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 主页 | 搜索读国学
读国学 > 春秋三传 > 谷梁传 >

《谷梁传》僖公(元年~三十三年)

  ◇僖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继弑君不言即位,正也。齐师、宋师、曹师次于聂北,救邢。救不言次,言次非救也。非救而曰救,何也?遂齐侯之意也。是齐侯与?齐侯也。何用见其是齐侯也?曹无师,曹师者曹伯也。其不言曹伯,何也?以其不言齐侯,不可言曹伯也。其不言齐侯,何也?以其不足乎扬,不言齐侯也。

  夏,六月,邢迁于夷仪。迁者,犹得其国家以往者也。其地,邢复见也。齐师、宋师、曹师城邢。是向之师也,使之如改事然,美齐侯之功也。

  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夫人薨不地,地,故也。齐人以归。不言以丧归,非以丧归也。加丧焉,讳以夫人归也,其以归薨之也。楚人伐郑。

  八月,公会齐侯、宋公、郑伯、曹伯、邾人于柽。

  九月,公败邾师于偃。不日,疑战也。疑战而曰败,胜内也。

  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丽,获莒挐。莒无大夫,其曰莒挐何也?以吾获之目之也。内不言获,此其言获何也?恶公子之紿。紿者奈何?公子友谓莒挐曰:「吾二人不相说,士卒何罪?」屏左右而相搏,公子友处下,左右曰「孟劳!」孟劳者,鲁之宝刀也。公子友以杀之。然则何以恶乎紿也?曰弃师之道也。

  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丧至自齐。其不言姜,以其杀二子,贬之也。或曰为齐桓讳杀同姓也。

  ◇僖公二年

  二年春,王正月,城楚丘。楚丘者何?卫邑也。国而曰城,此邑也,其曰城何也?封卫也。则其不言城卫何也?卫未迁也。其不言卫之迁焉何也?不与齐侯专封也。其言城之者,专辞也。故非天子不得专封诸侯。诸侯不得专封诸侯,虽通其仁以义而不与也。故曰仁不胜道。

  夏,五月辛巳,葬我小君哀姜。虞师、晋师灭夏阳。非国而曰灭,重夏阳也。虞无师,其曰师何也?以其先晋,不可以不言师也。其先晋何也?为主乎灭夏阳也。夏阳者,虞虢之塞邑也。灭夏阳而虞虢举矣。虞之为主乎灭夏阳何也?晋献公欲伐虢,荀息曰:「君何不以屈产之乘、垂棘之璧而借道乎虞也?」公曰:「此晋国之宝也,如受吾币而不借吾道,则如之何?」荀息曰:「此小国之所以事大国也。彼不借吾道,必不敢受吾币。如受吾币而借吾道,则是我取之中府而藏之外府,取之中厩而置之外厩也。」公曰:「宫之奇存焉,必不使受之也。」荀息曰:「宫之奇之为人也,达心而懦,又少长于君,达心则其言略,懦则不能强谏,少长于君则君轻之。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而患在一国之后,此中知以上乃能虑之,臣料虞君中知以下也。」公遂借道而伐虢。宫之奇谏曰:「晋国之使者,其辞卑而币重,必不便于虞。」虞公弗听,遂受其币而借之道。宫之奇谏曰:「语曰:『脣亡则齿寒。』其斯之谓与!」挈其妻子以奔曹。献公亡虢,五年而后举虞。荀息牵马操璧而前曰:「璧则犹是也,而马齿加长矣!」

  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贯之盟,不期而至者,江人、黄人也。江人、黄人者,远国之辞也。中国称齐、宋,远国称江、黄,以为诸侯皆来至也。

  冬,十月,不雨。不雨者,勤雨也。楚人侵郑。

  ◇僖公三年

  三年春,王正月,不雨。不雨者,勤雨也。

  夏,四月,不雨。一时言不雨者,闵雨也。闵雨者,有志乎民者也。徐人取舒。

  六月,雨。雨云者,喜雨也。喜雨者,有志乎民者也。

  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阳谷之会,桓公委、端、搢笏而朝诸侯,诸侯皆谕乎桓公之志。

  冬,公子季友如齐莅盟。莅者位也。其不日,前定也。不言及者,以国与之也。不言其人,亦以国与之也。楚人伐郑。

  ◇僖公四年

  四年春,王正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侵蔡。蔡溃。溃之为言,上下不相得也。侵,浅事也。侵蔡而蔡溃,以桓公为知所侵也。不土其地,不分其民,明正也。遂伐楚,次于陉。遂,继事也。次,止也。

  夏,许男新臣卒。诸侯死于国,不地;死于外,地。死于师,何为不地?内桓师也。楚屈完来盟于师,盟于召陵。楚无大夫,其曰屈完何也?以其来会桓,成之为大夫也。其不言使,权在屈完也。则是正乎?曰非正也。以其来会诸侯,重之也。来者何?内桓师也。于师,前定也。于召陵,得志乎桓公也。得志者,不得志也,以桓公得志为仅矣。屈完曰:「大国之以兵向楚何也?」桓公曰:「昭王南征不反。菁茅之贡不至,故周室不祭。」屈完曰:「菁茅之贡不至,则诺。昭王南征不反,我将问诸江!」齐人执陈袁涛涂。齐人者,齐侯也。其人之,何也?于是哆然外齐侯也,不正其逾国而执也。

  秋,及江人、黄人伐陈。不言其人及之者何?内师也。

  八月,公至自伐楚。有二事偶,则以后事致,后事小,则以先事致。其以伐楚致,大伐楚也。葬许穆公。

  冬,十有二月,公孙兹帅师会齐人、宋人、卫人、郑人、许人、曹人侵陈。

  ◇僖公五年

  五年春,晋侯杀其世子申生。目晋侯,斥杀,恶晋侯也。杞伯姬来朝其子。妇人既嫁不逾竟,逾竟非正也。诸侯相见曰朝,伯姬为志乎朝其子也。伯姬为志乎朝其子,则是杞伯失夫之道矣。诸侯相见曰朝,以待人父之道待人之子,非正也。故曰杞伯姬来朝其子,参讥也。

  夏,公孙兹如牟。公及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戴。及以会,尊之也。何尊焉?王世子云者,唯王之贰也。云可以重之存焉,尊之也。何重焉?天子世子,世天下也。

  秋,八月,诸侯盟于首戴。无中事而复举诸侯何也?尊王世子而不敢与盟也。尊则其不敢与盟何也?盟者不相信也,故谨信也,不敢以所不信而加之尊者。桓,诸侯也,不能朝天子,是不臣也。王世子,子也,块然受诸侯之尊己而立乎其位,是不子也。桓不臣,王世子不子,则其所善焉何也?是则变之正也。天子微,诸侯不享觐。桓控大国,扶小国,统诸侯,不能以朝天子,亦不敢致天王。尊王世子于首戴,乃所以尊天王之命也。世子含王命会齐桓,亦所以尊天王之命也。世子受之可乎?是亦变之正也。天子微,诸侯不享觐。世子受诸侯之尊己,而天王尊矣,世子受之可也。郑伯逃归,不盟。以其去诸侯,故逃之也。楚人灭弦。弦子奔黄。弦,国也。其不日,微国也。

  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冬,晋人执虞公。执不言所,于地縕于晋也。其曰公何也?犹曰其下执之之辞也。其犹下执之之辞何也?晋命行乎虞民矣。虞虢之相救,非相为赐也,今日亡虢而明日亡虞矣。

  ◇僖公六年

  六年春,王正月。

  夏,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伐郑,围新城。伐国不言围邑,此其言围何也?病郑也,着郑伯子罪也。

  秋,楚人围许,诸侯遂救许。善救许也。

  冬,公至自伐郑。其不以救许致何也?大伐郑也。

  ◇僖公七年

  七年春,齐人伐郑。

  夏,小邾子来朝。郑杀其大夫申侯。称国以杀大夫,杀无罪也。

  秋,七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宁母。衣裳之会也。曹伯班卒。公子友如齐。

  冬,葬曹昭公。

  ◇僖公八年

  八年春,王正月,公会王人、齐侯、宋公、卫侯、许男、曹伯、陈世子款,盟于洮。王人之先诸侯何也?贵王命民。朝服虽敝,必加于上,弁冕虽旧,必加于首,周室虽衰,必先诸侯。兵车之会也,郑伯乞盟,以向之逃归乞之也。乞者,重辞也,重是盟也。乞者,处其所而请与也。盖汋之也。

  夏,狄伐晋。

  秋,七月,禘于大庙,用致夫人。用者,不宜用者也。致者,不宜致者也。言夫人,必以其氏姓。言夫人而不以氏姓,非夫人也,立妾之辞也,非正也。夫人之,我可以不夫人之乎?夫人卒葬之,我可以不卒葬之乎?一则以宗庙临之,而后贬焉;一则以外之弗夫人,而见正焉。

  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

  ◇僖公九年

  九年春,王三月丁丑,宋公御说卒。

  夏,公会宰周公、齐侯、宋子、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葵丘。天子之宰,通于四海。宋其称子何也?未葬之辞也。礼,柩在堂上孤无外事。今背殡而出会,以宋子为无哀矣。

  秋,七月乙酉,伯姬卒。内女也,未适人不卒,此何以卒也?许嫁笄而字之,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

  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桓盟不日,此何以日?美之也。为见天子之禁,故备之也。葵丘之会,陈牲而不杀,读书加于牲上,壹明天子之禁,曰:「毋雍泉,毋讫籴,毋易树子,毋以妾为妻,毋使妇人与国事!」甲子,晋侯诡诸卒。

  冬,晋里克杀其君之子奚齐。其君之子云者,国人不子也。国人不子何也?不正其杀世子申生而立之也。

  ◇僖公十年

  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齐。狄灭温,温子奔卫。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以尊及卑也,荀息闲也。

  夏,齐侯、许男伐北戎。晋杀其大夫里克。称国以杀,罪累上也。里克弑二君与一大夫,其以累上之辞言之何也?其杀之不以其罪也。其杀之不以其罪奈何?里克所为杀者,为重耳也。夷吾曰:「是又将杀我乎?」故杀之,不以其罪也。其为重耳弑奈何?晋献公伐虢,得丽姬。献公私之,有二子,长曰奚齐,稚曰卓子。丽姬欲为乱,故谓君曰:「吾夜者梦夫人趋而来,曰:『吾苦畏!』胡不使大夫将卫士而卫冢乎?」公曰:「孰可使?」曰:「臣莫尊于世子,则世子可。」故君谓世子曰:「丽姬梦夫人趋而来,曰:『吾苦畏!』女其将卫士而往卫冢乎!」世子曰:「敬诺!」筑宫,宫成。丽姬又曰:「吾夜者梦夫人趋而来,曰:『吾苦饥!』世子之宫已成,则何为不使祠也?」故献公谓世子曰:「其祠!」世子祠。已祠,致福于君。君田而不在。丽姬以鸩为酒,药脯以毒。献公田来,丽姬曰:「世子已祠,故致福于君。」君将食,丽姬跪曰:「食自外来者,不可不试也。」覆酒于地而地贲。以脯与犬,犬死。丽姬下堂而啼呼,曰:「天乎天乎!国,子之国也,子何迟于为君?」君喟然叹曰:「吾与女未有过切,是何与我之深也!」使人谓世子曰:「尔其图之!」世子之傅里克谓世子曰:「入自明!入自明则可以生,不入自明则不可以生。」世子曰:「吾君已老矣,已昏矣!吾若此而入自明,则丽姬必死;丽姬死,则吾君不安。所以使吾君不安者,吾不若自死。吾宁自杀以安吾君,以重耳为寄矣!」刎□豆而死。故里克所为弑者,为重耳也。夷吾曰:「是又将杀我也。」

  秋,七月。

  冬,大雨雪。

  ◇僖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晋杀其大夫ぶ郑父。称国以杀,罪累上也。

  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谷。

  秋,八月,大雩。雩月,正也。雩得雨曰雩,不得雨曰旱。

  冬,楚人伐黄。

  ◇僖公十二年

  十有二年春,王正月庚午,日有食之。

  夏,楚人灭黄。贯之盟,管仲曰:「江、黄远齐而近楚。楚,为利之国也。若伐而不能救,则无以宗诸侯矣。」桓公不听,遂与之盟。管仲死,楚伐江灭黄,桓公不能救,故君子闵之也。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丁丑,陈侯杵臼卒。

  ◇僖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春,狄侵卫。

  夏,四月,葬陈宣公。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咸。兵车之会也。

  秋,九月,大雩。

  冬,公子友如齐。

  ◇僖公十四年

  十有四年春,诸侯城缘陵。其曰诸侯,散辞也。聚而曰散何也?诸侯城,有散辞也,桓德衰矣。

  夏,六月,季姬及缯子遇于防,使缯子来朝。遇者,同谋也。来朝者,来请己也。朝不言使,言使非正也。以病缯子也。

  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林属于山为鹿。沙,山名也。无崩道而崩,故志之也。其日,重其变也。狄侵郑。

  冬,蔡侯肸卒。诸侯时卒,恶之也。

  ◇僖公十五年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公如齐。楚人伐徐。

  三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盟于牡丘。兵车之会也。遂次于匡。遂,继事也。次,止也,有畏也。公孙敖帅师及诸侯之大夫救徐。善救徐也。

  夏,五月,日有食之。

  秋,七月,齐师、曹师伐厉。

  八月,螽。螽,虫灾也。甚则月,不甚则时。

  九月,公至自会。季姬归于缯。己卯晦,震夷伯之庙。晦,冥也。震,雷也。夷伯,鲁大夫也。因此以见天子至于士皆有庙: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二。故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是以贵始,德之本也;始封必为祖。

  冬,宋人伐曹。楚人败徐于娄林。夷狄相败,志也。

  十有一月壬戌,晋侯及秦伯战于韩。获晋侯。韩之战,晋侯失民矣,以其民未败而君获也。

  ◇僖公十六年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先陨而后石何也?陨而后石也。于宋四竟之内曰宋。后数,散辞也。耳治也。是月,六儿□退飞过宋都。是月也,决不日而月也。六儿□退飞过宋都,先数,聚辞也,目治也。子曰:石,无知之物,儿□,微有知之物。石无知,故日之;儿□微有知之物,故月之。君子之于物,无所苟而已。石、D96D且犹尽其辞,而况于人乎?故五石六儿□之辞不设,则王道不亢矣。民所聚曰都。

  三月壬申,公子季友卒。大夫日卒,正也。称公弟叔仲,贤也。大夫不言「公子」、公孙」,疏之也。

  夏,四月丙申,缯季姬卒。

  秋,七月甲子,公孙兹卒。大夫日卒,正也。

  冬,十有二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邢侯、曹伯于淮。兵车之会也。

  ◇僖公十七年

  十有七年春,齐人、徐人伐英氏。

  夏,灭项。孰灭之?桓公也。何以不言桓公也?为贤者讳也。项,国也,不可灭而灭之乎?桓公知项之可灭也,而不知己之不可以灭也。既灭人之国矣,何贤乎?君子恶恶疾其始,善善乐其终。桓公尝有存亡继绝之功,故君子为之讳也。

  秋,夫人姜氏会齐侯于卞。

  九月,公至自会。

  冬,十有二月乙亥,齐侯小白卒。此不正,其日之何也?其不正,前见矣。其不正之前见何也?以不正入虚国,故称嫌焉尔。

  ◇僖公十八年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宋公、曹伯、卫人、邾人伐齐。非伐丧也。

  夏,师救齐。善救齐也。

  五月戊寅,宋师及齐师战于甗。齐师败绩。战不言伐,客不言及;言及,恶宋也。狄救齐。善救齐也。

  秋,八月丁亥,葬齐桓公。

  冬,邢人、狄人伐卫。狄其称人何也?善累而后进之。伐卫,所以救齐也,功近而德远矣。

  ◇僖公十九年

  十有九年春,王三月,宋人执滕子婴齐。

  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于曹南。缯子会盟于邾。己酉,邾人执缯子,用之。微国之君,因邾以求与之盟。人因己以求与之盟,己迎而执之。恶之,故谨而日之也。用之者,叩其鼻以衈社也。

  秋,宋人围曹。卫人伐邢。

  冬,会陈人、蔡人、楚人、郑人盟于齐。梁亡。自亡也,湎于酒,淫于色,心昏耳目塞,上无正长之治,大臣背叛,民为寇盗。梁亡,自亡也。如加力役焉,湎不足道也。梁亡,郑弃其师,我无加损焉,正名而已矣。梁亡,出恶正也。郑弃其师,恶其长也。

  ◇僖公二十年

  二十年春,新作南门。作,为也。有加其度也。言新,有故也,非作也。南门者,法门也。

  夏,郜子来朝。

  五月己巳,西宫灾。谓之新宫,则近为祢宫。以谥言之,则如疏之然,以是为闵宫也。郑人入滑。

  秋,齐人、狄人盟于邢。邢为主焉尔。邢小,其为主何也?其为主乎救齐。

  冬,楚人伐随。随,国也。

  ◇僖公二十一年

  二十有一年春,狄侵卫。宋人、齐人、楚人盟于鹿上。

  夏,大旱。旱,时,正也。

  秋,宋公、楚子、陈侯、蔡侯、郑伯、许男、曹伯会于雩。执宋公以伐宋。以,重辞也。

  冬,公伐邾。楚人使宜申来献捷。捷,军得也。其不曰宋捷何也?不与楚捷于宋也。

  十有二月癸丑,公会诸侯盟于薄。会者,外为主焉尔。释宋公。外释不志,此其志何也?以公之与之盟目之也。不言楚,不与楚专释也。

  ◇僖公二十二年

  二十有二年春,公伐邾,取须句。

  夏,宋公、卫侯、许男、滕子伐郑。

  秋,八月丁未,及邾人战于升陉。内讳败,举其可道者也。不言其人,以吾败也。不言及之者,为内讳也。

  冬,十有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师败绩。日事遇朔曰朔。《春秋》三十有四战,未有以尊败乎卑,以师败乎人者也。以尊败乎卑,以师败乎人,则骄其敌。襄公以师败乎人,而不骄其敌何也?责之也。泓之战,以为复雩之耻也。雩之耻,宋襄公有以自取之。伐齐之丧,执滕子,围曹,为雩之会,不顾其力之不足而致楚成王,成王怒而执之。故曰,礼人而不答,则反其敬;爱人而不亲,则反其仁;治人而不治,则反其知。过而不改,又之,是谓之过。襄公之谓也。古者被甲婴胄,非以兴国也,则以征无道也,岂曰以报其耻哉?宋公与楚人战于泓水之上。司马子反曰:「楚众我少,鼓险而击之,胜无幸焉。」襄公曰:「君子不推人危,不攻人厄。须其出。」既出,旌乱于上,陈乱于下。子反曰:「楚众我少,击之,胜无幸焉。」襄公曰:「不鼓不成列。」须其成列而后击之,则众败而身伤焉,七月而死。倍则攻,敌则战,少则守。人之所以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为人?言之所以为言者,信也。言而不信,何以为言?信之所以为信者,道也。信而不道,何以为道?道之贵者时,其行势也。

  ◇僖公二十三年

  二十有三年春,齐侯伐宋,围闵。伐国不言围邑,此其言围何也?不正其以恶报恶也。

  夏,五月庚寅,宋公兹父卒。兹父之不葬何也?失民也。其失民何也?以其不教民战,则是弃其师也。为人君而弃其师,其民孰以为君哉!

  秋,楚人伐陈。

  冬,十有一月,杞子卒。

  ◇僖公二十四年

  二十有四年春,王正月。

  夏,狄伐郑。

  秋,七月。

  冬,天王出居于郑。天子无出。出,失天下也。居者,居其所也。虽失天下,莫敢有也。晋侯夷吾卒。

  ◇僖公二十五年

  二十有五年春,王正月丙午,卫侯毁灭邢。毁之名何也?不正其伐本而灭同姓也。

  夏,四月癸酉,卫侯毁卒。宋荡伯姬来逆妇。妇人既嫁不逾竟。宋荡伯姬来逆妇,非正也。其曰妇何也?缘姑言之之辞也。宋杀其大夫。其不称名姓,以其在祖之位,尊之也。

  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纳者,内弗受也。围,一事也。纳,一事也。而遂言之,盖纳顿子者陈也。葬卫文公。

  冬,十有二月癸亥,公会卫子、莒庆,盟于洮。莒无大夫,其曰莒庆何也?以公之会目之也。

  ◇僖公二十六年

  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己未,公会莒子、卫宁速,盟于向。公不会大夫,其曰宁速何也?以其随莒子,可以言会也。齐人侵我西鄙。公追齐师,至巂,弗及。人,微者也。侵,浅事也。公之追之,非正也。至巂,急辞也。弗及者,弗与也,可以及而不敢及也。其侵也曰人,其追也曰师,以公之弗及大之也。弗及,内辞也。

  夏,齐人伐我北鄙。卫人伐齐。公子遂如楚乞师。乞,重辞也。何重焉?重人之死也,非所乞也。师出不必反,战不必胜,故重之也。

  秋,楚人灭夔,以夔子归。夔,国也。不日,微国也。以归,犹愈乎执也。

  冬,楚人伐宋,围闵。伐国不言围邑,此其言围何也?以吾用其师目其事也,非道用师也。公以楚师伐齐,取谷。以者,不以者也。民者,君之本也。使民以其死,非其正也。公至自伐齐。恶事不致,此其致之何也?危之也。

  ◇僖公二十七年

  二十有七年春,杞子来朝。

  夏,六月庚寅,齐侯昭卒。

  秋,八月乙未,葬齐孝公。乙巳,公子遂帅师入杞。

  冬,楚人、陈侯、蔡侯、郑伯、许男围宋。楚人者,楚子也。其曰人何也?人楚子,所以人诸侯也。其人诸侯何也?不正其信夷狄而伐中国也。

  十有二月甲戌,公会诸侯盟于宋。

  ◇僖公二十八年

  二十有八年春,晋侯侵曹。晋侯伐卫。再称晋侯,忌也。公子买戍卫。不卒戍,刺之。先名后刺,杀有罪也。公子启曰:「不卒戍者,可以卒也。可以卒而不卒,讥在公子也,刺之可也。」楚人救卫。

  三月丙午,晋侯入曹,执曹伯,畀宋人。入者,内弗受也。日入,恶入者也。以晋侯而□执曹伯,恶晋侯也。畀,与也。其曰人何也?不以晋侯畀宋公也。

  夏,四月己巳,晋侯、齐师、宋师、秦师及楚人战于城濮。楚师败绩。楚杀其大夫得臣。卫侯出奔楚。五月癸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卫子、莒子,盟于践土。讳会天王也。陈侯如会。如会,外乎会也,于会受命也,公朝于王所。朝不言听,言所者,非其所也。

  六月,卫侯郑自楚复归于卫。自楚,楚有奉焉尔。复者,复中国也。归者,归其所也。郑之名,失国也。卫元咺出奔晋。陈侯款卒。

  秋,杞伯姬来。公子遂如齐。

  冬,公会晋侯、宋公、蔡侯、郑伯、陈子、莒子、邾子、秦人于温。讳会天王也。天王守于河阳。全天王之行也。为若将守而遇诸侯之朝也,为天王讳也。水北为阳,山南为阳。温,河阳也。壬申,公朝于王所。朝于庙,礼也,于外,非礼也。独公朝与?诸侯尽朝也。其日,以其再致天子,故谨而日之。主善以内,目恶以外。言曰公朝,逆辞也,而尊天子。会于温,言小诸侯。温,河北地,以河阳言之,大天子也。日系于月,月系于时。壬申,公朝于王所,其不月,失其所系也。以为晋文公之行事为已傎矣!晋人执卫侯,归之于京师。此入而执,其不言入何也?不外王命于卫也。归之于京师,缓辞也,断在京师也。卫元咺自晋复归于卫。自晋,晋有奉焉尔。复者,复中国也。归者,归其所也。诸侯遂围许。遂,继事也。曹伯襄复归于曹。复者,复中国也。天子免之,因与之会。其曰复,通王命也。遂会诸侯围许。遂,继事也。

  ◇僖公二十九年

  二十有九年春,介葛卢来。介,国。葛卢,微国之君未爵者也。其曰来,卑也。公至自围许。

  夏,六月,公会王人、晋人、宋人、齐人、陈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

  秋,大雨雹。

  冬,介葛卢来。

  ◇僖公三十年

  三十年春,王正月。

  夏,狄侵齐。

  秋,卫杀其大夫元咺。称国以杀,罪累上也,以是为讼君也。卫侯在外,其以累上之辞言之何也?待其杀而后入也。及公子瑕。公子瑕,累也,以尊及卑也。卫侯郑归于卫。晋人、秦人围郑。介人侵萧。

  冬,天王使宰周公来聘。天子之宰,通于四海。公子遂如京师,遂如晋。以尊遂乎卑,此言不敢叛京师也。

  ◇僖公三十一年

  三十有一年春,取济西田。公子遂如晋。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免牲,犹三望。夏,四月,不时也。四卜,非礼也。免牲者,为之缁衣熏裳,有司玄端,奉送至于南郊,免牛亦然。乃者,亡乎人之辞也。犹者,可以已之辞也。

  秋,七月。

  冬,杞伯姬来求妇。妇人既嫁不逾竟,杞伯姬来求妇,非正也。狄围卫。

  十有二月,卫迁于帝丘。

  ◇僖公三十二年

  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己丑,郑伯捷卒。卫人侵狄。

  秋,卫人及狄盟。

  冬,十有二月己卯,晋侯重耳卒。

  ◇僖公三十三年

  三十有三年春,王二月,秦人入滑。滑,国也。齐侯使国归父来聘。

  夏,四月辛巳,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肴殳。不言战而言败何也?狄秦也。其狄之何也?秦越千里之险,入虚国,进不能守,退败其师徒,乱人子女之教,无男女之别,秦之为狄,自肴殳之战始也。秦伯将袭郑,百里子与蹇叔子谏曰:「千里而袭人,未有不亡者也。」秦伯曰:「子之冢木已拱矣,何知!」师行,百里子与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曰:「女死,必于肴殳之岩金之下。我将尸女于是!」师行,百里子与蹇叔子随其子而哭之。秦伯怒曰:「何为哭吾师也?」二子曰:「非敢哭师也。哭吾子也。我老矣!彼不死,则我死矣!」晋人与姜戎要而击之肴殳,匹马倚轮无反者。晋人者,晋子也。其曰人何也?微之也。何为微之?不正其释殡而主乎战也。癸巳,葬晋文公。日葬,危不得葬也。狄侵齐。公伐邾,取訾楼。

  秋,公子遂帅师伐邾。晋人败狄于箕。

  冬,十月,公如齐。

  十有二月,公至自齐。乙巳,公薨于小寝。小寝,非正也。陨霜不杀草。未可杀而杀,举重也。可杀而不杀,举轻也。李梅实。实之为言,犹实也。晋人、陈人、郑人伐许。

春秋三传分类

春秋三传春秋全文左传春秋左传正义公羊传春秋公羊传注疏谷梁传春秋谷梁传注疏

+更多

谷梁传相关

更多谷梁传 >>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www.duguoxue.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