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 主页 | 搜索读国学
读国学 > 兵家 > 孙膑兵法 >

第16章 十阵

   本篇论述十种阵法的特点和作用。

  十阵(1)

  凡阵有十:有方阵,有圆阵,有疏阵(2),有数阵(3),有锥行之阵(4),有雁行之阵(5),有钩行之阵(6),有玄襄之阵(7),有火阵,有水阵。此皆有所利。方阵者,所以剸(8)也。圆阵者,所以槫(9)也。

  疏阵者,所以{口犬}也。数阵者,为不可掇(10)。锥行之阵者,所以决绝(11)也。

  雁行之阵者,所以接射(12)也。钩行之阵者,所以变质易虑也(13)。玄{羽襄}之阵(14)者,所以疑众难故也。火阵者,所以拔也。

  水阵者,所以伥固也。

  方阵之法,必薄中厚方(15),居阵在后。中之薄也,将以{口犬}也。重□其□,将以剸也。居阵在后,所以…… [圆阵之法]……(16) [疏阵之法],其甲寡而人之少也,是故坚之。

  武者在旌旗,是人者在兵(17)。故必疏钜间(18),多其旌旗羽旄,砥刃以为旁。疏而不可蹙(19),数而不可军(20)者,在于慎。车毋驰,徒人毋趋(21)。凡疏阵之法,在为数丑(22),或进或退,或击或{豕页}(23),或与之佂,或要其衰(24)。然则疏可以取锐矣(25)。

  数阵之法,毋疏钜间,戚而行首积刃而信之,前后相保,变□□□,甲恐则坐(26),以声坐□,往者弗送,来者弗止,或击其迂,或辱其锐(27),笲之而无间,{车反}山而退。然则数不可掇也。

  锥行之阵,卑(28)之若剑,末不锐则不入(29),刃不薄则不剸,本(30)不厚则不可以列阵。是故末必锐,刃必薄,本必鸿(31)。然则锥行之阵可以决绝矣。

  [雁行之阵],……中,此谓雁阵之任(32)。前列著{有雍}(33),后列若貍(34),三……阙罗而自存,此之谓雁阵之任。

  钩行之阵,前列必方,左右之和(35)必钩。三声(36)既全,五彩(37)必具,辨吾号声(38),知五旗。无前无后,无……玄{羽襄}之阵,必多旌旗羽旄,鼓{羽非}{羽非}庄,甲乱则坐,车乱则行,已治者□,榼榼啐啐(39),若从天下,若从地出,徒来面不屈(40),终日不拙。此之谓玄{羽襄}之阵。

  火战之法(41),沟垒已成,重为沟堑,五步积薪,必均疏数,从役有数,令之为属枇,必轻必利,风辟……火既自覆,与之战弗克,坐行而北。火战之法,下面衍以{艹外},三军之士无所出泄(42)。若此,则可火也。陵猋蒋{艹外},薪荛(43)既积,营窟未谨(44)。

  如此者,可火也。以火乱之,以矢雨之,鼓譟敦兵(45),以势助之。火战之法。

  水战之法,必众其徒而寡其车,令之为钩楷蓯柤贰辑□绛皆具。进则必遂,退则不蹙,方蹙从流,以敌之人为招(46)。水战之法,便舟以为旗,驰舟以为使,敌往则遂,敌来则蹙,推攘因慎而饬之,移而革之,阵而□(47)之,规(48)而离之。故兵有误车有御徒,必察其众少,击舟{豕页}(49),示民徒来。水战之法也。


  (1)此是篇题,写在本篇第一简简背。

  (2)疏,稀疏。

  (3)数,密集。

  (4)锥行之阵,前尖如锥的阵形。

  (5)雁行之阵,横列展开的阵形。

  (6)钩行之阵,左右翼弯曲如钩的阵形。

  (7)玄襄之陈,掘后文所述当是一种疑阵。

  (8)剸(zhuan专),截断。

  (9)槫(tuan团),借为团,结聚。

  (10)掇(duo多),疑借为剟(duo多),割龋(11)决绝,突破而切断之。

  (12)接射,疑指用弓矢交战。

  (13)虑,计谋,图谋,指作战的方针、计划。此句之意疑谓钩行之阵宜在改变作战计划时使用。

  (14)玄{羽襄}之阵,即玄襄之阵。

  (15)方,疑借为旁。薄中厚旁,意谓方阵中心人少,周围人多。

  (16)据上文,此处当有论圆阵的简文。“圆阵之法”四字据本篇文例增补。

  (17)是,疑借为示。以上二句意谓用旌旗和兵器以显示威武。

  (18)钜,借为距。疏距间,加大阵列的间隔距离。

  (19)蹙(cu促),迫促。

  (20)军,包围。

  (21)徒人,步卒。趋,疾走。

  (22)丑,类,群。数丑,几个小群,指几个小型的战斗单位。

  (23){豕页},意义不详。银雀山所出其他竹简中或用作刚毅之毅,疑即《说文》毅字异体。

  (24)要,通“邀”。参看《陈忌问垒》注⑩。

  (25)意谓疏阵可以用来袭取敌人的精锐部队。

  (26)坐,指军阵稳定不动。

  (27)辱,借为衂(nu女去声),挫折。

  (28)卑,借为譬。

  (29)未,指剑端。不入,不能突破。

  (30)本,指剑身。

  (31)鸿,大。

  (32)任,作用。

  (33){有雍},疑借为{豸雍}(yong雍),兽类,形似猿。

  (34)貍,野猫。

  (35)左右之和,指军阵的左右两翼。

  (36)三声,指军中金鼓笳铎的声音。

  (37)五彩,指各种颜色的军旗。

  (38)号声,号令之声。

  (39)榼榼(ke磕)啐啐(zu卒),疑指士卒鼓譟之声。

  (40)徒,步兵。屈,穷荆“徒来”之语见《孙子·行军》:“尘高而锐者,车来也。

  卑而广者,徒来也。”

  (41)此节文字分前后两段,自此以下至“坐行而北”为一段,说明防御火攻的方法。

  “火战之法,下而衍以{艹外}”以下为另一段,说明火攻敌军的方法。下文“水战之法”也分两段,前一段似说明防御敌人自水上进攻之法,后一段似说明自水上进攻敌人之法。

  (42)无所出泄,无处逃脱。

  (43)薪荛(rao饶),柴草。

  (44)营地整治不请罪。曹操听了情况,倒没有治夏侯惇的罪,而是更加认定刘备、孙权是他独霸全国的心腹大患,必须尽快除去。曹操决定起兵50 万,一举扫平江南。他把大军分为五队,每队10 万军兵,两员大将率领,第一队曹仁、曹洪,第二队是张辽、张,第三队是夏侯渊、夏侯惇,第四队是于禁、李典,第五队由曹操亲自带领其余诸将统领,另派许褚带领三千军兵为先锋。五路大军于建安十三年秋七月丙午日依次出发。曹军前锋到达博望坡时,探马飞报刘备和诸葛亮。诸葛亮对刘备说:“主公尽管宽心。上次一把火,烧了夏侯惇一大半人马;这次曹军再来,必定让他们还中这条计!我们在新野是往不得了,不如早些到樊城去吧!”诸葛亮一面让人传令百姓,不管男女老幼,愿意跟随的都到樊城暂避;一面让孙乾到河边调拨船只救济百姓;同时派糜竺护送众家官眷到樊城。布置完疏散工作,诸葛亮便传众将听令。先命关云长:“带一千兵到白何上游埋伏,都带上布袋,多装砂土,堵住白河水;到第二天三更过后,一听见下游人喊马嘶,赶快取出布袋,放水淹曹军,然后顺水杀下接应。”又命张飞:“带一千兵去博陵渡口埋伏。那里水势最慢,曹军被淹必定从那里逃难,就可以乘势杀出。”再命赵云:“带三千兵,分成四队,亲带一队埋伏在东门外,其余三队分别埋伏在西、南、北三门,并先在城内民房上,多藏硫磺焰硝等引火物品。曹军入城,必定在民房安歇。明天黄昏,一定会刮大风,只等风起,你就命西、南、北三门伏军一齐把火箭射到城里。等城里火势旺盛时,在城外呐喊助威,只留东门让曹军走,你在东门外,从后面攻打。天亮和关、张二将会合,收兵回樊城去。”最后命令糜芳、刘封二人:“带两千兵,一半打红旗,一半打青旗。到新野城外30 里鹊尾坡前屯驻。一见曹军到,红旗军往左走,青旗军往右走。曹军必定怀疑不敢追。你们只管分头去埋伏。望见城中火起,就可以去追杀败兵,然后到白河上游去接应。”诸葛亮分派完毕,就和刘备一起登高了望,只等捷报。果然,不出诸葛亮所料,曹仁、曹洪带领10 万大军,前面有许褚的三千铁甲军开路,浩浩荡荡杀奔新野,午后到鹊尾坡,望见青、红旗军。许褚催军向前,糜芳、刘封并不接战,只管分别带兵去埋伏。许诸见状,立即命令停止前进,派人飞报曹仁。曹仁说是疑兵,让许褚急速进军。许褚到林下一看,一个人也没有。这时,太阳已经落山,许褚刚要前进,忽听山上大吹大擂。抬头一看,只见山顶上面有很多旗帜,旗帜当中有两把伞盖,左面伞下是刘玄德,右面伞下是诸葛亮,二人正对坐饮酒。许褚大怒,带领军兵找路上山。山上滚木砲石打下来,无法前进。又听见山后喊声震天,想再找路拼杀,天色已经晚了。曹仁领兵来到,吩咐先夺新野城休息再说。曹军到达新野,己是一座空城。曹洪说:“这是力量孤单,计谋用尽了,所以带领百姓逃跑了。”当即下令在城里休息,第二天黎明进军。众军走得十分疲乏,十分饥饿,全都抢占民房作饭。曹仁、曹洪就在县衙休息。初更以后,刮起狂风。守门军士飞报火起,曹洪说:“这必是军士作饭不小心,起了火,不必惊慌!”还没有说完,又来几次飞报,西、南、北三门内都起火了。曹仁这才命众将赶快上马。此时,已是满城火起,比博望坡的火更猛烈,真个是风助火势,火趁风威,烈焰腾空,浓烟滚滚,新野城成了一片火海。曹仁带领众将,突破浓烟烈火,夺路奔逃。听说东门没有火,众军都奔出东门,人马自相践踏,死伤无数。曹仁才脱火灾,又被赵云一阵冲杀,败军只顾逃命,途中又先后被糜芳、刘封领兵冲杀。跑到四更时分,曹军残部,已是人困马乏,焦头烂额。曹军兵将跑到白河边,一看河水不深,都非常高兴,纷纷下河喝水饮马,人声喧闹,战马嘶鸣。关云长早已带兵堵住河水,黄昏时就望见新野火起,现在一听人喊马叫,马上命令众军士拉起堵水布袋。于是,滔天大水,直往下游冲去。曹军人马猝不及防,被大水一冲,淹死极多。其余曹军,在曹仁带领下,往水流慢处奔跑,刚到博陵渡口,猛听得张飞一声大吼:“曹贼,快快拿命来!”像一股黑旋风刮了过来。许褚不敢接战,众曹军更是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诸葛亮出山后第二次用火,再加上水淹、拦截,打得曹仁所带10 万大军溃不成军,死伤不计其数。说到水战,人们很快会想到关云长水淹七军。刘备自行加冕为汉王的消息传到许都,曹操一气,就要出兵汉中,被司马懿劝住,定下一计,利用孙权欲收回荆州而与孙权订下配合攻打荆州之约,双方约定,曹军从陆路进攻,东吴从水路配合。于禁带领大军前往樊城增援曹仁,原马超的副将庞德随于禁出征。有人怀疑庞德心向西川,庞德便抬棺出征,以示决心。关平与庞德第一仗未分胜负,第二仗关三长亲自出战,结果大意被骗,中了庞德回马一箭。汉军十几天闭门不出。于禁见汉军不肯出战,便把七军移过山口,在离樊城北十里外,依山下寨。关云长听说曹军移寨,便亲自去察看,又叫来向导官,问知曹军扎营之处叫“罾口川”。关云长非常高兴地说:“于禁必定要被我活捉了!”众将士还不明白,关云长说:“鱼进了‘罾口’,还能呆得长久吗?”原来,“罾”是一种捕鱼的板网,“罾口川”的地势又正是水淹之地。关云长下令收拾船筏、捞钩等待用。随后连降了几天大雨,襄江水泛滥,关公又派人堵住一些水口。一天晚上,又是风雨大作,庞德坐在帐中,听到帐外犹如万马奔腾、犹如万面战鼓齐鸣一般震动大地。他出帐一看,滔滔洪水,汹涌咆哮而来,曹军七军被冲得随波逐流,无处逃窜。刹那间,平地水深一丈有余。于禁、庞德等将慌忙爬上小山躲避。天一亮,关公带领兵将,乘坐大船,摇旗擂鼓而来。于禁身边只有五六十人,又无路可逃,便自动投降了。庞德和手下二将身边还有五百军兵,但却没有衣甲,站在堤上,关公下令包围,乱箭齐放,将曹军射死大半。二将请降,庞德立斩,领兵继续抵抗,后来,庞德抢到汉军一只小船,划向樊城。然而,庞德终因势革力薄,被周仓用大船撞翻落水而被活捉了。这一仗,曹军不懂地形的利害,结果被关云长利用一场大水所淹,曹操派出的大军顷刻之间冰消瓦解。以上几十战例,有布阵巧妙,善于使用伪装,吓退强敌的,有巧妙利用地形地物运用火攻水战而消灭劲敌的,都和孙膑所说的布阵用兵的原理相合。仅从这几个战例,我们也可悟出:对孙膑所述说的布阵原理和方法,必须融汇贯通,在实战中因时、因地、因势灵活运用,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兵家分类

兵家孙子兵法唐李问对三略百战奇略尉缭子兵书孙膑兵法诸葛亮兵法

+更多

孙膑兵法相关

更多孙膑兵法 >>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www.duguoxue.com
×关闭