国朝伍涵芬撰。涵芬字芝轩,於潜人。康熙丁卯举人。是书首载朱子《四时读书乐歌》,以见命名之意。然四诗《晦庵集》不载,据《仙居县志》,载此四诗题为县人翁森作。称森字秀卿,号一瓢,宋亡后隐居不仕,著有《一瓢集》云云,则涵芬题为朱子者误也。书中分荡胸、澄心、澹缘、怡情、论文、励业、品诗七类。而怡情类半载《花谱》,品诗类附入己作,亦庞杂之甚。

△《砚北杂录》·(无卷数,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黄叔琳编。叔琳有《砚北易抄》,已著录。是书上至天文、地理,下至昆虫、草木,凡经史所载,旁及稗官小说,据其所见,各为采录,亦间附以己意。大抵主於由博返约,以为考据之资。中多签题粘补之处,皆叔琳晚年手自删改,盖犹未定之本也。

△《孝史类编》·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齐贤编。齐贤字敬思,嘉兴人。是编前列孝经,次述历代帝王孝行,次述历代孝子,各以事迹相似者分类纪之,凡二十有二门。孝为百行之原,发於至性,各不相师,未可冗陈条目。至於修道度亲一门,尤为二氏之言,非儒者之道矣。

△《经术要义》·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高元标撰。元标字琴山,嘉兴人。其书杂采旧文,分门排纂,自孝行至闺范,凡二十五目。末附报应一门,所徵引尤涉荒诞,标曰《经术要义》,未免名实不符矣。

△《查浦辑闻》·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查嗣瑮撰。嗣瑮字德尹,海宁人。康熙庚辰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讲。是书乃抄撮杂家之言可资博览者,大抵皆节录原文,无所考据,间有自附新语,不过数条。下卷内有西湖事迹十馀则,乃以补吴炜《钱塘志》所未及者。其以《鹤林玉露》为葛立方作,未免笔误。至以杨瑀为杨琚,以叶子奇为叶子才,则校刊者之疏也。

△《会心录》·四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国朝孔尚任撰。尚任有《节序同风录》,已著录。是编杂采古人清言佳事,略如沈括《清夜录》、周密《志雅堂杂抄》之例。自序云,不考出处,不次前后,不分体例,间有复讹者,亦懒於删。盖林居多暇,姑以寄意而已,非有意於著书也。

△《范家集略》·六卷(原任工部右侍郎李友棠家藏本)

国朝秦坊撰。坊字表行,号俨尘,无锡人。是编分身范、程范、文范、言范、说范、闺范,自周、秦以及明代,凡前贤格言懿行,汇为一帙。然颇冗杂,如宋太祖誓碑一事,既以帝王之事杂於臣庶中,而不杀柴氏子孙,亦无预於身范也。

△《范身集略》·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秦坊编。坊《范家集略》以身范为先,然仅书中之一门,未为赅备,故继为此编,专明范身之义。分为八部,曰成部,应部,容部,贞部,慎部,坦部,辨部,诫部。每一部为一卷,各有子目,共二十六目。《范家集略》皆不载所出之典,而此所徵引,必注某人某文,体例较善。然捃摭既富,亦不免儒、墨兼陈。

△《闲家编》·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俊撰。士俊字犀川,平越人。康熙辛丑进士,官至河东总督。是编分家训、家礼、家政、家壶四门,又各立子目。皆杂引古书,间参以己见,大抵习见之词。其家壶之名又颇嫌杜撰,於古无稽也。

△《训俗遗规》·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宏谋编。宏谋有《大学衍义辑要》,已著录。此书乃其为江苏按察使时以狱讼繁多,因集古今名言人人易晓者,勒成四卷,刊布宣谕。后无锡华希闵为之重刻,又益以邵宝《手帖》、顾宪成《示儿帖》、高攀龙《家训》及国朝张英《聪训斋语》,及其先世悰韡所著《家劝》,共为一编云。

△《学统存》·二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宋士宗撰。士宗有《史学正藏》,已著录。是书分二十四门,各为一卷,多摘录前人之说。其自序谓周有老、庄,宋有象山,明有文成,兼之宗杲、大鉴辈日与吾党争理,即濂、洛、关、闽复生,不能骤起而胜也。大抵攻陆、王之学以尊程、朱。然书名学统,而中多杂引史事及说部诸书,庞杂不可枚举。至志异一门,尤多怪诞不经之语,如《清异录》所载缱绻司氤氲大使之类,岂亦有关於道学之统乎?

△《权衡一书》·四十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植撰。植有《四书参注》,已著录。是编杂采诸书之言,而间断以己意,分类四十,子目一百四十九,每一类为一卷,惟制胜分二子卷,故为四十一卷。其曰《权衡一书》者,自序谓王充有《论衡》,苏洵有《权书》,《论衡》《权书》皆为一家之私意,而此一书则合古今之嘉言而为之权衡也。然惟其为一家之言,故其析理有定说,虽偏而不杂。植乃聚百家之言连篇累牍,繁而无章,忽似类书,忽似说部,其病正在不主一家也。

△《多识类编》·二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曹昌言撰。昌言字禹拜,新建人。是编乃其劄记之文。分动物、植物二门,杂采诸书所载物性、物理,以俪语联缀成文,颇为博洽。前有南城陶成序,称雍正丁未仲夏,昌言以疾卒,年二十有八。其兄以所著《格物类纂》二卷付梓,乞成为序。所称书名与此本不符。末有其兄茂先所作行状,则称昌言闻名山胜迹,异卉奇葩,必周历游览,考其本末,间从野老农夫询动植情形,得其实,归即笔之於书。所著有《玉隆纪游》、《多识类编》、《舆图辑略》、《四书薈言》诸书,今仍名《多识类编》。殆初名《格物类纂》,后改今名欤?

△《养知录》·八卷(编修曹锡龄家藏本)

国朝纪昭撰。昭有《毛诗广义》,已著录。是编乃其训课家庭之作,杂引诸书所载嘉言懿行,而以己意发明之。分为八门,一曰论事父母舅姑,二曰论别夫妇内外,三曰论处兄弟妯娌,四曰论教子孙,五曰论厚宗族,六曰论御奴仆,七曰论制财用,八曰通论大旨。皆为家庭以内而设,故不及涉世之事。其曰《养知录》者,自序谓人为利欲所昏,习俗所染,於是尽失其本心之明。岂人本无知哉!盖所以丧其良心者有由然耳。特为指其大义,以养其良知良能,故曰养知云。

△《闲家类纂》·二卷(侍讲学士彭绍观家藏本)

国朝彭绍谦撰。绍谦字济光,长洲人。乾隆丁卯举人,官至曹州府桃源同知。是编裒辑治家格言,分为十类,曰敦伦,曰培本,曰学术,曰闲邪,曰慎交,曰壸教,曰贻谋,曰治生,曰驭下,曰广爱。贻谋门后附家塾课约一篇,则绍谦所自述也。大旨为启导下愚而作,故多涉於计较利害。然不谈因果,亦不谈神怪,在劝善书中,犹为不诡於正云。

△《课业馀谈》·三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陶炜撰。炜字宾玉,秀水人。其书仿《释名》、《广雅》之体,采辑经史中浅近而易解者,以类编载,自天地至古音转注,分二十有一篇。大概人所习知,稍加裒缀,别无考订之处。甚至采《昭明文选》之注,连行累牍,而没所自来,尤非著书之体。

△《福寿阳秋》·(无卷数,内府藏本)

国朝魏博编。博字约之,江宁人。其书凡分五集,首集为劝善篇,二集为省克编,三集为修齐录,四集为秦庭镜,五集为清凉散。皆取前人格言,编次成书。大旨劝人修福延寿,故以为名。然多主於因果报应,故不免阑入二氏之说。

△《言行汇纂》·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之鈇撰。之鈇号朗川,湘阴人。是编分四十门,皆杂采古人嘉言懿行,以己意润饰之,皆不著所出,亦不尽原文所有。盖通俗劝善之书,为下里愚民而设者。故语多鄙俚,且多参以祸福之说云。

△《诸儒检身录》·一卷(鸿胪寺少卿曹学闵家藏本)

国朝令狐亦岱撰。亦岱字太峰,猗氏人。由左翼宗学教习官缙云县知县。是编即其官缙云时所刻。杂采诸儒格言,分为八门,曰读书,曰讲学,曰治心,曰持躬,曰处事,曰接物,曰理家,曰居官,共一百六十二条,各以己意发明之。词旨浅近,盖为初学设也。

△《心镜编》·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谭文光撰。皆裒辑前言往行之可为法戒者,故以心镜为名。分敦伦、修身、勤学、积德、治家、居官、涉世、爱物、乐天、养生十类,每一类为一卷。取格言旧本抄撮而成,亦《自警编》、《厚德录》之类。

△《子苑》·一百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抄本之首有籍圃主人、麦溪张氏二小印,不知为著书之人、为藏书之人也。其书杂采诸子,分人伦、性行、学业、政事、人事五门,每门之中又各分子目,於一事而彼此异同,或字句有增损者,皆参校分注,其用意颇不苟。而所载泛滥太甚,如《博物志》旧列小说家,谓之子可也;《水经注》则史部地理之书,《檀弓》亦经部《礼记》之文,总曰《子苑》,名与实不相应也。是亦爱博之过矣。

──右“杂家类”杂纂之属,一百九十六部,二千七百二十三卷,内十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