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 主页 | 搜索读国学
读国学 > 春秋三传 > 公羊传 >

《公羊传》庄公(元年~三十二年)

  ◇庄公元年

  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春秋》君弑子不言即位。君弑则子何以不言即位?隐之也。孰隐?隐子也。

  三月,夫人孙于齐。孙者何?孙犹孙也。内讳奔谓之孙。夫人固在齐矣,其言孙于齐何?念母也。正月以存君,念母以首事。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弑公也。其与弑公奈何?夫人谮公于齐侯,公曰:「同非吾子,齐侯之子也。」齐侯怒,与之饮酒。于其出焉,使公子彭生送之。于其乘焉,胁干而杀之。念母者所善也,则曷为于其念母焉贬?不与念母也。

  夏,单伯逆王姬。单伯者何?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何以不称使?天子召而使之也。逆之者何?使我主之也。曷为使我主之?天子嫁女乎诸侯,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诸侯嫁女于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

  秋,筑王姬之馆于外。何以书?讥。何讥尔?筑之礼也,于外非礼也。于外何以非礼?筑于外非礼也。其筑之何以礼?主王姬者必为之改筑。主王姬者则曷为必为之改筑?于路寝则不可。小寝则嫌。群公子之舍则以卑矣。其道必为之改筑者也。

  冬十月乙亥,陈侯林卒。

  王使荣叔来锡桓公命。锡者何?赐也。命者何?加我服也。其言桓公何?追命也。

  王姬归于齐。何以书?我主之也。

  齐师迁纪、郱、鄑、郚。迁之者何?取之也。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也?为襄公讳也。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大之也。何大尔?自是始灭也。

  ◇庄公二年

  春王二月,葬陈庄公。

  夏,公子庆父帅师伐馀丘。馀丘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

  秋七月,齐王姬卒,外夫人不卒,此何以卒?录焉尔。曷为录焉尔?我主之也。

  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郜。

  乙酉,宋公冯卒。

  ◇庄公三年

  春王正月,溺会齐师伐卫。溺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夏四月,葬宋庄公。

  五月,葬桓王。此未有言崩者何以书葬?盖改葬也。

  秋,纪季以酅入于齐。纪季者何?纪侯之弟也。何以不名?贤也。何贤乎?纪季服罪也。其服罪奈何?鲁子曰:「请后五庙以存姑姊妹」。

  冬,公次于郎。其言次于郎何?刺欲救纪而后不能也。

  ◇庄公四年

  春王二月,夫人姜氏飨齐侯于祝丘。

  三月,纪伯姬卒。

  夏,齐侯,陈侯,郑伯遇于垂。

  纪侯大去其国。大去者何?灭也。孰灭之?齐灭之。曷为不言齐灭之?为襄公讳也。《春秋》为贤者。讳何贤乎襄公?复仇也。何仇尔?远祖也。哀公亨乎周,纪侯谮之。以襄公之为于此焉者,事祖祢之心尽矣。尽者何?襄公将复仇乎纪,卜之曰:「师丧分焉」。「寡人死之,不为不吉也。」远祖者几世乎?九世矣。九世犹可以复仇乎?虽百世可也。家亦可乎?曰:「不可。」国何以可?国君一体也。先君之耻,犹今君之耻也。今君之耻,犹先君之耻也。国君何以为一体?国君以国为体,诸侯世,故国君为一体也。今纪无罪,此非怒与?曰:「非也。」古者有明天子,则纪侯必诛,必无纪者。纪侯之不诛,至今有纪者,犹元明天子也。古者诸侯必有会聚之事,相朝聘之道,号辞必称先君以相接,然则齐纪无说焉,不可以并立乎天下。故将去纪侯者,不得不去纪也,有明天子则襄公得为若行乎?曰:「不得也」。不得则襄公曷为为之,上无天子,下无方伯,缘恩疾者可也。

  六月乙丑,齐侯葬纪伯姬。外夫人不书葬,此何以书?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葬于齐尔。此复仇也,曷为葬之?灭其可灭,葬其可葬。此其为可葬奈何?复仇者非将杀之,逐之也。以为虽遇纪侯之殡,亦将葬之也。

  秋七月。

  冬,公及齐人狩于郜。公曷为与微者狩?齐侯也。齐侯则其称人何?讳与仇狩也,前此者有事矣,后此者有事矣,则曷为独于此焉?讥于仇者将壹讥而已。故择其重者而讥焉,莫重乎其与仇狩也。于仇者则曷为将壹讥而已?仇者无时焉可与通,通则为大讥,不可胜讥,故将壹讥而已,其馀从同同。

  ◇庄公五年

  春王正月。

  夏,夫人姜氏如齐师。

  秋,倪黎来来朝。倪者何?小邾娄也。小邾娄则曷为谓之倪?未能以其名通也。黎来者何?名也。其名何?微国也。

  冬,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此伐卫何?纳朔也。曷为不言纳卫侯朔?辟王也。

  ◇庄公六年

  春王三月,王人子突救卫。王人者何?微者也。子突者何?贵也。贵则其称人何?系诸人也。曷为系诸人?王人耳。

  夏六月,卫侯朔入于卫。卫侯朔何以名?绝。曷为绝之?犯命也。其言入何?篡辞也。

  秋,公至自伐卫。曷为或言致会?或言致伐?得意致会,不得意致伐。卫侯朔入于卫,何以致伐?不敢胜天子也。

  螟。

  冬,齐人来归卫宝。此卫宝也,则齐人曷为来归之?卫人归之也。卫人归之,则其称齐人何?让乎我也。其让乎我奈何?齐侯曰:「此非寡人之力,鲁侯之力也!」

  ◇庄公七年

  春,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

  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恒星者何?列星也。列星不见何以知?夜之中星反也。如雨者何?如雨者非雨也。非雨则曷为谓之如雨?不修《春秋》曰「雨星不及地尺而复」。君子修之曰:「星陨如雨。」何以书?记异也。

  秋,大水。

  无麦苗。无苗则曷为先言无麦而后言无苗?一灾不书,待无麦然后书无苗。何以书?记灾也。

  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谷。

  ◇庄公八年

  春王正月,师次于郎,以俟陈人、蔡人。次不言俟,此其言俟何?托不得已也。甲午,祠兵。祠兵者何?出曰祠兵,入曰振旅,其礼一也,皆习战也。何言乎祠兵?为久也。曷为为久?吾将以甲午之日,然后祠兵于是。

  夏,师及齐师围城,成降于齐师。成者何?盛也。盛则曷为谓之成?讳灭同姓也。曷为不言降吾师?辟之也。

  秋,师还。还者何?善辞也。此灭同姓何善尔?病之也。曰:「师病矣」。曷为病之,非师之罪也。

  冬十有一月癸未,齐无知弑其君诸儿。

  ◇庄公九年

  春,齐人杀无知。

  公及齐大夫盟于暨。公曷为与大夫盟?齐无君也。然则何以不名?为其讳与大夫盟也,使若众然。

  夏,公伐齐纳纠。纳者何?入辞也。其言伐之何?伐而言纳者,犹不能纳也。纠者何?公子纠也。何以不称公子?君前臣名也。齐小白入于齐。曷为以国氏?当国也。其言入何?篡辞也。

  秋,七月丁酉,葬齐襄公。

  八月庚申,及齐师战于乾时,我师败绩。内不言败,此其言败何?伐败也。曷为伐败?复仇也。此复仇乎大国,曷为使微者?公也。公则曷为不言公?不与公复仇也。曷为不与公复仇?复仇者在下也。

  九月,齐人取子纠,杀之。其取之何?内辞也,胁我使我杀之也。其称子纠何?贵也。其贵奈何?宜为君者也。

  冬,浚洙。洙者何?水也。浚之者何?深之也。曷为深之?畏齐也。曷为畏齐也?辞役子纠也。

  ◇庄公十年

  春王正月,公败齐师于长勺。

  二月,公侵宋,曷为或言侵,或言伐?粗者曰侵,精者曰伐。战不言伐,围不言战,入不言围,灭不言入,书其重者也。

  三月,宋人迁宿。迁之者何?不通也,以地还之也。子沈子曰:「不通者,盖因而臣之也。」

  夏六月,齐师、宋师次于郎。公败宋师于乘丘。其言次于郎何?伐也。伐则其言次何?齐与伐而不与战,故言伐也。我能败之,故言次也。

  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荆者何?州名也。州不若国,国不若氏,氏不若人,人不若名,名不若字,字不若子。蔡侯献舞何以名?绝。曷为绝之?获也。曷为不言其获?不与夷狄之获中国也。

  冬十月,齐师灭谭,谭子奔莒。何以不言出?国已灭矣,无所出也。

  ◇庄公十一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戊寅,公败宋师于鄑。

  秋,宋大水。何以书,记灾也。外灾不书,此何以书?及我也。

  冬,王姬归于齐。何以书?过我也。

  ◇庄公十二年

  春王三月,纪叔姬归于酅。其言归于酅何?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归于叔尔也。

  夏四月。

  秋八月甲午,宋万弑其君接,及其大夫仇牧。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孔父、荀息皆累也。舍孔父、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仇牧?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其不畏强御奈何?万尝与庄公战,获乎庄公。庄公归,散舍诸宫中,数月然后归之。归反为大夫于宋。与闵公博,妇人皆在侧。万曰:「甚矣,鲁侯之淑,鲁侯之美也!天下诸侯宜为君者,唯鲁侯尔!」闵公矜此妇人,妒其言,顾曰:「此虏也!尔虏焉故,鲁侯之美恶乎至?」万怒搏闵公,绝其脰。仇牧闻君弑,趋而至,遇之于门,手剑而叱之。万臂摋仇牧,碎其首,齿着乎门阖。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

  冬十月,宋万出奔陈。

  ◇庄公十三年

  春,齐侯、宋人、陈人、蔡人、邾娄人会于北杏。

  夏六月,齐人灭遂。

  秋七月。

  冬,公会齐侯,盟于柯。何以不日?易也。其易奈何?桓之盟不日,其会不致,信之也。其不日何以始乎此?庄公将会乎桓,曹子进曰:「君之意何如?」庄公曰:「寡人之生则不若死矣。」曹子曰「然则君请当其君,臣请当其臣。」庄公曰:「诺。」于是会乎桓。庄公升坛,曹子手剑而从之。管子进曰:「君何求乎?」曹子曰:「城坏压竟,君不图与?」管子曰:「然则君将何求?」曹子曰:「愿请汶阳之田。」管子顾曰:「君许诺。」桓公曰:「诺。」曹子请盟,桓公下与之盟。已盟,曹子摽剑而去之。要盟可犯,而桓公不欺。曹子可仇,而桓公不怨,桓公之信着乎天下,自柯之盟始焉。

  ◇庄公十四年

  春,齐人、陈人、曹人伐宋。

  夏,单伯会伐宋。其言会伐宋何?后会也。

  秋七月荆入蔡。

  冬,单伯会齐侯、宋公、卫侯、郑伯于鄄。

  ◇庄公十五年

  春,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会于鄄。

  夏,夫人姜氏如齐。

  秋,宋人,齐人、邾娄人伐儿。

  郑人侵宋。

  冬十月。

  ◇庄公十六年

  春王正月。

  夏,宋人、齐人、卫人伐郑。

  秋,荆伐郑。

  冬十有二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同盟者何?同欲也。

  邾娄子克卒。

  ◇庄公十七年

  春,齐人执郑瞻。郑瞻者何?郑之微者也。此郑之微者,何言乎齐人执之?书甚佞也。

  夏,齐人歼于遂。歼者何?歼积也,众杀戍者也。

  秋,郑瞻自齐逃来。何以书?书甚佞也。曰:「佞人来矣,佞人来矣。」

  冬,多麋。何以书,记异也。

  ◇庄公十八年

  春王三月,日有食之。

  夏,公追戎于济西。此未有言伐者,其言追何?大其为中国追也。此未有伐中国者,则其言为中国追何?大其未至而豫御之也。其言于济西何?大之也。

  秋,有{或虫}。何以书?记异也。

  冬十月。

  ◇庄公十九年

  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媵者何?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壹聘九女,诸侯不再娶。媵不书,此何以书?为其有遂事书。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聘礼,大夫受命不受辞,出竟有可以安社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

  夫人姜氏如莒。

  冬,齐人、宋人、陈人伐我西鄙。

  ◇庄公二十年

  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

  夏,齐大灾。大灾者何?大瘠也。大瘠者何?<疒列>也。何以书?记灾也。外灾不书,此何以书:及我也。

  秋七月。

  冬,齐人伐戎。

  ◇庄公二十一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辛酉,郑伯突卒。

  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

  冬十有二月,葬郑厉公。

  ◇庄公二十二年

  春王正月,肆大省,肆者何?跌也。肆大省者何?灾省也。肆大省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忌省也。

  癸丑,葬我小君文姜。文姜者何?庄公之母也。陈人杀其公子御寇。

  夏五月。

  秋七月丙申,及齐高徯盟于防。齐高徯者何?贵大夫也。曷为就吾微者而盟?公也。公则曷为不言公?讳与大夫盟也。

  冬,公如齐纳币。纳币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亲纳币,非礼也。

  ◇庄公二十三年

  春,公至自齐。桓之盟不日,其会不致,信之也。此之桓国何以致,危之也。何危尔?公一陈佗也。

  祭叔来聘。

  夏,公如齐观社。何以书?讥。何讥尔?诸侯越竟观社,非礼也。公至自齐。

  荆人来聘。荆何以称人?始能聘也。

  公及齐侯遇于谷。

  萧叔朝公。其言朝公何?公在外也。

  秋,丹桓宫楹。何以书?讥。何讥尔?丹桓宫楹,非礼也。

  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

  十有二月甲寅,公会齐侯,盟于扈。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我贰也。鲁子曰:「我贰者,非彼然,我然也。」

  ◇庄公二十四年

  春王三月,刻桓宫桷。何以书?讥。何讥尔?刻桓宫桷,非礼也。

  葬曹庄公。

  夏,公如齐逆女。何以书?亲迎礼也。

  秋,公至自齐。八王丁丑,夫人姜氏入。其言入何?难也。其言日何?难也。其难奈何?夫人不偻不可使入,与公有所约,然后入。戊寅,大夫、宗妇觌,用币。宗妇者何?大夫之妻也。觌者何?见也。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见用币,非礼也。然则曷用?枣栗云乎?腶修云乎。

  大水。

  冬,戎侵曹,曹羁出奔陈。曹羁者何?曹大夫也。曹无大夫,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曹羁?戎将侵曹,曹羁谏曰:「戎众以无义。君请勿自敌也。」曹伯曰:「不可」。三谏不从,遂去之,故君子以为得君臣之义也。

  赤归于曹郭公。赤者何?曹无赤者,盖郭公也。郭公者何?失地之君也。

  ◇庄公二十五年

  春,陈侯使女叔来聘。

  夏五月癸丑,卫侯朔卒。

  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日食则曷为鼓用牲于社?求乎阴之道也,以朱丝营社,或曰胁之,或曰为暗,恐人犯之,故营之。

  伯姬归于杞。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门。其言于社于门何?于社礼也,于门非礼也。

  冬,公子友如陈。

  ◇庄公二十六年

  公伐戎。

  夏,公至自伐戎。

  曹杀其大夫。何以不名?众也。曷为众杀之?不死于曹君者也。君死乎位曰灭。曷为不言其灭?为曹羁讳也。此盖战也,何以不言战?为曹羁讳也。

  秋,公会宋人、齐人、伐徐。

  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庄公二十七年

  春,公会杞伯姬于洮。

  夏六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郑伯,同盟于幽。

  秋,公子友如陈,葬原仲。原仲者何?陈大夫也。大夫不书葬,此何以书?通乎季子之私行也。何通乎季子之私行?辟内难也。君子辟内难而不辟外难。内难者何?公子庆父、公子牙、公子友皆庄公之母弟也。公子庆父、公子牙通乎夫人以胁公,季子起而治之,则不得与于国政,坐而视之则亲亲。因不忍见也,故于是复请至于陈而葬原仲也。

  冬,杞伯姬来。其言来何?直来曰来,大归曰来归。

  莒庆来逆叔姬。莒庆者何?莒大夫也。莒无大夫,此何以书?讥。何讥尔?大夫越竟逆女,非礼也。

  杞伯来朝。

  公会齐侯于城濮。

  ◇庄公二十八年

  春王三月甲寅,齐人伐卫。卫人及齐人战,卫人败绩。伐不日,此何以日?至之日也。战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至之日也。《春秋》伐者为客,伐者为主,故使卫主之也。曷为使卫主之?卫未有罪尔。败者称师,卫何以不称师?未得乎师也。

  夏四月丁未,邾娄子琐卒。

  秋,荆伐郑。公会齐人、宋人、邾娄人救郑。

  冬,筑微。大无麦禾。冬既见无麦禾矣,曷为先言筑微而后言无麦禾?讳,以凶年造邑也。

  臧孙辰告籴于齐。告籴者何?请籴也。何以不称使?以为臧孙辰之私行也。曷为以臧孙辰之私行?君子之为国也,必有三年之委。一年不熟告籴,讥也。

  ◇庄公二十九年

  春,新延厩。新延厩者何?修旧也。修旧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凶年不修。

  夏,郑人侵许。

  秋,有蜚。何以书?记异也。

  冬十有二月,纪叔姬卒。

  城诸及防。

  ◇庄公三十年

  春,王正月。

  夏,师次于成。

  秋七月,齐人降鄣。鄣者何?纪之遗邑也。降之者何?取之也。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为桓公讳也。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尽也。

  八月癸亥,葬纪叔姬。外夫人不书葬,此何以书?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葬乎叔尔。

  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冬,公及齐侯遇于鲁济。

  齐人伐山戎。此齐侯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子司马子曰:「盖以操之为已蹙矣。」此盖战也,何以不言战?《春秋》敌者言战,桓公之与戎狄,驱之尔。

  ◇庄公三十一年

  春,筑台于郎。何以书?讥。何讥尔?临民之所漱浣也。

  夏四月,薛伯卒。

  筑台于薛。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

  六月,齐侯来献戎捷。齐大国也,曷为亲来献戎捷?威我也。其威我奈何?旗获而过我也。

  秋,筑台于秦。何以书?,讥。何讥尔?临国也。

  冬,不雨,何以书?记异也。

  ◇庄公三十二年

  春,城小谷。

  夏,宋公、齐侯遇于梁丘。

  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何以不称弟?杀也。杀则曷为不言刺?为季子讳杀也,曷为为季子讳杀?季子之遏恶也,不以为国狱,缘季子之心而为之讳。季子之遏恶奈何?庄公病将死,以病召季子,季子至而授之以国政,曰:「寡人即不起此病,吾将焉致乎鲁国?」季子曰:「般也存,君何忧焉?」公曰:「庸得若是乎?牙谓我曰:『鲁一生一及,君已知之矣。庆父也存。』」季子曰:「夫何敢?是将为乱乎?夫何敢?」俄而牙弑械成。季子和药而饮之曰:「公子从吾言而饮此,则必可以无为天下戮笑,必有后乎鲁国。不从吾言而不饮此,则必为天下戮笑,必无后乎鲁国。」于是从其言而饮之,饮之无累氏,至乎王堤而死。公子牙今将尔。辞曷为与亲弑者同?君亲无将,将而诛焉,然则善之与?曰:「然。」杀世子母弟直称君者,甚之也。季子杀母兄何善尔?诛不得辟兄,君臣之义也。然则曷为不直诛而鸩之?行诛乎兄,隐而逃之,使托若以疾死,然亲亲之道也。

  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寝。路寝者何?正寝也。

  冬十月乙未,子般卒。子卒云子卒,此其称子般卒何?君存称世子,君薨称子某,既葬称子,逾年称公。子般卒,何以不书葬?未逾年之君也。有子则庙,庙则书葬。无子不庙,不庙则不书葬。

  公子庆父如齐。

  狄伐邢。

春秋三传分类

春秋三传春秋全文左传春秋左传正义公羊传春秋公羊传注疏谷梁传春秋谷梁传注疏

+更多

公羊传相关

更多公羊传 >>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www.duguoxue.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